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

南风沉醉的夜晚小说

南风沉醉的夜晚

南风沉醉的夜晚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从前慢慢

时间:2019-11-20 16:01:37

《南风沉醉的夜晚》是近日非常火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从前慢慢,主叫顾南骁夏初心,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传闻顾南骁性格古怪,凶猛暴戾,是杀过人的狠人物,整个海市无人敢嫁给。夏初心被迫成为她的老婆,才知传闻只是传闻。从此升级开挂做顾太太,难过了就买买买,开心了也买买买,无数品牌排着队等她挑,衣服包包珠宝别墅...拿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夏初心恹恹的仿佛跟要死了一般。一分钟前,她还是未婚少女,连男朋友都没有过,如今,她莫名其妙的成了已婚妇女。这男人看起来不像是缺老婆的人啊,怎会如此疯狂?一想到如此奇葩的结婚方式,夏初心扎心得很。“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从民政局出来,夏初心蹙着眉头,有些不甘的嘟囔道。男人哼了哼,没开口,目光却朝她手上的结婚证看去。夏初心怀着疑惑的心情打开结婚证,目光首先落在结婚照片上。苦大仇深的女人,面无表情的男人。真诡异。夏初心不满的哼了哼,接着又往下看。新娘:夏初心新郎――当看到后面的顾南骁三个字,夏初心的眼睛蓦然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她嘴巴张成了0字形,吃惊的瞪着眼前的男人。顾南骁这个名字,她是听说过的。城南顾家,是海市最为雄厚神秘的家族,是动一动手指便能让海市翻了个天般的存在。传说中,顾家有两子,顾大少顾南骁,脾气古怪,凶狠暴戾,是杀过人的狠角色,整个海市无人敢嫁。而顾二少顾南笙,花名在外,性格风流,引得不少女人趋之若鹜,人人抢着嫁。夏初心忽然想起了三个月前轰轰烈烈的顾大少在订婚礼前逃婚的事件,应该就是那次车祸导致的后果,想到因为自己而让男人丢掉了未婚妻,而男人认定的罪魁祸首也是自己,她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最后定格在了惨白色。“顾大少。”夏初心指尖不自觉的颤抖着,眼皮轻颤着,出口的语气哆嗦而又谄媚:“顾大少您看,像您这样高贵优雅的身份,怎么能娶我呢,我怎么可能配得上您呢?我给你提鞋都不配!所以,您莫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像是在开玩笑?”顾南骁嘴角抽了抽,向来都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我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做事风格,你应该也听说过。所以,做我的妻子,两年之内,你不得违抗我,不得有别的男人,好好听话,乖乖服从,除此之外,你没有别的选择。”平缓的语气,没有起伏,是命令的姿态。“可是——”夏初心害怕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没什么可是。”劈手将夏初心手里的结婚证抢过来,顾南骁眼角是淡淡的戾色:“如果你听话,事成之后,我会给你足够挥霍一生的财产,如果你不听话,监狱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明白了么?”“我有不明白的资格吗?”夏初心哭丧着脸,鼓起勇气抬起眼眸,对上的却是男人摄人幽沉的瞳仁。男人轮廓俊朗,五官深刻,性感的薄唇微动,清冷又无情的姿态,令她宛如被下了咒一般,一时之间,什么争执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一转眼,车子就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形象设计中心门口停了下来。“秦时,带她去收拾一下。”顾南骁的声音冰冷得吓人,仿佛一座移动的大冰窟。“夏初晴,你们这样做不怕遭报应吗?”夏初心满面怒火,不可置信的问道。一个小时前,夏初晴以急事为由把她从学校骗出来,可直到上了车才知道他们要让自己去相亲,对方是一个五十多岁但是很有钱的老男人。“你就是假清高,以你的条件,能嫁给身家过亿的富豪你应该烧高香才对!”夏初晴不屑的横了夏初心一眼,冷冷道:“年纪大点又怎么了?年纪大了经验多,生活更愉快嘛!”“你有病!”夏初心气得要命,她着急的去拉扯夏初晴的胳膊试图阻止她,尖叫道:“停车,快停车!”夏初晴不但不停,而且还加快了车速,夏初心急了,直接去抢方向盘,车子一歪,夏初晴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忙道:“**,放手!你快放手!”“我不放手,要么让我下车,要么一起去死!”夏初心冷着脸,无所畏惧的说。姐妹俩拉扯之际,却忽然,前面的弯道拐过来一辆车,车速不快,但离得很近,夏初晴猛打方向盘,却还是躲闪不及,砰,车子狠狠的撞了上去。夏初心急忙朝那边看过去,却只能够看到男人隐匿在黑暗中的半张侧脸,鲜红的血液不断从他的伤口处渗了出来——“啊!”夏初心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了。抬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她心情说不出的烦闷。距离那次车祸已有三个月,却还是梦魔般的忘不掉,当初被夏初晴带着逃逸,虽然她后来回去找过,但伤者已经车辆都已经不见,这是她永远愧疚的遗憾。这之后,夏初晴强迫的将车子过户给她,并且威胁她认下那桩车祸,对夏初晴的存在保密,否则就有一百种方法折磨自己和生病的外婆。当时后妈不停的给她安排男人,外婆那边又急着要医药费,她出于无奈,只好答应了――叹了口气,夏初心从被窝里爬起来,正要去洗簌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敲门声。这是她新租的房子,平时只有晚上才回来睡觉,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这里,会是谁这个点过来?“谁啊?”夏初心皱着眉头去开门,可当看到门口三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时,她傻眼了。“你――你们找谁?”夏初心有些惊讶的问道。为首的黑衣人一个眼色,另外两个黑衣人冲上来一左一右架住她,冷声道:“夏小姐,我们少爷想见你,请你跟我走一趟!”夏初心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连连挣扎:“你们是谁啊,喂,喂,放开我,你们这是强闯民宅――”为首的男人阴寒的目光落在不断挣扎的夏初心脸上,幽幽道:“三个月前的车祸,夏小姐还记得吧?”一句话,逼得夏初心整个人都顿住了,连动都不敢乱动了。似乎很满意她此刻的反应,男人接着又说:“既然还记得,那么一命还一命,这不过分吧?”“什么?”夏初心脸色惨白,心都是凉的。她后来也去医院打听过男人的情况,原来之所以没有找到男人住院的消息,是因为他已经死掉了吗?他们找到了自己,要拉自己去殉葬么?想到这里,夏初心腿都是软的,一想到自己才20岁,心里哀嚎连连。“不要。”她心里恐惧得不行,黑衣人却毫不客气的架着她,将她带下楼,拖到路边的一辆黑色车子豪车跟前。与此同时,黑洞洞的车门缓缓被推开,一道淡漠冷沉的男音传了出来:“把她扔进来。”。

点评: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办证的过程,很快。

拿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夏初心恹恹的仿佛跟要死了一般。

一分钟前,她还是未婚少女,连男朋友都没有过,如今,她莫名其妙的成了已婚妇女。

这男人看起来不像是缺老婆的人啊,怎会如此疯狂?

一想到如此奇葩的结婚方式,夏初心扎心得很。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从民政局出来,夏初心蹙着眉头,有些不甘的嘟囔道。

男人哼了哼,没开口,目光却朝她手上的结婚证看去。

夏初心怀着疑惑的心情打开结婚证,目光首先落在结婚照片上。

苦大仇深的女人,面无表情的男人。

真诡异。

夏初心不满的哼了哼,接着又往下看。

新娘:夏初心

新郎――

当看到后面的顾南骁三个字,夏初心的眼睛蓦然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

她嘴巴张成了0字形,吃惊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顾南骁这个名字,她是听说过的。

城南顾家,是海市最为雄厚神秘的家族,是动一动手指便能让海市翻了个天般的存在。

传说中,顾家有两子,顾大少顾南骁,脾气古怪,凶狠暴戾,是杀过人的狠角色,整个海市无人敢嫁。

而顾二少顾南笙,花名在外,性格风流,引得不少女人趋之若鹜,人人抢着嫁。

夏初心忽然想起了三个月前轰轰烈烈的顾大少在订婚礼前逃婚的事件,应该就是那次车祸导致的后果,想到因为自己而让男人丢掉了未婚妻,而男人认定的罪魁祸首也是自己,她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最后定格在了惨白色。

“顾大少。”夏初心指尖不自觉的颤抖着,眼皮轻颤着,出口的语气哆嗦而又谄媚:“顾大少您看,像您这样高贵优雅的身份,怎么能娶我呢,我怎么可能配得上您呢?我给你提鞋都不配!所以,您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顾南骁嘴角抽了抽,向来都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我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做事风格,你应该也听说过。所以,做我的妻子,两年之内,你不得违抗我,不得有别的男人,好好听话,乖乖服从,除此之外,你没有别的选择。”

平缓的语气,没有起伏,是命令的姿态。

“可是——”夏初心害怕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没什么可是。”劈手将夏初心手里的结婚证抢过来,顾南骁眼角是淡淡的戾色:“如果你听话,事成之后,我会给你足够挥霍一生的财产,如果你不听话,监狱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明白了么?”

“我有不明白的资格吗?”夏初心哭丧着脸,鼓起勇气抬起眼眸,对上的却是男人摄人幽沉的瞳仁。

男人轮廓俊朗,五官深刻,性感的薄唇微动,清冷又无情的姿态,令她宛如被下了咒一般,一时之间,什么争执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一转眼,车子就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形象设计中心门口停了下来。

“秦时,带她去收拾一下。”顾南骁的声音冰冷得吓人,仿佛一座移动的大冰窟。“夏初晴,你们这样做不怕遭报应吗?”夏初心满面怒火,不可置信的问道。

一个小时前,夏初晴以急事为由把她从学校骗出来,可直到上了车才知道他们要让自己去相亲,对方是一个五十多岁但是很有钱的老男人。

“你就是假清高,以你的条件,能嫁给身家过亿的富豪你应该烧高香才对!”夏初晴不屑的横了夏初心一眼,冷冷道:“年纪大点又怎么了?年纪大了经验多,生活更愉快嘛!”

“你有病!”夏初心气得要命,她着急的去拉扯夏初晴的胳膊试图阻止她,尖叫道:“停车,快停车!”

夏初晴不但不停,而且还加快了车速,夏初心急了,直接去抢方向盘,车子一歪,夏初晴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忙道:“**,放手!你快放手!”

“我不放手,要么让我下车,要么一起去死!”夏初心冷着脸,无所畏惧的说。

姐妹俩拉扯之际,却忽然,前面的弯道拐过来一辆车,车速不快,但离得很近,夏初晴猛打方向盘,却还是躲闪不及,砰,车子狠狠的撞了上去。

夏初心急忙朝那边看过去,却只能够看到男人隐匿在黑暗中的半张侧脸,鲜红的血液不断从他的伤口处渗了出来——

“啊!”夏初心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了。

抬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她心情说不出的烦闷。

距离那次车祸已有三个月,却还是梦魔般的忘不掉,当初被夏初晴带着逃逸,虽然她后来回去找过,但伤者已经车辆都已经不见,这是她永远愧疚的遗憾。

这之后,夏初晴强迫的将车子过户给她,并且威胁她认下那桩车祸,对夏初晴的存在保密,否则就有一百种方法折磨自己和生病的外婆。

当时后妈不停的给她安排男人,外婆那边又急着要医药费,她出于无奈,只好答应了――

叹了口气,夏初心从被窝里爬起来,正要去洗簌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这是她新租的房子,平时只有晚上才回来睡觉,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这里,会是谁这个点过来?

“谁啊?”夏初心皱着眉头去开门,可当看到门口三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时,她傻眼了。

“你――你们找谁?”夏初心有些惊讶的问道。

为首的黑衣人一个眼色,另外两个黑衣人冲上来一左一右架住她,冷声道:“夏小姐,我们少爷想见你,请你跟我走一趟!”

夏初心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连连挣扎:“你们是谁啊,喂,喂,放开我,你们这是强闯民宅――”

为首的男人阴寒的目光落在不断挣扎的夏初心脸上,幽幽道:“三个月前的车祸,夏小姐还记得吧?”

一句话,逼得夏初心整个人都顿住了,连动都不敢乱动了。

似乎很满意她此刻的反应,男人接着又说:“既然还记得,那么一命还一命,这不过分吧?”

“什么?”夏初心脸色惨白,心都是凉的。

她后来也去医院打听过男人的情况,原来之所以没有找到男人住院的消息,是因为他已经死掉了吗?

他们找到了自己,要拉自己去殉葬么?

想到这里,夏初心腿都是软的,一想到自己才20岁,心里哀嚎连连。

“不要。”她心里恐惧得不行,黑衣人却毫不客气的架着她,将她带下楼,拖到路边的一辆黑色车子豪车跟前。

与此同时,黑洞洞的车门缓缓被推开,一道淡漠冷沉的男音传了出来:“把她扔进来。”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