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阴间那些事儿小说

阴间那些事儿

阴间那些事儿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时间:2019-11-16 23:58:07

《阴间那些事儿》是作者奔放的程序员所著的一本可怕悬疑类小说,文笔熟练,话语很精辟,实力我的推荐。《阴间那些事儿》精彩的章节节选:妹妹被鬼上身,我也被恶灵盯上,一家人危在旦夕。一本可怕的阴间笔记,详细记载了多少阴间的秘密。朋友们,跟着我一同就一场可怕之极的深入探索之旅。阴间的故事就了,非常感谢众位朋友的支持,这是网络上最独一无二的阴间系列。解秘和深入探索阴间的秘密。要想全新挑战自己的胆量和想像力,你就来吧。阴间系列以及最新力作《我的殡葬灵异生涯》很新鲜新鲜出炉:本人新浪微博:第一个官方群新鲜出炉:110165607 (仅200人)...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解铃低声对我说,这些人受过三太子恩惠的,他们已经成为最忠实的信徒,有事没事就会过来帮忙。  小辉拍拍手:“音乐呢,音乐嗨起来。”  不知谁打开播放器,里面放出一首节奏欢快的台语歌曲,屋子里有一个算一个,甭管是男女老少,全都跟着音乐节律拍手舞动。那个李婶边扭边过来,十分热情地对我说:“这是台湾歌,叫《保庇》,王彩桦唱的,唱的就是三太子。”  我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么个人,不好意思问什么,只能“哦”了一声。  李婶拉着我来到墙边,指着墙上的照片:“看,这是胡呱,这是嘭恰恰,都是三太子的信徒。”我仔细去看,果然都是台湾一线娱乐大腕,照片不知是在哪照的,每张都是小辉和这些大腕的合影。“咱们大陆这边不太兴三太子,可台湾那边人老信了,那时胡呱有了外遇,和一个女人拉扯不清,犯了烂桃花,事业家庭直线下降,去请教三太子,你猜怎么了?”  我随口问:“咋了?”  “三太子直接就扇了他三个大嘴巴,啪啪带响,这就是让胡呱从此清醒过来。还有嘭恰恰,早年事业不顺,请乩三太子,要借三年鸿运。三太子说,这三年运我给你,但是三年之后你必须退居幕后。可人那,就是这么贪,三年内嘭恰恰事业达到顶峰,日进斗金,换谁能轻易放下这一切?嘭恰恰就把三太子的话当耳旁风,结果呢,三年一过犯了大事,事业毁于一旦,嘭恰恰从此日落西山,还当众给记者下跪哩。”  我听得津津有味,这都真的假的?听起来这么玄。  一首曲子放完,小辉尖着声音说:“事主掷筊。”  解铃拍拍我:“该你上了。掷筊是一种占卜方式,请三太子前先得问问人家管不管你的事,如果想管,三太子便会来……”  “如果不管呢?”我问。  “那就另想办法吧。”他说:“听指挥,小辉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小辉指挥两个男人,把神龛洞里的神像搬出来,放到上面。居然是泥塑的哪咤像。这哪咤看起来银娃娃一样,胖乎乎的挺可爱,他脚踏风火轮,身披混天绫,手持长枪,下托一朵绽开的白色莲花,更绝的是三头六臂,伸出来的胳膊腿都肉乎乎,看起来萌萌的,可眼角眉梢却挂着驱魔大神才有的金刚怒气。白色莲花上用红笔题着四句诗,每个字皆是蝇头小楷,诗是:天池莲花化真身,同步经书入法门。太子本是降魔客,任他天高海洋深。  小辉拍拍我:“兄弟,准备好了?一定要虔诚,大神慧眼如炬,不要想乱七八糟的。既然进的这个门,就和三太子有缘,处处随缘处处缘嘛。”  我深吸一口气,站在哪咤像前面。屋子里这么多人,顿时保持肃静,一个说话的都没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  小辉是主持人,站在我的左前方,缓缓说道:“事主姓名?”  “罗稻。”  “何年出生?”  “86年生人。”  “所求何事?”  我清清嗓子,整理一下思路说:“我妹妹被阴魂缠上了,我也沾了不干净的东西,怀疑有人在搞我们家,特来求拜三太子。”  “好。”小辉点点头:“掷筊前要三拜九叩,你听我指挥。罗稻,上前一步。”  我深吸一口气,朝三太子迈了一步,地上有个棕色的圆形坐垫,厚厚实实,不软不硬。小辉喊道:“罗稻,跪!”  我看看众人,犹豫一下,还是跪在坐垫上。  “一叩首。”  我心想跪都跪了,也不差这几个头。我从小就受到无神论的教育,对于这些事是不太相信的,但既然今天能来到这里,赶小辉说话,这就是缘。行啊,我是凡人,三太子是真神,磕两个头不算吃亏,能解决问题就行。  “再叩首”  ……  “三叩首……起。”  我站起来以为完了,谁知道小辉又说道:“敬礼……”  我纳闷,不知这敬礼怎么个敬法,李婶在旁边小声说:“就是鞠躬。”  我赶紧朝三太子鞠了一躬。  然后小辉又喊道:“跪……”  得,又重复刚才磕三个头的程序。我这才明白,这样的程序要循环三次,一次磕三个头,所谓三拜九叩。  这些都做完了,那个一直不作声的像混黑社会的中年汉子,捧着一个黄色的托盘来到我面前。盘子里放着两个半圆形像梳子一样的红色东西,这应该就是筊了。我拿起来握在手里,冰冰凉,摸起来很轻,应该是木质的。筊,这种占卜方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和看见,觉得特别稀奇,它一面凸一面平,不知怎么个掷法。  那中年汉子说:“你端着托盘,抖一抖,让两个筊落在地上就行,自会显卦。”  我端过托盘,闭上眼默默念了两句,三太子保佑。然后抖了一抖,两个筊顿时落在地上,“啪啪”翻了两个滚,停住不动了。  众人围过来看,小辉皱眉,喊道:“一卦笑。”  解铃看我迷糊,就低声解释,两个筊如果都是平面朝上,这叫笑卦,表示神灵一笑,不做表态。可以这么理解,这一卦基本上就废了。  小辉道:“一共三次,现在扔第二次。”  我这手确实骚,真该砍了,第二次居然还是笑卦。  小辉道:“没办法,如果第三次还是这个卦,那三太子便不会来给你看事了。”  解铃拍拍我:“没事,我们再想办法。”  我捧着托盘,双手发颤,猛然一抖,两个筊落在地上,小辉看了一眼,眼神有些难以捉摸,喊道:“三卦怒。”  我急忙问什么意思,小辉说三太子表示可以来给你看看,不过从卦象来看,事情发展会非常不顺利,遭遇到很多坎坷。  解铃赶忙道:“三太子能来就行,说明这个事是可以解决的,有回转的余地。”  小辉和那个黑社会汉子低语两句,汉子点点头和李婶从一个偏门出去,不知做什么。  小辉大大咧咧坐在供桌旁的椅子上,和解铃寒暄着,两人看样很早就认识了,非常熟络,开着熟人才有的玩笑。时间不长,黑社会汉子和李婶走了回来,还拿了许多东西。  小辉站起身,平伸双手,李婶像伺候少爷一样,拿起一件衣服给小辉套上。  我一看,差点笑喷。原来是一件红红的肚兜,肚兜上用金黄色的线条描绘出许多图案。看不懂,只能大概分辨出一两样。有一片泛着波浪的图案,应该是大海吧。我忽然明白,哪咤闹海嘛,或许这件肚兜上描绘的东西都是和哪咤身世经历有关。  系上肚兜,没想到李婶又拿出个奶瓶,挂在小辉的脖子上。那汉子拿起一个仿造的乾坤圈,给小辉套上,又递给他一把五彩令旗。小辉坐在椅子上,这一身的家不什让他看起来有些诡异。  李婶打开一个不锈钢饭盒,里面装的居然是满满一饭盒的白色粉末。小辉用手捞出一把白粉,往自己脸上抹,抹来抹去,成了一张白脸。他长得尖下巴,脸型瘦削,这么一抹下去,白脸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我心念一动,这小模样不像哪咤,倒特别像孙悟空。  李婶请了三炷香,插在三足香炉里。黑社会汉子拿起个锣鼓,看小辉。小辉点点头,他开始“梆梆”敲起来。  小辉随着鼓点,全身开始活动,两只脚像蹬自行车一样有节奏地做来回骑行状,抹了白粉的脸做出各种各样滑稽的表情,时而呲牙时而瞪眼,周围一圈人看得聚精会神,时不时发出一阵笑声。可小辉丝毫不以为意,听到这些笑,他觉得还挺美。  活动了一会儿,他居然从肚兜里掏出个奶嘴,含在嘴里,摸摸头摸摸脖子,又把乾坤圈在手上转来转去地玩。  解铃低声说:“三太子上身了。”  看小辉这行为,完全就是小孩行径,显得特别调皮。他左看看右看看,嘻嘻笑着,忽然伸出手指向我。  我顿时慌了,也不知为什么,就觉得这一切透着鬼气森森。屋子里四面燃烧的蜡烛,香炉里青烟渺渺,又是符纸又是祭品,上了身一身鬼气的小辉,居然朝我勾手指。  我腿肚子转筋,额头浸出冷汗。  李婶拍拍我:“没事,过去让三太子看看。”  我走过去,小辉一把拉住我,上一眼下一眼地看我,嗓子里发出尖锐的小孩声,像是撒娇一样,指着饭盒里的白粉。周围人轰一下笑了,我满头是汗,不知他什么意思。  小辉干脆拉着我的领子,把头降低,然后伸手在饭盒里捞一把,把满手的白粉全都涂在我的脸上。  我顿时炸了,强烈的羞辱感传来,妈的,玩人不带这么玩的。可看着小辉鬼里鬼气的笑脸,那股气又泄了,垂头丧气,任凭他玩笑。  小辉摇摇头,拍拍我,示意让我离开。  解铃笑:“行啊,看样子三太子挺喜欢你,他只和亲昵的人开玩笑或是发火,平常路人理都不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点。假如,假如啊,真有三太子这么一说,能被真神喜欢,真是福缘。三太子能不能再给我个黑丝女神,亿万家产啥的,那我就美了。  这时,小辉忽然伸出手,指向解铃,勾动手指让他过去。《阴间那些事儿》 第十八章 诡异的楼 免费试读大嫂说:“老爷子有睡午觉的习惯,每天吃完饭消食之后,会迷瞪那么一觉。那天他是下午两点左右躺下的,一直睡到五六点了还没起来。到吃饭点,你大哥让我去叫老爷子,我推门进去,老爷子睡得那叫一个安详。我叫了几声他也没答应,我就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前几天我做过一梦,梦见一个小人穿着红色纸衣服戴个红色尖帽子跳舞,他们都说这梦不吉利,我当时就有不祥的预感,老爷子是不是走了?一摸鼻息,又摸了摸脉,果然走了。老爷子一觉睡过去,再没醒过来。”“咱爸当时没留下什么话?”我问。大嫂想了想:“没有,那天表现得很正常,和平常一样。早上遛弯,中午吃饭,下午睡觉,傍晚就过去了。”“老爷子的卧室在哪?嫂子,你带我看看。”默不作声的解铃说道。大嫂答应,带我们出来,来到三层走廊尽头靠西的房间。她轻轻推开门,老爷子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屋子里陈设很简单,一张硬板床,老爷子生前曾说睡席梦思不习惯,大哥特意找人定制了这么一张硬床。床对面是一台五十寸的液晶智能电视,这也是大哥的杰作,专门方便老爷子看电影用,可老爷子除了晚上看看新闻联播,电视几乎很少打开。除此之外,就是一张书桌,窗台放着几盆花,此时日头渐渐偏西,昏黄的光芒射进来,无数杂尘在光线中飞舞。解铃进屋,坐了坐床,又随手翻了翻床头的报纸和老书。这是一本万年历,老爷子挺信这些东西,没事就拿着看。解铃翻到他临终那天的日期,示意让我过来,指着万年历:“你看。”在那页的万年历上,有人用铅笔写了几个字,字迹稍有些模糊,我仔细看了看,上面写着:老婆子,是你吗?我心中一动,很明显这些字就是老爷子写的。他的笔迹我认识,很粗糙但是笔架坚硬,透着一股硬气。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老婆子’是谁?”解铃问。“应该是我妈。”我说:“我妈生前,我爸就管她叫老婆子,也叫屋里的,我妈管他叫老头子。”大嫂看到我们发现了什么,凑过来问怎么了,我把万年历递给她:“这是老爷子临终那天写上去的。”大嫂是农村妇女,看到这样东西,马上害怕起来:“三儿啊,是不是那天咱妈……回来了?把老爷子的魂勾走了?”此时屋里暗暗的,气氛有些怪异,我也发毛:“大嫂,别乱说。”大嫂揉着手,忧心忡忡:“自从这小洋楼盖起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你大哥还说我迷信,说我神经过敏。可我知道,他嘴上这么说,还是从外面请来几面风水镜挂在房檐下说是辟邪。既然没问题,为什么要辟邪呢?”我听到这里,马上道:“大嫂,这是怎么回事?”大嫂说:“咱们别在这说,我呆着害怕,到我屋。”我们三人出来,到了二层大哥大嫂的房间,她看看走廊无人,关上房门。给我们倒了两杯水,我说大嫂你别忙,把事情先说清楚。大嫂坐在那里,眼神有些呆滞,像是在想什么。我刚要催促,解铃摆摆手,示意让她先静静。好半天,我大嫂才叹口气说起来,整个过程中我听得有些愣神,特别像编造的故事。可是我知道,大嫂是很朴实的农村妇女,即使是瞎编,也不可能编得这么离奇。这座小洋楼是我大哥发迹之后修的,成楼也不过两三年,我因为常年不回家,所以很多事都不太清楚。大嫂说,这座楼一盖成,她住的就不得劲,到夜里经常能听到后院起风,呜呜吹,吹得后门窗户都嘎嘎响。就算月朗星稀的夏天,风声还是不断。最为奇怪的是,有天夜里她被风声折磨得实在受不了,起身到后院查看。可到了后院,却发现院子里一丝风也没有,院子里还摆着一些干晒的山货,照刚才那么大的风,这些木耳蘑菇之类早就吹没影了,可现在好端端摆在那,一点风来的蛛丝马迹都没有。虽然觉得奇怪,可也没深想,有天晚上,她正睡觉呢,忽然听到后院传来一阵法螺的声音。这种声音幽咽绵长,音调拉得很长,乍一听似是风吹孔壳,可细听,又觉得是有人在吹,因为声音带着转折起伏,不太像自然形成的声音。这个时候,大嫂真是害怕了,把熟睡的大哥摇起来。我大哥迷迷糊糊听了一阵,那声音已经没有了,他说大嫂是神经过敏,转过身又去睡。最让大嫂害怕的是这么件事,一天晚上,她从外面回来,老爷子和大哥都不在家,她想洗个澡换身衣服,走到二楼自己房间的时候,忽然听到楼上有声音。那时候三楼还空着没人住,黑漆漆的,哪来的声音?莫不是进小偷了?她走到楼梯口,想把三楼灯打开,就在这时,她猛然看到三楼的走廊有一团模模糊糊的人影。大嫂当时头皮一炸,还真有小偷,现在打电话叫人来不及了,她确实彪悍,找根棍子手里捏着,准备上三楼逮个现形。她顺手打开灯,那团人影就在上面,呆呆站着,看不清面貌,似乎正在从上面往下俯视。大嫂说,那个人有头有身子有四肢,可就是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这时,最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团人影忽然双脚离地,全身像是充气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越鼓越胀,渐渐飘离,没了踪影。大嫂吓蒙了,棍子一扔就往外跑,跑到前院正看到大哥回来,又让大哥一顿训斥。“也就是当着你说,老三,小解也是自家兄弟,你们知道得了,可千万别出去说啊。我怀疑,怀疑家里可能不干净。”大嫂说。解铃道:“我看也是有点问题。”大嫂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们说出去,尤其别让大哥知道她说的这些话,大哥特讨厌她说房子不干净什么的,骂她是丧门星乌鸦嘴。我们回到三楼,进了解铃的房间,此时就我和他两个人。解铃说:“这栋楼确实有问题。”“怎么呢?”我急切地问。“我能感受到一股很奇怪的阴气,就在东南方向。”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木质罗盘,看看上面的指针。我惊讶地说:“我靠,你连这东西都有。”“就在东南方向。”他说。我看不懂罗盘指示,就看到上面的针乱转。解铃摸着下巴沉思:“这件事也太复杂了吧,如果说有人盯上你们家,那就是从几年前这栋楼还没盖起来就开始布局了。什么样的人会如此处心积虑?我觉得你大哥应该是知道什么,因为这栋楼就是他盖起来的。刚才问他关于风水镜的事,他眼神闪烁,避之不谈,我总觉得这里有事。”“到东南角看看。”他拿着罗盘说。从房间出来,我们来到东北角。这里是三楼的客厅。陈着几张沙发,铺着地毯,还有一尊价值不菲的寿星木雕,墙上贴了一张不伦不类的福字图。解铃走到福字图前,招呼我过来看,指针乱摆,颤个不停,他眯着眼说:“应该就在这。”我看不出端倪,心里毛毛的,轻轻问:“什么情况?”“不知道。”他放下罗盘,在周围走走,不时蹲下去又站起来,凝眉思索。慢慢走到墙前,轻轻敲了敲墙,也没发现什么。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滚雷一般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呢?”我大哥罗大米蹭蹭走过来,狐疑地看看我们。我正要说这里风水不对,解铃做了个眼色,轻轻摇摇头。我马上改口道:“我领朋友来看看,他说这楼修得挺漂亮。”解铃不动声色把罗盘放起来,他说:“罗大哥,这楼修得真不错,能看出家境殷实,是富足人家。”罗大米脸色好转,就爱听别人夸他有钱,他呵呵笑:“你这朋友挺会说话。老三,去把你二哥找回来,晚上全家人开个家庭会议,把丧事安排一下。”“他在哪?”“这小子不学好,最近一直在耍钱。咱爹过世这么大的事他都不露面,我看他快被天打雷劈了。我估摸他又在魏大海家打麻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