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我的阴差生涯小说

我的阴差生涯

我的阴差生涯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海浪无声

作者:泰山猿人

时间:2019-11-09 23:57:25

《我的阴差生涯》是由作者泰山猿人著作的推理惊悚小说,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我的阴差生涯》精彩节选:我叫杨阳,出生日期八字全阴,误上幽灵公车之后,我成了一名度鬼阴差;处女鬼魂的吻、西藏秘境的噬魂甲虫、楼兰古国的千年女妖王、秦陵里面的不死亡血僵尸、深山古寨里面的美丽怨僵尸…… 无尽惊悚、骇人灵异,尽在我的阴差生涯!...“呵呵,那就好,来吧,我为你打开天眼、天耳。”我遵照刘伯温的吩咐,在地上盘膝而坐,双手交叠至于小腹前,双眼微闭,眼观鼻鼻观心,意守丹田。随着呼吸调整,我慢慢进入了一种虚无的境地,脑子里一片空明。刘伯温焚香祷告,又焚化了一些冥币,在得到某种启示后,他走到我身后,伸出手掌盖在我百会穴上,口中念念有词,猛地用力一拍,大喊一声:“阴差到位!”我只感觉头里轰的一下,瞬间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刘伯温抱到了床上,他正笑吟吟的看着我。房间里竟然开了灯,现在是不是已经半夜了,林菲会不会有危险?我腾地坐了起来,“刘伯,现在几点了?”刘伯温笑道:“马上就到子夜了,还好,你比我预计的早醒了一天,看来这至阴体质的确不可小觑啊。”靠!我哪有闲工夫听他叨叨,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林菲的安全。“刘伯,林菲不会有危险吧?”“啊?应该不会,其实公交车上的人找的是你,他们应该也感觉到你跟普通人不一样,或者需要你帮忙,怎么会去加害你的女朋友呢?哦,忘记告诉你了,你的电话一直响,我帮你关机了。”刘伯温说着把手机塞给了我。靠!这个刘老头简直是要害死我呀!林菲生气,后果很严重,以后想跟她亲近恐怕比登天还难,这不是要人命嘛!我赶紧开了手机,短信一声接一声,提示我有电话未接。我看了下,几乎全是林菲打的,而且还发了十多条短信,最后一条的内容让我胆寒:臭杨阳,赶紧回电!否则家法伺候,键盘和酒瓶盖随便你挑,一个月不许跟我亲近,憋死你!“我说刘伯,您可害死我了,女朋友都生气了。”我哭丧着脸说道。“呵呵,那就赶紧吃点东西回学校吧,哦!你父亲那边我已经跟他说了,他说尊重你的选择,只是希望你以后能秉公执法,万万不可胡作非为。”刘伯温笑道。我跳下床,刘伯伟已经做好了饭,一碗泡好的方便面。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赶紧端起碗,大口往嘴里扒拉,“刘伯,阴差有工资吗?”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啊?呵呵,当然有啊,工资就是你的阴德,可以让你长寿,将来死后可以在冥界当官,比如判官,文案什么的。”刘伯温楞了下,随即说道。“刘伯,难道没钱吗?”长寿是必须的,但是我更需要钱,至于死后的事就等死了再说吧。现在没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没钱,跟林菲开房,或者再约个妹子啥的,没钱能行吗?刘伯温似乎被我的问题难住了,不过他稍后说道:“你这一问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师傅曾经给过我一个中国银行的账户,说是可以能自动升级,随时更换户主的姓名资料啥的,只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你可以去查一查,看是否已经变更成了你的名字。”“没钱查那有用吗?”我非常失望,没想到给阎王爷打工竟然是白干。“也不能这么说,师傅曾经说过,冥币是用阳间的钱换来的,自然冥币也可以换成人民币,有些孤魂野鬼被阴差超度后,为了感谢也会送些人情啥的,说不定现在里面就有钱。”刘伯温说着从一个破木箱里翻出了一本存折,颜色都掉了,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不清。有鱼没鱼打一网,总算比什么都没有强。我接过存折装进口袋,“刘伯,如果上面有钱的话,我提出来给您送来。”刘伯的钱,我是不会要的。“呵呵,你看我还需要钱吗?我已经快一百岁了,既然你接了我的班,或许几年后我也该去找阎王爷报到去了,有钱就留给你吧,我们也算有缘分,何况你我又成了师徒,就算给你的见面礼吧。”刘伯温笑道。一时间我竟然非常感动,尽管有可能这只是一个空头人情,“刘伯,您会长命百岁的!”话一出口,我又后悔了,刘伯已经百岁了,这不是诅咒他一百岁死吗?“呵呵,臭小子,赶紧走吧,不然你那女朋友又要发飙了。”刘伯温慈爱的摸着我头笑道。还真是这样,我赶紧放下碗筷,告辞刘伯温出了小院。出门后,我就傻了,这大半夜的上哪里去找出租车啊,被刘老头坑死了!就在我站在街头发愣的时候,一辆公交车无声的停在我身边。妈呀,这不是那辆鬼公交吗?我感觉小腹发紧,腿肚子开始打颤。车门打开,女鬼售票员张开血口笑道:“我们来接你了。”老子现在是阴差,还怕鬼个鸟啊!我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随即挺直身板,大着胆子上了公交车。车里的那些鬼魂似乎对我非常忌惮,竟然都去了车厢后边,蜷缩在座椅里不敢看我。尤其是那个被我一拳打掉脑袋了老头,竟然自己把头拿了下来,扔在了车厢地板上,看来是不想我浪费拳头。汽车启动,女鬼售票员走到我身边说道:“阴差大人,我们终于把您盼来了。”咦?这个女鬼怎么不怕我?我疑惑的看着女售票员,“你怎么不怕我?”女售票员说道:“我是车里死的最冤的人,怨气最深,虽然怕您,可是为了报仇,我也无所顾忌了。”原来是这样啊!“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选上我呢?”我心里还是疑惑重重,事情不会这么巧吧?“我叫秦怡,死的那年才十八岁,刚刚参加工作,可惜如花似玉的年龄,还不曾知道爱情的滋味呢。”秦怡幽怨的说道,“我们也找过刘阴差,求他帮着找出赵彦军那个**,可是他说现在的科技过于高明,他已经操作不来了,劝我们等机缘,说是几十年都等了,不差这点时间,结果我们就等到了您,您昨晚上车后,我就感觉您就是我们要等的人。”我分明是被刘老头给下了套啊!事到如今也只好行使咱阴差的权利,帮帮这一车的冤死鬼。“赵彦军是谁?”我问道。“就是当时开公交车的司机!”秦怡咬着带血丝的牙齿恨道。“当时他多大?”“比我大两岁,二十!”秦怡说道。如果赵彦军还在世的话,应该五十岁左右了,不过人海茫茫又该如何找出这人呢?秦怡似乎看到我在踌躇,她补充道:“差使大人,我托人查过鬼门关的通行簿,里面没有他,他还在阳间。”“兴许换了名字呢?”“差使大人还不清楚吧?就算他换一万个名字,死后的通行证上也只有他刚出生时候取的名字。”靠!看来还是知识匮乏,阴间的学问道道也不少。被一个女鬼小小的羞辱了一把,我当即一脸的黑线!当夜,林菲对我极尽温柔,虽然没能如愿,但是心理却得到了极大满足。第二天上午,我和林菲走进教室,我特意留意了下钱一帆的座位。咦?那个**竟然没来上课,林芳雅也没来。莫非两人折腾了一夜,累的起不来了?我刚坐下,老大宋永军趴过来说道:“听说了吗?钱一帆那小子出车祸了,妈的,活该,早就看他不顺眼,家里有几个臭钱到处显摆。”宋永军追过林芳雅,最终被金钱所击倒,败给了钱一帆,因此一直愤愤不平,此时颇有点幸灾乐祸。我吃了一惊,赶紧问道:“他和林芳雅都没事吧?”“听说伤的不重,刚才林芳雅还来学校请假呢,估计这会上医院伺候那个**去了。”我点了点头,开始专心听课。下午是自选课,我和林菲都翘课了。我们去水果店买了两篮子时令水果,去了京华医院。钱一帆和林芳雅出车祸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或许山里人的本分和善良就是如此。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就算看在钱贵的面子上,去探视一下也是理所应当。在护士站问明钱一帆的病床号,我和林菲找了过去。在走廊里,正巧遇上钱贵和主治大夫说钱一帆的伤情,我和林菲不便插话,就等在了一边。“钱行长,令公子的伤情本来不重,按理说早就应该清醒了,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现在的样子很奇怪,我让内科和精神科的大夫会诊过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像钱公子这种患者,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上。”主治大夫一边摇头,一边搓动双手,显得很无奈。“这么说就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吗?”钱贵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看来是熬了一夜。“我们医院的条件和水平已经是上等了,除非送钱公子去国外,兴许国外的医学专家能有办法。”就在这时,我下意识的向病房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我惊得目瞪口呆。就在钱一帆的病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女人,长发,红袄,缅腰裤,三寸金莲。靠!竟然是个百年前的女鬼。钱一帆搂着女鬼做着那种羞于见人的事情,但是在旁人看来,他只是自我安慰罢了。我赶紧打断主治大夫和钱贵的对话,问道:“医生,钱一帆都有哪些症状?是不是,双眼不睁,面色潮红,喃喃自语,时时梦遗啊?”医生楞了下,“不错,正是这些症状。”钱贵看到我来探视他儿子,不由感激的点了点头,当听我说完钱一帆的病症后,他则惊讶不已,“杨先生也懂的医术吗?”“咳咳,我小时候见过类似的一个病人,因此还记得他犯病时的模样。钱行长,我们进去吧,兴许我能帮上一点忙。”我担心再耽搁下去,女鬼会要了钱一帆的小命。钱贵大喜过望,赶紧领着我走进了病房,主治大夫非常好奇,也跟着走了进来。钱母和林芳雅起身接过林菲手中的果篮,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在我走进病房的刹那,三寸金莲女鬼已然感觉不妙,化作一阵阴风从窗户里逃走了。现在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但是阳光仍旧很强,这个女鬼竟然不怕太阳光,只能说明她已经成鬼多年,而且吸收过不少男人的精元和阳气,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了。女鬼一走,钱一帆自然醒转过来,只是两眼无神,目光呆滞,面色潮红,形如枯槁,才短短一夜的时间已然像是苍老了十多岁。钱一帆被鬼气迷了心窍,阴气侵蚀了肺腑五脏,再不及时施救,恐怕他的小命真要交代在这里了。“你,你来干什么?出,出去!”这**都快要死了,竟然还对我无礼!“我来救你!”好人不跟快要死的人一般见识,我正要上前施救,却被人拉到了一边。原来是主治大夫看到钱一帆醒来,赶紧上前为他检查。看过各种仪器读数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钱行长,钱公子已经病入膏肓,恐怕,唉,还是跟我去拿病危通知书吧。”钱贵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毕竟我一来他的儿子就清醒了,又听我说的头头是道,自然不想放弃这种机会。“杨先生,还请您上前为一帆看看吧。”主治大夫对我自然是嗤之以鼻,不过,钱贵的身份摆在那,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让出了一点位置给我。女鬼虽然逃走,但是阴气和鬼气还在钱一帆的体内,必须要驱逐出去方可,他才能痊愈。我走到钱一帆头的位置,伸出一只手掌,直接印在了他天灵盖上。“不,不要啊!”钱一帆以为我要打他,吓得大叫起来。钱母和林芳雅想上前制止,被钱贵拦住了。我口中默念:急急如律令,风火雷电定,差官办案,孤魂野鬼立现!在咒语的催动下,钱一帆体内的阴气和鬼气都被逼了出来,化作一团淡淡的雾气,消失在病房中。钱一帆的脸色变成了蜡黄,继而苍白,虽然没有血色,可是眼睛里却有了神。我抽回手,对医生说道:“他的命保住了,剩下的交给你了。钱行长,林芳雅,你们跟我出去。”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经过我手这么一摸,竟然能起死回生,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懒得跟医生解释,把钱贵和林芳雅叫出了病房。林菲也跟着出来了。我们四人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对钱贵说道:“钱行长,一帆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如果想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身体也会受损,现在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他快速复原,这就需要你们两人的帮助。”钱贵说道:“杨先生,只要我儿子能平安无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过,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呢?”我看了眼旁边的林芳雅,说道:“这种事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芳雅,你带我去车祸现场看看。”林芳雅低下头不敢看我,低语道:“我又不会开车。”“我开车拉你们去!”钱贵赶紧去停车场开车。女鬼被我惊吓,自然是跑回她的老巢去了,而钱一帆和林芳雅出车祸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女鬼的藏身之处。不过,这么个百年老女鬼怎么会上了钱一帆的身呢?难道是有什么污秽之物,或者是淫邪之事引诱了她吗?在林芳雅的指引下,钱贵开车载着我们几个来到了车祸现场。这是一处老城墙,据说是京华市仅剩下的一段城墙了,城墙上有个巨大的豁口,应该是当年的城门所在,只是那些巨大的石条都被当地居民偷走了,只剩下些残砖断瓦。钱一帆的奔驰跑车就是在这里一头撞向了城墙。我前后左右走了一圈,瞬间明白了,我把林菲拉到一边对她说道:“你过去问问芳雅,是不是和钱一帆在车上做了什么事。”林菲脸一红,“我怎么好意思去问嘛?”“这关系到钱一帆的小命,要不我去问?”“还是我去问吧。”林菲把林芳雅拉到一棵柳树后,两人嘀咕起来。不长时间,林菲回来了,俏脸绯红,她迟疑了半天,这才说道:“杨阳,果然被你猜中了!”这就对了!那个老女鬼发现了车中的秘密,被淫邪之事所引诱才上了钱一帆的身!靠!竟然是一个女色鬼!。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我的阴差生涯》 第4章 女鬼秦怡 免费试读刘伯温看到我有些得意忘形,赶紧补充道:“阳子,阴差的权利虽大,但是万万不可乱用,如果你枉杀了好鬼,你也会得到冥界的惩罚,轻则减寿,重则要你的命,而且还会被打入九幽之处永世不得超生!”

我吓得吐了吐舌头,“刘伯,我知道了,其实我是很善良的一个人。”

“呵呵,那就好,来吧,我为你打开天眼、天耳。”

我遵照刘伯温的吩咐,在地上盘膝而坐,双手交叠至于小腹前,双眼微闭,眼观鼻鼻观心,意守丹田。随着呼吸调整,我慢慢进入了一种虚无的境地,脑子里一片空明。

刘伯温焚香祷告,又焚化了一些冥币,在得到某种启示后,他走到我身后,伸出手掌盖在我百会穴上,口中念念有词,猛地用力一拍,大喊一声:“阴差到位!”

我只感觉头里轰的一下,瞬间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刘伯温抱到了床上,他正笑吟吟的看着我。

房间里竟然开了灯,现在是不是已经半夜了,林菲会不会有危险?

我腾地坐了起来,“刘伯,现在几点了?”

刘伯温笑道:“马上就到子夜了,还好,你比我预计的早醒了一天,看来这至阴体质的确不可小觑啊。”

靠!我哪有闲工夫听他叨叨,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林菲的安全。

“刘伯,林菲不会有危险吧?”

“啊?应该不会,其实公交车上的人找的是你,他们应该也感觉到你跟普通人不一样,或者需要你帮忙,怎么会去加害你的女朋友呢?哦,忘记告诉你了,你的电话一直响,我帮你关机了。”刘伯温说着把手机塞给了我。

靠!这个刘老头简直是要害死我呀!林菲生气,后果很严重,以后想跟她亲近恐怕比登天还难,这不是要人命嘛!

我赶紧开了手机,短信一声接一声,提示我有电话未接。我看了下,几乎全是林菲打的,而且还发了十多条短信,最后一条的内容让我胆寒:臭杨阳,赶紧回电!否则家法伺候,键盘和酒瓶盖随便你挑,一个月不许跟我亲近,憋死你!

“我说刘伯,您可害死我了,女朋友都生气了。”我哭丧着脸说道。

“呵呵,那就赶紧吃点东西回学校吧,哦!你父亲那边我已经跟他说了,他说尊重你的选择,只是希望你以后能秉公执法,万万不可胡作非为。”刘伯温笑道。

我跳下床,刘伯伟已经做好了饭,一碗泡好的方便面。

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赶紧端起碗,大口往嘴里扒拉,“刘伯,阴差有工资吗?”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啊?呵呵,当然有啊,工资就是你的阴德,可以让你长寿,将来死后可以在冥界当官,比如判官,文案什么的。”刘伯温楞了下,随即说道。

“刘伯,难道没钱吗?”

长寿是必须的,但是我更需要钱,至于死后的事就等死了再说吧。现在没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没钱,跟林菲开房,或者再约个妹子啥的,没钱能行吗?

刘伯温似乎被我的问题难住了,不过他稍后说道:“你这一问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师傅曾经给过我一个中国银行的账户,说是可以能自动升级,随时更换户主的姓名资料啥的,只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你可以去查一查,看是否已经变更成了你的名字。”

“没钱查那有用吗?”我非常失望,没想到给阎王爷打工竟然是白干。

“也不能这么说,师傅曾经说过,冥币是用阳间的钱换来的,自然冥币也可以换成人民币,有些孤魂野鬼被阴差超度后,为了感谢也会送些人情啥的,说不定现在里面就有钱。”刘伯温说着从一个破木箱里翻出了一本存折,颜色都掉了,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不清。

有鱼没鱼打一网,总算比什么都没有强。

我接过存折装进口袋,“刘伯,如果上面有钱的话,我提出来给您送来。”

刘伯的钱,我是不会要的。

“呵呵,你看我还需要钱吗?我已经快一百岁了,既然你接了我的班,或许几年后我也该去找阎王爷报到去了,有钱就留给你吧,我们也算有缘分,何况你我又成了师徒,就算给你的见面礼吧。”刘伯温笑道。

一时间我竟然非常感动,尽管有可能这只是一个空头人情,“刘伯,您会长命百岁的!”

话一出口,我又后悔了,刘伯已经百岁了,这不是诅咒他一百岁死吗?

“呵呵,臭小子,赶紧走吧,不然你那女朋友又要发飙了。”刘伯温慈爱的摸着我头笑道。

还真是这样,我赶紧放下碗筷,告辞刘伯温出了小院。

出门后,我就傻了,这大半夜的上哪里去找出租车啊,被刘老头坑死了!

就在我站在街头发愣的时候,一辆公交车无声的停在我身边。

妈呀,这不是那辆鬼公交吗?我感觉小腹发紧,腿肚子开始打颤。

车门打开,女鬼售票员张开血口笑道:“我们来接你了。”

老子现在是阴差,还怕鬼个鸟啊!

我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随即挺直身板,大着胆子上了公交车。

车里的那些鬼魂似乎对我非常忌惮,竟然都去了车厢后边,蜷缩在座椅里不敢看我。尤其是那个被我一拳打掉脑袋了老头,竟然自己把头拿了下来,扔在了车厢地板上,看来是不想我浪费拳头。

汽车启动,女鬼售票员走到我身边说道:“阴差大人,我们终于把您盼来了。”

咦?这个女鬼怎么不怕我?

我疑惑的看着女售票员,“你怎么不怕我?”

女售票员说道:“我是车里死的最冤的人,怨气最深,虽然怕您,可是为了报仇,我也无所顾忌了。”

原来是这样啊!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选上我呢?”我心里还是疑惑重重,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我叫秦怡,死的那年才十八岁,刚刚参加工作,可惜如花似玉的年龄,还不曾知道爱情的滋味呢。”秦怡幽怨的说道,“我们也找过刘阴差,求他帮着找出赵彦军那个**,可是他说现在的科技过于高明,他已经操作不来了,劝我们等机缘,说是几十年都等了,不差这点时间,结果我们就等到了您,您昨晚上车后,我就感觉您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我分明是被刘老头给下了套啊!事到如今也只好行使咱阴差的权利,帮帮这一车的冤死鬼。

“赵彦军是谁?”我问道。

“就是当时开公交车的司机!”秦怡咬着带血丝的牙齿恨道。

“当时他多大?”

“比我大两岁,二十!”秦怡说道。

如果赵彦军还在世的话,应该五十岁左右了,不过人海茫茫又该如何找出这人呢?

秦怡似乎看到我在踌躇,她补充道:“差使大人,我托人查过鬼门关的通行簿,里面没有他,他还在阳间。”

“兴许换了名字呢?”

“差使大人还不清楚吧?就算他换一万个名字,死后的通行证上也只有他刚出生时候取的名字。”

靠!看来还是知识匮乏,阴间的学问道道也不少。被一个女鬼小小的羞辱了一把,我当即一脸的黑线!当夜,林菲对我极尽温柔,虽然没能如愿,但是心理却得到了极大满足。

第二天上午,我和林菲走进教室,我特意留意了下钱一帆的座位。

咦?那个**竟然没来上课,林芳雅也没来。莫非两人折腾了一夜,累的起不来了?

我刚坐下,老大宋永军趴过来说道:“听说了吗?钱一帆那小子出车祸了,妈的,活该,早就看他不顺眼,家里有几个臭钱到处显摆。”

宋永军追过林芳雅,最终被金钱所击倒,败给了钱一帆,因此一直愤愤不平,此时颇有点幸灾乐祸。

我吃了一惊,赶紧问道:“他和林芳雅都没事吧?”

“听说伤的不重,刚才林芳雅还来学校请假呢,估计这会上医院伺候那个**去了。”

我点了点头,开始专心听课。

下午是自选课,我和林菲都翘课了。

我们去水果店买了两篮子时令水果,去了京华医院。

钱一帆和林芳雅出车祸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或许山里人的本分和善良就是如此。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就算看在钱贵的面子上,去探视一下也是理所应当。

在护士站问明钱一帆的病床号,我和林菲找了过去。

在走廊里,正巧遇上钱贵和主治大夫说钱一帆的伤情,我和林菲不便插话,就等在了一边。

“钱行长,令公子的伤情本来不重,按理说早就应该清醒了,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现在的样子很奇怪,我让内科和精神科的大夫会诊过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像钱公子这种患者,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上。”主治大夫一边摇头,一边搓动双手,显得很无奈。

“这么说就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吗?”

钱贵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看来是熬了一夜。

“我们医院的条件和水平已经是上等了,除非送钱公子去国外,兴许国外的医学专家能有办法。”

就在这时,我下意识的向病房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我惊得目瞪口呆。就在钱一帆的病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女人,长发,红袄,缅腰裤,三寸金莲。

靠!竟然是个百年前的女鬼。

钱一帆搂着女鬼做着那种羞于见人的事情,但是在旁人看来,他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我赶紧打断主治大夫和钱贵的对话,问道:“医生,钱一帆都有哪些症状?是不是,双眼不睁,面色潮红,喃喃自语,时时梦遗啊?”

医生楞了下,“不错,正是这些症状。”

钱贵看到我来探视他儿子,不由感激的点了点头,当听我说完钱一帆的病症后,他则惊讶不已,“杨先生也懂的医术吗?”

“咳咳,我小时候见过类似的一个病人,因此还记得他犯病时的模样。钱行长,我们进去吧,兴许我能帮上一点忙。”我担心再耽搁下去,女鬼会要了钱一帆的小命。

钱贵大喜过望,赶紧领着我走进了病房,主治大夫非常好奇,也跟着走了进来。

钱母和林芳雅起身接过林菲手中的果篮,说了几句客气话。

就在我走进病房的刹那,三寸金莲女鬼已然感觉不妙,化作一阵阴风从窗户里逃走了。现在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但是阳光仍旧很强,这个女鬼竟然不怕太阳光,只能说明她已经成鬼多年,而且吸收过不少男人的精元和阳气,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了。

女鬼一走,钱一帆自然醒转过来,只是两眼无神,目光呆滞,面色潮红,形如枯槁,才短短一夜的时间已然像是苍老了十多岁。钱一帆被鬼气迷了心窍,阴气侵蚀了肺腑五脏,再不及时施救,恐怕他的小命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你,你来干什么?出,出去!”

这**都快要死了,竟然还对我无礼!

“我来救你!”

好人不跟快要死的人一般见识,我正要上前施救,却被人拉到了一边。原来是主治大夫看到钱一帆醒来,赶紧上前为他检查。看过各种仪器读数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钱行长,钱公子已经病入膏肓,恐怕,唉,还是跟我去拿病危通知书吧。”

钱贵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毕竟我一来他的儿子就清醒了,又听我说的头头是道,自然不想放弃这种机会。

“杨先生,还请您上前为一帆看看吧。”

主治大夫对我自然是嗤之以鼻,不过,钱贵的身份摆在那,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让出了一点位置给我。

女鬼虽然逃走,但是阴气和鬼气还在钱一帆的体内,必须要驱逐出去方可,他才能痊愈。

我走到钱一帆头的位置,伸出一只手掌,直接印在了他天灵盖上。

“不,不要啊!”

钱一帆以为我要打他,吓得大叫起来。

钱母和林芳雅想上前制止,被钱贵拦住了。

我口中默念:急急如律令,风火雷电定,差官办案,孤魂野鬼立现!

在咒语的催动下,钱一帆体内的阴气和鬼气都被逼了出来,化作一团淡淡的雾气,消失在病房中。

钱一帆的脸色变成了蜡黄,继而苍白,虽然没有血色,可是眼睛里却有了神。

我抽回手,对医生说道:“他的命保住了,剩下的交给你了。钱行长,林芳雅,你们跟我出去。”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经过我手这么一摸,竟然能起死回生,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懒得跟医生解释,把钱贵和林芳雅叫出了病房。林菲也跟着出来了。

我们四人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对钱贵说道:“钱行长,一帆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如果想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身体也会受损,现在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他快速复原,这就需要你们两人的帮助。”

钱贵说道:“杨先生,只要我儿子能平安无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过,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呢?”

我看了眼旁边的林芳雅,说道:“这种事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芳雅,你带我去车祸现场看看。”

林芳雅低下头不敢看我,低语道:“我又不会开车。”

“我开车拉你们去!”

钱贵赶紧去停车场开车。

女鬼被我惊吓,自然是跑回她的老巢去了,而钱一帆和林芳雅出车祸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女鬼的藏身之处。不过,这么个百年老女鬼怎么会上了钱一帆的身呢?难道是有什么污秽之物,或者是淫邪之事引诱了她吗?

在林芳雅的指引下,钱贵开车载着我们几个来到了车祸现场。

这是一处老城墙,据说是京华市仅剩下的一段城墙了,城墙上有个巨大的豁口,应该是当年的城门所在,只是那些巨大的石条都被当地居民偷走了,只剩下些残砖断瓦。

钱一帆的奔驰跑车就是在这里一头撞向了城墙。

我前后左右走了一圈,瞬间明白了,我把林菲拉到一边对她说道:“你过去问问芳雅,是不是和钱一帆在车上做了什么事。”

林菲脸一红,“我怎么好意思去问嘛?”

“这关系到钱一帆的小命,要不我去问?”

“还是我去问吧。”

林菲把林芳雅拉到一棵柳树后,两人嘀咕起来。

不长时间,林菲回来了,俏脸绯红,她迟疑了半天,这才说道:“杨阳,果然被你猜中了!”

这就对了!那个老女鬼发现了车中的秘密,被淫邪之事所引诱才上了钱一帆的身!

靠!竟然是一个女色鬼!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