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

农家喜事小说

农家喜事

农家喜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街暗渡

作者:锦鲤逐浪

时间:2019-11-06 08:03:14

主角叫林嘉丽白彦成的小说叫《农家喜事》,它的作者是锦鲤鱼逐浪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精明干练的女企业家林嘉丽撞破丈夫与堂妹的外遇,争执间,重生回十六周岁,成了丑女胖妹。妈妈早逝,爸爸盲流,奶奶叔叔还是个心长偏了的。种菜斗极品,赚钱养闺蜜,她都不在话下。却独独面对这疤痕脸冷面的军哥,手忙...四周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她只好循着那声音一步步往前走。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朦朦胧胧,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当她想上前问问那人自己身在何处时,林嘉丽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疾速往下坠去!啊——林嘉丽猛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盯着发黑的房梁。“太好了!嘉丽,你醒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洋溢着巨大的欣喜。林嘉丽扭头看去,见自己床边坐着个人。背着光,那人的面孔看不真切,隐约可见是位梳着麻花辫的姑娘。“请问您是?”林嘉丽试探地开口问,这一开口,才觉得嗓子干得发疼。“嘉丽!我是姐姐啊!姐姐都不认识了吗?”来人连忙侧坐在床上,弯腰伸手抚上了林嘉丽的额头,清丽的声音里染上了哭腔。姐姐?借着半边的亮光,林嘉丽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女,心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这梳着乌黑麻花辫、鼻尖和两颊被冻得通红的姑娘,可不就是姐姐?林嘉丽嘴唇微颤,双眼死死盯着少女,眼泪却喷涌而出,不断地溢出眼眶,消失在枕头上。她看到姐姐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真的是姐姐!这模样,这声音,真的是姐姐!她莫不是在做梦?姐姐的棺椁是她亲手合上的。躺在鲜花中的姐姐,脸上满是岁月风霜的痕迹,脖间的淤红哪怕是再重的遮瑕膏都没遮住。她怎么可能会忘记!林嘉美看着床上的妹妹愣愣地盯着她,一言不发,只是豆大的泪珠落个不停,心里焦急不已。“嘉丽!是不是头疼了!你说话呀!”“嘉丽!别吓姐姐!”“嘉丽……”“哗啦”一声,林嘉丽猛地伸手抱住了林嘉美,呜呜地哭起来。刚开始是小声地哭,后来直接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号。林嘉美一头雾水,还以为妹妹是因为私奔这事儿伤心,只得软言软语地安慰。半晌后,林嘉美的腰都弯疼了,话也说完了,林嘉丽终于停止了哭泣,放开了她。却见林嘉丽红肿着眼睛,带着鼻音问她:“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林嘉美笑了,说:“傻丫头,这是咱家,姐姐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咱家?林嘉丽缓缓移开视线,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这间房屋。房屋不大,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目了然。墙壁是一块块方正的土坯垒成的,脚下是平整的土黄色泥地。床对面是一扇不大的窗户,床前摆着一条红色长条桌,漆面已经斑驳。桌上整齐摆放着两摞书。西面墙前放着一台老式缝纫机和两口大红箱子。箱子显然也是有些年头了。打量一圈后,林嘉丽心里咯噔一下。这场景,林嘉丽并不陌生。因为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我……我这是重生了?“林总,酒店到了。”一辆黑色保时捷稳稳地停在凯悦酒店门口。司机恭敬地弯腰拉开车门。林嘉丽下了车,冲司机点了点头,大步朝电梯门走去。酒店里人影穿梭,空气中弥漫宝格丽定制香水的味道,优雅清新。迈步进了电梯,林嘉丽正准备关门,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请等一下!”林嘉丽赶紧按上了开门按钮,就见一个高大的人影闪了进来。“几楼?”她随意问道,视线攀爬上身边男子的面孔,却是一愣。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人。浓黑的头发根根直立,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的气息。可惜的是,他的脸上,从左眼到右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乍一看,有些吓人。“二十四楼,谢谢。”金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林嘉丽双手交叉在身前站着。虽然她对那道疤痕有点好奇,但她此刻没有交谈的心情。她静静地望着金色电梯门上的窈窕身影,视线定格在平坦的小腹上,俏脸浮上温柔的微笑。七年了。距离她上一次怀孕,已经整整七年了。而现在,她终于又一次获得了做母亲的资格。三十五岁的她,无疑是高龄产妇。她的私人医生也劝她慎重考虑。但林嘉丽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已经太久了。刚从私人医生那里出来,她就收到了包红星邀约的短信,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林嘉丽抿唇一笑。夫妻近二十年,包红星终于也被自己**出来了,尤其是这半年来,包红星进步特别大。不过,她也有个惊喜要给他呢。“叮”,二十三楼到了。林嘉丽走出电梯,脚底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轻快而柔软。2346号房……林嘉丽顺着门牌挨个看去。在那里!她不由加快了脚步,心跳也有些加速。2346的房门并没有关严实,而是露出一道缝隙,一条白花花的阳光洒在门口的地毯上。林嘉丽并没有留意到这些细节。她现在满心满脑的都是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丈夫。在2346门口站定,林嘉丽深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下激动的心情。她正准备推门,却从房门内冷不丁地传出来一个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林嘉丽的手僵在了半空。“你说真的?你要离婚,然后娶我?”清脆的女声带着掩饰不住的狂喜。林嘉丽听起来有点耳熟。“那是自然。我答应你的,岂能不算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林嘉丽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她的丈夫,包红星。“哇!姐夫,我爱死你了!”房里传来嘴唇亲在脸上的吧嗒声,还有两人抱在一起翻滚的衣服摩擦声,以及畅快淋漓的笑声。姐夫?林嘉丽终于知道那个耳熟的声音是谁了。她缓缓捏紧手指,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阵阵痛意。“小敏,这两年辛苦你和小豪了。”“姐夫,你别这么说,其实真正受苦的人是你呢。你天天陪着姐姐,姐姐脾气又大,哎。”“哼!如果不是因为股权没弄到手,我用得着这么委曲求全?好在股权终于弄到手了。我也不怕她了!”林嘉丽感觉体内一阵电流穿过,脚底酥酥麻麻。一瞬间,她全明白了。难怪这半年包红星对她越来越好,主动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在公司里也一副唯她马首是瞻的样子。她还以为他终于学会珍惜这苦尽甘来的日子、回心转意了。却不料,他所谋求的更多。林小敏弱弱地叹了口气:“哎,姐姐就是把钱看得太重,连你这个最亲的人都放心不过。太冷血了。”“多亏了你给我的那瓶安眠药,不然,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也没那么容易到手,哈哈哈哈!”包红星畅快淋漓地笑了起来。安眠药?!林嘉丽不自觉地抚上小腹,脸上一片僵硬,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这对奸夫**,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她要他们的命!。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嘉丽,嘉丽!”

“嘉丽,嘉丽!”

远远地,林嘉丽仿佛听到一个人在喊自己。那声音缥缈漂浮,仿佛在那白雾深处。

四周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她只好循着那声音一步步往前走。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朦朦胧胧,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当她想上前问问那人自己身在何处时,林嘉丽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疾速往下坠去!

啊——

林嘉丽猛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盯着发黑的房梁。

“太好了!嘉丽,你醒了!”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洋溢着巨大的欣喜。

林嘉丽扭头看去,见自己床边坐着个人。

背着光,那人的面孔看不真切,隐约可见是位梳着麻花辫的姑娘。

“请问您是?”

林嘉丽试探地开口问,这一开口,才觉得嗓子干得发疼。

“嘉丽!我是姐姐啊!姐姐都不认识了吗?”

来人连忙侧坐在床上,弯腰伸手抚上了林嘉丽的额头,清丽的声音里染上了哭腔。

姐姐?

借着半边的亮光,林嘉丽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女,心里轰地一声炸开了!

这梳着乌黑麻花辫、鼻尖和两颊被冻得通红的姑娘,可不就是姐姐?

林嘉丽嘴唇微颤,双眼死死盯着少女,眼泪却喷涌而出,不断地溢出眼眶,消失在枕头上。

她看到姐姐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真的是姐姐!

这模样,这声音,真的是姐姐!

她莫不是在做梦?

姐姐的棺椁是她亲手合上的。

躺在鲜花中的姐姐,脸上满是岁月风霜的痕迹,脖间的淤红哪怕是再重的遮瑕膏都没遮住。

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林嘉美看着床上的妹妹愣愣地盯着她,一言不发,只是豆大的泪珠落个不停,心里焦急不已。

“嘉丽!是不是头疼了!你说话呀!”

“嘉丽!别吓姐姐!”

“嘉丽……”

“哗啦”一声,林嘉丽猛地伸手抱住了林嘉美,呜呜地哭起来。

刚开始是小声地哭,后来直接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号。

林嘉美一头雾水,还以为妹妹是因为私奔这事儿伤心,只得软言软语地安慰。

半晌后,林嘉美的腰都弯疼了,话也说完了,林嘉丽终于停止了哭泣,放开了她。

却见林嘉丽红肿着眼睛,带着鼻音问她:“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林嘉美笑了,说:“傻丫头,这是咱家,姐姐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咱家?

林嘉丽缓缓移开视线,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这间房屋。

房屋不大,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目了然。

墙壁是一块块方正的土坯垒成的,脚下是平整的土黄色泥地。

床对面是一扇不大的窗户,床前摆着一条红色长条桌,漆面已经斑驳。桌上整齐摆放着两摞书。

西面墙前放着一台老式缝纫机和两口大红箱子。箱子显然也是有些年头了。

打量一圈后,林嘉丽心里咯噔一下。

这场景,林嘉丽并不陌生。

因为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

我……我这是重生了?“林总,酒店到了。”

一辆黑色保时捷稳稳地停在凯悦酒店门口。司机恭敬地弯腰拉开车门。

林嘉丽下了车,冲司机点了点头,大步朝电梯门走去。

酒店里人影穿梭,空气中弥漫宝格丽定制香水的味道,优雅清新。

迈步进了电梯,林嘉丽正准备关门,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请等一下!”

林嘉丽赶紧按上了开门按钮,就见一个高大的人影闪了进来。

“几楼?”

她随意问道,视线攀爬上身边男子的面孔,却是一愣。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人。浓黑的头发根根直立,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的气息。

可惜的是,他的脸上,从左眼到右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乍一看,有些吓人。

“二十四楼,谢谢。”

金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

林嘉丽双手交叉在身前站着。虽然她对那道疤痕有点好奇,但她此刻没有交谈的心情。

她静静地望着金色电梯门上的窈窕身影,视线定格在平坦的小腹上,俏脸浮上温柔的微笑。

七年了。

距离她上一次怀孕,已经整整七年了。而现在,她终于又一次获得了做母亲的资格。

三十五岁的她,无疑是高龄产妇。她的私人医生也劝她慎重考虑。但林嘉丽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已经太久了。

刚从私人医生那里出来,她就收到了包红星邀约的短信,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林嘉丽抿唇一笑。夫妻近二十年,包红星终于也被自己**出来了,尤其是这半年来,包红星进步特别大。

不过,她也有个惊喜要给他呢。

“叮”,二十三楼到了。

林嘉丽走出电梯,脚底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轻快而柔软。

2346号房……

林嘉丽顺着门牌挨个看去。

在那里!

她不由加快了脚步,心跳也有些加速。

2346的房门并没有关严实,而是露出一道缝隙,一条白花花的阳光洒在门口的地毯上。

林嘉丽并没有留意到这些细节。

她现在满心满脑的都是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丈夫。

在2346门口站定,林嘉丽深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下激动的心情。

她正准备推门,却从房门内冷不丁地传出来一个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

林嘉丽的手僵在了半空。

“你说真的?你要离婚,然后娶我?”

清脆的女声带着掩饰不住的狂喜。

林嘉丽听起来有点耳熟。

“那是自然。我答应你的,岂能不算话?”

一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林嘉丽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

她的丈夫,包红星。

“哇!姐夫,我爱死你了!”

房里传来嘴唇亲在脸上的吧嗒声,还有两人抱在一起翻滚的衣服摩擦声,以及畅快淋漓的笑声。

姐夫?

林嘉丽终于知道那个耳熟的声音是谁了。

她缓缓捏紧手指,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阵阵痛意。

“小敏,这两年辛苦你和小豪了。”

“姐夫,你别这么说,其实真正受苦的人是你呢。你天天陪着姐姐,姐姐脾气又大,哎。”

“哼!如果不是因为股权没弄到手,我用得着这么委曲求全?好在股权终于弄到手了。我也不怕她了!”

林嘉丽感觉体内一阵电流穿过,脚底酥酥麻麻。

一瞬间,她全明白了。

难怪这半年包红星对她越来越好,主动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在公司里也一副唯她马首是瞻的样子。她还以为他终于学会珍惜这苦尽甘来的日子、回心转意了。

却不料,他所谋求的更多。

林小敏弱弱地叹了口气:“哎,姐姐就是把钱看得太重,连你这个最亲的人都放心不过。太冷血了。”

“多亏了你给我的那瓶安眠药,不然,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也没那么容易到手,哈哈哈哈!”

包红星畅快淋漓地笑了起来。

安眠药?!

林嘉丽不自觉地抚上小腹,脸上一片僵硬,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这对奸夫**,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她要他们的命!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都市生活小说
都市生活小说
都市生活小说

在这个现代社会,生活在都市中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每天为了生活奔波劳累,有的人却在肆意享受都市生活带来的愉悦;有的人生活比较窘迫,可生活的幸福满足;有的人肆意挥霍,可换来的全是寂寞空虚。都市生活小说合集包括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推荐,都市生活小说大全等内容,快来体验下都市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吧。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