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赶尸匠小说

赶尸匠

赶尸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君临

时间:2019-11-05 23:57:45

主角是张少谦的小说是《赶尸匠》,是作者君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恐怖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考之后,同学约自己去发财,其实是赶尸。就是开着一个灵车,拉一个遗体。而且,必须再指定的加油站加油。本来一切都挺顺利,可谁知同学却在晚上奸尸,自己梦到梦到女鬼求救,可却没救成。后来同学开始流鼻血,昏厥,各种出手,甚至还尿血。自己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说。然后再一天晚上,自己终于发现他奸尸。他解释说,不是自己恶心变态,实在这遗体太过真实,还有温度,跟真人一样,忍不住...

点评:文章描写有张力,吸引读者带入情绪,引人阅读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尸,我迟迟不敢上前,那画面太尼玛血腥了。可我看雇主此时的精神状态几近癫狂,我要是不照做的话,下场会不会和地上的两具尸体一样。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种时候我还是不要和他对着干。虽然女尸已经死了许多天了,但这身材这皮肤还是光滑如初,看得我是血脉喷张。我脱下自己的上衣,套在女尸的身上,遮挡住她胸前的部分春光,死者为大,我拉住女尸的手搭在自己的双肩上,在女尸面前蹲低身体,奈何这尸体一点灵活性都没有,我只好求助雇主。“大哥,你好歹搭把手呗,帮忙往我身上挪挪。”雇主没有说话表情有些不情不愿,但还是帮忙将女尸托举到我后背。都说死人沉,这一下我才知道死人有多沉。原本看着细胳膊细腿的一具女尸,标准的瘦美人身材,活着的时候顶多也就八十几斤。可一背到后背上,怎么感觉得有一百来斤,压得我差点直不起腰。皮肤摸上去除了有些冰冰凉凉的之外还是蛮有弹性的,滑溜溜的特别细腻。山路不好走,一颠一颠的,女尸的胸口直顶着我的后背,我清楚的感受到女尸胸前的两只小白兔跟着我的节奏微微颤抖。尸体的头部靠在我左肩上,一股淡淡的体香飘进我的鼻子里,闻着让人忍不住有些另类的遐想。我背着女尸在路上行进,脑子里总不断的浮现出以前看过的毛片的画面,想着想着这些毛片的女主角总是不自觉的让我替换成身后的女尸。体内有一股不可抑制的冲动,要不是身后边还有人跟着,我甚至都有想要更多放肆的想法,我居然对一具尸体起了色心。此时的我才慢慢理解大周和丑脸男为什么因这具女尸而几近痴狂,要不是我意志力比较强,说不定我也会对这美艳女尸起歪心思。“呵呵……”我的左耳边居然听见了,一声女人的浅笑。吓得我连路都忘了走,怔楞在原地。在场的就我和雇主两个大男人,这荒山野岭也没有女人,难道说我刚刚听见的那一声浅笑是女尸发出来的。想到这里我不禁头皮一阵发麻。“你楞着干什么,赶紧走。”走在我身后的雇主突然呵斥了我一声。我下意识的往前急走两步,并没有察觉到尸体有什么异样,我心说刚刚那笑声,应该是我一时脑子发热,出现的幻听。这是世上的鬼多半都是人臆想出来的,有的也只是人吓人而已。可就在我刚刚说服自己内心的恐惧时,左耳边又听见了那个女人轻声对我说。“救救我和孩子……”这一次我确定不是我出现的幻听,我清晰的听见了这几个字。这个女人的声音我太熟悉了,和之前陈晓玲向我求救的声音一模一样。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我感受到女尸原本松松垮垮耷拉在我胸前的两只手,慢慢在收紧。我清楚的感受到,尸体动了。此时我没有任何理由再说服自己,我后背上的女尸没有问题。眼看着金杯车就在我面前了,我却抬不起脚往前迈,两只脚就好像是在地上打了钉子一般,重得我没法动。“你又怎么了?动作能不能麻利点。”“诈……诈尸了!”我吓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微微发抖。这时我感觉喉咙正在一点点的收紧,女尸耷拉在我胸前的两只手像是水蛇一般,从背后勒住了我的脖子。我胸腔内的空气正在一点点被抽离,天旋地转的窒息感让我几乎没有力气去挣扎。“怎么会这样?不是已经打上了镇魂桃木钉,怎么会这样?”雇主喃喃自语的说道,却依然站在原地一点救我的动作都没有。美艳女尸依旧重复着她刚刚说的那句话,“救救我和孩子……我们死的太冤了……”此时我的脖子像是要被勒断了一样,根本没有丝毫可以透气的机会,我有点站不住脚,身体往后退去,将背上的女尸顶在树干上。慌乱之中,我裤兜里的摄魂铃掉落了出来, 撞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忽然之间女尸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指令,竟然就将手松开了。“咳咳咳……”我无力的蹲下身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缺氧后的我眼前是一片的眩晕。知道摄魂铃的用处,为了保命我几乎是爬着过去捡起摄魂铃,握在手中久久不敢松开。只见原本站立倚靠在树干上的女尸,身体突然软倒了下来,恢复了之前死尸一般的状态。我不知道摄魂铃的使用方法,只知道这玩意能控制尸体,我拿着摄魂铃在尸体面前又使劲的摇晃了两下。尸体并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又走近推了尸体一把,也不见有其他的动静。我和雇主都不敢贸然接近,等了有好一会儿,雇主才说道:“尸体的魂魄早在之前就被李大师镇住了,刚刚只是意外,应该没事的,我搭把手一起抬上车吧。”听他这么说,没让我继续背尸,还算有些良心。将尸体抬进车内,放回棺材里的时候,为了防止尸体再突然其他的变故,我特地将棺材盖合上,还按照之前捆绑的方法,用结绳将棺材牢牢捆住还特地打了死结。安置好女尸之后,我原本还打算再回去将大周的尸体带回来的。可今天晚上的事情太诡异了,再加上大周身宽体胖的,我一个人怕是扛不动,索性我就先放弃了,只能等明天天亮之后,条件允许的话我再过来带大周的尸体。回去的路上我脑子一直在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越想我是越心神不宁。从小奶奶就告诉我,千万不要接近死人的东西或者尸体,否则冤死或者枉死之人的魂魄就会被冤魂缠上。当时年纪还小反正是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后来长大了,以为我奶奶是编瞎话也都不以为然,如今细细琢磨,还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从一开始我接触这女尸,女尸就不断向我传递求救的信息,她如果是正常死亡,老头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还用桃木钉镇魂。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女尸非正常死亡,雇主怕被报复,所以让老头用桃木钉镇魂。如果真的如同我猜测的这样,那今晚发生的事情还只是一个开端,之前还有老头可以镇住尸体,如今老头不在了,万一有个好歹我都不敢想象。也就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同行的五个人,已经有三个出事了,谁知道下一个死的会不会就是我。回到死尸客栈后,我思前想后觉得为了这点钱去冒险不值当,别到时候钱是赚到手了,有钱没命花就悲剧了。我找到了雇主,将摄魂铃递到他面前说道。“这一趟的酬金我不打算要了,咱们就到这里分道扬镳算了,我原本就不是赶尸的,要不是大周骗我一道同行,我根本就不用经历这些,我现在后悔了。”雇主看了摄魂铃一眼,也没有打算接的意思,用嘲讽略带轻蔑的眼神冷笑了一下说道。“我多加五万,还有两天的路程就到地方了,你一个人能独拿十五万,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一个高中刚刚毕业的穷小子,当初的十万已经够让我心动的了,要不是为了钱我根本就不会撑到今天。如今雇主一句话轻轻松松又往上加了五万,说实在的我又犹豫了几秒钟,那几秒对我来说太煎熬了,正在我打算义正言辞的拒绝时。雇主又接着说了一句:“这一趟走脚,你反正是没办法全身而退了,你手臂上的伤口是已经黢黑了,再不处理可能会化脓溃烂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被尸体抓伤的吧。”我往手臂上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正是前天搬尸体的时候,被女尸抓伤的,当时伤口很快就愈合了,也不痛不痒的,我还以为是好了,也没怎么去注意。现在被雇主一提醒,这伤口愈合是愈合了,可被抓伤的地方怎么从原先的青黑色变成现在的紫黑色,颜色不断的在加深。我往伤口上按压了两下,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不仅没有感觉到疼痛而且受伤的部位可以说是没有知觉的,就好像我的手指头按压的不是我自己的肉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我有些急切的问道。“我知道的这些都是李老先生告诉我的,当初他一眼就看出你手臂上的抓痕,才直接断定你们动了棺材,他还跟我说他师傅能解你这尸毒,如果有一天你萌生了退出的念头,一定让我把这些话告诉你。”说着雇主又将摄魂铃交回到我手里。我心中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这李老头打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我还自认为自己有选择的余地,看来这趟我要想活命是非走不可了。只见雇主从钱包内掏出一张银行卡来,丢给我说道:“这里边有十万块钱你先拿着,密码是六个六,到地方之后我再给你打十万过去。”好孩子。可高考结束的第一天,我就干了一件特别出格的事。赶尸!其实,也不是电视上那种阴气森森,鬼啊神的赶尸。不过就是跟我一个要好的哥们儿,开长途车送一具尸体回家。我哥们儿叫大周,初中就不上学了,在外面混社会,听说一直帮什么大老板开车。我高考完第一天,他就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发财,有个好活给我。我当时正想着打暑期工,赚点零花钱,就问他啥活。他说也不是什么累活,就是跟着他跑长途车,大概一个星期就到,一天两百,到地方结算。我一听觉得不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当时我还以为就是长途货运车,主要工作就是帮人家递发票啥的。可谁知道是辆金杯车,里面还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箱子,盖着红布,还用红色的麻绳绑着,严严实实的,看不清里面是啥。当时,我虽然没想到是棺材,可看到这种诡异的东西,还是有点害怕,就问大周这是啥东西?怎么血淋淋的?大周叼着烟,说谁知道,说不定是一箱子黄金。我心说这模样倒像棺材,跟金匣子还真挂不上钩。不过,我毕竟是赚人家钱的,也不好多问,就上车跟着他走了。本来我这个副驾驶的活挺轻松,啥也不干,就是跟大周聊天,防止他睡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犯困,还老做梦,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金杯车空间太小,老是坐着累的。可后来我发现,自己老作一个梦。总是梦见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向我喊救命。那个女孩皮肤特别白,浑身**,还被红色的绳子绑着,敏感隐私地都被红绳子粗暴的勒着,流出血来。她被绑的就像虾球,不停扭曲着身体,向我祈求。因为嘴也被绳子勒着,说不了话,只能不停的呜呜,流着泪看我。我看着特别心疼,想要帮她,可每次还没出手,就惊醒过来,还出了一身冷汗。甚至有时候因为梦太香艳,都会弄脏**。当时我挺害怕,就把这事跟大周说了。他听后脸色猛的一变,不过马上就干咳了几声,道:“哥们,你这是春梦啊?没事,一会儿到地,哥哥给你找一个水嫩的小妹妹。”我赶紧说不用,还说觉得这不是什么春梦,感觉有鬼怪的成分。我虽然是个学生,多年被灌输无神论,可内心还是有点信这些,而且,我奶奶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婆,因而还是挺忌讳这些的,尤其车上拉着一个疑似棺材的玩意儿。不过大周一听这话就乐了,道:“你看电影看几把多了?哪有什么鬼?草!”我看他骂骂咧咧,有点不高兴,就没再说。大周常年跑车,估计也是忌讳这些,不想让我说,不吉利。可不经意间,我却看到后面的东西好像动过,红色的绳结明显是被解开过,而且,还露出一角。这一角也是红色,从形状和细节上看,分明就是一口棺材!虽然有心里准备,可我还是吓了一跳,叫道:“大周,棺材,真是棺材,还是红的,这也太不吉利了。”“你叫唤几把啊!”大周生气的刹车,差点没撞在护栏上。他熄灭火,狠狠瞪了我一眼,探过身子就去处理棺材,把上面的红色包严实,绳子又重新绑了绑。“大周,这可是棺材,而且是红的,大凶啊!”我害怕道。我听奶奶说过,那些冤死的人才会用红皮棺材,为的就是压煞,压住尸体的凶煞之气。“你瞎叫唤什么?什么叫大凶?这活你要不干就赶紧下车,别几把一惊一炸的,吓死个人。”大周特别生气,脸都红了。说实话,我跟大周是发小,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当即就有点怂,不敢再说话。不过,我心里也是不高兴,心说这都离家上百公里了,你让老子怎么下车?经过这件事后,我俩一路都没怎么说话,谁心里也不高兴。后来还是他跟我说话,说这件事其实他早就知道,只是怕我害怕,才瞒着不跟我说。还说他心里也害怕,才找我一起。“不过少谦你放心,这是一口空棺材,根本没死尸,这也是我敢接这活的原因。”大周笑着道。我不由皱起眉,不解道:“空棺材?你怎么知道?”“我…我当然知道了,人家雇主跟我说的啊。”大周语气明显顿了一下,道。这家伙说话的时候在抖腿,一定在撒谎,我跟他一起长大,知道他这个毛病。可总不能揭穿他,要是那样,估计大周得恼羞成怒,跟我急眼。我心中也是无奈,只能装傻,只是暗暗祈求奶奶保佑,能让我顺利到达目的地。可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顺利,还没过半天,就又出状况了。大周这个老司机,竟然在休息特别良好的状态下,发生了车祸。当时他还在跟我聊荤段子,笑的特别猥琐,可突然一头就撞在方向盘上,直接昏死了过去。索性当时我们只是在乡间小路,而非高速上,要是在高速,这种情况我俩也不用活了。可就算如此,也是一头撞在树上,差点没把我俩给搞死。我倒还没啥事,主要是大周,口鼻冒血,估计鼻梁骨都断了。不过这家伙是牲口,一抹血,说自己没事,就是感冒,犯困。这种屁话谁能信?他一向壮如牛犊,怎么会感冒,犯困?可我又能怎么说?只能先处理车祸现场。大周是老司机,会开也会修,他鼓捣了半天,说不严重,能修好。不过,有点麻烦,估计明早才能走,得露宿街头。露宿街头倒也不怕,虽然是荒山野岭,远处还有几个坟包,挺阴森的样子。不过,我俩大男人自然不害怕。可诡异的事又来了!修车的时候,我看见大周老是流鼻血,甚至有时候耳朵里面也流。最后,他从车底爬出来的时候,干脆双眼也流出血来。我直接就吓懵逼了,这跟恐怖电影中的七窍流血,太像了吧?“看鸡毛啊!不就流点血吗?”大周满是油污的手在脸上一糊,特别没所谓的擦了擦。可他不擦还好,一擦更狰狞,尤其在渐渐黑下来的夜幕下,别提多渗人了。“你们这些上学的也太怂比了吧?流点血就吓坏了?”大周搂着我,特别熟络的傻笑着。看着他像童年时那样的傻笑,我惊惧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可刚平静一会儿,又他妈出状况,而且是特别渗人的状况。当时,我跟大周正在一起撒尿,他迟迟撒不出来,我还嘲笑他尿等待。可刚嘲笑完,他就尿了,还尿的全都是血,而且量特别大。我直接就给吓的尿不出来,特别没出息的一**坐在地上,大喊着你怎么尿血?大周脸色特别苍白,咧嘴一笑,道:“累啊!刚才修车太累了,都累尿血了。”说完,他一头栽倒在血泊里。我赶紧去扶他,可感觉他特别虚弱,身体轻的要命,就像被掏空一样。大周突然流着泪,哭道:“少谦,我作坏事了,我遭报应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