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

浅浅心事小说

浅浅心事

浅浅心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葱花

时间:2019-11-01 01:01:46

小说主人公是温浅何遇的小说叫《浅浅心事》,是作者葱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未婚夫外遇,温浅用尽各种方法解除婚约。却不想一场醉酒,和陌生男人一夜纠缠。但是谁可以告诉他!这个男人咋回事会突然变成他继妹的瘸腿未婚夫,还总是夜夜爬他的床??温浅咬牙切齿:“你不是腿瘸,还xing冷淡?...温浅自然察觉到她这细微的反应,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何遇,眉头不易察觉的蹙了一下。只不过一瞬。温思便回过神来,继续道:“姐,我知道你生我和子恒的气,但是你也能这么作践自己吧?这年头骗子太多了,你可不能看这人脸长得好看,就把他领到这种场合,丢了我们温家的脸可就不好了。”“丢温家的脸?”温浅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冷笑着开口。“有这个时间担心我上当受骗,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你没听说,今晚你的未婚夫也会来?如果让他看到你和苏子恒在一起,不用我给他们看视频,你未婚夫家也会退婚吧?”看到温思彻底变了脸色,温浅嗤笑一声,径直绕过她离开。何遇手中端着酒杯,指腹缓缓摩擦着杯身。把视线落在她身上,短暂的沉默之后,微微偏头漫不经心的问了句,“你怎么知道她未婚夫今晚会来?”温浅抿了一口红酒,耸了耸肩,“听她们说的,不过,他今晚应该不会来吧。”何遇见她一脸很了解的样子,薄唇勾了勾:“你……好像很了解他?”“不了解。”温浅脑海中闪过京市有关于这位‘未婚夫’的传言,淡淡解释:“温思的未婚夫好像在国外出了车祸,听说是下身不遂……”她顿了顿,吐出几个字,“性功能也有问题。”这些传言,都是她以前听温思抱怨过的。现在想想,温思能爬上苏子恒的床,不仅仅是想要抢走她的未婚夫。可能也是因为。她嫌弃未婚夫的身体有问题?想到这里,温浅撇撇嘴,张嘴正想要说什么,抬头便觉得何遇的目光有些怪异。“你……”何遇狭长的黑眸危险眯起,寒气森森的视线直视着她,“谁告诉你,他性功能有问题?”温浅刚想张口问他怎么了,就听到他阴森森的语气,后背莫名窜起一股凉意,紧张的张了张口,“他们都……这么说啊……”伴随着男人逐渐靠近,热气再次扑面而来。温浅身体抖了抖,刚想要推开逐渐靠近的男人,一旁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孩,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直接撞在她身上。被子里的红酒泼在她的身上。随着哎呀一声。女孩歉意的朝着她笑了笑,“不好意思,洒在你的衣服上。”奇怪的气氛,被女孩撞破。温思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着身上脏掉的衣服,也没有多在意,安抚的朝着女孩笑了笑,转头跟服务员说了一声,匆匆去休息室收拾干净。更加没有注意到。女孩眼中的歉意随着她的离开渐渐消散,尤其是看到她身上的酒渍,嘴角扬起讽刺的笑。何遇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女孩,眸子里的温度变冷。在他冷的几乎能将四周的气氛凝结成霜的目光下,沈梦小跑过去,手足无措的道。“何遇,你还生我的气呢?”男人眸子里划过厌恶。见他不说话,沈梦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道,“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给你下药的,我想给你解……”她的话还没说完。何遇便直直的从她身旁擦肩而过,朝着温浅消失的地方走过去。沈梦看着他的背影,不甘心的咬住下唇。*在休息室换衣服的温浅,自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嫉恨上了。她到换衣室把衣服穿上,反手想要把后背的拉链拉上,却发现拉链到了一半位置之后就开始纹丝不动。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开门声。以为是刚刚带自己来的女服务生,温浅小声的喊了一声,“能进来一下吗?我拉链拉不上。”何遇听到这句话,眸子微暗。几秒过后。温浅背对着门,只听换衣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何遇的目光落在女人**在外的皮肤上,目光落在她肩膀处的一颗小痣,喉结动了动。他走上前,帮她拉好拉链。温浅刚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道谢,就被抵在了墙上。“你准备怎么谢我?”男人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浅的神经瞬间紧绷,她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呼吸微微一紧,“你怎么进来了?”她的话还没落下,男人薄凉的唇贴上,温浅被何遇的突然袭击,弄得思维有些跟不上,等彻底回过神来,伸手一把握住他的手,对上男人的黑眸,眼神中带上抗议。“你这是干什么呢?”何遇恋恋不舍的松开她的唇,低眸对上她的视线,薄唇勾起一抹浅笑,附在耳边用齿尖摩擦着她的耳珠。“嗯?”温浅盯着他半响,以为是他吃错了药,“你吃错药了?”何遇手下的力度依旧不松,可随着四周热度增加,温浅脸微微一黑,抬起腿就想往下上顶过去。何遇察觉到她的动作,墨眸闪过笑意,伸手握住她的腿,“太狠心了,怎么说,也关系到你的后半生。”温浅顿时被噎了一下。“我的后半生,和你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何遇低声笑了笑,附在她耳边意味声长道:“如果它出了问题,你下半生可就没有性福生活了。”温浅脸一黑。可何遇像是故意的一样,越是见她这幅窘迫的样子,禁锢的手牢牢控制住,丝毫不让她逃离。一来一回。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发暧昧。听着门外的不断传来的说话声和走路声,温浅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有人突然推开门走进来,也顾不得这么多,用力挣脱开他的手,不断在脑海中想着怎么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件事。那晚,她明明记得,何遇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和他现在的体温完全对不上。难道,他那天晚上……有什么问题?温浅试探性的道,“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中药了?”何遇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眸子里的热度降下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温浅的错觉,她明显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意。半响后,男人微微颔首,薄唇轻启:“嗯,那天晚上跟朋友喝酒,中了招。”“所以,你才会……”后面的话,温浅没有说完,何遇捏了捏她的脸,再次应了一声,替她说完后面的话。“所以那天我们才会**。”利索当然的语气,没有半分的意外,平淡的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看着他这幅冷淡的样子,温浅心里莫名的有些气闷。深吸一口气,伸手把他推开,看了眼时间,丢下一句:“宴会开始了”,转身走了出去。温浅站在休息室外,满脑子都是何遇刚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心里烦躁感越重。她不断深呼吸,企图压下心中的不适。这时,一个女服务员走过来,毕恭毕敬道:“温小姐,沈梦小姐找您。”她顺着服务生的视线看去,一眼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奇怪的蹙了蹙眉头。这不是刚才,把红酒洒在她身上的女孩?温浅眸子划过疑惑,抬腿走了过去。沈梦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神情阴霾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见她来了,用一种不屑的目光将她上上下下审了个遍。“你来了,坐吧。”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温浅怔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如果没有记错。刚刚她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过了没半个小时,就变了个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沈梦冷笑一声,高傲的扬起下颌,:“温小姐,勾引有妇之夫的感觉怎么样?”温浅眸底的笑意淡了淡,“勾引有妇之夫了?沈小姐,你这个帽子扣的未免也太大了吧?”“还想狡辩?”女孩看着她脖子上还没消散下去的小草莓,联想到方才何遇对待自己冷淡的态度,眼中闪过厉色,随即冷笑道。“怪不得,他今晚会带你来,原来那天是你给他解了药?”温浅闻言,瞬间明白了她这的意思。她知道何遇中药的事?“还真是倒贴的**!”沈梦一想到自己策划这么久的事情,被她给搅乱了,眼里染上怒气,上前两步抬手就想往她脸上招呼。温浅眸子染上冷冽,一把抓住她的手,唇瓣轻扯讽刺出声:“沈小姐,你们家的教养就是一口一个**?请问,你是何遇的未婚妻?管得这么宽?”沈梦表情僵了片刻。“看来不是?”温浅怒极反笑,用力甩开她的手,“沈小姐,有时间来找我算账,不如去脑科看看脑子,人可以蠢,但是也不能蠢到这个地步。”“你!”温浅的话的戳中了沈梦的痛楚,她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声音尖锐的怒斥出声。“温浅,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我不是何遇的未婚妻,你以为你就是了?我告诉你,何遇的父母绝对不会允许你这种女人,进他们家家门的!”温浅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她和何遇会有什么结果,现在听到他有未婚妻,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温浅看着沈梦得意洋洋的样子,神情讽刺的反驳回去。“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好,希望你知道他身份的那天,你还能笑得出来!”沈梦恶意的笑着,声音又尖又锐。仿佛,对于温浅而言。何遇的身份就是一个惊天秘密。可惜,温浅对何遇的身份一点都不好奇。她看着沈梦离开,脑海中闪过何遇有未婚妻的事情,眼神怔了几秒,低头看着不小心伤到的手,拿出纸巾擦了擦浸出的血迹。何遇从休息室出来,便看到温浅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温浅抬眸和他的视线撞在一起,淡淡的敛下眸子。她神情中的那种疏离感,让何遇有些诧异,似乎在奇怪,她态度为什么会转变的这么明显。他的视线太过于灼热。即使温浅不去看他,依旧能察觉得到,过了几秒。她压下心中的异样,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平时一样:“还愣着干什么,一会儿就要开始了。”何遇应了一声,坐在她身边。温浅看了一眼她和何遇之间的距离,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她以为自己做得这个动作,男人不会察觉。可就在她挪开的那一刹那,何遇脸上的温度彻底冷了下来,眼中的情绪顿时暗潮汹涌,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女人手上的伤口上。两人先前的熟稔,随着死一般的静默逐渐拉开距离。一直到宴会结束。温浅站在会所前,给助理发了消息,让他开车来接自己,转头看向何遇开口道,“一会儿助理就会来接我,你回去吧。”听到助理会来接她,何遇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眸子却依旧幽深的让人恐惧。“不用我送你?”“不用,他很快就到了,你先走吧,我自己在这里等就可以。”温浅笑着摇头拒绝,假装察觉不到他的异样,神情自然地移开视线。听到回答的何遇,微微抬眸扫过她,缓缓收回视线,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他靠在墙上,指尖缠绕着白色烟雾。温浅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眉眼间露出的不悦,如果说,平时的何遇,给人一种暗藏锋芒的感觉。而此时的他,却让人能无端升起想要逃离的想法。温浅心里有些慌乱,暗暗掐着掌心让自己冷静下来,把视线移向四周转移注意力。直到等了十多分钟。何遇才淡淡的应了一声,拿出车钥匙转身朝着停车场走去,她正考虑要不要说声再见。可看他背影已经渐行渐远,就把话咽了回去。何遇不急不躁的坐在车里,手里的烟不断熄灭,点燃,仿佛车内没有任何声音。温浅站在门前,刚松了一口气,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温浅以为是助理到了,接起放在耳边,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几秒,随后愧疚的声音传来。“温总……我这接不了您了,我老婆身体有点不舒服,得去医院一趟,您看,您能搭其他人的车回来吗?”温浅怔了一下,抬头看着四周空旷的马路,忍不住有些头疼。。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二婚小说
二婚小说
二婚小说

人都是向往美好的事物,当第一次踏入婚姻,却发现并不如意时,我们的会趋利避害,挽不回的爱情便任由它留在过往的风声里。哪怕曾经受过伤,也依旧对爱情对婚姻还有期待。二婚小说包括二婚小说推荐,女主是二婚的小说大全等内容,带你见证女主再婚盛嫁的爱情之路!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