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天下权臣小说

天下权臣

天下权臣

10.0

手机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南华大叔

时间:2019-10-31 02:57:24

身为商城小型安保的刘建同学非常狗屎的穿越去了一个陌生的朝代,面对陌生的史,面对热血沸腾的年代,且看我们的刘建同学带有着自己的兄弟在虎豹豺狼环伺当中,打出来自己的一片天,实现自己的家国天下梦想。刘建的座右铭是做有意义的人,做有意义的事。什么叫有意义的人,在刘建看来就是最牛13的人。于是刘建成为了一名牛13的保安。刘建,今天你值夜班!经理那鸭公般尖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经理,我昨天刚执过夜班啊!刘建忙喊道。张三老婆生儿子了,你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能者多劳嘛,你放心这个月的优秀员工还是你的。经理忙表态。叫你Y的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不敲打敲打你,老子的名字倒过来写,经理心里得意的想到。经理看上的女人是前台孙倩,长的还不错,孙倩一直不鸟这个经理。前几天刘建值班无聊和刘倩多聊了几句,被经理看到,于是刘建同志果断悲剧了。。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荆州南路下辖:潭州,郴州,永州,全州,靖州,沅州,道州,邵州,及武冈军,桂阳监。共五十八县。辖十万两千余户。荆湖为古三苗之地,称荆蛮,民风彪悍。随中原动乱,流民南迁。中原文化和三苗文化融合,民智才渐渐开放。

  二娃。。。不,刘公子你这么早起来锻炼啊。一名年龄差不多大,但长得却也壮实的的少年,名字叫周虎,是刘建儿时的玩伴,后来老爷子把刘健送进了县学,于是渐渐的断了来往。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却作着让刘健怎么看你怎么别扭的揖,让人啼笑皆非。虎子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啊,刘建锤了锤周虎硬实的胸膛笑道。周虎心里松了一口气,要他这么一大老爷们作揖也确实不容易。兄弟有了成就能跟自己这么客气的称兄道弟,让他心里也很是激动。要说以前的刘建虽然不怎么上道,但却是交了这么一帮朋友,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走吧虎子,陪我跑几圈。刘健拍了拍周虎的肩膀。周虎有三兄弟,他家老爷子起名字倒也容易,虎豹熊,当真一动物园啊。周虎是老大,三兄弟虽然没有长开,但还真有那么股架势。田秀才昨天回来啦,看样子那小子在县里发了财,穿的人模狗样的。听说他老子这次聘了媒婆,要给他配个婆娘。周虎说的是另外一个玩伴,姓田名景江。田景江的老爷子是西河集推选出来的乡老。田景江的老子虽然有点地位,但是他却不见外。因此能和周虎刘健玩到一起。景江为人长的秀气,他老子倒是送她读了几年县学,只是后来参加了几年会试却没有上榜,他老子倒也务实,也没有硬要他考取功名,在上面使了些钱让他在州里的西河会馆里做了个账房练练手,倒也乐得逍遥快活。“景江见过二公子,虎子哥”两人正说着,没看见田秀才往对里走,听到声音时人已经到了跟前。刘健看着田秀才,跟意识中那个高高瘦瘦的秀气人对上了号。我说田秀才,你小子现在发达了,回来也不打声招呼,听说你老子给你相了个女的,现在心里正乐着吧。周虎摇着秀才,让刘健担心秀才随时会散架。哎!别说了,倒是跟着去了县里的王老太爷家,本来还有说有笑,后来听了会试没考上,现在是个账房,就再也没给过好脸色。送的礼全都退了回来,说什么田公子年轻,当有大好的前程。老爷子气不过,正在家喝闷酒呢。我这赶紧出来避避风。秀才拉着脸,满身的怨气。去他娘的前程,账房怎么了,谁规定账房没有个前程。何况田秀才你有了功名,总比那些半道出家的账房先生强啊。周虎话说的急,满嘴的唾沫星子恨不得喷到王老太爷的脸上去。百无一用是书生啊。秀才也是满脸的郁闷,自己不是走那条路的料能怪的了谁。看了看身旁的刘健,觉得刚才的话有点不对,也是看着刘健满脸的尴尬。当然,二公子跟我们不同,二公子可是有大好的前程啊。秀才忙着解释。“什么二公子不二公子的,一起玩大的兄弟,你们给我面子就叫一声二哥,我们兄弟不讲那么多客气”。刘健推着秀才和虎子直往前走,今天二哥请你们喝酒,我们不醉不归。百无一用是书生,刘健心里想着秀才的话。真是这样吗?自己前世读了那么多书,尚且由于运气不佳而一事无成。在这个世道,读了些四书五经当有何用。但是历史要进步,文明要发展,不读书何以立足。恩!书生当用,读死书的书生才百无一用。刘健心里念叨。二哥,你现在不忙着备考参加京试,却每天打熬身骨。这是作何道理?秀才满肚子的疑惑。“秀才,你读过书,你看现在我大庆形势如何”。刘健顾左右而言他。秀才皱起眉头,觉得二哥有点怪,但还是老实的回答,内有强人作乱,外有胡虏窥视。反正我看不太清楚。秀才打着哈哈。是啊你也觉得内忧外患,稍有不慎,当有倾塌之危。古人云乱世用武,盛世重文。现虽非乱世,但也远非盛世。读了些诗书,写了些文章。当有何用。老子脑袋被门板夹了才去读那些之乎者也。作为少说也接受过后世高等教育的大好青年,谁都知道,那些之乎者也害人不浅。刘建心里想着。秀才看了刘建一眼,还是二哥想的远啊,可怜自己还在抱怨自己的天资,不能考取功名。

  刘建今天很气恼,本来闲来无事想帮家里做点活。但刘母死命不让,说什么读书人要干大事,这种粗活得让下人来做。在刘建看来很平常的事,却偏偏不能干,这让刘建很无语。他意识到自己虽然融入了这个时代,但自己毕竟不是亲历的。有些观念还是对不上号啊!

  痛,很痛,这是刘建脑袋有知觉时的第一个想法。然后耳朵边传来鼓乐声,然后是一个老妇的喃喃声,然后身上一痛,刘建又果断的晕了过去。就这样在不断梦醒之间,刘建终于觉得身上舒服了一点。意识渐渐回到了自己身上。他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眼睛经过最初的刺痛终于适应了环境。二娃醒了,二娃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是一声男人的咳嗽声。刘公子福大命大,经此劫难,将来必有大成就啊。这是刚才那个咳嗽的男人的声音。刘公子?刘公子是谁?二娃又是谁?我在哪里?刘建脑袋里像打翻的一桶浆糊,分不清东南西北。稍稍转了下头,人很多,这是第一个印象。注意力集中了一点,不对!这是演电视剧吗?眼前的这帮子人都穿着古装,再转了转眼珠,视野虽然不开阔但是还是能开到些景物。果然都是古代的家居,果断是演电视剧了。刘建心里想。刘公子只管安心歇息,一切事情等养好伤再行商议也不迟啊。原来那个叫刘公子的男人叫道。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明显比身旁的一圈人不一样。这次刘建看的清楚了。尼玛还演啊,有完没完啊。刘建很想骂人,但是喉咙像搁在刀口上,稍稍动一下就刺骨的痛,索性头一歪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转眼间一个月又过去了,这一个月刘建不仅使自己的体能计划有了初步的成效,而且也进一步了解了这个时代的背景。大庆自杨太祖开创历经了300多年,内里王朝已显暮气。在封建时代,土地代表了最重要的生产资料。300年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庆朝的官吏渐渐丧失了勤勉务实的特性。贪腐横行,民生凋敝。到如今在帝国北面和西面强敌的窥探下,举步维艰。刘建虽然在大学打了几年酱油,但好歹寒窗苦读了十几年,虽然学的是理科,但好歹知了些历史。史书上一个王朝到此境地,接下来当为乱世啊。王朝更替,兴衰起伏当为历史规律。只是自己现在闲人一个,也不干我什么事。刘建如是想。刘建现在是举人,就算不做官也能享受州府资助。因此到了不担心自己的出路。刘建原来人称为刘二娃,只因在家中排行老二,在此之上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哥哥因资质有缺,所以跟着学堂里的先生学了些经文,差不多识得几个字就回来跟着老爷子帮忙。妹妹现年有十四,倒显青春活波,虽然勉强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是家里掌上明珠,倒也不急于出阁。老爷子前些年难得英明了一把开始,和了一帮子老兄弟往潭州,长沙等地跑商,偶尔也贩贩私活,在民生凋落,物资不流的年头倒也能赚几个钱,只是小打小闹。

  三人下了船,刘建的心情很不好。自船上下来就沉着脸。三人也不说话,在码头旁随便找了家客栈吃了点饭。吃晚饭天就黑了下来,现在虽非战时,但潭州城天黑就关了门。除非有重大军情,否者一律不予开门。三人只好将就着在客栈住了下来,商量着明天一早进城。

  刘建的前24年人生是这样过的,幸福的童年八年,寒窗苦读十二年,天资并不怎么好的他在高考时踩了狗屎考上一所二流大学,于是开始四年的大学腐败生活。如果不是碰上世界金融危机,如果不是碰上市场前景不景气,刘建会像大部分人一样找份靠谱的工作,会成家,置业,生子,传宗接代,然后子子孙孙。但是现实是没有如果。于是刘建同学发现毕业等于失业的狗屁事情确实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为了生活,于是刘建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某商场的保安。完成了从睡觉,读书,吃饭,到睡觉,值班,吃饭的蜕变。

  十天后,刘建能从床上坐起了,但还是不能下地。在这十天他弄清楚了几件事情,自己不是在演戏,现在也不是二十一世纪。综合起来就是自己穿越了。是的在全民穿越的时代,这种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前世自己叫刘建,很幸运,现在自己意识停留的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刘建。兄弟,缘分呐!至少不要改名字了,刘建心里还是很感激这位老兄的。现在身处的这个朝代叫庆朝。原来的历史在唐代发生改变。唐经安史而亡,中原陷入纷争,时大庆太祖杨志拥一州之地而起,会天下群雄,逐鹿中原,成为最后的胜者,始有庆朝。自庆太祖杨志以下,传位至今已历经300余年。当今皇帝名为杨仲安。刘建出身于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狗血的是,刘建今年会试非常狗屎的上榜了,虽然名字是在榜单的最后几名上,但好歹是录上了。于是二娃变成了刘公子,劳作的苦哈哈见面了也会恭敬地叫声举人老爷。因为中了举人就有了做官的机会,就有了参加京试的资格,那可是有飞黄腾达的机会啊。因此在这些每天村老难得见到的苦哈哈看来,举人可是个天了。刘建生活的这个村是潭州治下的一个小村子,因为离州府较近倒也不算怎么偏僻。刘建会试得意于是考完后小小的去庆祝了一下,晚上合着一帮士子划了条船,叫上三五“红颜”,去江上赏月吟诗唱和,好不快活。乐极生悲,喝的三分醉意的刘建失足落水。万幸撑船的船老大是个本分之人,没有贪那些酒水。但是由于刘建身瘦体弱,又不善水性,被救上来就只剩下半条命了。眼看刘建吊着口气随时有性命之危,众士子怕负责任,于是一合计就凑了银子将刘建速送归乡里。于是一个本来还有救的人被这么一颠簸,到家里当时就出气多进气少了。家里没有办法赶紧请了乡老叫上乡里最好的郎中又叫上村里的师婆做了一通法事。于是刘建命大的活了过来,只是此时的刘建已不是原来的刘建。

  “哥你也是书读得多了,没有体验过世态炎凉。我这几年做账房算了看的多了。抛弃妻子,家破人亡的事情也不是没见过。听说中州前段时间大旱,又盗匪横行,乡民易子而食的惨剧都有发生。自是被官府压住,寻常人不知道罢了”夜晚秀才看刘建睡不着,估摸着他还在想白天的事,就和他聊起来,没想到说着说着忙没帮上,倒让刘建心里越来越沉重。

  秀才今天回潭州,我看二哥身体养的差不多了,我想我们可以去送送秀才,顺便去潭州见见世面。周虎试探着。

  今天纽约曼哈顿上空将出现闪烁的彩色光芒,纽约市民甚至看到了短暂的极光现象,据砖家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太阳电磁风暴,刘建无聊的看着手机里的新闻。靠!怪事年年有,今天都扎堆了,前几天还说今天地球会毁灭呢!最好给M国佬再来几次地震啊,海啸啊就好了,刘建在心里YY。正在刘建隔着玻璃门,看着街上人流和车流从拥挤变得稀疏,到最后渐渐消失时。一道光从天空穿过马路,斜斜的撞进玻璃门。靠!尼玛这么晚放什么烟花。这是刘建脑袋停转之前的想法,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刘建来到这个世界差不多一个月了,身体恢复的还是很不错,已经能下地了。前世做保安,公司的保安教官倒是个退伍军人,听说还是某特种部队的,只是某次演习时为了掩护战友,被误伤了。于是退了下来。自己跟他混的还不错,每星期几包烟是少不了的。因此跟着学了些拳脚,体质倒还勉勉强强。只是到现在这幅身体身上,本来就手无缚鸡之力,还得了场病,在床上躺了个多月,因此身体是弱得不行了。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了身体什么都干不了。刘建看了看瘦小的胳膊想着。自己前世没有什么本事,身边的人老为自己担心。但是这一生自己一定得活出个样来。做有意义的事,先让自己变得健壮,然后才有力气去想其他的事情。刘建给自己定了一个锻炼目标。

  “虎子你记住,二哥是有大本事的人,咱们跟二哥做兄弟是咱们的福气”。路上秀才攀着虎子的肩膀,满嘴的酒气。刘建有事先走了一步。“那还用你说,二哥把我当兄弟,没得说,我虎子只认一个理,谁对我虎子好,我就把他当兄弟”周虎拍着自己的胸口。两人搂着肩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混话。

  刘建的座右铭是做有意义的人,做有意义的事。什么叫有意义的人,在刘建看来就是最牛13的人。于是刘建成为了一名牛13的保安。刘建,今天你值夜班!经理那鸭公般尖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经理,我昨天刚执过夜班啊!刘建忙喊道。张三老婆生儿子了,你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能者多劳嘛,你放心这个月的优秀员工还是你的。经理忙表态。叫你Y的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不敲打敲打你,老子的名字倒过来写,经理心里得意的想到。经理看上的女人是前台孙倩,长的还不错,孙倩一直不鸟这个经理。前几天刘建值班无聊和刘倩多聊了几句,被经理看到,于是刘建同志果断悲剧了。

  “观长者有船,我等毗邻洞庭。长者何不入洞庭渔猎,作息随意,岂不快活。刘建心里想。”

  “二哥在吗?二哥我是虎子啊”正当刘建生着闷气的时候外面传来周虎的声音。什么事情?刘建出来了。

  刘建看不得世间的世间的悲剧,听到如此故事也是很伤心。是啊,自己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没有经过什么坎坷,哪里懂得什么人间的疾苦。周虎和秀才听说此事也是满身的怨气,只是自己是个闲人,也没什么权利来管这事。三人一合计,凑了些散碎银两要送给老汉,老汉如何都不收。最后三人无奈的多数了些船资,这才作罢。老汉倒也安心的收了,直念叨三位公子都是好心人。

  正值七月流火时节,船行江上,虽为逆流但恰碰上了顺风,速度倒也不慢。船有乌篷,仓中被有凉茶,因此三人倒不觉得怎么热。今年当真是好收成啊,此乃百姓之福啊。无聊时刘建出仓望着两岸不断后退的一片片金黄不由的感叹。“哥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正在划船的老汉转过头。哦,小生不察,有甚不对的忘长者给小子解惑。我观公子是读书之人,学问惊人,但公子只知其外不知其里啊”老汉看年轻人很懂礼数,说的话也好听,倒是很愿意跟他闲聊。

  “子看着是个丰年其实不然,依今年为例,我等百姓世代佣农,今年虽收成虽好,但那都是田主所有,我等每年当取定例,如若天有不公,年岁欠收,我等还要倒贴佣金。乡里不知我等苦楚,以丰年为准,肆意摊收。我等苦楚不堪,岁入反不如常年尔。我等但求饱食,望天续命啊。老汉今年五十有八,以前种地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又不堪税入,不然也不会来这江上颠簸讨生活。老汉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