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雄霸宇内小说

雄霸宇内

雄霸宇内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1-07-17 19:44:55



点评:

跟着内心暗叫一声‘八挂护体’周围顿时又起了厚厚的气墙。

就在展丰一切都准备完毕时,一根火苗从暗口处落了下来,一接触到空气中浓度高的酒精便轰隆轰隆爆炸起来,顿时整个洞口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火一直烧了几个时辰才慢慢熄灭。暗室中的几人往暗口向里面瞧去,洞低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在。

几人顿时哈哈大笑。

“终于将这个小灾星灭掉了,走!我们好好的去庆祝一翻。”柯有信对着几人高兴的笑道。

这时身边的一个人笑嘻嘻走过来道:“会长,这小子本领高强,又灭了赌馆全老大,想必身上的宝物肯定很多,这大火能把人烧死了,可宝物却不会烧毁。”

“要不…会长,我们去将盖门打开,先把宝物打捞起来,再去喝酒庆祝,然后席间再向大家展示这些战利品,到时会长你一定名动全港,我们商会也一定成为全港口最庞大的势力,那岂不是更好。”

柯有信猛拍了下大腿,犹如大梦初醒,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那小灾星修为那么高,肯定有什么惊人的法宝,我们这就去瞧瞧,一会让所有人都见识见识一下。”

话路,几人眉开眼笑的向先前大厅走来,只见大厅上一切如故,那圆盖正安静的盖在那里。

柯有信兴致高涨的将右手缩进衣袖中猛一按机关。

“嘀!”的一声只见那员盖轰隆隆开始转动起来。

然而还没等圆盖自动打开,却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那圆盖竟好像被人打飞出来一样,甩向天花板而去。

接着只看到洞内一条人影急冲而出,落到了众人的面前。

“你…你…还没有死!”柯有信颤抖的指展丰。

几人见到此形景,心胆俱碎,哪里还敢待,急忙转身便想夺门而逃。

展丰身影一晃,几人只觉身边一阵风吹过,展丰已阻在了门口:“我本想放你们一马的,没想到你们竟然用这等卑鄙手段加害于我,今天我就再让你们什么狗屁商会在这吉川港内除名。”

“误…会…”几人本还想狡辩。

展丰却哪里听,身形一闪,砰砰砰!几掌之下,柯有信几个手下全部命丧黄泉。

柯有信慢慢的向后退,口中一直在哆嗦着:“别…别…别过来!”

展丰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已经到了柯有信的面前,双拳对着他的胸口来回的猛打,直打了十来拳后,跟着右腿猛的一记飞踢。

砰的一声,柯有信跟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倒飞而去,撞上了墙,墙壁都凹了进去,身子陷在了墙里边,眼睛睁的大大的,狰狞可怖,登时也气绝身忘。

展丰冷哼一声,向楼下走了去,此时已是晚上,他站在楼下,手里持着火把,仰头看着这座规模宏大的建筑,嘴中喃喃道:“以后再也没有富明商会。”

只见他手里火把往里一扔,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照亮了半边天…

展丰本来还想去找港主安飞升的晦气,但一想此时还不宜跟官家撕破脸,毕竟自己家人还在安康城里面,如果要是把安港主也收拾了,只怕安康王府会有借口对自己家人展开打击。

想到这里,展丰便朝着港口走去。

不一会他便来到了港口,只见港口上似乎有人在等他。

展丰心想会不会又有人来找麻烦,当下加快步伐朝他们走去。

这两人却是何公子跟吴高,展丰道:“何公子,吴大哥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展兄弟,你终于舍得回来拉,我们这里没事,是公子见你出去半天了,一直没见回来,心里担心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我都劝好几次了,让公子回去,我自己等着就好,可公子就是不听。”吴高无耐的回道。

“吴队长…”何公子冷了一眼吴高,似乎在怪他乱说。

听吴高这么说展丰心里突然起了异样,不自禁的向何公子看去。

何公子见他望来,脸上一阵火烫,还好现在是晚上,没能看出来,急忙道:“展兄弟你别听吴队长胡说,我是因为闲着没事做,所以就出来透透气,顺便观赏这港口的夜景。”

“对了,你今天都去哪里了?那些势力你都稳住了他们了吗?”何公子又问道。

展丰微微一笑:“你们都没听到消息吗?那两个势力我都摆平了,以后这吉川港没有这两个势力了。”

两人骇然相顾,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展兄弟,你…你是说已经把他们…”吴高**的说着,右掌举起做个劈抹脖子的姿势。

展丰点了点头。

“你把他们都给杀了,只怕安港主为以此作为借口来抓你,你还是赶紧逃吧!”何公子担心道。

“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的,我帮他灭掉了两股对头势力,此时只怕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犯傻要来得罪我。”展丰笑道。

“展兄弟说的对,既然现在没有了他们,又有展兄弟护卫,修船的这两天就可以安心的待着,不用整天都提心吊胆了。”吴高感概道。

“船修的怎么样了?”展丰问道。

“还在修,还好展兄弟及时赶到把大火扑灭了,损坏的不是很大,明天下午估计就能修好。”

“对了,展兄弟!现在我们找到了一间临时客店,晚上就在那里休息,现在船上住的是一些看船的船员,我怕你回来到时找不到我们,所以就来这里等着。”

吴高走过来将修船情况和来意简略的说明了一下。

展丰点了点,最后三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向附近的一间客店走去…

次日一早,天刚刚亮,展丰便觉得有人在敲着自己的门,双眼一睁,从床上纵跃而起,警惕的走到门边:“是谁?”

“展兄,是我!”却是何公子的声音。

展丰如释重负将门打了开来,躬身抱拳道:“原来是何公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出什么事,一直以来我从没将展兄当做一名保镖,而是当成朋友真心相待,希望以后展兄不要总是这么客气,也把我当成朋友,不知道可不可以?”何公子回道。

“这…”展丰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什么?难道我不配当展兄的朋友吗?”何公子仰头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那好吧!既然何公子看的起我,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就是兄弟。”展丰回道。

“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等何叔他们都起来了,我就告诉他们你现在跟我是朋友关系,而不是保镖关系了。”何公子高兴的道。

“那我们现在既然是朋友了,我可不可以问你个事?”展丰突然问道。

“可以啊!瞧你客气的,快问吧!”

“相识了这么久,大家都是对你何公子,何公子的称呼,不知道真名叫做什么呢?”展丰问道。

“这个…,展兄,这个能不能到了京都后再告诉你?”何公子一脸难为情的看着展丰。

“既然何弟现在有难言之隐,不方便透露,那么就到京都再说。”

“谢谢展兄的体谅。早就听说吉川港是个富蔗之地,我们现在就去游览一番如何?”何公子提议道。

“好,要不要叫吴大哥他们?”

“不用了,就我们去行了,快快快!”何公子赶忙催着,人已经率先下楼而去了。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街上,此时天色尚早,出来的人并不是很多。

于是两人就打算先去看一些景点,什么千浪沙啊、吉川凤桥、神灵山、真隐寺等。只玩的两人意犹未尽,不知不觉时间就已经到了中午。

这时两人来到一地摊前只见摊上摆着许多小物件,何公子仔细的选择一番之后,最后眼睛盯在一对白玉吊坠之上。

他将它们放到了手中,看了又看很是中意,将其中的一块递给展丰:“展兄拿着,我们一人一块。”

展丰接到手里,看了会,道:“何弟,这东西好像是情侣带的吧!我们两个…”言外之意是两个大男人带着它干嘛。

何公子急忙反驳:“谁说这个就是情侣带的?不然你问问摊主!”

摊主见来了生意,岂能就这么白白错失掉,急忙回应:“这位小哥说的不错,这是一款上古白玉吊坠有养肤护体去百病之效,常为朋友间护送之物,取平安之意。并非男女之定情物。只要两位带上,以后万事皆顺,永保平安。”

展丰却是怎么看就怎么像情人之物,但他们都这么说,如果自己一直坚持,那倒显得自己小气了,当下嘿嘿一笑,将这吊坠挂到了脖子上。

何公子更是眉开眼笑,也将吊坠挂了起来,交了钱又向别的地方走去。

两人又逛了一阵,展丰观察了许久,却发现这何公子好像对女孩的东西很是感兴趣,当下打趣道:“何弟,你要是带上那些女孩们的装饰,肯定要比她们还要美,还要好看,说不定还有诸多公子前来跟你提亲呢!”

“你…”何公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绯红,似乎生起了气,板着脸道:“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展丰见何公子生了气,不禁有点尴尬,心想:何公子长的比女孩还好看,平时肯定很忌讳别人说他是女孩,唉,刚才是自己太过份了。

当下急忙追了上去:“何公子我不是那意思,我…”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上,一人只顾着向前走,一人呢却追着不停的解释,渐渐消失在了人海当中…

吉川港官邸之内,安港主安飞升正在后厅内帐中饮酒作乐,堂下几个女子正在翩翩起舞。

只听安飞边饮酒边喃喃道:“这吉川港以后就是我的天下了,什么全老大,柯老大那都是放屁…一群刁民也妄想爬我头上来,以后这里只有一个老大,安老大,安老大…哈哈!”

“不是还有一个展老大吗?他才是这里真正的老大吧!”突然一句讽刺的声音从大厅上传了进来。

“胡说八道…这里只有安老大!安老大!”

“哼,你啊!这辈子永远都是别人的小跟班,我要是你,都没脸再活在这世上了,早早死算了。”大厅上又传了句激人的话语。

“大胆,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外面大放厥词。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生剥了层皮,我就不叫安飞升。”

说完安飞升站了起来,手里拿个酒壶摇摇晃晃的向外走了出来。

只见外面大厅椅子上坐着个道士服饰的人,手里拿着柄拂尘,闭着双眼,一脸的平静,完全当安飞升等人视如无物。

安飞升指着他鼻子道:“你个臭道士,刚才说话的人就是你吗?你真是好大胆,对我不敬不说,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敢硬闯官邸,你脑子有病吧!来人!来人…”

“不用叫了,你再叫也不会有来的,仔细看看这是什么?”说着那道士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

安飞升一见令牌,醉意立即醒了七分,**道:“这是…府…主令牌,怎么会在你手上的?”

“府主的令牌是可以随便给人的吗?我是遵照府主之命来这地方助你产除那些势力的,准备去抓人吧!”那道士冷声冷气的道。

“抓…抓人?抓谁啊?”安飞升忙问。

“一天之内一个商会,一个赌馆被灭。你难道不该管管吗?”那道士说道。

“我…我不去,连…连他们都敌不过人家,我去了那不也是白白送死。”安飞升退到了角落里,缩着身子道。

“哼,你要是不去我现在就让你死。”说着那道士站了起来,一股爆动的气浪在空气中散了开来:“走吧!怎么说你也算是安府主的远亲,到关键时刻我会出手,不会让你出事的。”

安飞升被气浪压的差些都透不过气来,知道他的厉害,如果不遵命可能真会被他打死,当即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唯唯诺诺道:“是是是,我这就带人去抓他们,还不知道上尊大人怎么称呼呢?”

“华赤子!”那道士平静的道…

吉川港口附近的一间临时客店内。

几人正在一起进餐,吴高等人觉得气氛似乎有点怪,这一餐吃的很安静,没有多少言语。

等吃的差不多了,吴高站起身道:“何公子,何爷,展兄弟,我先去码头看看船修的进度,你们先慢慢吃。”

几人只是点头并没有什么话语,吴高只好摇摇头,哀声叹气的向外走去。

就在几人准备各自回房休息时,却突然听到客店外边传来了大队的人马脚步声,跟着砰的一声,客店门口被撞飞,涌进了一批凶神恶煞的兵丁将整个客店团团围住。

接着便见大门处一个人缓慢的走进来,扫视着全店一圈,道:“昨天本港口出了多条命案,这凶手就在这店里,给我一间一间的搜,将所有来历不明的人物都给我带回去。”

“是!”众兵丁一起呐喊,声音震天,客店店主以及平常客人无不都瑟瑟发抖。

何公子急忙走近展丰身边道:“展兄你赶快从后窗逃跑吧!我知道你修为高强,并不惧怕他们,不过他们毕竟是官家,得罪了他们只怕难以立足这天地间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快逃吧!”

“多谢何公子关心,这事因我而起,我得自己担当,再者说,如果我逃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我既已经答应要保护你们,就一定保护到底。”

说完,展丰身形一闪,便已急速的向楼下奔去,何公子似乎还想劝阻,可展丰动作太快,哪里能拦得了,也只好作罢。

楼下的安飞升只觉得一阵强大的气浪迎面扑来,眼睛似乎都难以睁开,等气浪消散时,才看到眼前多了个少年。

安飞升连忙向后退开了几步,拉着一队兵丁挡在了前面,指着展丰道:“你…你是谁?”

“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抓我吗?富明商会,赌管就是我灭的,有本事就上来抓吧!”展丰抱着双臂冷笑道。

“好你个大胆贼子,这么的猖獗,来…人…给我上去把他抓了,本港主重重有赏。”

所有的兵丁虽然都大声的应了“是!”可双脚却好像被钉在了地板上一样,谁也不敢上前。

“你…你们,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快上去,回去我非得治你们的罪不可。”安飞升指着周围的兵丁开口大骂道。

跟这双脚不停的往前面的兵丁屁股上踹去。几个兵丁被踹着向展丰冲来,知道无法躲避,又不敢违命,最后只好硬着头皮,举起大刀顺势向展丰砍去。

展丰脚起人飞,一连几脚飞踢,几个兵丁向外飞去,撞向了其他兵丁,力度强劲,顿时倒下了一大片。

展丰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当下运起气功,猛往前冲去,挡在安飞升前面的兵丁根本没法抵挡,纷纷向两边震开而去。

安飞升见他来势凶猛厉害,心中害怕,急忙转身就想逃。

展丰却已经来到了他身后,右手急出擒拿住了他的后颈。

安飞升身子一颤,双手不停的划动,向着门外大声呼喊:“华上尊,救命啊…救命啊…”

枚暗器展丰小说名字叫做《雄霸宇内》,这里提供枚暗器展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雄霸宇内小说精选:吴高眉头一皱,本想上前阻止,却哪里想到展丰出手的如此迅速,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已经全被杀了,暗想:这下可槽了,本来只是想购买完干粮,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没想到如今闹出了人命,这下只怕麻烦大了。“吴大哥,怎么样!我把他们都料理了,现在赶紧去买干粮吧!”展丰走过来道。“只怕买不了,你自己看看!”展丰大惑不解,回过头看去,只见本来热闹的街道此时早已没了人影。各家店铺也都把们关的死死的,闭门不出,展丰走近了附近的一间粮店,拍…

吴高眉头一皱,本想上前阻止,却哪里想到展丰出手的如此迅速,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已经全被杀了,暗想:这下可槽了,本来只是想购买完干粮,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没想到如今闹出了人命,这下只怕麻烦大了。

“吴大哥,怎么样!我把他们都料理了,现在赶紧去买干粮吧!”展丰走过来道。

“只怕买不了,你自己看看!”

展丰大惑不解,回过头看去,只见本来热闹的街道此时早已没了人影。各家店铺也都把们关的死死的,闭门不出,展丰走近了附近的一间粮店,拍门喊了半天,却哪里有人理会,无奈的回头道:“吴大哥,现在怎么办?”

“现在只好再去别的街道寻找了。不过速度一定要快,不然只怕这里的消息传出去,那些帮派会前来寻仇,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展兄弟你本领高,或能免于危难,然而我们家公子,全船上下的几百号兄弟,只怕免不了血光之灾啊!”吴高担忧的道。

展丰刚才只是激于一时气愤,才下如此杀手,没有考虑过后果,此时经吴高一说,才顿然大误,然而为时已晚,抱歉道:“吴大哥,都是小弟不好,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只要有小弟在,即便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保你们商团的安全。”

“现在事情已发展到这地步,责怪也已无用,当务之急便是赶紧买到干粮,赶紧离开这里才是上上之策。”吴高回道。

“吴大哥说的是,现在趁消息还没传出去,我们赶紧兵分几路,把干粮买到了再说,我先去了。”说完展丰便向左边的一条街道跑去。

吴高看着展丰远去的背影,摇头叹了声息,吩咐手下数十人兵分五路也各自去了。

街道的一个角落里,一个黑衣人闪现了出来,眯着眼看着展丰远去的背影,喃喃道:“真是见到鬼了,这小子的气海明明被我废了,怎么还能使用气功,看他刚才下手的样子,气功修为好像又高了些,不过就算你修为再练多高,那也只是穷途末路的最后挣扎罢了,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期限了,展丰认命吧”突然只见黑衣人一晃动,便消失了身影。

展丰飞快的走过几条街道,然而不知什么的,突然间总是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当他回头看时,背后空空如也,却哪有什么东西。

展丰停下了飞快的脚步,警惕的缓慢行走。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然而走了一段路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展丰摇了摇头,喃喃道:“也许是我多虑了,可能是因为刚才杀的人太多了,才会有这种念头的吧!”说到这里,他开始放松警惕,又加快脚步向前方的街道走去。

就在他走到一处僻静的拐角时,忽然背后破风声中,一枚暗器向他后脑袭来。

展丰忽觉得后脑勺气浪微动,警觉的向右一侧,然而那枚暗器实在太快,展丰还是迟了一步,呼的一声,那枚暗器从它的左脸庞擦皮而过,顿时留下了条2厘米左右的血痕。展丰暗暗吃惊,暗道:要不是自己学到了圣经小成,动作快了点,只怕此时已命丧黄泉。这人到底谁?气功似乎不在我之下。

展丰转过身,运起了神龙圣经,呼呼呼!向背后乱打了几掌,喝道:“是谁?有种的现身出来跟小爷打一场,暗地里偷袭算什么东西!”

周围静静的没有人回答,展丰警惕的看着四周,忽然他的背后又有一枚暗器袭来,这次这枚暗器跟刚才的不同,发的慢,没有任何的气浪波动,直至他耳后,展丰才发现,但此时要想躲已晚,展丰想也不想,运起气功,手掌向脑后横打了过去,一股气浪随他的手掌轰了出去,那枚暗器被气浪打偏了些,从他的右脸庞擦皮而过,又留下了条一厘米左右的血痕。

展丰知道遇到了劲敌,心中不敢大意,他坐了下来,运起神龙圣经到了极限,仔细的感觉着周围的一切响动,突觉头顶之上气流微微的颤抖,展丰把早已聚满气力的双掌,猛的往头顶一送,两股排山倒海的气浪,犹如两股喷泉,猛的向上射去。

半空空气晃动,一个黑影闪现了出来,落到了展丰的对面。

“魅影!原来是你!”展丰警惕的瞪视魅影道。

“真是没想到,你的气海竟然没有被废,不过就算如此,你今天也难逃我掌心,知趣的就乖乖投降,免得多吃些苦头。”魅影蔑视的道。

“嘿嘿!投降?我们展家的人可没有软骨头,今天就是死,我也要拉你来垫背。”话落,展丰一招‘双龙出海’,直击魅影面门。

魅影身子一晃,便消失了身影,当他再现身的时候已经到了展丰的后背,双拳猛的往展丰背后捶去。展丰只觉得重心一失,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摔了出去。

魅影之所以叫魅影,那便是因为的他速度而得名,可见他的速度是多么快,再加上他江湖经验阅历丰富,见展丰手势,便知道展丰的心思,因此才能后发先制,重创展丰。

被摔出去的展丰,趴在了地上,胸中气血翻涌,一口鲜血,不自禁的吐了出来,全身麻木的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忽然他的丹田处八卦气海猛的转动起来,两股气流迅速的通过脉络游到他背后,将阻塞的经络迅速的疏通了起来。瞬间展丰又觉得周身气力充沛,行动自如起来。

魅影见展丰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知道他已经受了重伤,此时正是抓他的好良机,他冷笑一声,身影一闪,已然到了展丰的背上,双拳改为双爪,向展丰双肩锁骨抓去。

突然只见展丰猛的翻身,两掌向上迎出,两股浑厚的气浪猛的向魅影扑来。

魅影双爪下抓之势正到途中,不得已只好改爪为拳,跟他双掌碰上。轰的一声巨响,两股气浪相撞,气流程一圈圈涟漪向外扩散,遇到障碍物便砰砰砰的爆炸起来。

魅影更是被他的浑厚气浪推得向后倒飞了出去,连退了几步,内心暗暗惊骇:这小子明明已经受了重伤,什么恢复的如此之快,还有,似乎刚才的气劲,好像比之前又强了许多,这小子到底是得了什么奇遇?才两天不见就变得这么厉害,趁他现在还没变强大之前,要赶快将他抹杀掉,否则假以时日,自己定要遭他毒手。

展丰忽觉背后一轻,急忙跃了起来,见魅影正在对面正盯着自己,他大吼一声,一招‘十面埋伏’向魅影急发而去。这招‘十面埋伏’一经发出便能将敌人的退路完全封住,使敌人无处可逃。但此招是属于硬攻,缺点是防御薄弱,如果要是遇到比自己强的高手,别说想封锁敌人,敌人要是反击,自己反而有生命之危。

展丰之所以敢用这招,便是知道自己体内气力浑厚,既然在招式和速度上比不过魅影,那就只有用这笨办法,用蛮力将他累死。

阅历老到的魅影如何能不知他心思。岂能会跟他硬碰硬,冷笑一声。右手向前一甩,数十枚暗器从他衣袖内呼呼,破空而出。

展丰之前已吃过这暗器的亏知道它的厉害,不敢大意,急忙回掌击开,然而这些暗器不知道是什么所铸,似乎受气流影响不大,每掌打出,只是能略微的将他们打偏少许,但眼前有数十枚之多,就算他体内气力充沛,可也没这么多时间一一击开,情急之下,展丰为有将体内气力运到双足,用力一蹬,快速的飞跃至半空,只见他脚底数十枚暗器呼呼而过。

当他上空之力用尽,开始下坠之时,只见半空中魅影身影突然闪现,两拳击出,正打中展丰胸口,这一下来的突然,展丰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再加上此时身悬半空,无法运起全部力道抵抗,砰的一声,展丰身子倒飞而去。

魅影已有前车之鉴,知道展丰体力恢复得快,岂能给他缓气的机会,在双拳打中之后,右手又向前猛挥,数十枚暗器向着倒飞的展丰激射而出。

此时的展丰只觉得胸口气闷难当,呼吸急促,又见有数十枚暗器向自己射来,哪里还有余力还击。

顿时眼露绝望,暗道:现在身悬半空,体内经络受阻,体外又有数十枚夺命暗器,想躲,想挡都已没法子,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有什么护体神功,否则…唉,没想到,我展丰今天竟然丧命于此。

想到这展丰把心一横,闭上双眼只等身死人消,然而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头脑中突然出现一行字‘阴魔大法,八卦护体’。展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嘴上却不禁脱口而出:“阴魔大法,八卦护体。”

就在这体字刚读完,他丹田处的八卦气海又猛的转动起来,无数的气力随着八卦气海的转动,猛的向外散发而出。

只见展丰此时的周围好像被一层八卦气墙挡在了外面,那些暗器在碰到气墙时,全部都没法穿过,砰砰砰的数十声闷响后,都落到了地上。

站在远处的魅影本以为这次展丰绝难逃暗器的追击,却没想到突然凭空出现一块气墙全给挡住了,满脸的不可置信,颤声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随着气墙落到地面的展丰,只觉得全身好像被一股巨大的气流压着,如果不赶紧把他们推出去,自己肯定会被挤压而死。

“啊!”展丰大吼一声。使尽平生所有的气力,猛的往外一推。

轰隆隆,一股带着毁灭性的爆动气流,犹如万丈巨浪疯狂的向外冲击而去。

魅影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见到一股毁灭性的气流向自己击来,脸色大变,急忙想运功避开,却哪里还来得及,这气流之强,之大,之广,就算他之前早有准备只怕也难免遭此横祸,何况一点准备都没有。

只见爆动的气流从他的身上一穿而过,本以为他会随着气流的冲击而被震飞的景像却没有发生。而是像一件雕塑一样直直的定在了那里,满脸的恐怖之色,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的一样。

展丰脸色苍白,不停的大口喘气着,身子瘫软在地上,只觉得此时的身体万分的疲倦,只等休息了好一小会,他才缓慢的站起身来,看着前面一动不动的魅影,不知道是死是活,叫道:“喂!魅影,魅影…”

却哪里有人回应,展丰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左手往魅影肩上一拍,这一震动之下,只见魅影的身子突然间幻化成了一堆粉粒随风飘散而去。

“丁玲!”突然只听地上传来一声脆响。展丰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有着一个像手环的东西,这手环宽3厘米左右,有一厘米厚,整个环的中间有一圈暗口围绕着。

展丰把它捡了起来,来回的打量着,也不知道这个手环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竟然没被那股气流化掉。

“滴!”也不知道展丰按到了哪里,只听“滴”的一声响,手环的中间暗口处忽然向上飞出一枚暗器。

展丰急忙甩掉手环,仰头向后避开,突然间只觉得额头一凉,似乎有东西流下来,用手一摸,只见手上是一片鲜红的血液。

展丰这才会意过来,原来这个是魅影发动暗器的装置,这暗器果然厉害,好几次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如果要是在这暗器上喂毒的话,那纵然自己有十条命也不够活了。

展丰走了过去,把刚才丢掉的手环又捡了起来,暗想:以后有这个东西在,自己又有多了些保命的手段。

他把手环玩弄了一小会,直到把它的原理都弄明白了后,才将它带到手上。这时才想起,自己是来买干粮的,因为魅影的出现才耽搁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吴大哥他们买够了没?他仔细找寻了一下路,跟着便转身往右面的一条道路疾奔而去。

安康王府,议事厅内,一个兵丁急忙的跑来禀道:“报…府主,小的是掌管府内魂灯的灯兵,刚才小的在清点魂灯时,发现魅影…魅影大人的魂灯突然灭了。特来禀报。”

“什么?你…你再说一次!”安钱乐惊讶的站了起来,指着他问道。

“魅…影…魅影大人的魂灯灭了。”

“怎么可能?安康城内能杀死魅影的恐怕没几个吧,难道是他已经出了城外了?可查出是在哪个位置没有?”安钱乐又再次询问道。

“按照魂灯上的信息来看,魅影大人还没有出城,应该是在安乐城的边沿地带吉川港。”那兵丁战战兢兢的回道。

“吉川港?好了,你可以下去了。”那兵丁犹如得了赦令,急忙的退了出去了,只听安钱乐又道:“你们大家怎么看?”

“府主,吉川港距离这里较远,那地方形势复杂,有多股势力,只怕魅影的死就是他们所为。”何远见出来说道。

“可是他去吉川港干嘛?不是命他去抓展丰的吗?”安钱乐疑惑的问道。

“或许…那展丰就是在那里的吧!所以…”何远见迟疑道。

“哼,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废气功的人都抓不到,死了也好,留着浪费粮食,眼下你们说该怎么办?”安钱冷漠的道。

“府主,既然魅影都失手,足以说明那地方势力不弱,应该派个能力强些的人去,不仅能将展丰抓住,还能顺便清扫那一带的势力。好为府主分忧解难。”何远见回道。

“嗯,是应该整顿一下了,我现在写一封书信,何先生你亲自带它到千佛山送给华赤子,让他去一趟吧!”安钱乐执笔写了封书信交给了何远见…

千佛山上,一间道观中,一个中年道士正闭目打坐养神。

“呵呵,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近来可安好啊?”何远见走进了道观,笑呵呵的道。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跟府主说了吗?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我清修。”华赤子睁开了眼皱眉道。

“华道兄,现在这件事还真非你莫属了,这是府主要我带来的书信,你自己查阅一下便知。”何远见从怀里取出了信封,双手奉了上去。

华赤子接过信封打开后,仔细审阅了一番后道:“这吉川港的事,早些年我就跟府主说了,叫他派人去整理一下,他不以为意,如今闹出事了吧!不过这个展丰是谁呢?”

“展丰是展威世家的大公子…”何远见把事情的来龙气脉一一说了出来。

“哦?一个被废了修为的人怎么还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防守森严如龙潭虎穴般的王府?就算他运气好,你们大意,让他趁机给逃了出去,可是以魅影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追到吉川港那么远?还抓不到他。而且还死在了那里,只怕这事情另有蹊跷啊!”华赤子瞪着何远见质问道。

何公子安飞升小说名字叫做《雄霸宇内》,这里提供何公子安飞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雄霸宇内小说精选:跟着内心暗叫一声‘八挂护体’周围顿时又起了厚厚的气墙。就在展丰一切都准备完毕时,一根火苗从暗口处落了下来,一接触到空气中浓度高的酒精便轰隆轰隆爆炸起来,顿时整个洞口变成了一片火海。这火一直烧了几个时辰才慢慢熄灭。暗室中的几人往暗口向里面瞧去,洞低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在。几人顿时哈哈大笑。“终于将这个小灾星灭掉了,走!我们好好的去庆祝一翻。”柯有信对着几人高兴的笑道。这时身边的一个人笑嘻嘻走过来道:“会长,这小子本领高…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雄霸荒宇 小说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 黄沙行 八零俏窈窕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使君 女王大人饶命啊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