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鬼墟之迷雾森林小说

鬼墟之迷雾森林

鬼墟之迷雾森林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曹拙

时间:2021-06-17 23:59:48



点评:

  后来县太爷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说是老爷杀了刘忠,理由是刘忠和老爷吵架后怀恨在心,先把刘忠关到柴房,趁人不注意,半夜把人杀了,动机确切,至于证据嘛,正在寻找中。由于众人力证刘忠被杀的时候,老爷确实不在场,再加上被害的时候,房门是从里面关着的,窗户也是从里面关的死死了,房间连个天窗也没有,知县老爷调查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在收了老爷五百两银子后,以刘忠自杀来草草结案,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你说这是什么世道,早知道以自杀结案还报什么官,不过这也是一个结果,也算有了个交代,只是可惜了老爷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

  “谁自杀能砍自己二十几刀?刘忠死的确实蹊跷。”师傅沉吟了一下,问道。“你们怎么确定那块玉佩就是刘忠的呢?有没有可能只是看着像,或者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

  “此事实在是太蹊跷了,我也想不出问题出在了哪儿?还是先去现场看看吧?你们一大早就跑来还没吃饭吧,阿福,你先去给他们弄点吃的,清风明月,收拾下东西,等下跟我下山”师傅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打起了座来。

  “老爷读书的时候,房间的灯是亮着的,烛台放在书桌的右手边,左边的窗户上很清楚的能看到老爷的影子。”刘义回答到

  山脚下的刘家庄闹鬼了,这是刘家庄的少爷刘麻子亲口给我师傅说的,今天早上刚吃完早饭,就见刘麻子带着几个人急匆匆的来找我师傅,求我师傅下山去给他们捉鬼去,我师傅是个道士,是这座荒山上的三清观里的主持,据老人们讲,十几年前三清观本来是一个破落的山神庙,师傅也是个四处流浪的邋遢道人,在刘老爷子的帮助下,师傅在山神庙里落了脚,由于山神庙什么人也没有,师傅请人把庙里的山神像换成了三清像,大雄宝殿也改成了三清殿,就这样,山神庙也被三清观霸占了,师傅也顺理成章的成了三清观的主持,没人的庙虽然换成了有人的观,但是由于这个位置太偏了,就连距离最近的刘家庄到这儿都需要一个时辰的脚程,所以香火根本没有旺盛多少,要不是观后还有一些地,再加上刘老太爷等善男信女的接济,我师傅和观里的几个人才能勉强度日,虽说刘老太爷经常接济我们,但也完全出于行善积德,很少见到师傅和刘老太爷有什么私交,两人一年偶尔也就交往一两次,而且还都是在重大节假日的时候

  山后的迷雾森林,是我们的绝对禁地,从小师傅就不止一次的说决不能去哪儿,那里有进无出,我刚开始也不信,世上哪有什么只进不出的地方,后来去了几次森林的边缘观察,才发现这是真的,看到了很多动物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过,包括天上飞的鸟,哪怕一只蚂蚁,也没有见过从森林里爬出来的,石头有几次想进去看看,都被我拉住了,倒不是因为石头胆子不够大,而是我是石头唯一的朋友,从小都和我合得来,石头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只要你能说服他,他就听你的,我不想让他做什么事情,总能说出足够好的理由,而且有足够的耐心把他说服,时间久了,他也懒得再听道理了,只要我说什么,他就怎么做,反正结局总是一样,懒得听一些无谓的唠叨。

  “是这样的,道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不敢瞒你了,在刘老爷失踪的书桌上,发现了一个玉佩。”刘义看看了几个仆人,为难的说道

  “不会真的有鬼吧,师傅”石头低声的问道,听石头说到鬼,我的心也紧张了起来。

  “刘忠算是我家老爷的亲信了,跟了我家老爷少说也有几十年了,一直是我们刘府的管家,平常老爷在书房的时候,很少有人进去打扰的,就连我家夫人和少爷也很少进去,只有老爷想吃宵夜的时候我才进去一下,就在一周之前,老爷晚饭后刚走进书房,刘忠随后就跟了进去,当时我们都很奇怪,刘忠怎么挑这个时间来见老爷,。刚开始的时候两人说的好好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老爷劈头盖脸的把刘忠骂了一顿,当时很多人听到老爷发火的声音都难以置信,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平常修路架桥,赠药施粥,是个积德行善的好人,就连我们家屋檐都比正常的长的多,为的就是落雨的时候街上行路的人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跟了老爷时间虽说不长,差不多也有一两年了,这段时间内,我从来没见我家老爷对谁红过脸,更别说发火骂人了,当时很多人都听到老爷冒火都感觉很稀奇,忍不住私下讨论起来,正在我们私下说闲话的时候,老爷非常生气的喊人过去,我们听到喊声就走了进去,进去后,老爷让我们把刘忠关到后院的柴房里面,并让我们专门给柴房上把锁,为了平息老爷的怒火,我们几个就先把刘忠绑到柴房关押起来,想第二天等老爷心情好的时候,去找老爷求求情,饶了刘忠,谁知第二天一早就出事了,天刚亮的时候,突然后院的柴房传出几声惨叫,很是吓人,听到叫声后,我急忙跑了过去,看到几个人已经在那儿了,门锁已经打开,可是人却进不去,不知道什么原因,门从里顶上了,几个人正在束手无策,商量着怎么开门进去的时候,我家老爷也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看情况不对,也顾不得门了,让一个比较壮实的人,用力撞门,几下门就撞开了,门刚开,就有一股血腥从里面扑了出来,几个胆小的直接转身就往门外跑,弯腰呕吐了起来,我挤进去看,只见刘忠躺着血泊当中,血流了一地,我大着胆子看了一眼,发现刘忠已经死了,身上到处都是刀口,我被这满屋子的血腥气弄的恶心难受,转身跑出门外,呕吐了起来,后来,我家老爷让我们都出去,找了几个胆大的,守住房子,不让人进去,然后让我和另外几个人去城里报了官,可现在这世道,没有钱去打理,报官也没有人来管,只是派了一个差役来看下情况,简单的做了下笔录,就算完事。

  “鬼,鬼,肯定是鬼,是刘忠,刘忠回来了,肯定是刘忠回来了。”还没等别人说话,刘麻子就急忙说道:

  “还是由我来说吧。”老仆刘义说道“这件事是我亲眼看到的。”。

  师傅边听,边穿上自己的道袍,拿起了桃木剑和罗盘后,对所有人说“捉妖除魔,是贫道的本分,你们先下去吧,这里交给我们了,顺便把门关上”

  众人听了,如获大赦,急冲冲的往门外跑去,等他们都出去,关上门后,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们师徒三人。

  刘忠的家人虽然不认可这个结论,但也找不出证据来,人死不能复生,也只能先入土为安,就在前天刘忠下葬到时候,刘忠的家人把刘忠的随身物件都带了,让我们几个给他放到棺材里,让他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上路,其中也包括这块玉佩,玉佩放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看的真真切切的。不可能有假。

  清风当然就是我的道号了,我是在道观里面长大的,除了附近的几个村庄,基本上没有出过远门,但师傅却说,我小的时候去过很远很远的地方,因为我是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捡到的,我却一点没有印象了,很远很远,可能是我知道最远的距离了。

  “窗户也是和现在一样,是从里面关着的,只是烛台原来是倒在这儿的,当时房间太黑,为了照明,我就把烛台扶了起来,点着用了,当时烛台是倒在这儿的”刘义补充说,边说边指书桌旁的空地说道。

  “别慌张,发生什么事了。”师傅看着狼狈不堪的刘麻子说道

  刘麻子是刘老太爷的独子,岁数不算大,二十刚出头的样子,比我和石头早出生几天,因为小的时候得过天花,落下了一脸麻子,所以我和石头都喊他刘麻子,平常夏天山下热的时候,刘麻子总会在观里呆上一两个月,在避暑的同时,顺便也跟着师傅学点本领,由于年龄相仿,混的还是很熟,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喊他几句少爷,时间久了,我们也不在客气了,直呼刘麻子,至于他的他本名叫什么,他说过几次,我们也没有记住,反正刘麻子这个称呼挺好的,喊着也顺嘴,不管他乐意不乐意,反正我们就这么叫了,时间久了,不乐意也得答应了。

  “这肯定出大事了,要不然谁会一大早的跑一个时辰的山路到这儿来玩?”我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只狼迷雾森林鬼佛位置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 黄沙行 八零俏窈窕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使君 女王大人饶命啊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