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穿越之吾乃皇后小说

穿越之吾乃皇后

穿越之吾乃皇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蓝樱花在哭泣

时间:2021-05-17 00:00:14

:一个在现世受尽屈辱屈辱,很聪明,冷酷无情的大学生——朵璃,在一次机缘凑巧之下,因被人推往水中,脚正巧抽经,醒过来时,却意外发现……自己再次穿越了!一个处于异次元空间的陨朝皇后——深幽,在陨朝也是受尽屈辱屈辱,被后宫的嫔妃千方嘲...[更多] 书籍简介:一个在现世受尽屈辱屈辱,很聪明,冷酷无情的大学生——朵璃,在一次机缘凑巧之下,因被人推往水中,脚正巧抽经,醒过来时,却意外发现……自己再次穿越了!一个处于异次元空间的陨朝皇后——深幽,在陨朝也是受尽屈辱屈辱,被后宫的嫔妃千方嘲弄,万方凌辱,最后被她们推往了湖中。朵璃因而使得再次穿越至她身上。所以除了皇后原

点评:

第一节落水之后一个戴着黑色粗边眼镜,绑着两条垂在胸前的麻花辫,抱着几本厚厚的书的女生走在河边的小道上,她就是朵璃。一道阴影打到身上,朵璃抬起头,抬抬眼镜,“有事…啊!”话还没说完,朵璃就被来人扇了一巴掌。“央朵璃,你这个骚货!”来人叉腰大吼。“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懂?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为了当上学生会的干部,和学生会会长呈水上床了!”女人的声音引得一些路人的侧目,“你知不知道,呈水是我老姐的男朋友,你竟然去勾引他!”女人揪住朵璃的发辫怒喊。“那又怎样?”明知那是谣言,朵璃也不否认。“那又怎样?!”女人怪叫一声,把朵璃往一旁的河推去,“那你就去死!”“扑通”一声,朵璃掉进了河中,她快速地往下沉。想淹死她吗?没那么容易!她会游泳,还能憋气5分钟。在水底游了3分钟后,朵璃开始往水面游去,然而,天意弄人,快游到水面时,她的脚突然抽筋。“唔~~”身子在水中缓慢地坠落,她忍不住张嘴,河水立刻满塞进她的嘴里。20岁,就到头了吗?祖训是错的!什么“忍气吞声方能长命百岁”,完全是鬼扯!下一秒,她沉入无尽的黑暗中。是什么东西这么刺眼?是上帝头上的光环吗?朵璃动动眼睑,微微睁开眼,光亮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她不适应的又闭上了眼。这时,“娘娘!”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在朵璃耳边欣喜地响起。娘娘?怎么回事!?朵璃迅速睁开眼,扭过头,一个扎着丫鬟髻,穿着浅绿色古装的,大约十五岁的少女坐在床边看着她,眼里满布的血丝,说明她已有几宿未合眼。“娘娘,您终于醒了!”“翠姬。”朵璃开口轻轻唤出一个陌生的名字。“娘娘,有什么事?”少女握住了朵璃的手。朵璃忽然惊讶于自己竟然知道少女的名字。这时,一个个破碎的片断在脑中自动汇编成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中飞速闪过。一切片断在一抹粉红的身影上停下。朵璃忽然清楚一件事:她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一个没有史册记录的朝代的柔弱皇后身上,但她还知道以前发生在这个皇后身上的事,这是希望她代这位柔弱皇后出口气吗?只是,这个皇后明明和她一样,骨子里都是不服输的人,为什么会任由他人欺辱呢?是因为身体关系吗?“娘娘,娘娘。”翠姬焦急的声音在朵璃耳边响起。朵璃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翠姬,“翠姬,我想喝水。”“奴婢这就去拿。”翠姬走出屏风去倒水。朵璃借此机会坐到了床沿上,靠着床柱,闭上眼深思,这副身体,不是她的,可是…这副身体原来病殃殃的不是吗,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莫非…她一直都在装病!不,不对,她应该没那么傻,那么说来……一抹笑爬上嘴角,朵璃意味深长地看了屏风一眼,看来,在这个世界里,她可以摒弃祖训,好好大干一场了。“娘娘,喝水。”翠姬慢吞吞的将水端了进来。“翠姬,陪我出去走走。”朵璃站起身,并不去接水。“娘娘,您刚醒来,还是多休息吧。”翠姬站在原地不动。“我昏睡几天了?”若没错,这个皇后在这个世界最后的记忆,就是被人推入水中,在水中挣扎的无助吧。“回娘娘,您昏睡整整七天七夜了。”“七天。我都休息七天了,还让我休息,是想我成白痴吗?而且,劳逸结合,劳逸结合不懂吗?既然休息够了,那就得多运动运动了!”朵璃严肃地说。随即转身在一旁的衣箱中找衣服。“娘娘,让奴婢替您着衣。”看见朵璃从一旁的衣箱中拿出一件白色的简便宫装要穿上,翠姬忙出声。“恩。”朵璃应一声,便让翠姬为自己着衣。一柱香后,朵璃和翠姬走在玉清宫内花园的小道上。“今天天气真好。”朵璃闭上眼,深呼吸,满脸陶醉。天气,真好?翠姬一头黑线的看看朵璃,再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这种天气最舒服了,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朵璃张开双臂,享受轻风的吹抚。不会太冷她没异议,可不会太热…拜托,这是暴风雨的前兆好不好,空气闷热,她的后背都湿了!豆大的汗珠从翠姬脑后滑落。“芭乐?”朵璃双眼一亮,跑到一棵树下,摘下几片叶子,满脸的笑容。“翠姬,回去吧,不然我们可要成落汤鸡了。”翠姬一脸错愕地看着朵璃飞奔的身影。娘娘她,怎么变了?是因为落水的关系吗?快快地回到寝宫,翠姬就看见朵璃坐在窗前,从怀中拿出刚才摘下的树叶,放在唇边。豆大的雨珠从天而降,滴落到瓦檐上,叶片上,石板上,形成了动听的雨的乐曲。与此同时,一个不属于弦乐器,管乐器,敲击乐器的乐声响起,是朵璃利用芭乐叶,吹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在风声雨声交织的环境中,依旧传出很远。声音一直飘一直飘,直飘进正在御书房中奋笔疾书的陨朝皇帝——溪辕耳中。放下手中的毛笔,溪辕抬首望向窗外,是谁?“左中权。”“陛下。”一个半张脸被胡子遮住,穿着轻便盔甲,挎着佩刀的男人闪进御书房。“你去看看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回皇上,臣已事先看过,声音是从玉清宫传来的。”左中权缓缓开口。“玉清宫?皇后昏睡了七天七夜,至今未醒,是何人于玉清宫中奏乐?”溪辕皱紧了眉。“臣这就去看。”左中权身影一闪,朝玉清宫飞去。溪辕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雨幕。这时,一个老太监走进来,弯腰,“陛下,遵太医求见。”“宣。”转过身,溪辕走回书桌前坐下。“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个穿着白袍的老者急步走入御书房,跪下。“平身。遵老,此次前来,有何事奏?”端起书桌上的茶杯,溪辕浅抿了一口。“禀皇上,莹妃,有喜了。”遵太医的尾音有点颤抖。“唔?”溪辕抿起薄唇,眉峰微微皱起,“沈公公,让人给映雪宫定期送点补品过去,顺带,给玉清宫也送点去。”“蔗。”在听到“玉清宫”三个字时,沈公公眼底闪过一抹嫌恶。“皇上。”左中权又闪进了御书房。“查清楚了?”溪辕淡淡的问。“查清楚了。”左中权眼底闪过喜色,“皇上,皇后娘娘醒了。刚才,就是皇后娘娘利用树叶来奏乐。”“皇后醒了?”怒意爬上脸颊,溪辕拍桌怒斥,“皇后醒了,怎么没人来告诉朕!”“回皇上,玉清宫中除了两个侍卫和皇后娘娘的一个贴身侍婢外,再无他人,根本派不出人来通知皇上。”左中权慢慢的说。“偌大的玉清宫,前前后后只有四个人?沈公公!”溪辕眯起了双眸。“皇,皇上,冤枉啊,老奴也曾派人去玉清宫中服侍娘娘,可他们都被皇后娘娘赶出来了,老奴也无法啊!”沈公公伏地喊冤。第二节手刃侍婢七天后“娘娘,娘娘!”朵璃正对这镜子梳理长发,在宫外扫地的翠姬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内室。“翠姬,有什么事?”把长发在耳边绾了个髻,朵璃轻声问。“皇,皇上给您送四大箱子的补品来了!”指着外面,翠姬有些发抖。老天,四大箱子诶!照他们的说法,那里面都是补品诶!“补品?”朵璃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嗤笑出声,补品?是布瓶才对吧。“翠姬,宫里有针线吗?”“针线?有啊,只是不多。”翠姬不解地眨眨眼。“那你就去准备,越多越好。对了,记得配上剪刀和软尺。那些补品,让他们抬进来吧。”“是。”翠姬离开玉清宫,准备针线去了。而朵璃则是站起身,拍拍裙上莫须有的尘土,走出内室。小小的花厅中放着四个大大的箱子,朵璃上去打开箱子,这箱是布啊,唔,布的质地不错。朵璃打开剩下的三个箱子,其中两个箱子是布,另外一箱装满了小小的瓷瓶。呵呵……正合她意。“娘娘,这些够不够?”翠姬捧着一盆彩色丝线回来了。朵璃看了看彩色丝线,“先放着,那剪刀和软尺来。”“娘娘,您要剪刀和软尺干吗?”翠姬放下针线,一动也不动。“我让你去拿你就去拿!”朵璃略压低声音,这是她生气的前兆。翠姬赶忙去拿朵璃要的东西。呜呜……娘娘生起气来很可怕的啊!当翠姬拿着剪刀和软尺回到花厅中时,朵璃正很不淑女的盘腿坐在地上,奋力的穿着针线。“娘娘,你在干吗!”翠姬尖叫。“翠姬,剪刀。”朵璃朝翠姬伸出手。“娘娘!”“翠姬。”朵璃瞪了翠姬一眼。翠姬只得很没骨气的将剪刀递给朵璃。朵璃接过剪刀,“嘶”一声,剪下一块布片,包住一个瓷瓶,然后用针线缝住。“娘娘,这些布瓶哪来的啊?”翠姬看了地上的布和瓶瓶罐罐一眼。“你也知道是布瓶,这就是他们送来的‘补品’啊。”咬掉线头,朵璃满意的看着手中的东西。《交换空间》她可是经常看,改造旧物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什么?!”翠姬按住脸颊大叫,“皇上怎么可以……”“翠姬,有空尖叫,不如来帮帮我,和我一起改造这个玉清宫。”朵璃又剪下一块布片,朝翠姬翻了翻白眼。“改造,玉清宫?”翠姬愣愣地重复。“你再去找一些粗点的彩线来。”“粗点的彩线?哦,奴婢这就去找。”翠姬一溜烟跑开了。在翠姬离开的时间里,朵璃作恶了很多小玩偶,还给自己做了一双漂亮的手套。当翠姬把彩线拿来,朵璃就把用布包好的瓷瓶一个个串起,挂在门上当门帘;挂在窗上当窗帘;挂在檐下当风铃。收到布瓶两天后,朵璃和翠姬就把那些瓷瓶用布包好,分别挂在门上,窗上,檐下,将偌大的玉清宫妆点得漂亮异常。而且,三天后,朵璃和翠姬还利用那些布料,做了很多可爱的布偶和漂亮的新衣服。几宿未合眼,朵璃终于完成了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娘娘,您好聪明哦,现在的玉清宫好漂亮!”看着已改革换面的玉清宫,翠姬一脸兴奋,“哇!好漂亮的衣服!”看到朵璃面前淡紫色的衣衫,翠姬一脸惊讶。“嗯。翠姬,你先去休息吧。这么多天没睡,很累了吧。”朵璃掩嘴打了个呵欠。“奴婢先把东西收拾好再去休息。娘娘,您先去睡吧。”翠姬动作麻利的收拾起东西。“那好,你也早点睡吧。”朵璃站起身朝内室走去,以前在现世,她从没这么久不睡,还真是累了。第二天一早“贱货,你给我滚出来!”一个声音在玉清宫外怒吼。朵璃的眼睑动了动,双眼便睁了开来。下床,披上刚做好的衣服,梳直头发,朵璃向花厅走去。十二天了,总算有人来找她麻烦了,她正愁今天的时间该怎么打发呢。“是哪位…呦,是莹妃啊。”看见在花厅主位上坐下,满脸怒意,着粉色宫装的丽影后,朵璃杀意顿起。就是这个家伙,害死了幽深!“贱货,你竟敢……”见着明显是新做成的白色宫装的朵璃出现,莹妃的怒火就烧得更旺。然而,一个巴掌重重地招呼上了她粉嫩的脸颊。“你……”莹妃抚着脸颊,有些错愕。“放肆!”朵璃厉声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嫔妃,吾乃皇后,后宫主母,玉清宫岂是你叫嚣之地!辱骂后宫主母,已是罪则!今日这一巴掌,以示惩戒。如若再犯,定不轻饶!”这时,莹妃的一个侍婢箭步上前,扬手给了朵璃一巴掌,“你才放肆。一个失宠的皇后,有什么资格打已被皇上宠得如日方升的莹妃娘娘!”侍婢明显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呵呵,”朵璃抚着被打到的地方,看着侍婢,目露寒光,“一个小小的侍婢…失宠又怎样?得宠又怎样?百年后,终究是一堆白骨。离题了。你得宠又怎样?我失宠又怎样?凤印现在在谁手里才是最实际的。你认为,你只要在皇上耳边说几句枕边话,皇上就会废了我,立你为后吗?不可能!”朵璃在主位上坐下,“我是太后亲自册封的皇后,除非太后亲口说要废深立莹,否则,皇上也没有办法废我立你。当然,如果我自动让皇上废我立你,你自然还有希望,但是,你看可能吗?!”“你!”莹妃看着与平时不太一样的皇后,微愣,这个家伙怎么会变这么多?不过,……莹妃扬起恶毒的笑,她再怎么变,也只敢在口头上说说自己而已,谅她也不敢对自己怎样。然而,下一秒,她呆住了。朵璃站起来,拢拢发,走到莹妃的侍婢面前,扬起冷冷的笑,“你刚才那一巴掌打得可真响。不过,以下犯上,该死!”朵璃伸手掐住侍婢的脖颈,抬高,使得侍婢脚不能蹬地,肺部的空气被一点点消耗掉。“你算个什么货色,嗯?你以为,一人得道,鸡犬便可升天?痴人说梦!我是后宫主母,你只是皇上后宫众多嫔妃中,莹妃的一个小小侍婢。你有什么资格来打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父母,太后以及皇上能打我,你这个贱婢想造反吗?去死吧!”低喊一声,朵璃一甩掐住侍婢脖子的手,在甩手的同时,朵璃松开了手。侍婢的额头与桌子锋利的尖角相碰,发出沉闷的声响,侍婢的额头被豁出一个孔,血从那个孔中汩汩流出,染红了青灰色的地板。“娘—娘……”侍婢虚弱的唤了莹妃一声,便双眼大睁着断了气。“小米!”莹妃捂住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已然断气的侍婢。她的侍婢竟然就这样死了?怎么可能!?“都是你!杀人偿命,我要你一命赔一命!”莹妃尖叫着朝朵璃扑去。朵璃冷着脸闪开,顺势扬起手,再给了莹妃一巴掌,“给本宫滚,想向皇上告密就去吧,本宫等着!把这个贱婢带走!”朵璃把地上的侍婢踢向莹妃。“啊!”看着凌空飞来,面目狰狞的侍婢,莹妃吓得抱头尖叫。“凭你这样的胆量,你能什么?”不屑的冷笑一声,朵璃衣袖一甩,酷酷的走进内室。映雪宫莹妃站在门口,看着躺在地板上冰凉的尸体,眼里闪过一抹嫌恶,扬起邪恶的笑,袭幽深,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把你从皇后之位上拉下来。到那时,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我定会用尽极刑来对付你!“来人!”“莹妃娘娘。”“陪本宫去面见陛下,本宫要为小米讨回一个公道!”“是。”而此时,朵璃正坐在窗前,用叶子吹奏乐曲,然后扬起笑,因为她知道,一直以来困惑住她的问题的答案了。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现在她知道了,那就是摒弃祖训,痛痛快快地强一次!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皇后你终于穿越回来了  皇后穿越为军嫂  穿越之纯元皇后有空间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逆修斩天 大人有福妻(上) 洞房出豻郎 老婆不买帐 暖心贵公子 若待此情成追忆 领主之兵伐天下 有个小妖精 奶爸的异界餐厅 策妖之三界风暴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