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黑夜鬼惊魂小说

黑夜鬼惊魂

黑夜鬼惊魂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龙战飞将

时间:2021-05-15 23:58:01

从我记事儿起,我便有了一个绰号,由于我长得黑,大家都养成叫我黑不溜秋头。我家在鄂东北一个小山城的农村,家乡给我印象很深,不仅仅是青山绿水,鸟兽虫鱼,除了是在这里突然发生的故事。每个人的童年时代都是美好的而暂短的,不不经意间翻看相册,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掉了出,夏天很快过去了,白天一天天的变短,外婆在姐姐家吃完晚饭,就和姐姐告别要回去,明天早上要和大(我们那里妈妈的另一种叫法)去集市上卖梨,姐姐再三劝外婆留宿,明天一早再赶回去,外婆怕大明天一早就去集市了没带上她,执意要今天回去,姐姐让姐夫送外婆回去,到了大树林入口,看看天黑还早,外婆就让姐夫回去照顾姐姐,(姐姐有身孕了。)姐夫再三叮嘱外婆要快快回家,不要在路上逗留太久,外婆不耐烦的答应了姐夫,“知道了,老夫子先生。”然后调皮的朝姐夫吐了下舌头就进了树林。。

点评:

  指挥官的话仿佛就像是天然的镇定剂,人群不在议论纷纷了,山谷又重新恢复了寂静。“嗷...”一声哀怨悠长的嗥声让所有人打了一个冷颤,只见远处山脊上一只如青提般大小的绿色火焰,诡异的一闪一闪...接着满山脊都是黄豆般,绿豆般绿色火焰呼呼乱窜,接着是满山谷哀怨嗥声响起,月亮很识趣的躲入了乌云,所有人乱作一团,各自逃散开了,日军指挥官正准备杀一儆百拔枪瞄准一名仓惶逃窜的日军士兵,突然眼前一黑,一双巨大的利爪呼啸而至,顷刻间日军指挥官身首异处...哀嚎声不绝入耳,惨叫声响彻夜空,救命声瞬间四起,可这里是大山深处,恐怕能听到的也只有那二十几名驻军了...

  我的外婆在娘家时,在娘家亲房排行老九,年轻时大家都喊她九妹,后来大家都叫她傻九姑,外婆的娘家和我们家不是很远,骑摩托车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说起外婆不得不说外婆的眼睛,说起外婆的眼睛又不得不说她的娘家人。外婆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家里她是小妹。在农村小妹一般都会被家人格外照顾,下田地做农活有哥哥姐姐,她在家做饭菜,就这样外婆一天天的长大,到了外婆15岁那年,外婆的姐姐嫁给了邻村一个教书先生,外婆经常会去姐姐婆家玩,从外婆娘家到她姐姐婆家去要穿过一片大树林,这片大树林足有好几平方公里,(关于这片大树林是什么时候有的已经没人知道了,周围几个村庄最年长的几位老人说,他们小时候他们的爷爷说从祖辈搬来这片土地的时候,这片大树林就已经存在了。)一条林荫小道从中间弯弯曲曲的穿过,小道最窄的地方只有半米来宽,穿过这条小道不时还要弯腰从大松树的枝丫下钻过去,开春的时候经常会在小道上碰到大蛇娑娑而过,寒冬时偶尔还会看到青面獠牙的大野猪嗷嗷怒吼,一年四季基本上都能听到老鹰的悲鸣声,祖祖辈辈都说这片大树林里有一个守护神,它白天的时候是老鹰的,晚上就变成人形生活。祖祖辈辈在自己家小孩子记事起就告诉他们,晚上一定不要进那片大树林,大树林里有专吃小孩子的妖怪。

  外婆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身上的伤倒没大碍,只是眼睛突然泪流不止,继而灼热疼痛难忍。外婆大声的哭泣着,“大,救救我..."这时外婆感觉身边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有小孩子的嬉笑声,有大人的谈话声,有老人的叹息声,有马匹的蹄声,有狗叫声...紧接着有战火呼啸声,有男人的厮杀声,有刀剑断裂声,有朗朗读书声,有集市叫卖声...

  从那以后外婆再也不走大树林那条小道了,后来陆陆续续又听到很多人走这条小道都出事了,这条小道也就没人敢走了,一只到现在都只是留着几十年前小道的些许轮廓。偶尔还可以看到大树林上空有老鹰盘旋,"啊!"

  从那以后,外婆的眼睛也似乎有着很多故事...

  外婆努力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睛却像有千斤之力,无论自己怎么用力,却始终没能睁开半点。外婆心想着:看不到也许可以用手摸到吧,外婆就像一个瞎子一样在大树林里摸来摸去,却始终摸不到半点。外婆额头上的黄豆一般大的汗珠一颗颗渗了出来,脸惨白的像一张白纸,头发凌乱...

  外婆大骂一声,"滚!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突然所有的声音不见了,万籁俱尽。这时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紊乱的粗喘声。空灵的夜空,“哦!”一声渗人的鹰叫声过后,"哎,呦...嘿。樱桃红了,清早阿妹我起来采樱桃勒,阿哥在外快快回,阿妹酿好樱桃酒,等着阿哥早早归..."大树林里突然有人唱着这首古老的山歌,外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想努力睁开双眼而让一张脸变得扭曲狰灵起来,这首山歌就是刚才外婆唱过的那首。外婆感觉自己心脏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由于极度恐惧她张大了嘴巴却喊不出一句话。

  外婆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死了,树林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阴风阵阵,伴随着歌声,外婆这时想起了大给自己的玉镯子,那是前些年大从五祖寺还愿时,方丈说给大的小女儿的礼物,总有一天会用上。外婆从麻布衣服里取出了玉镯子,刹那间金光一闪,眼前大亮,外婆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棵老柏树上一只一人来高的老鹰,"啊!"像箭一样冲上了天空...当外婆走出了大树林,太阳也快下山了,回头一看大树林的上空那只老鹰还在盘旋...

  外婆告别姐夫,快步的穿梭在大树林间,不时有飞禽走兽的叫喊声,外婆也没觉得害怕,继续大步的往大树林深处前进,就这样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突然外婆感觉四周很快黑了下来,密林间的亮光渐渐消失了,外婆抬头看了看天密林的上空,已经完全看不到一丁点阳光了,这时外婆有点害怕了,心里嘀咕着,“这是幻觉,这不是真的!”为了给自己壮胆,外婆唱起了山歌,"哎,呦...嘿。樱桃红了,清早阿妹我起来采樱桃勒,阿哥在外快快回,阿妹酿好樱桃酒,等着阿哥早早归..."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婆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小道旁边的山沟里,然来刚才由于惊吓过度,胡乱瞎跑,失足跌下了山沟。外婆感觉手背和小腿上火烧火燎,还伴随着阵阵痛楚,想来是手上和小腿擦伤了。所幸的是没有伤及性命,忍者剧痛,外婆从山沟里往外爬着...

  外婆在娘家也是有名的傻大胆,七岁时捉过一条半米来长大青蛇,十二岁和家里的看家狗小黑一起打死过一头老狼,十四岁就敢一个人睡稻场看草垛,(稻场就是农村人打稻谷,囤秸秆的一块空地)...但凡大胆的人都会被别人看成痴傻,所以外婆后来就被大家叫成傻九姑。

  “砰!”日军指挥官的手枪一枪打在了黑漆漆的夜空,“八嘎!..."伪军翻译官心里默念着日军指挥官的话,“混蛋,你们就这点胆子呀,支那人有什么怕的?我们大日本帝国有飞机,坦克,大炮,再过几个月中国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胜利后天皇陛下会嘉奖你们的,你们将是大日本帝国的功勋之臣。”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二舅爹他们在听了一整夜的哀嚎惨叫声后从山脊巨石后的山洞中一个接一个钻了出来,当他们来到破山歪脖子枣树那里,几乎所有人都捂着嘴吐了,连一向以坚毅著称的指挥官也不忍直视...二舅爹在自己的自传中有这么一段话是描绘当时场景的,“这是我八十多年来见到过最惨的一次,我们二十几个战友从早上搜集遗体一只忙活到傍晚,黑夜快来临了,我们草草的挖坑掩埋了遗体...三日后我们找到了部队,三天来我们都没进食,并不是没有干粮,而是实在没胃口。团长找我们问话,我们所有人都不想多提三天前那天夜里的经历,团长很震惊我们是怎么全歼那一百多日军的,我们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回答团长,那是破山的神要他们留在那里。那次战争我额头左眉心有一处负伤了,经年累月就变成了一颗红痣...

  这一百多号日军瞬间炸开了窝,乱哄哄的讨论者,“矢野君,我们还能活着回祖国吗?佐佐木,我妻子还等着我回去吃她做的鳕鱼片...一郎,我想我妈妈了...上野君,我还没结婚...

  一曲山歌唱完,外婆感觉火焰高涨,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借着多年来对这条小路的记忆,外婆摸着黑一步一步的向前蹿,这时天已经完全是漆黑一团,外婆的手向前摸索着,眼睛睁的很大,这时手心一凉,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很细腻,外婆继续往上摸着,凹凸不平,椭圆形,这时手指好像嵌进了两个窟窿里,外婆弯下腰,慢慢把头凑上去,突然手上椭圆形的东西寒光一闪,而这时外婆的瞳孔一开,外婆总算看清楚了,那是一颗骷髅头,"啊..."外婆大叫一声,用力甩掉了手上的骷髅头,全身汗毛倒竖,起了鸡皮疙瘩,双手抓头挠脸,胡乱又喊又跳着...

  夏天很快过去了,白天一天天的变短,外婆在姐姐家吃完晚饭,就和姐姐告别要回去,明天早上要和大(我们那里妈妈的另一种叫法)去集市上卖梨,姐姐再三劝外婆留宿,明天一早再赶回去,外婆怕大明天一早就去集市了没带上她,执意要今天回去,姐姐让姐夫送外婆回去,到了大树林入口,看看天黑还早,外婆就让姐夫回去照顾姐姐,(姐姐有身孕了。)姐夫再三叮嘱外婆要快快回家,不要在路上逗留太久,外婆不耐烦的答应了姐夫,“知道了,老夫子先生。”然后调皮的朝姐夫吐了下舌头就进了树林。

  那年入秋,日军果真还是打过来了,政府驻军在日军飞机,坦克,大炮的狂轰烂炸下,死伤过半,接到上级命令撤退,无奈只能往西边撤离,二舅爹所在的部队担任了此次撤退阻击日军任务,他们边打边往西边撤离,由于侵华日军的火力太过猛烈,炮弹,子弹常常都是从头上呼啸而过,身边的战友不时有人中弹倒地牺牲,战场上狼烟四起,敌军进攻叫喊声,伤员哀嚎声,枪弹发射声...当时的场景用枪林弹雨形容毫不夸张。半个小时过去了,二舅爹的所在的部队只剩下二十多人了,其中还有十多个伤员,指挥官看大势已去,大部队已经撤离远了,抬头看了看山那边快要西垂的夕阳,目光坚定,脸颊上浮现一丝欣慰,缓缓从腰间拔出了那把胆小精悍的勃朗壳手枪,转动着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刹那间时间仿佛凝固了,有战友长大了嘴巴,有战友伸出了手臂,有战友捂上了眼睛,还有战友目瞪口呆...此刻的天空像是被战火燃烧了,烤成火红色,山间红云浮动,远处的日军指挥官双手紧握东洋战刀,东洋战刀刀尖所指方向,日军士兵蜂拥而至,所有人都绝望了,指挥官都饮弹自尽,看来所有人都要殉国了。这时只见指挥官本来紧闭的双眼一睁,一双浓眉大眼英气逼人,枪口反转,一枪精准的击毙了百米之外的一名日军士兵,指挥官猿臂一舒,跳下了石墩,对身边的弟兄招呼道,今儿就让这帮龟儿子进得了破山,就别想出去了。二十多人互相搀扶着迅速闪进了黑漆漆的山谷之中。这时天已经黑定了,一百多号日军穷追不舍,日军指挥官命令士兵点好了火把,左手握着火把,右手挽着东洋战刀,一马当先冲在了队伍最前面,一行人走了个把小时,发现情况不对!指挥官命令停止前进,抽出了东洋战刀,身边几个日军士兵手握钢枪也凑了上来,“八嘎,...”随军的伪军翻译官听懂了他说什么,“混蛋,这不是刚进来时的那棵歪脖子枣树吗?怎么我们又兜回来了?”

  许多年后,当不时有从世界最东边国家来的国际友人来吊唁战争亡灵时,破山后来就更名成了破冢山...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黑夜惊魂作文  黑夜的鬼  黑夜惊魂 1080P  黑夜惊魂是什么生肖  万鬼惊魂在线观看  黑夜夜叉鬼  鬼惊魂2  黑夜里的鬼图片  黑夜惊魂攻略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逆修斩天 大人有福妻(上) 洞房出豻郎 老婆不买帐 暖心贵公子 若待此情成追忆 领主之兵伐天下 有个小妖精 奶爸的异界餐厅 策妖之三界风暴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