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梦断黄觉寺小说

梦断黄觉寺

梦断黄觉寺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人的血液

作者:孤峰无道

时间:2021-05-04 03:00:14

在通往王者的路上,没有人愿意服输,也没有人愿意成为他人膝下之臣。每一个豪杰都有骄傲的资本,每一个英雄都不缺乏勇武与智慧。那么,最终的胜利比拼的是什么呢?除了各自的军力配制、人才使用、经济实力外,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多。每一个人都会犯错,错误最多者将被淘汰出局。在没有胜出之前,每一个首领都不会认为自己一定是那个王冠的获得者,但他们心中都怀揣这一颗炽热的梦想。因此,不到最后完全的失败,他们绝不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一时之间,大江南北的千里之地上万马奔腾,刀枪林立,壮士的鲜血渗入了大地,释放的怒火映红了天空。无数被压迫的人们,高举着长刀,吼叫着,向腐败衰微的大元政权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刺。。

点评:

引文——

元朝末年,民不聊生,群雄拔刀,狼烟四起。

一时之间,大江南北的千里之地上万马奔腾,刀枪林立,壮士的鲜血渗入了大地,释放的怒火映红了天空。无数被压迫的人们,高举着长刀,吼叫着,向腐败衰微的大元政权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刺。

同时,在利益与生死的自然法则下,群豪之间反目成仇,相互兼并。最后,只剩下西吴王朱元璋,东吴王张士诚,以及自立为皇帝的陈友谅这三股最为强大的军阀势力。

在通往王者的路上,没有人愿意服输,也没有人愿意成为他人膝下之臣。

每一个豪杰都有骄傲的资本,每一个英雄都不缺乏勇武与智慧。

那么,最终的胜利比拼的是什么呢?

除了各自的军力配制、人才使用、经济实力外,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多。

每一个人都会犯错,错误最多者将被淘汰出局。

在没有胜出之前,每一个首领都不会认为自己一定是那个王冠的获得者,但他们心中都怀揣这一颗炽热的梦想。

因此,不到最后完全的失败,他们绝不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

………………

公元1363八月26日。

酉时。

鄱阳湖。

往日清澈的湖面此时却漂浮着数不清的尸体、焦木和旗帆;喊杀声、军鼓声和兵器的撞击声响彻一片;沉没的战船只剩下那面结实的麻帆在水面上起伏飘荡;着火的船木“咚!”地掉进水里,发出“哧哧!”的声响,一股白烟瞬间飘起,随即就被大风吹散。

几个受伤很重的士兵泡在水中,紧紧抱着一截断裂的桅杆,眼神绝望地看着正在船上厮杀的人群。没有人顾得上救援他们,因为此时杀人比救人更重要,杀不死对方就会被对方杀死。

他们互不相识,但在战场上,杀人与被杀是他们的宿命,他们最大的奖赏就是能活着。

活着,才是他们得到的最大奖赏!

只有那个站在最高处的人,才是真正受到奖赏的人。

朱元璋站在一艘满是伤痕的高大战船上,手按着剑柄,昂首挺胸,身旁高高旗杆上飘着的杏黄色“朱”字军旗,在火热的风中随风招展。看着仓皇逃走的残兵败将和浩荡的湖面,他的眼里闪着兴奋和冷酷的光芒。

当他听到陈友谅被乱箭射死的消息时,那颗悬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最为强大的对手终于倒下了,他将接收陈友谅广大的地盘和殷实的储备。接下来,他会更为强悍,距离那个炽热的梦想更近了,他那满腔的豪气就像要喷涌而出。

一切似乎已在掌握之中,但朱元璋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彻底击碎了他的梦想。

这个人将使他彻底失去一切,迫使他老死于皇觉寺中。

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它的意思当然也很简单——能力固然重要,运气更重要。

黑夜将要降临,没有人可以阻挡,在黑暗中,每个人能做得唯有摸索前行……

——————

——————

江州。

陈理府宅。

刚过申时,陈理就躺在锦绣床榻上,睡得迷迷糊糊。他是真的累,身边睡着的三个美貌侍女耗光了他所有的精力。

为了让自己更神勇,他现在驾驭美人都要加倍服用“神仙丸”这种超级春药,量小不管用呀。

当男人实在累,尤其像他这样的男人。

老爹陈友谅是大汉皇帝,他是二皇子,数不尽的资源供他享用,你说他该怎么办?吃喝玩乐是他唯一能做得事情了。

陈理正睡得香,忽然被人掀开了团花锦被,一个满面凶狠的年轻人把他从床上拖起来,一刀就刺入了他的心脏部位。

这一刀够狠,差点刺穿他了的身体。

陈理还没弄明白什么事情,就呜呼哀哉了。

三个被吓醒的美人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用被子捂住胸部,惊恐地看着床前熟悉的护卫长花小云。

花小云狞笑着,对三个侍女说道:“几个妹妹,对不住了,虽然你们对小云不错,可我不能放过你们。”

春儿牙齿打着颤,哭着对花小云说道:“小云,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姐妹?”

秋儿也哭着说道:“是呀,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杀二皇子?”

冬儿恨恨看着花小云,怒声说道:“二皇子虽说没有本事,可他一向待你们都不错,你这么做不怕汉王千刀万剐你?”

春儿、秋儿和冬儿,都是陈理喜欢的侍寝丫鬟,所以特意给她们取了昵称。

花小云哈哈大笑,道:“汉王,你们以为他还能回来吗?前段时间,康茂才那个老鬼写信投降他,张定边将军就看出他不是个东西,让汉王不要轻信,但他却执意不听,还赏给了送信的一百两金子。我花小云就感到情况不妙,果然,汉王上当,在江东桥大败。”

“败就败了吧,可他自高自大,觉得自己受了羞辱,死活不听张将军的意见,非要决战鄱阳湖。我敢断定,此行汉王必败。这两天右眼老是跳,我就想,是该为自己找条出路了,不然到时候卖力也找不到地方。”

冬儿瞅瞅府里左右,静悄悄的,什么人也没有,她就知道坏了。花小云定是把那些护卫杂役都支使走了,看来今天要死在这个小犊子手里了。

她勉强说道:“你胡说,汉王有勇有谋,比两个吴王都要强大,他怎么会失败?”

花小云冷笑道:“你们这些小女人知道什么,天下大事看得是趋势。汉王多疑诡诈,没有胸襟气量,西吴王朱元璋能屈能伸,大度宽容,有贤名,有气魄。汉王虽强可只是暂时之威,朱元璋击败他是迟早的事,所以呀,我要为自己谋条生路。”

他抓住插进陈理心脏的刀柄,慢悠悠说道:“我要趁着这个难得机会,斩下这个蠢蛋的脑袋献给西吴王,你们说这是不是奇功一件。往后凭着我花小云的武功和聪明,还怕谋不到个好前程,胜似在这里做个无用之人。”

三个女人的心顿时凉透了,这个狼崽子吃了秤砣铁了心,决意要送她们上路,看来今天死定了。

就在花小云刚要拔出长刀,砍下陈理的脑袋时,陈理忽然坐了起来,睁着浮肿的眼睛,傻乎乎地看着花小云。

一个本该死翘翘的人,怎么会忽然活过来呢?原因无他,有一个灵魂恰巧钻入了他的身体,这个本体就是灵魂复苏的另一个陈理。

他本是“狼群”雇佣军里最出色的中国队员,常年活跃于那些世界动乱地带,刚干掉一个傀儡政权的首脑,准备回去拿一笔丰厚的报酬到夏威夷去度假,玩一玩那里的超性感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但霉运来了神仙也救不了,他凑巧被一颗原本不该打到身上的流弹给击中了心脏。

陈理感到心口一疼,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冥冥之中,他特么不甘心,就奋力地挣扎,企图冲破那片黑暗的虚无。

他不停地挣扎,挣扎,挣扎,忽然,感觉自己挣脱出了那股黑暗力量的束缚。他的灵魂飘啊飘,不知飘荡了多久,突然又坠落了下来,钻入了一个人的身体里。

他叹道,也许是到家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家。

陈理的灵魂刚钻进这个皇子陈理的身体时,恰巧撞上了花小云的钢刀。他感到心口一疼,一件冷冰冰的硬物就插入了这具身体的心脏,这种感觉和那颗子弹钻入他身体时一样。

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他四肢立刻瘫软,马上就失去了意识,可这次他只是感到心口一疼,就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意识却完全清楚,甚至那一痛之后,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出于异常敏感的直觉,他嗅到了危险,顺势佯装倒下,眼睛也没有睁开,刚才花小云一番话,他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自己的魂魄并没有到家,而是到了元末,穿越的还挺远。

看来自己前世和这个皇子很有缘嘛,同名同姓,这样也就省去了串名的麻烦。

鄱阳湖大战?麻烦了,陈友谅必将死于这场战争,那么接下来朱重八就会收缴陈友谅的所有家当,自己也将拖着这个倒霉鬼的身体天天逃跑。趁着朱重八那伙猛将还没有打过来之前,跑路要紧,找个富庶的好地方,先过几天逍遥的日子再说,给自己放个长假。

太累了,这几年虽然充实刺激,但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让朱元璋折腾吧,遇到合适的时机再施展拳脚,还不信一个全能训练过的战士玩不过几百年前的古人?

陈理的这些念头刚落,就听见花小云要砍他的脑袋邀功请赏,这哪能行,看似刀剑杀不死自己,可是脑袋掉了能不能像申公豹一样安上就很冒险了。虽然从目前看,这个理论成立,可万一不成立岂不是惨了。

不能冒这个险,先保住这颗脑袋要紧。

主意打定,他就那么突兀地坐了起来,瞪眼看着花小云——死而复生,这个情景估计能把这个狗崽子吓傻。

花小云一愣,瞬间脸色大变。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杀死的脓包居然还能活过来,而且貌似什么事也没有。

看着陈理心脏部位还在插着的长刀,他惊骇的无以复加,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花小云一向反应灵敏,手脚也极其敏捷,他瞬间恍惚后,闪电般出手抓住了那柄长刀,就要拔出来再砍陈理十几刀。

他就不信杀不死陈理,除非他变成了神仙。

就在花小云的手刚抓紧刀柄时,陈理意识到了危险。他突然出手,一把捏住了花小云的手腕,一折一扭,左手不假思索一个勾拳打向他的太阳穴。

以陈理的身手,这些动作完全是身体的连锁反应,根本无需思考,且攻击部位的准确,力道的运用都娴熟无比,甚至哪只手用几分力,他都计算的很精确。

这是他的基本技能,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和信心,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竟然很迟钝,速度还不如一个常人,算计和事实截然不同。

这下扯了,曾经威名赫赫的“狼群”战士,难道在异世也活不过一个时辰?这玩笑特他妈开大了。

以陈理的身手,这些动作完全是身体的连锁反应,根本无需思考,且攻击部位的准确,力道的运用都娴熟无比,甚至哪只手用几分力,他都计算的很精确。

这是他的基本技能,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和信心。

可陈理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竟然很迟钝,速度还不如一个常人,算计和事实截然不同。

这下扯了,曾经威名赫赫的“狼群”战士,难道在异世也活不过一个时辰?

这玩笑特他妈开大了。

花小云的实力没有人知道,他把自己一向隐藏的很深,为的就是在紧要关头给对手致命一击。

他见陈理反击,心中冷笑。只一翻手腕就挣脱了他的手,头也没有躲闪,任凭陈理的拳头打在他的脸部。

在他的眼里,陈理的攻击不值一提,根本就伤害不了他。

花小云有些奇怪,这个一直都笨拙的像狗熊一样的皇子,怎么突然灵敏了许多?

虽然他反击的速度和力量很平庸,但这几个动作还是很高明的,也不知什么时候练的,自己天天在他身边怎么不知道?

他顾不上细想那些怪异的细节,一把拔出长刀,双手高举,恶狠狠砍向陈理的脖子。

花小云不但眼睛很亮,心也细,就在他拔出长刀后,忽然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这让他有瞬间的疑惑。

拔出来的长刀,通体亮而惨白,没有一丝血迹,陈理的胸膛上也没有鲜血涌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眼睛看花了?

当陈理发现自己动作没有了往日的迅捷和力量,所有的攻击完全失效后,心中一惊,眼睛迅速扫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有的匀称手掌此时却变得肥大无比,上面白皙的肥肉就像发亮的鱼鳔。

原来这蠢货养了一身肥膘肉,难怪自己动作这么迟缓,力量这么不堪。这下真危险了,这个花小云可是起了必杀之心,且是一把好手。

怎么办?

尽管一切是那么诡异莫名,但花小云哪里来得及细想,他这次用尽了全力,一定要砍下这个废材的脑袋。

没了脑袋,任他神仙也要完蛋。

陈理看着砍过来的长刀,只得顺手抄起床上的被子,左右一卷,拼尽全力挡在头顶。

动作虽然慢了点,可总算挡住了那来势凶猛的一刀,他顺势把被子一翻,裹住了花小云的长刀。

几个美人吓得尖叫,躲在床里边,惊惧地看着呆立在地的花小云。

花小云手握着裹在锦被里的刀柄,眼神奇怪地看着一身白花花肥肉,不着一丝一缕的陈理。

陈理瞄了一眼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恨不得把身上的肥肉用刀割下来。这玩意拿到集市上都卖不出价钱,不知这死胖子要这么多干什么。

花小云紧紧盯着陈理的心脏部位,脸上阴晴不定,眼神迷茫而恐惧。

陈理低头一看,那个被花小云刺中的心脏部位竟然只有一个刀刺入的红色印迹,既没有伤口也没有鲜血。

陈理有些得意。

这个游戏有点趣味了,这具身体居然受伤不流血还能迅速愈合,难道自己重生后成了不死之身?

想到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皱在一起,差点把他的眼睛盖住了。

不行,减肥是当务之急,实在等不得,这玩意简直是天大的累赘。

要想减肥得先把眼前这个花小云干掉,不然他真要砍掉自己的脑袋就麻烦了,万一长不上就彻底挂了。

冬儿一向泼辣胆大,见花小云在发愣,樱桃小嘴一张,喊道:“杀……”

她一个字刚出口,就被陈理捂住了嘴,笑着在她耳边说道:“乖,别出声,看哥哥的能耐。”

陈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在心里就有了盘算。自己的秘密绝不能让多余的人知道,不然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他见冬儿向外面看,就知道这个妞要做什么,于是果断阻止。

花小云看见陈理不让冬儿喊人,他的眼神更奇怪了。

突然,他双手松开刀柄,右手往左边袖口里一探。眨眼就抽出一把更锋利的短刀,像猎豹捕食一般,一个飞扑就刺向陈理的胸膛。

花小云这一手玩得漂亮之极,且带着不死不休的浓浓杀气。

他的短刀刺出,身体也跟着压了上去。

陈理这具身体的主人,体重足有三百多斤,加上常年不活动,爬个木梯都困难,两人距离又近,想要躲过花小云的全力攻击已是不可能。

这一刀更快更狠,毫无悬念地刺入陈理身体。

花小云的短刀刺入陈理身体的同时,他的整个身体也扑倒在陈理身上,并紧紧压住了刀柄。

他绝不相信,一个人可以不死。

在短刀刺入的刹那间,他咬牙把短刀在陈理的身体里转了一圈。这样若是还不死,那一定是撞见鬼了。

花小云从来就不信鬼神,可这次让他不由不信。

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陈理就像不知道疼痛一样,不但没有惨叫,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相反,他用不太快的速度勒住了花小云的脖子,肥壮的身体一滚,反而压在了花小云的身上。

三百多斤的重量压在花小云精瘦的身体上,他顿时失去了反抗之力,感觉一身的骨头都快碎了。

陈理冲着吓呆的三个美人,戏谑说道:“傻妞,愣着干什么,快拿绳子来捆住这头小山羊,晚上炖着吃。”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冬儿,她眼里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撒腿就往外面跑。因为惊慌着急,她都忘了自己没穿衣服。

陈理看着她白生生的小身段,艰难地挪过眼睛,说道:“衣服,不然本王受不了。”

冬儿居然毫不害羞,警觉过来后,一边穿着翠绿的衣裙,一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陈理。

看来这群腐男腐女经常脱了衣服在屋子里到嬉闹,根本就不把屁股当一回事了。

冬儿突然惊叫一声,指着陈理的身体,花容惨淡,结结巴巴说道:“二皇子……你……刀……”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濮阳黄觉寺在哪  黄觉寺现在在哪  安徽黄觉寺  画家黄觉寺  洛阳黄觉寺  广元黄觉寺  凤阳黄觉寺  濮阳黄觉寺  黄觉寺朱元璋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亨踢铁板 家管情人 钻石级孕母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扶摇女剑仙 绝世球王攻略 商海迷情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修真妖孽混都市 曌帝双龙传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