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安可还债小说

安可还债

安可还债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春风酿酒

作者:景阳

时间:2021-04-16 00:00:06

人生债款,何等平时。殊不知道,因果合理有序,早列榜单。一次户外日常出行,旅友结伴同行,惊闻欠下天下所有之债。闻所未闻,不知道所以。债有五行,以金木水火土区分。如何债款,债主何以?笔者用写实风格手法,更为细腻描绘出出一卷匪夷所思曲曲折折、不同寻常的另类故事  非常感谢阅文书评团提山路泥泞,一行人下山走了近两个小时,身上早被淋的湿透,初冬的冷风吹来,湿冷刺骨。临近下午4点,仍未走出山林,眼见阴云滚滚,雨水不断,山路上雾气弥漫,雨声风声搅合着枝叶摇摆的肃杀声,显得不尽凄凉。。

点评:

  初冬,阴雨绵绵下个不停,山中崎岖小路在密林里时隐时现。一队人结伴出游,上午入山,历经5个小时冒雨登爬,前队人员顺利到达顶峰,准备从预定地点折返下山。按照习惯,野外登山是环形穿越,上山和下山路线并不相同。这次出游,请了当地向导,由于天气恶劣,队伍距离拉的较远,为保证全队所有人员的安全,向导留在山顶等待后队人员,向先到达的人交代了几句,便让这十几人先下了山。

  到了近前,发现路边有一处极深的大坑,面积很大,坑的边缘有一颗大树,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光,枝干光秃秃的十分灰暗。树顶上一支大树干上挂着一条大白布条,布条上缝着一朵大红花如红似血,花的外沿绣着一圈小白边,整个布条在风中飘舞不定,白里带红,不知用来做什么。

  一路急行,总算出了山林,上了车,大家整理衣物装备,向导坐在位置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动也不动。安然心中疑团难解,走过去挨着坐下:“大哥,到车上了,讲讲吧”。向导定睛端详好一会,颤抖着伸出手拉住他,手心里全是汗:“今后进山里,千万不要乱走”。安然越发不明白:“大哥,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好让人心里清楚,今天我耽误大家时间,在这里道歉了,好不好”。

  经过刚才的大坑,冷风袭来,卷起旋风,大红花在白布条上犹如一张大大的红花圈,迎风飞舞,隐隐听到坑中簌簌有声,落叶呼呼飞上天空,刮的到处都是。安然好奇心起,小心的踩到坑口边看个究竟,觉得脚下一滑,身子失去了平衡,急忙双手空中乱划,身子晃了几晃找到了平衡,才算站稳,不由惊得一身冷汗。向坑下望去,黄土飞叶在坑内打着旋转,真要跌落进去,即使不伤也爬不上来,只能等着救援了。这时队友的呼喊声愈发急促,安然不敢停留,急忙走了回去。

  我心想‘不管前面那人是谁,都不能再走下去,好在有了这棵绑着布条的树,便能分清方向,现在顺着路往回走,就能下山’。刚和领队说返回,听见身边几声惨叫,接着十几个人惊呼起来。我急忙走过去,原来刚刚几个驴友见又停下来找路,心里着急,想到树上把黄布条扯下来看看是不是以前走过的人留来的。不知怎么的没有踩稳,都跌到树下的沟里面,旁边有几人想拽住他们,反而也被带了下去。树下的沟不深却也不浅,雾漫山林,站在上面看不清沟里状况,上面人怎么叫喊也不见回答。

  到了路口,见站满了人,向导面色惊慌的向这边张望,大家看到他出来,不由一声欢呼。向导几步跑了过去,抬拳狠狠击在他肩头。安然吃痛,吓了一跳:“干什么?”。向导年纪大约在五十岁上下,脸上已经布上皱纹,这时全都舒展开来:“怎么走那条路上去了,看见什么了?”。安然一愣:“没看见什么,只不过有个大坑和几棵树,挂着些奇怪的布条。后队这么快追上来了?”。旁边有队员喊:“什么?还快?你进到里面将近1个小时,天都黑下来了,没瞧见吗?我们喊你也不见答应,进去找你也看不见人,走到一处大坑,旁边挂着红白布条阴森森的,不敢再走,只得回来等你。后队人都到齐了,还不见你出来,把大家急坏了”。

  领队也觉得情况不对,让队伍停下,远处的黄衣人跟着停了下来。我们停下来的地方正是绑着黄布条的地方。这回看的清清楚楚,根本不是留下的指示路条,不知是谁将黄布撕的又长又细,在树上系了七、八条,在空中乱糟糟的飘着,有如几个畸形人的细长手臂,呼唤着人过来。我再一看,吓的差点摔倒。大树的枝干上绑着红色圆形花状布条,花的外沿缝了一圈白布条,这不正是那天上山寻找丢失人员时候在小岔路上看到的吗?也就是说,我们走错了方向,再走下去,恐怕有被困之忧。

  我连忙让领队喊前面的黄衣人回来。领队喊了几声不见答应,只好让一名志愿者过去,哪成想,黄衣人见有人过去,便又往深处走,我觉得异常,叫住志愿者。领队不明原因,等我解释。我说:‘不算前面的黄衣人,咱们队伍正好是52人,前面的黄衣人是哪来的?真是我们这个队伍里的?’。领队听我这样讲也吓了一跳,让人互相看看认识的同伴,单独报名出队的自行报出网名,经过核查,一人不缺,刚刚多出来的正是前面的那名黄衣人。只见那人还在向我们挥手示意过去,这时哪敢有人再动。

  我怕大家走散,吆喝着小心,也走过去。领队向我指指远处,隐约看到有黄色布条随风飘动,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那布条过于细长,要是不在空中飘着,定会拖到地上来。当时队里的人都很焦急,我虽然有些疑虑,但觉得方向也对,何况又看见了黄衣人在前面摆手,他应该看清楚了的,所以没再多想,沿着路走过去了。

  向导摇摇手:“不是说你耽误时间,运气总不能跟你一辈子对不对”。同来的队友听二人对话,也都围过来:“你们说什么呢?燃木,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燃木是安然的网名,大家在网上相约出行,互相只知道网名并不知道真实姓名。

  急救车在警方到达后一个小时才来,将四名死者和两名重伤人员接上了车。警察详细给我们作了询问笔录,到坑下勘察,竟然在土层不深处,又发现一双鞋子。将周边土挖开,里面找到一具穿着黄色衣服的尸体。大概天冷的原因,面目还可分辨,是一名年轻的女孩,额头有个大窟窿,满脸是干掉的血迹和灰土。现场一名警察当时惊呼出来:‘这不是上次在山里丢失的两人中的一人吗’”。

  安然左右瞧瞧,四周无人,也没人家,这条小路不知通向何处,只有这处大坑像是人工挖出来的。心中疑惑,小心翼翼的向坑边挪动下脚步,踩到边缘向下看,见坑深三米左右,周边有明显的挖掘痕迹,里面铺着一层落叶,此外别无异样,抬头又看看飘荡的布条,不像是爬过山的行人绑上的指示标志。往后退出几步,又向路的远处望去,雾气笼罩,影影绰绰似乎有东西立在那。回头看看远处的队友,见都在整理衣物,没人着急,稍稳心神又向前走去。大约有百十米的距离,顺着小路转个弯,再回头已经看不见等待的队友,前方走手边并排有五棵整大树,每棵树上帮着十几条黄色的布条,长长的拖到地上,不时被风吹起来飘飘伸展开,像是又细又长手臂向人不停的挥手。

  大家齐声问道:“怎么吓人?”。

  右边的路起初很宽,走着走着逐渐变窄,中间凸出一条大大车辙印,继续前行,尽头处又出现一条岔路,车辙印到此消失,两条岔路宽窄一样,延伸到远处看不见尽头。几个人停下来互相对望,不知该如何是好。安然定了定神:“你们在这里等着,我看左手边这条路的远处好像挂着红布条,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有人走过留下的标记”。大家答应着原地整理装备,安然顺着左手边小路慢慢走了过去。

  十几个人停了下来,左右张望,想找个人打听一下,却见四下里空无一人,无处询问。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安然见天色已晚,怕走错路困在山里,大声说:“怎么出来岔路了?山里容易迷路,还是在这等向导吧”。话虽出口,却没人有答应,各说己见,谁也不理他。

  向导眼睛睁的大大的,瞪着浓浓雾色:“是找到了,十多天之后,在那棵树下的沟里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只是找到尸体的引由更是吓人”。

  上面的人听说我们的发现,乱作一团,领队让人先把大家和挖出来的人拽上去,接着打电话报警求救,好在电话信号还好,警方接到电话,很快就到了。说来也怪,警察到了这里,雾也慢慢散去。

  队友们在这里冻了已经好一会,身体发僵,听到招呼,纷纷起身。向导匆匆走在前面,头也不回,路上一言不发。安然纳闷,跟在旁边:“大哥,怎么了”。其他人心里也有疑惑,这时走起路来不再发冷,也追问起来。向导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布满血丝,脚步极快,很怕被什么人追上,嘴上连连说:“赶紧下山,车上说,车上说”。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 千万夫妻 总裁家门不好进 怪癖神医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校花的近身王者 我的手机通三界 大千劫主 问天花 无量你个大天尊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