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两宋系列之江山入画的帝国小说

两宋系列之江山入画的帝国

两宋系列之江山入画的帝国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朦胧读史

时间:2021-04-12 03:02:09

中国历史上有1个经济最繁荣的、科技最不发达、文化最繁荣昌盛、艺术最低深、人民生活水平最富足的朝代:这是在封建传统历史当中发展中程度比在唐朝更勘称顶峰的北宋;它是为中国最争脸的朝代、是后来世界上发明者创造出最少的国家、是为后来的世界贡献最少的时期(四大发明者在当天晚上主力部队到达陈桥驿,白天得到苗训的心理暗示的禁军将士就围起来商量:“主上幼弱,我辈出死力破敌,谁则知之?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征。”都押衙李处耘立即就将会议结果通知内殿祗侯供奉官都知赵匡义(赵匡胤的弟弟,宋朝建立避皇讳改名光义。)和归德节度掌书记赵普(赵点检的办公室主任),他话还没有说完,底下人就一股脑提刀冲进来,大喝道:“部队集体讨论通过,要拥戴太尉当皇帝。”赵匡义就加强了思想教育:“兴王异姓,虽云天命,实系人心。汝等各能严饬军士,勿令剽掠,都城人心安,则四方自定,汝等亦可共何宝贵矣。”大家承诺一定维护社会治安,就和先锋部队会师,连夜打发了衙队军使郭延赟快马通知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虞侯王审琦,让他们作好接应的工作。。

点评:

  公元960年1月经丞相请求赵匡胤将每一年的2月16日也是是自己生日作为法定节日长春节,太祖爷登基的头一个长春节是在相国寺设宴,给群臣各赐衣一袭,由丞相率领百官给皇帝道贺,当天还举行了由中书舍人安次扈担任主考的贡举,等到发榜的时候总共录取了杨砺在内的十九名进士,贡举和广德殿大宴从此就成为长春节之后的必经流程。3月,太祖爷将天下郡县冒犯自己和先人名讳的都给改了,以此加强全国人民的正统观念。南唐皇帝李璟之前派人来道贺赵匡胤登基,现在又派人来道贺长春节,吴越王钱俶也派人来道贺太祖爷登基。南汉有个叫陈延寿的太监对他们的皇帝说:“陛下之所以能够当皇帝,是因为先帝将自己的弟弟都杀光了。”他们的皇帝刘鋹觉得的确是这么回事,就杀了他的弟弟桂王刘璇兴。

  重点说一说辽朝、高保融、赵普,辽朝当时的皇帝是有“睡王”之称的辽穆宗耶律璟,穆宗继位之初,叛乱多发因此到他执政后期纵情酒色渔猎。(这么难得才推回一条命还不得潇洒走一回?)睡王二字也由此而出,皇帝喝高了或者玩累了可不就得睡吗,于是穆宗就少有清醒的状态,国家大事当然是不能指望他了,除此之外穆宗对生活情调也不免越来越讲究;要是生活品质不符合皇帝的要求,他就要杀人,就在公元960年8月,穆宗亲自动手将近侍古格用镇茵石狻猊砸死,以后他的近侍、厨师再到替他养鹿、养雉鸡、养狼、养猪的奴隶为一点小事而死于非命的可就记不得数了。高保融患病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儿子高继冲和柴宗训的情况差不多,所以让弟弟高保勖当家作主,他病故之后宋朝送了帛金给高家还赠高保融为太尉,给了他一个“贞懿”的谥号,高保融是个慢性子的古板之人,无论是搞军队建设还是事关民生的社会行政工作都没有章法,荆南高氏在他的手里开始败落。赵普在赵匡胤准备好御驾亲征李筠的时候,自告奋勇要上前线,被赵匡胤取笑:“赵普岂胜甲胄乎?”可是太祖爷班师回朝公布奖励名单的时候却指示:“普宜在优等。”负责打李筠的是高怀德、石守信、慕容延钊、王全斌(王大将军和慕容大将军是在公元960年5月参战,在东路策应大军行动;不解毕老先生笔下的王全斌怎么会被写成“王余斌”,难道是为了避康熙兄长福全的名讳,还是网络的输入错误?)负责防备北汉的是洺州团练使郭进和永安节度使折德扆(正是这位折兄在5月夺取了北汉的沙石寨,斩首五百级。),肩负拱卫大本营使命的是吴廷祚、吕余庆、赵光义,加上驻守河阳的韩令坤;赵普并不在太祖爷战前的人事安排名单中,为什么要将他列入奖励名单?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执行了秘密任务,比如说监视大本营中的高级干部。

  刘钧让李弼给李筠送来了赏赐(诏书、金帛、善马),李筠就让刘继冲再跑一趟北汉,请北汉立即出兵,表现自己愿意充当向导。刘钧因为要向辽朝求助,所以军队短时间集结不上,刘继冲就转述了李筠的口信,不要让辽朝掺和。刘钧就在当天举行大阅兵,要以倾国之力由团柏谷出击,在汾水的饯行宴上,北汉左仆射赵华劝说:“李筠是烧坏了脑子才会造反,成功的可能性是零,陛下拿出血本支持他,臣觉得不合适。”刘钧就和李筠一样不会分好赖人,就指挥军队到达太平驿,李筠则率领底下人前来迎谒,刘钧加封李筠为西平王,允许他赞拜不名(朝见自己的时候不报姓名),给他在北汉丞相卫融之前设座位。李筠见到刘钧的兵力薄弱就后悔了,口口声声说周朝对自己如何如何好,而刘钧和周朝是世仇(周朝之前的汉朝是北汉刘氏的本家,周朝对北汉而言是亡国之恨。)他听了李筠的话也是老大的不高兴。于是当李筠要回去的时候,刘钧就提出让自己的宣徽使卢赞给李筠当监军,李筠的心更难平了。(赵家的气老子都不受,凭什么要受你刘家的气?)卢赞到达潞州之后经常向李筠指手画脚,李筠不买他的帐他就想一走了之。而刘钧听说两个人搞好关系就让卫融来给他们调解。李筠让李守节驻守上党,亲自指挥三万兵马前往南面应敌,被石守信击败于长平还捎带攻克了他的大会寨。之后太祖爷将他的官职剥夺,亲自带人来砍他,赵匡胤到达荥阳的时候西京留守(洛阳********)向拱、枢密直学士赵普建议要趁叛军尚未完成集结的机会速战速决。因此太祖爷就指示将领要以快打慢,石守信、高怀德迅雷不及掩耳地于泽州以南大败了李筠,俘虏了北汉的河阳节度使范守图,杀了卢赞,迫使李筠逃回泽州从此过起了混吃等死的生活;6月,泽州被攻克,李筠投火**,卫融被俘虏。(李筠的脑容量已注定他应该安分守己,然而他却要参与抢皇位、打江山这样的危险活动,他的杯具式下场告诉我们他是联合了一个最差劲的盟友去招惹了一个最厉害的对手。)

  公元960年4月,铁骑左厢都指挥使王彦升在某个晚上闯到王溥的府上,王丞相被吓了一大跳:“这个煞星该不会拉我去给韩通作伴吧?”被告知:“我巡逻巡得累了,刚好路过就到府上讨杯酒喝。”其实王彦升是敲竹杠来的,不过王溥和他装糊涂只招待了他一顿酒;第二天王溥就给太祖爷上了密奏,赵匡胤对王彦升越发的厌恶就将他贬为唐州团练使,原本唐州是个刺史州,从此以后就被提高了行政级别。其实如王彦升这样的还算是好的,地方上的骄兵悍将更让赵匡胤受不了。有个叫李筠的将领在后周时期就担任昭义军节度使,驻守潞州,太祖爷下诏封他为中书令,然而李筠的反映完全可以三个字来概括,就是不稀罕。(之前你我都是跪姓柴的,现在凭什么让我跪你姓赵的,才给一顶中书令的破帽子就想使唤老子吗?)经过左右的劝说,李筠才让使者进门,在洗尘宴上李筠拿出了后周开国皇帝郭威的画像挂在客厅里,当头使者的面哭天抹泪;李筠的部下都被吓得目瞪口呆,只得向使者打圆场:“令公披酒失常,幸勿怪。”北汉皇帝刘钧听说李筠对赵匡胤不服气就给他送来了蜡丸书,建议针对宋朝进行联合军事打击;李筠的儿子李守节向父亲哭谏,李筠却脑袋被门夹了。(太祖爷在1月登基,现在已经是4月,李筠要是想当后周的忠臣为什么在三个月之后采取行动?)赵匡胤对李筠还想尽力争取,亲笔起草诏书安抚李筠并且提拔李守节进入中央担任皇城使,李筠就派李守节到开封打探消息。太祖爷见到李守节的第一句话是:“太子,你来有什么目的?”李守节吓得拿脑袋撞地说:“陛下何言?此心有谗人间臣父也。(陛下何出此言?这一定是有人造谣想中伤臣的父亲。)”赵匡胤回答:“吾闻汝数谏,汝父不听,故遣汝来,欲吾杀汝耳。(好师出有名)汝归语父,我未为天子时,任自为之;我既为天子,汝独不能小让我也?”

  李筠听取汇报之后还是一意孤行,让幕府起草讨伐檄文,逮捕监军周光逊等人,派牙将刘继冲到北汉做联络工作,又调动军队袭击了泽州,杀害了刺史张福并且占据泽州的城池。担任从事的闾丘仲卿建议李筠:“公孤军举事,其势甚危,虽倚河东之援,恐亦不得其力。(不是“恐亦不得其力”而是“必亦不得其力”,占据河东的北汉在柴荣时期就只有挨揍的份,想了解这段历史的朋友可以百度“高平之战”,看看弹丸之地是如何拿鸡蛋砸石头的?)大梁精兵甲锐,难于争锋。不如西下太行,直抵怀、孟,塞虎牢,据洛邑,东向而争天下,计之上也。”李筠却不知天高地厚:“吾周朝宿将,与世宗义同兄弟,禁卫之士,皆吾旧人,闻吾至,心倒戈归我,何患不济乎?”当李筠叛乱的消息传到开封时,吴廷祚向赵匡胤献计:“潞州岩险,贼若固守,未可以岁月破。然李筠素骄易无谋,宜速引兵击之。”太祖爷立刻就调动高怀德、石守信两支部队去讨伐,嘱咐二人:“绝对不能放任李筠控制住太行山脉,迅速占领隘口,这是取胜的关键。”太祖爷命令三司使张美筹集军粮,张美汇报:“怀州刺史马令琮估计到李筠会叛乱,早就储备了充足的军粮。”范质就建议:“平叛战争所需的军粮就指定由马令琮供应,不要增加其他地方的负担。”赵匡胤因此就将怀州升格为团练州,首任团练使就是马令琮。

  成德节度使郭崇听说赵匡胤登基,想起周朝给自己的好处就经常落泪,被监军陈思诲举报,陈思诲还提醒赵匡胤,成德离辽朝不远得格外关注。虽然太祖爷批示:“我素知崇笃于恩义,此盖有所激发耳。”但是也忍不住打发使者去观察。郭崇闻讯不知道该如何来应对。幸亏观察判官辛仲甫是个明白人,他给郭崇出主意:“公首效诚节,且军民处置,率循常度,朝廷虽欲加罪,何以为辞?(皇帝登基你第一个归顺,况且你平时做事都是守规矩的,朝廷即使要收拾你,又有什么正当理由?)使者至,但率官吏郊迎,尽礼致恭。淹留伺察,自当辨明矣。(使者到达,你只要做好相应的接待工作,给予上宾的礼遇;还要让他有充分了解情况的机会。)”郭崇就按辛仲甫说的做,等使者到了自己就该干啥干啥。(是与僚佐饮博,使者审崇无他,即归奏之。)赵匡胤听说郭崇只是喝酒赌钱,就高兴地说:“我固知崇不反也。”以昝居润为镇州知州,这就是设置知州取代节度使的开始。保义节度使袁彦听说太祖爷登基就搞起了武装,太祖爷怕他当第二个李筠就派潘美去当监军。潘美单枪匹马去见袁彦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让袁彦立刻收拾行装到中央汇报工作。太祖爷高兴地对亲信说:“潘美不杀袁彦,成吾志矣。”就将袁彦调任为彰信军节度使,同时被调任的还有忠武节度使兼侍中张永德(郭威的女婿,柴荣的干姐夫。),他被调任武胜节度使后到中央汇报工作陪赵匡胤去游玉津园。当时太祖爷想消灭北汉,就征询张永德的意见。张永德建议:“太原虽然兵力薄弱但是战斗力强悍,加上契丹作为后盾,不是容易对付的。臣认为可以每年派遣小股部队在农忙时节去骚扰,再通过外交手段分裂辽朝和北汉的同盟关系,就有成功的把握。”赵匡胤也认为张永德的办法好。还让太祖爷不放心的是忠正节度使杨承信,被调任为护****节度使,他到河中之后被举报谋反,赵匡胤就让作坊副使魏丕去给杨承信送生日礼物,顺便观察动静;魏丕回来汇报情况一切正常,杨承信才有福分死在任上。袁彦、杨承信、张永德的事发生在公元960年8月,另外还值得一提的事情是贝州升格为永清军,赵光义担任泰宁军节度使,彰德节度使王饶的女儿被立为皇后,赵匡胤将新的量器(权衡)推广到全国,禁止私造行为。赵普被加封兵部侍郎、充枢密使,高保融病故,南唐皇帝李璟又派遣了使臣来向太祖爷道贺,辽朝皇帝前往秋山、怀州度假,燕国长公主下降于高怀德,泾州轰动一时的“造假案”案发。

  赵匡胤处理的第一项政务就是征调民夫兴修水利;之前搞大型基础建设工程都是民夫自备干粮,从太祖爷开始确立章程由政府供应民夫伙食;又因为河北粮食丰收导致粮价下跌,所以太祖爷就以高于市价的价格进行政府采购。赵匡胤追赠韩通为中书令,用相应的礼节将他下葬;当初韩通和太祖爷一块从事禁军的工作,十分尊重韩通的意见。这是因为韩通这个人脾气不好,太祖爷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摩擦才不拿殿前都点检的身分和韩通计较。(初,通与帝同掌宿卫,军政多决于通。通性刚而寡谋,言多忤物,人谓韩瞪眼。)尽管韩通是个头脑简单的老粗,可是他儿子却很有志向和谋略,看到赵匡胤得人心就早早提醒韩通要把预防措施落实到位,可惜韩通压根没往心里去。毕老先生笔下有这么一句记录“帝以王彦升专杀,以开国初,隐忍不及罪。”说明太祖爷对韩通可能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有估计,因此派王彦升去制止;却没有下格杀令;要知道逮捕或软禁也是制止,王彦升的行为让赵匡胤的和平演变蒙上了污点,同时王彦升还有抗旨的嫌疑。

  史籍上的记录包括毕老先生笔下的赵点检此时正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然而他的亲信、弟弟、大秘书都亮相了,他怎么就能够后知后觉呢?当他天亮时醒来,发现周围都站上了全副武装的大头兵,当面齐刷刷守在他的帐外道:“诸将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说明这些人眼中已经没有开封城里姓柴的了)”赵匡胤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披上了黄袍,然后就是跪拜,山呼万岁,将赵点检的座骑牵过来准备调头回开封(掖乘马南行)。前面已经交待禁军出京是为了北上抗敌,现在他们短程游行之后就回去,前线怎么办?因此不能不让人怀疑所谓的军情告急的真实性,要是真的有危险还能允许赵点检悠哉游哉?赵匡胤看已经水到渠成了,就接过缰绳对众人开诚布公:“汝等贪富贵,立我为天子,我有号令,汝等能禀乎?”大家保证唯命是从,赵点检吩咐道:“太后、主上,吾北面事之;朝廷大臣,皆我之比肩也。(开封城里的人不是我的老领导就是旧同事)汝等不得惊犯宫阙、侵凌朝贵及犯府库(禁止抢劫国家财产)。用命有厚赍,违则驽戮。”看赵点检的约法三章,作者不禁有个疑问就是开封的普通市民是否不在受保护之列?也不知道禁军将士如何理解赵点检的指示,反正没有一个人表示异议;于是就整理好队列从仁和门秋毫无犯地进入开封的外城,第二天他先安排客省使潘美和执政通气,后安排楚昭辅向家人报平安。

  当时宰相范质、王溥正在上早朝,还没到下班时间听说兵变,范质下殿抓着王溥的手说:“仓卒遣将,吾辈之罪也。”想到开封的内城已经被叛军包围,范质就情绪激动的差点将王溥的手抓出血,而王溥此时已经惊吓过度,暂时丧失了语言功能。天平军节度使、同平章事、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就立即从皇宫赶回府,准备召集部下抵抗。(这也证明了开封的内城还没有被叛军控制)散员都指挥使王彦升和韩通在路上撞了个正着,就追着他回家将韩府灭了门。赵点检掌握的禁军就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占领开封的内城,诸将簇拥赵匡胤登上了明德门;赵点检下令部队归建,回到自己原先的办公室,脱下黄袍。进门一会工夫就看到范质、王溥被自己部下裹挟而至。赵点检泪流满面地向两位丞相诉苦:“吾受世宗厚恩,为六军所迫,一旦至此,惭负天地,将若之何?”赵点检是要让两位丞相表个态,这件黄袍自己还能不能继续穿?范质却是迂腐的可爱,还想说几句好话转圜,得到手的东西谁能舍得放弃?因此没等范质开口,散指挥都虞侯罗彦瑰就以手抚剑威胁道:“我辈无主,今日须得天子。”王溥被这么一吓语言功能又恢复了,很识趣的先下跪称臣。无力回天的范质也只能面对现实。

  话说公元960年1月,后周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殿前都检点赵匡胤称帝;话说公元959年6月18日,周世宗柴荣驾崩于北伐辽朝的班师途中,享年39岁;后周的最高领导人换成了7岁的柴宗训,转过年正当开封人民欢欢喜喜过元旦时,镇州(现河北正定)、定州(现河北定县)向中央汇报辽军和北汉部队联合南下,赵匡胤掌握的禁军就被派上了用场。毕老先生笔下记录“匡胤掌军政六年,得士卒心,数从士卒征伐,屡著功绩,为人望所归。至是主少国疑,将士阴谋失戴。”赵匡胤用他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山头是怎么形成的。先头部队由殿前副点检、镇宁军节度使慕容延钊指挥于壬寅开拔,赵匡胤率领主力于癸卯(次日)出发。当时的开封正在传播“策点检为天子”的流言,禁军当中有一个叫苗训的人,是个天文学专家,看到天上的太阳有黑色的重影,就对赵匡胤的亲信楚昭辅说:“这就是天命。”

  于是就在崇元殿行禅代礼,由于事发突然竟然遗忘了一个重要的步骤即宣读禅代诏书;这个步骤是不可以省略的,否则就是程序违法,幸好翰林学士承旨陶谷有先见之明竟在第一时间从衣袖里拿出诏书;宣徽使咎居润将赵点检引到龙墀的北面拜受玉玺,宰相扶着他登上了崇元殿的御座,穿戴了衮冕,这就是宋朝的开国皇帝宋太祖。太祖继位后奉柴宗训为郑王,符太后为周太后,还给他们母子分配了宿舍(西宫)。

  花花轿子要靠众人人抬,升官发财这样的好事照顾了武将也不能忽略了文臣,赵匡胤于是加封赵普为右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刘熙古为左谏议大夫,吕余庆为给事中、端明殿学士,沈义伦为户部郎中。赵匡胤为了消除潜在威胁让后周国丈、天雄节度使符彦卿守太师,雄武节度使王景守太保,并加封太原郡王;定难节度使西平王李彝殷守太尉,荆南节度使高保融守太傅,避免老干部由于中央领导核心的改变而产生失落情绪。遵循文武共双赢的原则赵匡胤也没有忘记三大丞相,加封范质为侍中,王溥为司空,魏仁浦为右仆射;不过赵匡胤对三人相权进行了部分剥夺,宋朝依照唐朝的体制由丞相兼任昭文、监修、集贤三馆的馆职,因此三大丞相的参知枢密职务就被免除了;一并被免除的还有丞相和皇帝开中央办公会议的坐议之礼,往后皇帝就凭丞相所呈递公文(札子)汇报的内容下诏;(赵匡胤拿手的就是看菜下筷子,否则也不会借口眼花骗走了三大丞相屁股底下的凳子。)太祖爷同时加封枢密使吴廷祚“同中书门下二品”。当太祖爷的母亲杜氏于公元960年2月被升格为皇太后时,老太太并没有像个暴发户显得不可一世;旁人都不理解儿子当了皇帝不说乐不可支也不至于愁眉苦脸,太后解释:“我听说当皇帝很不简单,整个国家都是皇帝一个人管理,因此皇帝当得好,这个位置就是尊贵无比的;要是当不好,就是想回头当个老百姓都难,这就是我所担忧的。”太祖爷将天下兵马都元帅钱俶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钱俶是十国之一的吴越皇帝和高保融、李彝殷(后来的夏国就建立在他的地盘)一样都属于地方实力,宋朝的地方实力派就和民国时的一样,有的和中央亲密如张学良的奉系、阎锡山的晋系,有的和中央疏远如李宗仁的桂系,这个钱俶就是一个和宋朝有良好互动的地方实力派,他原本的名字叫钱弘俶,因为赵匡胤的父亲叫赵弘殷,所以钱弘俶就主动改了名字叫钱俶。

  赵匡胤任命了吴廷祚为东京留守,吕余庆为副留守,赵光义为大内都点检,又派遣韩令坤驻守河阳,然后才放心亲征李筠;公元960年6月,赵匡胤看泽州被包围了一个月还强攻不克就找控鹤左厢都指挥使马全义商量,马全义请求集中兵力突破一点并且主动率领敢死队冲锋,被箭射穿胳膊也没有退缩;赵匡胤则亲自指挥卫兵支援,才一举攻克城池。太祖爷宣布免除是年泽州的赋税,李守节听说他老子完蛋了就在太祖爷打到潞州城下的时候投降,太祖爷不光饶他性命还提拔他当单州团练使。赵匡胤宣布了大赦,还免除了当年潞州方圆三十里的国租,并且抚恤了烈士遗孤和丁夫给复三年(三年不必承担无偿的社会劳动)。话说李筠虽然性格粗暴,但是对母亲孝顺;因此每当李筠生气想杀人的时候,李老太太都会将儿子叫到屏风后面去:“听说你又要杀人了,能够放过吗?就当是为咱们家积福。”李筠就立即照办。刘钧听说李筠垮了台,就从太平驿逃回到晋阳;对赵华说:“李筠无状,卒如卿言,吾幸全师以归,但恨失卫融、卢赞耳。”领导难得好脾气,赵华很识相的提出回家享受公积金,刘钧就加封原翰林学士承旨、兵部尚书赵弘就任吕书侍郎、兼兵部尚书、平章事。7月,赵匡胤回到开封,召见了卫融:“你为什么教唆刘钧帮助李筠造反?”卫融十分机警地回答:“狗总是冲不是自己主人的人叫,臣只是不想辜负了刘氏。”还说:“陛下纵不杀臣,臣必不为陛下用。”太祖爷大怒就让人拿铁挝敲卫融的头,敲得他血流满面,卫融大声喊:“臣得死所矣。”赵匡胤感动地说:“他是忠臣,放了他。”让人给卫融治伤并向刘钧提议拿卫融交换之前被李筠送到北汉的周光逊等人,然而当初口口声声表白舍不得卫融的刘钧却对交换俘虏的要求未予答复,(难道刘钧认为凭核心机密的层级来比较,卫融比不上周光逊?)得不到回音的太祖爷就任命卫融为太府卿。李筠叛乱牵连了一个叫李谷的老干部,李谷是前司空赵国公,回洛阳享受退休生活,李筠想借他的名望就送了他五十万钱,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然而又有多少人面对不期而至的五十万之际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最终李谷就为了五十万担惊受怕而死,太祖爷赠他为侍中,还为他废朝一日;李谷口才了得,发表观点之时条理清晰、吐字流畅,尤其做干部考核工作十分专业,他所提拔的基层干部能进步的有不少。

  当天晚上主力部队到达陈桥驿,白天得到苗训的心理暗示的禁军将士就围起来商量:“主上幼弱,我辈出死力破敌,谁则知之?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征。”都押衙李处耘立即就将会议结果通知内殿祗侯供奉官都知赵匡义(赵匡胤的弟弟,宋朝建立避皇讳改名光义。)和归德节度掌书记赵普(赵点检的办公室主任),他话还没有说完,底下人就一股脑提刀冲进来,大喝道:“部队集体讨论通过,要拥戴太尉当皇帝。”赵匡义就加强了思想教育:“兴王异姓,虽云天命,实系人心。汝等各能严饬军士,勿令剽掠,都城人心安,则四方自定,汝等亦可共何宝贵矣。”大家承诺一定维护社会治安,就和先锋部队会师,连夜打发了衙队军使郭延赟快马通知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虞侯王审琦,让他们作好接应的工作。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月下听寒 泰阿剑魂 上选娇妻(下) 暧昧十年有成 医淑 甜食王爷(上) 去天外 六格神装 我有一个小黑洞 皂吏世家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