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归妖小说

归妖

归妖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朱颜瘦

作者:依香问骨

时间:2021-04-03 00:00:33

【特别注意:本书才是正版原创】【在现代玄幻-探险悬疑-都市灵异-生死兄弟】简介:“山精野怪和妖有什么差别?”“差别啊……”他迟疑了一下,露着一个之意深而长的笑∶“很大。”他姓苏,我叫他苏老板,有个搭档,叫孔念我的名字叫秦小四,家住白头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家中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自古村子里的名字大多是按各家孩子出生顺序来排,简洁明了,俗话说“不怕生坏命,只怕起坏名”,那时名字起得太硬怕扛不住,但当时的我还真没应这景儿,大到学校打架,小到往公厕手纸上撒辣椒面这种事我都干过,老校长也和我父母深切的谈论过我的事情表示我的确不是读书的料儿,我父亲犟的很,经常带着鼻青脸肿的我到老师面前表示我一定会痛改前非,退学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点评:

  一郎不大一会儿就从树上窜了下来,抓着三颗鸟蛋在旁边生火准备烤来吃,我叮嘱他小心烟火,转身躺在不远处一块阳光很好的草坪上,一来去去身上的晦气,二来看看连环画缓解一下心情。

  地窖的入口在我家后院,被一块腌酸菜的大石头压着,我和一郎将那块臭石头搬走,慢慢打开地窖的木门,一股阴风夹杂着寒气扑面而来,虽说还没到深秋但我也不免打了个冷颤;向地窖里望去伸手不见五指,我纳闷这地窖里为何没灯,虽然平时我也很少见父亲下来过,但这么黑咕隆咚的地方不安个亮子真是说不过去;我慢慢的弓着身子钻入了地窖中,顺着梯子一点一点的向下挪动,借着着上面的日光勉强可以看清下面的轮廓,平常都是父母他们进这里面我还真是第一次下来,想到家里还有这么一处阴森的地方我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这样的童年原本很有趣,直到一些怪事发生。

  一郎的性子可以说是呆的很,性格乖张,曾经有人嘲笑过一郎,说他名字起得像鬼子,被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他就开始每天跟在我身后“四哥儿,四哥儿”的叫,一郎长得很文弱,嗓子很尖,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有点娘娘腔,但他的枪法很准,每次和他去打山鸡野兔他都是头彩,每当拿着血淋淋的猎物那股高兴劲,让我感觉这小子骨子里其实蛮野的。

  父亲曾不止一次的教导我要继承农民的朴实憨厚精神,母亲我也总是苦口婆心的让我浪子回头,大哥多年在外工作,基本上只有过年时才回家几次,二哥是村里难得的高材生,出去闯荡了几年也回到家里帮忙务农,父亲却说家里关不住二哥的性子,他们最希望的就是我可以本本分分的呆在家中守好这一亩三分地,但这却并不是我所想的,那个年代的红色精神深深的烙进了我的成长中,使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最大的骄傲理所当然就是在外面好好的打拼一番,哪怕失败了也可以在多年后有故事可回味,所以父母的话都被我当成了耳旁风。

  我从裤裆里掏出那本书细细一看,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连环画;这本书封面呈土黄色,像是什么动物的皮做成的,上面还有细小的纹路,在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只是有些破旧,书上鲜红鲜红的三个大字--------“墨攻集”

  我身后站着一个奇怪的老太太,满头的白发看不到脸,只是时不时有风吹过才能看清她深陷的眼窝,瘦的皮包骨头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骷髅架子,身子弓的连十岁的孩童都比她高,村里人都管她叫瞎婆;据说瞎婆从前死了丈夫,接着她那傻儿子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她哭瞎了双眼半夜跑到坟吊山上,第二天回来就疯疯癫癫的了;瞎婆住在我家隔壁,其实我感觉她人不错就是时常疯言疯语,行为举止怪异到了极点,我小的时候经常去她家找她的傻儿子玩,她还给过我糖吃,那个时候她还蛮正常的,只可惜生了个傻儿子,每天得起早贪黑的维持着这个家,邻里邻外的乡亲们也都多多少少的帮帮她知道她家不易;但自从她疯了后大家就都躲着她恐她伤人,毕竟你要是被一个疯子弄死了家里也只好自认倒霉。这时一郎也闻声赶来,瞎婆瞪了他一眼咧嘴傻呵呵的笑了笑,疯疯癫癫的就往坟吊山上跑去,我和一郎并没有拦她,她经常无缘无故往山里跑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我锤了锤吓的差点跳出来的心脏,跟一郎闲聊了几句,临时取消了摸蛋的计划便各回各家了。

  “老四,赶紧找梯子,你小子是不是吓尿裤子了?”

  话说****的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村儿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也没什么可砸的,特别是学校破房子里那几个臭脾气老师不知去向后让我很是高兴,每天和一郎在山上打打猎去溪里摸摸鱼,快活得很。一郎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尿泥铁哥们,说是哥们其实更像是我的小跟班儿,总是跟在我身后转,所以说学校里的坏事按理说应该也有他一半,只是每次都是我担了下来;一郎的身世也很怪异,他老爹是老来得子,五十多的老爷子突然生了个大胖小子,那在村子里面的确是一桩奇事儿,家里人更是欢喜的不得了,话说老爷子连夜跑到县里面找算命的给自己宝贝儿子算了一卦,出来的卦象把老爷子差点没气背过去,掀了人家的摊子被关了几天后灰溜溜的回来,从此给儿子取名叫一郎,估计还想有个二郎三郎什么的,然而事与愿违,一郎成了他家里的独生子。

  我的名字叫秦小四,家住白头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家中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自古村子里的名字大多是按各家孩子出生顺序来排,简洁明了,俗话说“不怕生坏命,只怕起坏名”,那时名字起得太硬怕扛不住,但当时的我还真没应这景儿,大到学校打架,小到往公厕手纸上撒辣椒面这种事我都干过,老校长也和我父母深切的谈论过我的事情表示我的确不是读书的料儿,我父亲犟的很,经常带着鼻青脸肿的我到老师面前表示我一定会痛改前非,退学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空旷的地窖里猛一下听到这种声音让我心头一惊,向后退时一下子碰到了身后的梯子,一郎突然尖叫了一声就把窖门重重的盖上了,地窖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四哥儿,有吃的没,白菜梆子也行,饿死我了。”一郎在上面帮我抬着窖门,不时向下张望;一郎的声音传下来慢慢的在地窖里形成了回音,他平时尖锐的嗓子此刻也变得低沉了许多,我无暇再找吃的东西,简单的环顾了一周就打算上去敷衍他了事,就在我准备开溜的时候,我突然隐约听到了一段很微弱,分不清男女的唱戏声:

  “四哥儿,我说啊,你就别再生气了,咱先吃点东西垫垫,晚上掏鸡窝去。”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最为显眼的是一堵很大的红墙,旁边放着一些老爹的农具和没用的罐子,我翻了半天连个玉米棒子都没有,旁边很多木质的龙骨依墙而搭,可能是为了防止地窖塌陷,我盯着那堵红墙很久,感觉和四周格格不入。

  书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类似于机关陷阱一样的结构图,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物体都画得栩栩如生,远近线虚实结合,活脱脱就像是用照片拍下来印上去的一样,所有物体的结构方位都标的很清楚,时不时还有一些像太极图之类的东西出现在注解旁,旁边标有乾,坤,巽之类很难懂的字样,从书的纸张上看绝不是近年的东西,但也不是太过久远,我在学校学过文言文,之乎者也之类的东西很难懂,而这本书上的语言很明显就是现代的书写格式,我兴奋的捧着这本书,虽然看不太懂,但也嘘唏不已。

  这是二哥的声音,我赶紧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去搬倒下来的梯子,却在梯子旁发现了一本怪书,我以为是连环画赶紧拿起来藏在了裤裆里,架上了梯子飞快的爬了上去总算是重见天日了;原来刚刚我碰到梯子的时候给一郎吓了一跳,失手盖住了窖门,他一个人还搬不动,恰好这时二哥刚到家,听一郎这么一说赶紧来地窖里救我;我恍如隔世,如果再让我听几遍地窖里的那种鬼声音我还真可能借二哥的吉言尿了裤子,二哥笑着训了我几句转身出去挑水,我拉着一郎趁机一溜烟的窜出了家门。

  这次的声音听得是真真切切,感觉就是从红墙里面传来的,我心想这红墙古怪,后面难道有人?还他娘的在这个时候唱戏,不过这戏曲的台词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听着浑身真他娘的不自在;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刺眼的阳光洒进了阴暗地窖里,我抬了抬手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话说我俩气喘吁吁的跑到这里,一郎怕我骂他没抬好窖门,三步并作两步爬到一颗树上去掏鸟蛋说要给我烤了压压惊,我却无暇再顾他,坐在一颗大石头上喘着粗气,我晃了晃脑袋,努力的想赶走地窖中那段恐怖的声音。

  路上我一个劲的在发抖,一郎奇怪我总抖什么,我可不想让他嘲笑就借口说地窖里寒气太重,得赶紧找个地儿给我缓缓;我们村后有一座小山叫坟吊山,不知道是谁给起的这么一个晦气名字,据说当年抗战时这里死了好多人,乌鸦满天尸横遍野,鬼子有一个连的人进了这座山,没过几天所鬼子都被发现在山头吊死了,整整齐齐的排列的很讲究,看着像是自杀;当时村子为了避免日本人来闹事,找了几个胆子大的上山把鬼子埋了,奇怪的是日本总部那边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整整一个连的人蒸发掉了,连找都没来找过,村儿里就开始传言是黄大仙救苦救难收了这帮倒霉鬼子,又保护咱村子不受战乱之苦云云,总之这件事情当年闹得挺火,后来解放后坟吊山得到了生态保护,树林丛生枝叶繁茂,时常有动物定居下来,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打猎场所,这里就是我和一郎的天堂,但我俩也只是敢在山脚下晃晃,再往深处去可是万万不敢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归妖蛇  归妖猫传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星际最后一只妖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大元仙侠录 爱上毒舌男 人妻别想逃 奋斗在美漫世界 网游之驭灵师 都市主宰神医 陋俗之婚闹 津门女记者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