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正邪大战两千年小说

正邪大战两千年

正邪大战两千年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历史的秘密1883125

时间:2021-03-31 02:58:00

有人的历史是斗争的历史,远古与天斗,上古与地斗,近古人与人相互斗,有斗争必定有正义与邪恶的力量,虽然话说自古以来战胜邪恶,虽然正义通常是又迟到了的,我们看见的通常是正义被粗鲁的践踏,而邪恶的力量则大行其道,正简言之好人不健康长寿祸害活千百年,最邪恶的力量最卑鄙卑鄙卑鄙的人通常度晓看着同事们一个个依然离去,空荡荡并且已经有些黑暗的办公室,有点怅然,一句话冒上心头:“为什么总是我?我靠!”骂归骂,端人碗受人管,度晓还是安稳的待在办公室等着来电,一个小时过去了,笔记本的电池已经开始报警,电还是没有来,太不正常了,以往只是十几分钟,今天居然这么久还没来,虽然有历史书的陪伴,度晓还是觉得有些急躁,办公室已经完全黑了,只有笔记本还在发出一点点无力的光亮,度晓走到前台,开始摸索,也不知道要摸什么就是要找点事情做,打发一下无聊和烦躁,忽然他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拿到笔记本面前一看,“妈呀,这个是什么玩意”度晓不禁暗叫起来,手里拿的正是一个方方的小盒子,看不出什么质地,却很沉,冰凉,手里几乎拿不住,上面有排按钮,依次是中国大一统王朝的年号: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其中,元和清是蓝色的,其他都是红色的。这些按钮下面有一排乱七八糟的符号,就在度晓想仔细看看那些符号到底是什么时,笔记本上显示出了关机的画面。“靠,不会这么巧吧,跟假的一样”笔记本没电了,整个办公室一片黑暗。。

点评:

  怎么办?怎么办?好饿啊!度晓被饥饿折磨的疯狂了,他一个纵身扑上去,那位武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刀横在面前作防守状。却见度晓一把把腿抱在怀里,嘴在上面左啃右咬,目无他人。那位武士彻底崩溃了,见过饿的,没见过这么饿的,估计度晓这种吃腿的方法,他从未见过。而度晓猛吃了几口之后,不那么饿了,便也开始琢磨这个肉的滋味了,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五个字:真他妈好吃!只知道好吃,却怎么也吃不出是什么肉。两个人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开始恢复僵持状态,武士拿着刀,目瞪口呆;度晓抱着腿,茫然不知所措。人一旦饱了之后对事物的兴趣就会大减。其实武士在琢磨的是,怎么样把腿放在地上,让他继续左劈右削的吃,因为他还没有吃饱,晚饭的过程还没有结束,而度晓经过几块肉下肚之后,正在思量怎么样把腿放下来,毕竟这条腿还是很重的。与其说他抱着腿,还不如说他扶着腿,因为腿的另一端正与地面亲密的接触。终于度晓先动了,毕竟他是抢劫在先,应该还回去,他就像美国大片里面的劫匪慢慢的放下武器一样,慢慢的放下了那条腿,并且缓缓的举起双手,用眼睛示意:多有得罪,兄台慢用。那位武士似乎也明白了度晓的意思,继续举起刀左劈右削的吃起来。度晓缓缓的坐下来,开始慢慢的琢磨起周边的事物来,当然首先研究的还是那条腿,度晓首先想起来的居然是大象腿,因为那么粗大的腿当然只有大象有,很快有一个细节让他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那条腿的末端连着一块皮,而那块皮上长着毛的,方舟子告诉我们大象是不长毛的,不管什么时候的大象都是不长毛的。所以这条腿不是大象。度晓又仔细的琢磨起那一撮毛来,那是一撮怎么样的毛,色彩斑斓,像是老虎又像是豹子,但是天下有这么大的老虎或者豹子吗?就在度晓为腿烦恼不已的时候,一块东西丢在他面前,仔细一看却是一块肉,武士笑眯眯的看着他,意思是让他吃下去,度晓也不客气就狼吞虎咽的吃下去,刚吃完又一块丢在面前,再看那武士还是那么笑眯眯的,度晓暗自生气:我靠,把老子当狗来养啦!生气归生气,肉实在太好吃,便又吃了下去,如此反复几次,度晓像狗一样被喂的快撑爆了。武士看出来度晓实在吃不下去了,便停止了喂食,咧嘴笑起来。度晓被笑的莫名奇妙,想不出来他为什么笑,可是这武士实在笑得非常暧昧,度晓非常不自在,总觉得自己脸上长了八十一个麻子,好在武士笑的时间没有持续多久,便停止了,扛着剩下的腿兀自出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度晓才从昏厥中缓缓醒来,首先他想起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找那个小铁盒,然后把它扔在地上,再狠踩3000脚,他闭着眼睛开始习惯性的摸索,却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很长的东西,“我靠,居然变得这么长”度晓下意识的去用手握,一阵剧痛从手上传来。“什么?”度晓艰难的睁开眼,一道强光刺得眼睛难以全睁开,咪着眼睛看到的场景由近及远是这样的:首先是一把青铜古剑,鲜红的血正顺着剑往下流,而自己的手正握在剑刃上,握住剑柄的却是一位古装武士,正对自己怒目而视,这位武士的背后就是古装大戏的惯见场景,长长的队伍,茫茫的草原,正是夕阳西下之时,整个草原沐浴在一片温和的金色中。度晓迷茫了,不由得暗问自己:这是梦吗?可是手正在流血,正在剧痛;不是梦吗?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蒙古?心中的疑问就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不停的往外冒?脸色也开始阴晴不定,心情也开始烦躁起来,下意识的想有所动作,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躺在地上的,度晓放开了握在剑柄上的手,双手放在屁股两侧,想撑着站起来,却发现不能再动了,不是力气不足,而是因为那柄古剑的剑尖离自己的脖子只有0.01cm了,这种场景使度晓不由得想起了大话西游,只可惜剑的那头不是紫霞仙子而是一个铁面的武士。该怎么办呢?度晓不由得想起来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本能的开始全身摸索手机。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度晓看着同事们一个个依然离去,空荡荡并且已经有些黑暗的办公室,有点怅然,一句话冒上心头:“为什么总是我?我靠!”骂归骂,端人碗受人管,度晓还是安稳的待在办公室等着来电,一个小时过去了,笔记本的电池已经开始报警,电还是没有来,太不正常了,以往只是十几分钟,今天居然这么久还没来,虽然有历史书的陪伴,度晓还是觉得有些急躁,办公室已经完全黑了,只有笔记本还在发出一点点无力的光亮,度晓走到前台,开始摸索,也不知道要摸什么就是要找点事情做,打发一下无聊和烦躁,忽然他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拿到笔记本面前一看,“妈呀,这个是什么玩意”度晓不禁暗叫起来,手里拿的正是一个方方的小盒子,看不出什么质地,却很沉,冰凉,手里几乎拿不住,上面有排按钮,依次是中国大一统王朝的年号: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其中,元和清是蓝色的,其他都是红色的。这些按钮下面有一排乱七八糟的符号,就在度晓想仔细看看那些符号到底是什么时,笔记本上显示出了关机的画面。“靠,不会这么巧吧,跟假的一样”笔记本没电了,整个办公室一片黑暗。

  度晓的好奇心开始起来了,开始幻想,莫非这个是穿越遥控器,我可以去任何一个朝代,去他娘的,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随便按按看,度晓开始胡乱的按起来,他满心期待会发生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还是黑洞洞的办公室,枯燥无聊搞得度晓快要爆炸,无奈之下,只能祭出屡试不爽的法宝,默念道德经,可以平静浮躁的心情,度晓快三十了,一直都是光棍,难眠的夜晚,度晓就是用这一招度过了那么些年。于是小分贝的道德经开始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响起来:

  一如往日,当夕阳的余晖再次洒满整个办公室的时候,度晓习惯性的结束了所有和工作相关的事情,打开电子版的历史书,在历史的长河中徜徉冥想,度过在办公室的最后半小时。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屏幕一暗,笔记本显出了电池的标志,“靠!居然停电了!”度晓轻声骂了一句,懒洋洋的看看周围,便开始收拾起东西,准备回家了。“你等一下”度晓转头一看,原来是老大发话了,度晓立即换上和颜悦色的样子开始倾听指示,“你今天迟点走,等一会儿来电了把服务器启起来再走”。老大抛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去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度晓垂头丧气的跟在队伍中间,肚子饿的呱呱叫,心里不停的咒骂:这个该死的噩梦赶紧快点醒吧,我已经快饿死了。在饥饿、迷茫、劳累等不良因素的折磨下,度晓感到了生不如死,脚步开始不停的拖地,拖地,就在快拖不动的时候,他听到了人世间最美妙的声音:“到达营地,大军依次入营。”度晓抬起已经很沉重的头看过去,看到了一座庞大的军营,他只看到了大门,看不见后面,因为太大了,军队也太长了,度晓无奈的挪步前进,等到轮到他所在这一排进入军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度晓根本没有心思像许多,好奇许多,因为他已经饿的不行了,武士领着他进入了众多营房中的一个,然后把他往里面一丢,就出去了,似乎并不担心度晓会逃走。而实际上度晓已经逃不走了,因为他直接瘫在了地上,饿啊,饿啊,要是有一个大碗面泡一下该多好,就在度晓在冥想中选择泡面的牌子,是康师傅还是统一的时候。一阵现实的香味把他拉回了现实,他看见了一条腿,一条烤熟的动物的腿。具体什么动物,度晓已经没工夫去分辨,只是在想如何把这条腿全部塞进肚子里。只见之前押解他的那个武士丢过来一把刀:“汝自便吧!”度晓差点晕过去,因为那把刀看上去很重,实际上也很重。度晓需要两只手来握住那把刀。不要说割了,能好好拿一会儿就不错了。再看那武士,拿着一把同样的刀在那条腿上左劈右削,正吃得满脸油光,不亦乐乎!度晓彻底抓瞎了,看那个架势,没一会儿估计自己就要吃骨头了。

  哪还有什么手机,全身衣服都烂的跟树叶一样,不过还好,没有露点。那位武士看见度晓着急的摸样,忽然拿出一个东西递过来,并问道:“汝可是找此物?”度晓一看,头大如斗,怒火攻心,却看递过来的玩意正是那个神秘的小铁盒,度晓正要接过来踩上3000脚,那武士却又收了回去,厉声问道:“这是何物?汝是何人?”度晓有点头皮发麻,这问话的口气不像是装的,难道真的回到古代了?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没听说过铁盒蹦起来砸人的,还一砸就砸回了古代,玩笑开大了吧,度晓开始死劲的掐自己的脸,揪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快点醒,可是钻心的疼痛说明了,眼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事实。度晓不由得不知所措,习惯性的骂了一句:“我靠,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只见对面武士一脸惊奇和怒气:“‘我靠’是何意?何方妖孽,汝言吾不知所谓?”度晓不由得想起了一个成语鸡同鸭讲。

  度晓莫名其妙的困在原地,任疑问波涛汹涌,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的确应该看看自己到底在哪里?于是乎,便绕着军帐在屋内踱步,军帐说白了,也就一个大帐篷,里面什么都没有,就他自己一人,什么家具摆设全是白扯,什么都没有,地上胡乱的铺了一层稻草,上面横七竖八的放了几张不知道是什么皮做成的类似于席子的玩意,貌似发现了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依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时何地?除了遇见一对类似于兵马俑里面的人之外,什么都不知道。度晓有点小郁闷,便想起来出去转转,刚走到门口,便被迎门进来的人撞了仰八叉,度晓倒在地上的瞬间想到是:“莫不是那个武士回来了”仔细一看,果然却是那个武士,手里捧找一个大玩意,类似于三足鼎之类的,往地上一放,酒香扑鼻。再看过去,鼎中的液体呈琥珀色,武士也不多话,递过来一个铜勺,自己手里也有一个,便自顾自的喝起来。度晓有过前面的经历,也不多话,便也去舀酒来喝,喝一口便想起来广告词:入口柔,一线喉。这么好喝,就多喝一点吧,说不定喝醉了就可以回家了。这么想着,变拼命喝起来。而武士这次没有见怪,可能习惯了,反而把鼎往度晓这边挪了挪,一会儿功夫度晓便醉倒了,到底之前喊出的最后一句居然是:宏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度晓昏昏睡去了,而武士眼睛一亮,不停地在念一句话:“这下汝该说实话了吧!”营帐外,月色锃亮霜正浓。

  先糊弄过去再说,肚子的抗议让度晓有了这么一个想法,于是度晓拱手道:“在下山东人氏,只因天有不测之风云,一日在下正在漫步荒原,刹那间,风起云涌,在下被卷入风口,七荤八素,不知此是何地?”文绉绉的说了这么一段,度晓几乎快哭了,只见那个武士眼珠子转了半天终于明白过来度晓说的是什么了,只是将信将疑的手一指说道:“你随我来”度晓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随着武士而去,这二人来到一辆马车面前,只见武士拱手鞠躬道:“公子,人已带到”。车内应声而出一位佳公子,度晓一见这位公子,几乎把持不住,因为长的太帅气了。正如周星驰所说的唐伯虎,玉树临风赛潘安。真是帅,太帅了。这位公子开口了:“先把他带下去,换身衣服,再带来见我”。旁边的武士答道:“诺!”便挟持着度晓往队伍后面走去,度晓一路走一路在转着眼珠子想主意,怎么样才能混顿饭吃,解决一下温饱问题。度晓想开口说话了,但却不知道如何合适的称呼对方:兄台?足下?阁下?哥哥?帅哥?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好,只见到了队伍最后面的一辆马车前,这位武士说道:“进去,换衣服!”度晓便进去了,首先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然后开始找内裤,找了半天没找着。再看看自己的内裤实在是不忍心再穿了,该怎么办呢?度晓抓耳挠腮了半天毫无办法,只听见外面大吼:“汝可速出,否则吾要进去了!”度晓虽说半吊子,这句话还是听得懂的。赶紧胡乱地找了几件长袍之类的衣服,胡乱裹了几下,便出来了。那武士一看乐了,说道:“汝怎么像猴子?”度晓怒气冲天,心下大骂:“这小子不是骂我沐猴而冠吗?”。还没等度晓发作,这武士上来就扯开了他的衣服。度晓心下大惊,我靠,说得好好的脱我衣服干嘛?无奈武士力气大,一把揪住度晓,度晓便动弹不得。之间这位武士“上下其手”一会儿功夫便把度晓的衣服整理好了,重要的部位也被遮住了,不至于感到太清凉。整理完之后,武士也不说话,一把揪住他,连拖带拽,拖到了佳公子的马车前,拱手鞠躬道:“遵照公子吩咐,人已带到!”这位公子再次探出头:“汝是国师派来的刺客吗?还是赵高派来的?”度晓一脸茫然:这是哪跟哪啊?没等度晓回过神来,这位公子又拿出那个让度晓两眼冒火的小铁盒,问道:“这是何物?如此奇怪?”度晓心说: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在这儿了。当下也无从答起。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这位公子忽然道:“不答也罢,带回营地,从长计议,全军起程!”便回到了车内。那位武士一把揪过度晓,待公子车驾过去之后,跟在后面,随大队人马一起前进,所有人都很平静,唯有度晓,肚里藏着一万个莫名其妙和十万个问号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垂头丧气的行进在队伍中间。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正邪两道大战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把个总裁来爱爱 易水寒桃源篇 从今开始当神豪 崩坏边际 我能修炼一亿次 我真是大魔王 九木云香 我真不是大佬 重生大富翁 津门女记者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