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葬古小说

葬古

葬古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潇洒酒徒

时间:2021-03-30 02:57:44

一段传奇经历过孕育出了一位传奇人物,在现代某名牌大学刚本科毕业地大学生天良,因非出乎意料因素回到中国古代。文能作赋对着干,武亦一统天下帮派。本欲平凡普普通通此生,却怎奈此生非凡,从丐帮核心人物到算命先生到普普通通店小二再到....以致天良时时刻刻角色着扮猪吃老虎地角色,官场与爱情山谷中的白雪在即将来临地夜幕前伪装出一层淡淡地灰暗,此刻却也显得不是那么显眼,飘落的雪花覆盖了山林溪流,隐约能看见远处树顶上雪层因不堪重荷从树上降下,落下一片,散撒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美丽的飞雪景光,为寂静地山谷添上了无声地音律。。

点评:

  第二章前奏

  夜幕中三个身影慢慢地消失在山谷外,雪还在飘飞,刚才的脚印马上又消失在雪埋下,一时间似乎山谷突然沉寂下来。

  山谷口经过地这些猎户们都是山谷外的一个小村庄里面的农户,每年这个时候下大雪,可是他们狩猎地最好时机,这个时期他们就靠来山谷中打猎暂时谋生。他们自然都知道站在雪中的这人是谁,半个月前林羽一家人就是在这里发现他,当时他就躺在雪地里,全身冰冻,犹如一个死人般,不知是他命大还是救他之人医术高明,反正他是活过来了,人是活过来了,可让人遗憾的发现,他似乎是个哑巴,因为从他醒来那一刻他就没说过画,貌似还像是失去了某些记忆,整个神情很是萎靡。当得知自己是被林羽一家从山谷中救回,他每天都会来这个发现他的地方驻足、抬头、仰望,就这几个动作,他都会在山谷待上一天,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在望什么?因为是偶然间在山谷中发现他,林羽一家人推测他是从山谷上方掉下,命可真够大——没死!于是给他取名‘天’,意为从天而降。

  但看着他还在蹒跚前行的身影,林铃的心又融化了,拿起袖子轻轻擦掉脸上地泪水,轻轻地咬了咬薄唇,眨了眨微红的双眼,林铃泣而后笑,露出脸颊那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宛如雪中的仙女。

  “嘿嘿。。。”没想到林羽只是看着林铃的另一只手露出顽皮而意味深长的笑。

  山谷中似乎才开始慢慢喧闹起来,时不时地会听到几声饿狼的嗷叫,鸟群归巢唧唧喳喳声,山林野兽穿梭而会擦出嗦唆之响。猎人三三两两从山谷中走出,扛着满载的猎物,脸上洋溢着收获的喜气,一时间山谷的出口处谈笑声此起彼伏。

  林铃顺着林羽作怪的眼光看去,嗖的一下收回正拉着天手臂的那只手来,脸刷一下变红了,斜眼偷瞄向天,见天脸上没有任何反应,林铃脸上稍有失望,突然再次一戳林羽的脑袋,俏红的脸上小有薄怒,美目圆睁瞪了林羽一眼。

  站在雪地里,望着眼前这个男子的背影,林铃的眼里此刻已经蓄满了泪水,为什么他从来都不正眼看自己一眼。不知何故,莫名的她想走近他的世界,可他的世界没有为她开一扇窗,哪怕是一点缝隙也没有,看着无数次冷落自己的他,林铃少女的心似乎为眼前这男子所伤害,眼泪不住地在眼珠里打转,无数委屈在一瞬间同时袭来,坚强地她再也忍不住泪水绝提了,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感到委屈而哭。

  经过山谷小路的猎户不由会转过去头看他一眼,却也是只看一眼,摇摇头继续赶路,少数年轻小伙子还会远远地向他兴奋地挥手,可他们都不会等他回应就会笑着离开。

  林羽向林铃做一个鬼脸,说了声“天大哥,我先走了。”便扛着山麓快步向山谷外行去。

  老者用关心的眼神看一眼天,语气一叹道:“孩子,我们回去吧!”

  一年轻小伙子正使劲挥舞着手臂快步向山谷出口行来,不!确切点说应该是小跑而来。少顷,小伙子已经快到了他跟前。近看之下,小伙子看去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体长得颇为精壮,一张年轻而略显黝黑的脸,浓浓的眉毛,眼睛乌黑清亮,一批长发在后脑勺揪起,几丝发髻在额前飘动,显得很阳光;隐见里面穿着一件青色无袖褂子,外套一件黑色长袖棉袄,腰间束围一条黑色腰带,下身着一件黑色到跟底棉裤,外加一双延伸膝盖长筒鞋,显得很是精神。小伙子双肩横抗一只体长三尺有余的山麓,山麓的嘴角还吊着一丝凝固不久的血丝,似乎这重量还不轻。小伙子倒是没见怎么吃力,离男子近了,小伙子的步伐越发快了,右肩上挎着的一壶箭壶里的箭簇因而不停地摇动,小伙子咧嘴而笑,两酒窝若隐若现,一口洁白的牙齿堪与白雪媲白,兴奋之色尽现眼里,于男子身边停住,笑道:“呵呵,天大哥,今天我和爹运气好,在山林里碰到一只山麓,被我一箭穿喉!今天又有好吃的了。”边说还边斜眼朝着肩上的山麓看了两眼,脸上自豪之色显露无疑。

  男子此时刚好走在了山路上,在山路边上停住了,慢慢地抬起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在雪地里站得太久的缘故,男子的双腿现在都还在发麻,被这么一拉身体歪了歪差点没站稳,林铃手快从后面拉住了天的手臂,语气急促地对着小伙子呵斥道:“羽,小心天摔倒,快放手。”

  林铃看着眼前单薄而显落寞的身影,明亮地眼珠里透出迷惑而痴痴的神情,赶忙摘掉头顶的绒帽,一瀑长长的秀发飘飞而下,微风吹起,几缕柔丝越过脸颊飘到额下,抖下帽子上积下的一层薄雪,‘咯吱咯吱,’几步赶上去,边走边轻柔而仔细地为他拍打覆盖在他身上厚厚的一层积雪,此时林铃的眼里只有关心之色,轻声道:“天,外面雪越下越大,你以后别来了行么?”

  林铃眼里明显惊慌了一下,对弟弟林羽投去一个埋怨的眼神,意思是都怪你,却又关心地看了天一眼。

  “天大哥,天大哥!你看!你看我猎到了什么?野山麓!又肥又壮的野山麓呀!”远远地从山谷里面传出一声响亮而不失兴奋的声音,声音粗糙之极,显然是变声期所特有的音色。

  他的身形顿了顿,却又继续前行,没有回答女子。

  林羽似看有盼头,脸上一喜忙道:“姐,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只要你以后不戳我的头,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葬古天录  葬古字  葬古文意思  葬古盒子  葬古代意思  葬古尔泰  葬古济  葬古义  葬古铜戒  葬古诗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仙门第一婿 神奇宝贝之逆流直上 最强仙武小兵系统 文娱从综艺开始 木叶之我不会忍术 神秘武将抽奖系统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元素箭师 陌路王妃 有系统就是任性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