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岳云回忆录之生母小说

岳云回忆录之生母

岳云回忆录之生母

10.0

手机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念云

时间:2021-03-09 02:58:23

本故事根据《三朝北盟会编》详细记载的岳飞与结发妻子的一段恩怨作品改编。以岳云的视角,记忆了亲情之殇。(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张宪抬头望望天空,指指自己的肩膀说:“只怕不太对劲。”我知道,张宪的肩膀有旧伤,每到大雨天气就会发作的厉害。乌云确实越积越厚了,我也有点担心:“没准要下暴雨呢。”小林焦急地跑过来,“女真人又向涵虚口冲过来了!”。

点评:

“当然,雨水比其他三个季节加起来都多。”张宪说。

好清凉,娘,是你的眼泪滴到我脸上了吗?不要哭,打仗哪有不受伤呢,云儿这点伤很快就会好的。娘,是你rou软的手在抚摸我吗?多么温暖啊,娘,我要睡去了。可是不行,我还没有看清娘的面孔呢,雾会散的,我一定要睁大眼睛,清清楚楚地看见娘!

找不到一点暴雨里鏖战的痕迹,这么说,我昏迷了数日?我思索着,也可能,我被河水冲到了远离涵虚口的深山?那踏雪呢?我的心沉下去,它从来与我生死相依,而今,既不在我左右,或许凶多吉少。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我一枪扎向小林的马tún,遽然受惊的战马长嘶一声,如离弦之箭向前狂奔而去。我催动踏雪,准备追上去。突然,我发现在我的右前方,正有一块巨石飞滚而下。踏雪正在急速奔驰,我根本来不及躲开!

衣甲被挂裂得不成形了,我索性撕下来扔了。看看自己的左腿,血早就凝了,我试着站,着不了太多的力,心里却暗暗道一声侥幸,能着力,好歹意味着骨头没断。

那小屋原本只有一丈见方,他大大咧咧一推门,里面竟是一览无余了。堵在门口就是张草铺,上面躺了一个人,身上覆着条破破烂烂的棉被,那棉被旁,却是tuì下的衣物,大红织锦、团花刺绣,竟是女子之物!更何况,这质地高贵的衣服与周遭的破败成了鲜明对比!

踏雪却在后面用脑袋不断推我,好象要把我推进门似的,让我疑惑不解。采药人见我不进屋,便自己推开木门,笑道:“我与你倒杯水喝。”

“夏季山中是否多雨?”

张宪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喘着气说,“那你想怎样?”

远山的雾气越来越浓,树木的yin影也越来越重,空气里的寒意一阵紧似一阵,鸟雀纷纷归巢,偶尔有两只来到水边喝水的小鹿,见了我,撒腿又遁入林子。河流在我脚下又分叉出小支流,我决定不在黑夜里贸然前行。

我打了个寒噤,一阵极为熟悉的疼痛感让我的视线猛地清晰起来:啊,那qun黄黄的小脑袋原来是一丛开花的三叶草,它们差一点就要覆到我脸上了,幽密的草藤从我身边延shen.出去,攀缘到一棵棵廊柱般矗立着的大树上,那双黑眼睛没走远,它还在望着我,它是一只拖着灰绒绒大尾巴的松鼠!

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像我这样用一条腿跑的人,更多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在跳。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越红色覆盆子草丛,小河很快被抛在身后,我进入一片松树林。

烤鱼让我逐渐恢复了体力,但是困扰我的腿伤却使我在太阳快要西落时仅仅走了二十里都不到,这个事实令人沮丧。

我的踏雪,它居然无恙!我没有失去它!踏雪,你去了哪里?又从哪儿来?踏雪在和我短暂的亲昵后,却急切地用头拱我的肩,退开三步,朝林中走去,我明白这是踏雪在示意让我跟着它,它要去哪里?

娘此刻在做什么呢?在烛光中绣着粉红的牡丹还是斑斓的彩蝶?或者,会望着沉沉的夜空想念我?爹爹会去看她吗?不过不要紧,有周伯伯在身边,他一定会很好地照顾娘亲。月娘该睡了吧,密密的长睫毛垂下来,把幽幽的眼波都藏住,也许做个好梦,粉颊上漾出一抹微笑呢。兄弟们怎么样了?小林还活着吗?这样乱纷纷地想着,也不知何时合眼睡去。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星际最后一只妖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大元仙侠录 爱上毒舌男 人妻别想逃 奋斗在美漫世界 网游之驭灵师 都市主宰神医 陋俗之婚闹 津门女记者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