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潇湘传小说

潇湘传

潇湘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雨丹

时间:2021-02-16 02:57:20

也没挥袖江山做棋盘,覆手百地皆落棋的睥睨天下天下,也没妩媚一笑倾世再倾天下,书生英雄皆痴情种的红尘烟花。而已我有热血,意气方遒,她有笑颜,此生无优的笑歌世间;而已郎骑竹马,绕床青梅,我有桃花,烁烁其华的是寻常院落......想写湘楚之地,说不清原由,是这里有八百里洞庭?还是这里有剑仙下君山?或是古来岳阳楼?还是文人墨客下湘楚?说不清道不明。。

点评: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1912年,民国初年,铁血十八星军旗——民国建立。次年改巴陵县为岳阳县。后称巴陵又为岳阳或岳州。洞庭湖边,南下岳阳。“都说阳春三月,爹啊,冻死人了,这阳春为何还是如此寒冷啊?”洞庭湖边,一大一小,两抹青衫下船来。“因为在岳州,只有这洞庭,从来都是一如既往,不管世人是褒是贬,他却依然冷傲。世人却不然,都说桃花依旧,只是此门不在,还怎么如昨?潇儿,你说如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不是枉读圣贤书了?”“爹你又乱说,詹爷爷不是说你是什么乱世之才:可救国济世,可拓土开邦吗?”一笑置之,立在江边,眺湖而望,男子而立刚过,笑起来极为好看,叶眉凤眼,鼻若工笔唇如蝉翼;脸若三月,棱角不突,似乎江南的才气全部融进这张脸庞,但背却直直挺挺,一袭麻布青衣衬着,愈显修长。牵着还未及腰的小虎头,转身踏进潇湘岸。一声“青岳”应声入耳,正视望去,码头出口,男子一身锦绣长袍,身材挺拔,三月烟雨遮面,看不清容貌。身边左仆右武。牵着左子潇,走上前去,两步距离。忽而左青岳眉头微皱,转而为笑:“正琅,我回来,你终究还是知道的。但你可知,我本无意踏潇湘,八千风雨起洞庭。别怪青岳这次归故里,我只是想回来看看,只是看看而已,虽然这满城龙虎,终究是有一番风云,但我却不想理会。”“平生最不喜欢听你唠叨,这么些年了,你还是改不过来。不管当年如何,现在如何,将来又能怎样,你回来便回来了,何必如此啰嗦。要说当年,说到底是我爹技不如人,但左家也.....”接着一声叹息“不说这个了,家族的恩恩怨怨,何时是尽头?能不想就不想,你我得意尽欢,金樽对月。这次,民国刚立,你便归故里,虽说你不曾在政坛抛头露面,但幕后之人,谁不知幕僚左奉轩?凭张家在武汉的消息,千方百计,也是可知一二的。虽然左家已经物是人非,但总归你是回了岳州,随我回家,也有个落脚的地方。”左青岳面色不改,笑脸依旧,只不过却是看向岳阳楼,不语。张正琅低头看向左子潇,红脸青衫,虎头虎脑,煞是可爱。兴许是被看久了,小小年纪的左子潇,终究有些怕生,便吐了吐舌头,扮作鬼脸,躲到了爹爹的身后。“哈哈哈”几声大笑,打破冷清:“不像你啊,性子这般好动,当年你可不敢对我爹做鬼脸”。奉轩先生回神,摸着小虎头,笑着道“大抵是随他娘吧”,便拉出左子潇,让他叫了一声张叔叔。约莫是终究不忍孩子受冻,两人跟着张正琅去了张家。左右难得放假,今天老爷的客人非要舍车步行,说什么“非要一步一脚,才真真切切的觉得是回来了”,老爷也难得地驱散了他们。随卞河口街入洞庭路,一路商贩店铺络绎不绝,玲琅尽入眼,比起武汉,也差不得许多。要不是爹爹说在岳州可比不得武汉,没人认识我小虎头,说不定早就蹦蹦跳跳不知踪影了,本公子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哼了一声,拿着张叔叔买的糖油粑粑,一口滋溜一个,这从没见过的东西有着说不出的美味。走在街上,一路叫卖声,虽说不是鼎沸,却也有着繁华景。“岳阳在清朝开埠后,看似抵御列强,实则加速其入侵。当年我随袁鸿飞入岳阳,挂起十八星军旗,对岳州,也只是有些起色而已。但西方入驻,看似害人不浅,实则利弊皆半,至少轮船与工业,实实在在的推动了这座城市。”张正琅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你不必如此,我知道你瞧不起那些个大鼻子。但我此次回来,无心政事,更不想去理会左家的恩恩怨怨,你我皆知,这民国,只怕也是不会长久。我只是想带着潇儿,看看这岳州是否依旧如故,看看故人是否依旧如当初,至于这满城风雨我也不想去沾手,趁着二三十年的安定,与潇儿在这巴陵郡,好好生活。”“只怕你如此想,却不能如此做而已,乱世中,浮沉不由己,谁能说万事都如所想一般,便是当年两家”,张老爷话未说完,看着瞪大眼睛望着两人的左子潇,便朝前望去,不再作声。左子潇拿着吃完了的糖油棍子看着两位长辈,一愣一愣的,甩甩脑袋,也不去想这些,转而望向路边的糖葫芦,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老爹,扯着左青岳的长衫一角。左青岳却不理睬,只当没看见一般。反而是张正琅看不过,买了两串,却看到小虎头怯怯不敢接,生来性子不拐弯的张正琅面有愠色:“你这臭读书的,规矩颇多,想吃便吃,何来约束一说,小小年纪,便被拘了性子,又和你一般?瞻前顾后负于她?”兴许是被说中了什么,左青岳摇了摇头,立马接嘴,笑道“吃吧吃吧,牙齿掉光也好,只是莫再如你爹那般啊。”一路走走停停,三人在午饭时候终于赶到了张府,虽说在最繁华的洞庭街已经说明了张家的地位,但府内朴朴素素却又是一番景象,府内丫鬟仆役见老爷回来,似乎张正琅性子随和,仆从们一声声“老爷”真心实意,应声入耳,性子极好的老爷也一一笑着回应“春红你又胖了哦”,“铁子你又被你婆娘打了?”......一路嬉皮笑脸后,便正色对着大堂叫了一声,“老李叔,左秀才回来了!”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拄着拐杖从大堂蹒跚而出,老人脸上布满沟壑,看到左青岳的那一刻,老泪纵横,“砰”地一声,拐杖与膝盖同时落地,“少爷,您回来了!”风吹乱老人灰白的头发,吹湿了左青岳的眼眶。但脾气一向极好的左少爷此时却充斥着刺骨的寒冷。从老奴身边走过,牙齿咔咔作响:“你还有脸见我?”留下驼背的老人,跪在地下,滴泪成涟,愈发的显得苍老,似乎这一跪,就永远也起不来了。还是年少心慈,左子潇看见父亲冷漠的态度,再看看张叔叔,却也在冷眼旁观,想着无论两位长辈如何,自己先去扶起这老爷爷,莫让他在这天寒的时候冻坏了身子骨。刚要躬身,便听父亲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你要想跪,就去扶!”从小便依靠的父亲何时这般冷漠了?娘亲在的话,她会抱着我跟着爹一起走吧?想着这些,小小年纪的虎头不禁鼻子一酸,眼眶瞬间就红了。还是张正琅反应过来,抱起了小虎头,抹去泪水,轻声安慰道“再哭眼泪就结冰了哦,你爹就要走了哦”。继而转身就要走,又看向跪在青砖上迟迟不动的老人,道:“一时接受不了,在所难免,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但总归是尘归尘土归土,时间熬汤,煮的熟,便也就过了,煮不熟,就慢慢熬。青岳嘴硬心软,他放不开的,不是你对他如何,而是他还姓左。你要跪便跪,我不拦你。但你要还想见到他,就起来,留着健康的身子,好好请罪!”转身离去,低头看道怀里还在啜泣的虎头娃,用下巴蹭了蹭小脑袋,柔声道:“这是爷爷欠你们家的,用一辈子去还都是应该。不过你大人大量,原谅你爹爹,好不好?我明天还给你买好吃的去。”抬起头,这时才认真地看着张叔叔的脸,剑眉入鬓,眼睛深邃,鼻梁高挺,面部犹如刀刻般刚毅。小孩心性,只有一个想法,除了爹以外的第二种帅。小小年纪,自然无忧无虑,转眼便忘了爹爹的冷漠呵斥,挣扎着下来,屁颠屁颠朝大堂里静坐不语的爹爹跑去。中午,接风洗尘,意料中,老奴并没出现。虽说时不对味,但洞庭鱼,清蒸蟹,这些,可是少不了的。向来冷冷清清的饭桌多了小虎头,也变得笑声不断。吃过饭后,品着君山银针,又闲聊了几句。左青岳便说带着儿子去东厢房,整理自己的住所。奈何这孩子虎头虎脑,着实可爱,跟着丫鬟仆从打成了一片,在院子里玩去了。左青岳也是无可奈何,想着自从他娘走后,便一直跟他在风口浪尖生活,而且也是在这院子里。也就随他去了。收拾完物件,在东厢房静坐。想着如今才刚下巴陵,便已生波澜,不想去理会的,偏偏却能遇见,莫非真的应了老师那句“书生莫言道尽天下事,人间处处不平尽过眼?”也罢也罢,只当是做局外观,带着小虎头,平平淡淡。现世难得,当时没能保护好他娘,现在拼了性命也要护得虎头安稳。想想这些,再看着外面打闹的虎头,心里突然就放开了,这些年,那老奴,也不容易吧?斜阳挽尽潇湘韵,安然洞庭风雨中。望断天涯可奈何?此门依旧楼空空。

  想写湘楚之地,说不清原由,是这里有八百里洞庭?还是这里有剑仙下君山?或是古来岳阳楼?还是文人墨客下湘楚?说不清道不明。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潇湘传奇图  潇湘传媒给儿子的一封信  潇湘传奇复古合击版  潇湘传媒集团  潇湘传杖  潇湘传by鲁庵txt  潇湘传媒有限公司  潇湘传说  潇湘传媒  潇湘传奇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唐俏郎君 神奇宝贝之逆流直上 奕王 我乃路易十四 逐梦启航 从这头打到那头 近身兵王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火影之培养系统 修仙之王者归来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