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鬼谈回忆录小说

鬼谈回忆录

鬼谈回忆录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忘川情

作者:东北六子

时间:2021-01-10 23:57:48

闲来无事,沏一盏香茗,点一支香烟,  沉默窗前眺望夕阳,望着天边那一片如血的红霞,真的让人感慨时光飞逝的,人已垂老。  深深地的长叹一声,不由得再回忆起更年轻时那些惊心动魄的回忆……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黄符纸就是常用的黄纸,一般家里都会有几张的,毛笔墨水的在那个时候也是经常用到的,而不像现在的人写字都是用碳素笔了。所以不多时东西准备齐全,便都交给了大喇叭。

  大喇叭一听我父母的夸赞也很是受用,不自觉的扬了扬头:“这都是些小手段,我也就是会这么点皮毛而已,这还是我在娘家的时候跟着我舅舅学的呢。要说道法仙术什么的我和他来人家比啊那就是这么一点儿……”一边说着一边用她的拇指在小指的尾端比划着:“饭啊就不吃了,乡里乡亲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还得回去忙活地里呢!”话音未落人就向外走去。

  我父母一听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大嫂子,这真是多亏了你呢,虽然一个村子里住着还真不知道你还会这些道法,别的不说就徒手点符那一招真是让人打开眼界啊!你帮了这么大的忙,说啥也得在家吃顿饭,好好感谢感谢你啊!”

  喂了我符水,大喇叭抚了抚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这就没事了,刚才给小蚊子喝的是拘魂符,这魂儿啊吓丢的再远也能给它拘回来的。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全好了!”

  “哪个啥?”父亲满脸疑问的看着母亲,不由得又催了催“你想到什么了就说呗,别吞吞吐吐的。”

  “我……我就是当个故事讲讲,谁想到会这样,嗨!”父亲也是有些后悔了,“这可怎么办……”

  “把阿文扶起来,张开嘴!”大喇叭示意父亲。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可是不管怎么用力,看到眼前的父亲也是个朦胧的人影,就是看不清。索性也不看了,又把眼睛闭了起来。憋足了一口气,硬生生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几个字:“下雨那晚……半截缸来了……在屋外……”说完这几个字就再也没有力气了,又迷糊了过去。

  “咋办,我也不知道该咋办了,看来这孩子是吓着了”母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父亲一听她这么说,眼睛里似乎亮了一下也来了精神,便把我的事和大喇叭详细的说了一遍。大喇叭认真听完说道:“到底咋回事这么猜肯定不行,我先给孩子看看。”说完便把我的食指拽到了手里,两根手指一上一下的掐住我的食指,指纹的一面朝上,变仔细的看来起来。大概有十几秒钟的时间,大喇叭放下我的手说:“这孩子是吓着了,魂儿丢了。人有三魂七魄,如果魂魄不全的话,轻则重病不起重则一命归西!”父亲听了这话也是惊的脸色一变,连忙问:“那小文现在严重不?大嫂子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我出生于东北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在那个穷困的年代里没有各种各样的家用电器,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无线网络,就算是村长家里用的也不过就是白炽灯而已。那时候我家也算是一般家庭,所以电灯虽然也按了,但是平时根本舍不得用,老人们总是想省点电费,所以晚上的时候还是会点自制的小油灯。小油灯制做还是比较简单的,把空的墨水瓶里面注上三分之二的豆油或者柴油,,然后把用棉线做的捻(niàn)子用铁片包住一小段,插到钻了孔的瓶盖中央就算成了。这种小油灯点燃的时候总会不断的冒着黑烟,有风吹过就会摇曳不定偶尔火焰还会不断的跳动让人总是觉得不太舒服。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雨点如豆子一般啪嗒啪嗒地敲击着窗户,偶尔划过一道闪电照的房子里面通亮一片,紧跟着就是咔嚓咔嚓的惊雷,吓得我们这些小孩子总是忍不住想躲到大人的身后。农村人都是很早睡的,没有那么丰富的夜生活,就算谁家里有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都是数一数二的了,我们家就没有,所以大人们也就早早的上了炕准备睡觉了。虽然都躺在被窝里,可能也是因为时间尚早所以还是都无睡意的,我那时候胆子也小,听见外面不断的雷声早就吓的不敢睡觉了。于是往父亲那边挤了挤,说道:“爸爸,我睡不着,想听故事!”父亲正趴在被子一只手夹着烟卷,一只手伸过来抚摸着我的头说:“臭小子,都几点了还不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我就是想听个故事嘛,一个就行,讲完我就睡,好不好。好不好……”我撒着娇的央求着。“那好吧,那我就讲一个我亲身经历过的吧,”父亲说“不过你可不要害怕啊!”这时母亲在旁边急急的说道:“讲那事干嘛,孩子这么小,你吓到他怎么办!”我一听母亲的话,心想父亲说的这件事肯定母亲之前就是知道的,而且还挺吓人,不由得更加好奇是什么事情让母亲如此紧张。人就是这样一种好奇的动物,有时候越是别人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就越想知道,我也不例外。所以就立刻催促着父亲:“爸爸,快讲吧,别听我妈的,我是男子汉哪有那么胆小!”我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父亲夹着烟卷的手,生怕母亲再说出阻拦的话。“好吧,我就给你讲讲我遇到的半截缸和鬼打墙”父亲表情严肃的说,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那年我18岁,已经是成年人了,所以你爷爷和奶奶决定把家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这也算是把家里的持家大权交给了我,那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好家里的这点事了,也因此有点沾沾自喜,可是经历了后来的一件事我才知道这个家不好当啊!那年深秋,咱们家打完地里的粮食也是过完中秋节之后了,因为要到镇上交公粮,所以我打算去你姨父爷家里把牛车借来拉了粮食到镇上去交公的,你姨父爷一听非要跟着我一起过来帮忙,于是就这样我和你爷爷、姨父爷装了车以后就留下你爷爷奶奶在家做饭,我和你姨父爷赶着牛车直奔20多里外的同安镇。紧赶慢赶的终于中午时分到了地方,我抬头一看---好家伙,都排起了长龙了,都赶着这个时候交公粮所以人多也没办法,只好耐心的等吧。一直到下午五点左右终于交上了粮食,可是还要拍着队等着开票儿,于是我就叫你姨父爷先回去,我自己留下来等着开票子,正好咱们村的王四家开着四轮车(拖拉机)去的,他们粮交的比咱们早,就去下馆子(饭店)了。我就跟他们说,等走的时候把我也捎带回去。”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拨了拨小油灯的捻子,“故事也就是从这开始的,谁想到王四几个喝完酒就回来了也没跟我打个招呼,后来我问他怎么把我给扔下了,他说那天他们哥几个喝酒喝的有点多就把我给忘了。我领完粮食票子以后就左等右等的也不见王四他们来找我,那时候也没个手机啥的,就只能干等。后来我看天也黑了下来,再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决定自己一个人走回去吧,毕竟还有二十多里路呢。等我出来镇上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好在有点毛月亮路还是能看得见的,能见度也就20来米远吧,我就顺着大路往回走。走到有一半路程的时候,依稀的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影晃动,那时候也没多想,就以为是和我一样的赶路人呢,心想一个人走路怪无聊的不如走快点追上去,两个人还能说说话打发打发时间。于是我就快走几步追了上去,这就样走了能有五分钟吧,我发现不对劲了,不管我走的多快那个人和我的距离始终还是那么远,我慢他也慢我快他也快就是追不上他。我放慢脚步再仔细的打量一下前面的那个人,就这毛月亮的月光这一看不要紧,好家伙,吓得我汗毛都立了起来,只见前面的这哪里是个人啊,没有胳膊没有腿,就连脑袋都没有,以前听说过人棍是没胳膊没腿的,但起来还有个脑袋啊,可前面这个居然连脑袋也没有,这还哪里是人啊!浑身打着寒颤的我,强忍着没有叫出来,心里不由得想起来老人们讲过的这种东西叫半截缸,也就是鬼,这种鬼一般也不会害人的就是会迷惑人,让人在原地画圈的走路一直走到天亮。最后被半截缸用鬼打墙的方式迷惑的人不是因为被他吓的大病一场也会因为一夜不停的走路而累的浑身脱力。想到这里,我便定了定神儿壮壮胆子,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想迷惑我走路我还偏偏不走了,看他怎么办。果然这个半截缸也停在了原地不动了,不往前走也不往后来,我这么观察了一会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只要他不向我这边过来就说明还有机会,我脑袋不停的思索着,心中思量着对策。都说鬼是怕火怕光的,还有的说鬼也怕恶人的,索性我就试试吧,那时候是没有打火机的都是用火柴点火的,我就连忙掏出火柴点了只烟,因为火柴没有烟的燃烧时间长啊,我就坐在地上抽着烟一是有点亮光,再者也是抽着烟安安神稳定稳定情绪,嘴里还大声的呜哩哇啦的骂着一些脏话,就这样过了能有几分钟的样子吧,那个半截缸就往前走了走后不见了。等半截缸没了踪影,我再抬头看看四周,这哪里还是回去的路上呀,只见我四周一片都是坟地,大大小小的坟头一个挨着一个的,有的坟头上还留着一排脚印,看样子就是我被鬼打墙的时候踩的。还好大路离坟地不远也就三五十米的样子,我拔起双腿就往路上跑啊,上了大路以后就一直小跑着回来的,等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后半夜了。二十多里路我走了七八个小时啊,你说这事够不够吓人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我说的,我听的也是惊心动魄啊于是连连点头:“太吓人了!”我话音刚落,就看见小油灯的火苗又开始不安分的开始上下跳动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更是增添了一分诡异。就在我心里惴惴不安时,“咔嚓”一道闪电划过,我不由得抬头看向窗外,只见窗户外面站着一个人,不,准确的说不是一个人,是一个没有胳膊没有腿,没有头颅的-----半截缸。

  自从听完父亲讲的故事,再加上雷雨交加的夜晚我看见的半截缸一晃而过,实在把我吓得不轻,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还发着高烧,一开始家里人还以为是夜里睡觉的时候我把被子踹开了,受了风寒。请了村里小诊所的医生过来,又是打针又是吃药的也不见好,一个医生看不好可能是因为没看对症,可是自从我生病起左左右右的找来了3位医生也都不见效果,这小子可把父母急坏了,那时候农村的条件又差,不是特别严重的病时不会去镇里或者县里的大医院的,原因是路途比较远,医院的收费也真不是一般小老百姓能承受得了的。父亲也泛起愁来,坐在门前的一条长凳上不停的抽着他的旱烟卷,苦着的眉头在烟雾里若隐若现,更是平添了几分愁容。

  “哎,这不是老王大嫂吗?咋这么有空过来溜达?”母亲抬头一看是附近的相邻王大嫂,便出声应着。

  “孩儿他妈,你说这阿文的病都好几天了也不见个起色,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看看咱家还有多少钱,不够的话我再出去借点,明天带着阿文去大医院瞧瞧!”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把抽剩下的烟屁股狠狠的按在地上,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我本来就处在半昏迷状态,就觉得身子一起坐了起来,接着嘴巴被人捏着张开,发烧的人嘴里发干正好一碗水送了过来,我也没多想就喝了下去,当时觉得味道有点苦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生病导致的味觉失灵了,直到后来听家人讲我才知道自己不仅喝了纸灰水而且还是大喇叭的洗手水,这把我恶心的胃里一顿翻涌差点把盲肠都吐出来,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大喇叭沾了沾墨水便提笔在黄符纸上开始画符,画的东西像画非画似字非字,弯弯曲曲来来回回的,还一边画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外人听不清也听不懂,只听一声大喝“急急如律令”,随着这一声大喝手里的毛笔也画完了最后一笔。

  大喇叭走了七八步远又转过头来,扯着嗓子说:“以后再有这种事儿就跟我说一声,我不行还有我舅舅呢。对了,我舅舅有个外号叫‘张半仙’!”

  “大妹子,大妹子……”就在我父母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时候我已经是脑袋迷迷糊糊的,饭也吃不下就靠着医生给开的葡萄糖天天吊着。朦朦胧胧的听见父亲问我:“小文啊,你最近有没有去什么不好的地方啊或者遇没遇到害怕的事?”

  大喇叭开口回道:“啊,也没什么事,这两天锄地啊把锄头用坏了,想跟你们家借一把,你们两口子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好人,所以我就来了,呵呵。”大喇叭一边说着一边还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到一半,看到父亲表情一脸凝重,就话锋一转问道:“大兄弟,你这是咋的了,看你一脸的不痛快?”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地球第一圣地 俏妞装可怜 谢谢,还能爱你 我来自缪星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我能偷走敌人资源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古代农村奋斗记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自强人生系统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