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金粟山小说

金粟山

金粟山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海浪无声

作者:秀才舞刀枪

时间:2021-01-09 23:57:56

他从出生于就由大伯和唯一的大哥你的陪伴,忽然的一次探险,大伯的失踪,大哥的吞吞吐吐,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不可思议,终使自己获知本不都属于这个世界的他是谁?世界各地的奇异图案,不国内知名的墓穴,都和他有着千缕万丝的联系,他该何去何从?如何决择?。。。噗吱噗吱……一双骆驼皮制的高筒靴以及几声骆驼的喷鼻声打破了这让人听着头皮发麻的狂沙席卷声,狂沙中走来,三男一女,停下了脚步,穿高筒的男人三十有几的样子,上衣一身高耐风衣,显的精神抖擞,可看其面部右眼角往上,竟有一副红色血箭的印痕,让人一看都觉得非盗及凶,此人名叫姜雷在榆林一代道上可是个人人见怕的角色,彭,一声清脆开盖声,风衣男人从腿挎包处,拿起一个老旧老旧的指南针,别说懂行的,就是逛瞎子的新人,也没兴趣多瞧几眼,风衣男浑厚的声音操着浓浓的陕西话道;此处应该离之前留下的坐标偏离足足20里有余,说着他拧开早已挂在骆驼双峰处的马奶袋喝了两口开始就备好的二锅头,随手丢向后面两人中的胖子,胖子本命房虎,肥胖的身体比起他的名字更让人一眼难忘,道上混的久了胖子这个称呼也就叫开了。此人看似肥胖,却身手灵活,一个弯腰,抬起左脚踢向,超速弧线而来的马奶袋,经手一抓到手而来,待双腿盘坐于沙地,才大口大口的吸允起来,过瘾完还不忘舔舔嘴角遗漏的神仙液,才挤着脸上的肉肉吼到,:妈个靶子感情走了四五个小时,锤子的哈走偏了二十里里?我说午瓜皮(傻子)你到底知道路不,记错没有,胖子因为午靖经常在女人面前让自己出丑而觉得除了自己其他男人都是瓜皮无智,旁边那个一身戎装面部绑一防尘,防晒多用脸巾,身材一看就是火爆异常的女人,回瞪着胖子回到,你别总是埋怨,这不进了极磁区了么,甭管什么高端设备,都是无法精准坐标的,连这都不知道,还整天吹自己是什么地图神陀,怎么在这里也没见你说点可用的?。

点评: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大伯了,大伯真名叫赵振,是摸金校尉第七十一代传人,君字辈的当家人,江湖人称“君威灵官”大伯虽然半辈子掘墓无数,但是从未失手灭灯!跟着他的伙计也未有坑倒魂散,在盗墓界也是头把交椅位置,而对于我和大哥来说大伯在我两个心里就是自豪与神话般的存在!

  之后赵本木无论怎么贫穷都没去找过那女人,因为他知道,去了自己绝对永远也回不来,至于那白猫大仙,确实来找过赵本木,奈何法身被姜员木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再加上这臭小子在普陀山灵山做了个和尚,身上有大师加持,无法近身,便不了了之了。

  在镇上乱葬岗处,找了个新坟,挖出来个下葬不到两天的女尸,待到晚上拖回家中,用白面擦式手脚,又买了一份女人用的胭脂,墨笔,给女尸脸蛋头发都给重新涂抹了一遍,嘿,别说,粗心一看还真和活人差无两异,而后又将其背入自己寝屋里那刺鼻味极重的炕上,用那几个月都不洗的荷花纹理的被褥盖上,心里想着,等后天二哥过来张罗,就搪塞他媳妇得了睡梦症,只能自己醒来,别人再怎么叫是不会醒来的,想到此处更是忍不住偷笑,自己原来脑子还是蛮灵光的嘛。

  那女人看赵本木这般执意,便说道:我不会强迫你,我告知你,你现在说的总有一天会懊悔的,你且记住了,你以后不可过活下去之时,可来文艺镇坟岗来唤我,无人立碑那个孤坟就是我安身之所,只要你诚心求我,棺椁金银全数拿走便是,说完,这女人就不在开口,任凭赵本木脏话攻击也无丁点声音,赵本木这才壮这着胆把女人扛到了野外干草丛林处,便一把火烧了精光。

  我和大哥算是临字辈的了。虽然是大伯亲侄子,但我们也把大伯当作是自己的师傅/。大伯从不收徒弟的,至少我和大哥懂事以来是没见过,又没听过大伯有什么徒弟之说,可能大伯想艺传家族血脉吧,这只是我自己的遐想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敢问大伯了!

  中国陕北,某地,刮脸的狂风带着黄沙像吹着口哨的痞子肆意的吹着,整个大北荒芜人迹,沙沙呼呼的风声更是像吃人的猛子,飞扑而过,更显的恐怖异常。

  午员木小伙子的时候也着实快活了一把,什么小姐,赌博,大烟样样玩的顺溜这呢,钱也耗完了,花的一个都没剩,这个找小姐还敢说,可以忍,可这抽大烟杆子的瘾算是落下了,没事午员木就在自家炕上抓耳挠腮,难受,奈何没钱让他抽了,以前有钱快活那会,那些黑烟馆子里的伙计都爷长爷短的叫着,就跟亲孙子见了亲爷了一样,现在没钱去了,看见你不但骂你,甚至一个不高兴脚踏,棍打都是常事,,赵本木实在受不了这大烟瘾了,决定想个办法解决,不能总是让自己忍,更何况他自己就不是那种毅力坚毅之人,得找个人骗点钱,午员木想到了,自己的二哥,赵本木的二哥知道自己小弟是个啥子货色,平时一厘钱都不给他,但是赵本木这次想了个损招,给他二哥说他在临镇看上个瓜子女,那女子家人愿意把自己女子,嫁给自己,让二哥出点钱自己把婚一结。

  这一下他二哥是高兴了,可赵本木这时心里还直打鼓,他不知道是该给二哥说呢,还是自己假装镇定坐下来看看到底咋回事,慢慢的到了太阳快落山了,这个凭空活过来的女人也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端着走了过来,二哥高兴的边吃边夸兄弟媳妇贤惠,姜员木可没那口味吃,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那女人,又看了看二哥吃的满嘴流油似的香,就觉得肠胃翻滚,那女人脸色白煞白煞的,一点血色都看不到,

  女人对这二哥粘了个兰花指,并施了个宫廷礼仪,说到,我最近总是头疼,一直在睡觉,老医说不能让人叫醒,只能自己醒来,所以没出来见二哥,二哥不要怪罪,现在,头又开始不疼了,二哥快进屋,你和本木聊着,我去给你们张罗这做饭,

  过了几年,实在是穷的没出可借,无人受他花言忽悠,没办法的他最终决定还是去,文艺乱藏岗找那女鬼,不过,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到时续连。

  他二哥着急吃喝那在意这些细节,几杯酿液酒喝下去,也醉意暮幕了,赵本木去邻居家借了辆架子车,(木头做的农活车)把他送了回家,

  在返回路上,姜员木就想,这女人不会是恶鬼吧,量自己再胆大,也心里犯嘀咕,干脆不回去了,去大烟馆子迷熏一晚得了,二哥给的十块钢蹦子,也糟蹋完了,还让人伙计用棍子打了出来,没办法,没地方可去,又回到家中,蹑手蹑脚的走到窗外往床上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躺在床上一动没动,就和死人一样,好像之前一切都是虚妄一般。姜员木一想这不行,万一晚上又活了,我不得吓死?不如趁现在背到乱藏岗烧了算球?说罢推门而入就要行动,突然,那女人还是闭着眼睛开口说:我施恩与你,你却要做灭恩人之大不道之事?姜员木吓得差点尿到裤子上,这深更半夜的那死人继续开口说:我看你眉头紧锁,命火摇摆不定,穷气缠身,很是可怜,人心无恶,我想做你的夫人,你看可好?

  1973年中国正处于新社会发展的缓慢时期,此时的百姓,勤奋积极,人人争抢为国家发展劳动做贡献,故事也从这个时代开始……

  噗吱噗吱……一双骆驼皮制的高筒靴以及几声骆驼的喷鼻声打破了这让人听着头皮发麻的狂沙席卷声,狂沙中走来,三男一女,停下了脚步,穿高筒的男人三十有几的样子,上衣一身高耐风衣,显的精神抖擞,可看其面部右眼角往上,竟有一副红色血箭的印痕,让人一看都觉得非盗及凶,此人名叫姜雷在榆林一代道上可是个人人见怕的角色,彭,一声清脆开盖声,风衣男人从腿挎包处,拿起一个老旧老旧的指南针,别说懂行的,就是逛瞎子的新人,也没兴趣多瞧几眼,风衣男浑厚的声音操着浓浓的陕西话道;此处应该离之前留下的坐标偏离足足20里有余,说着他拧开早已挂在骆驼双峰处的马奶袋喝了两口开始就备好的二锅头,随手丢向后面两人中的胖子,胖子本命房虎,肥胖的身体比起他的名字更让人一眼难忘,道上混的久了胖子这个称呼也就叫开了。此人看似肥胖,却身手灵活,一个弯腰,抬起左脚踢向,超速弧线而来的马奶袋,经手一抓到手而来,待双腿盘坐于沙地,才大口大口的吸允起来,过瘾完还不忘舔舔嘴角遗漏的神仙液,才挤着脸上的肉肉吼到,:妈个靶子感情走了四五个小时,锤子的哈走偏了二十里里?我说午瓜皮(傻子)你到底知道路不,记错没有,胖子因为午靖经常在女人面前让自己出丑而觉得除了自己其他男人都是瓜皮无智,旁边那个一身戎装面部绑一防尘,防晒多用脸巾,身材一看就是火爆异常的女人,回瞪着胖子回到,你别总是埋怨,这不进了极磁区了么,甭管什么高端设备,都是无法精准坐标的,连这都不知道,还整天吹自己是什么地图神陀,怎么在这里也没见你说点可用的?

  说罢,给了他二三十大洋,嘱咐他以后成家了,在不要去那些烟花场所,还要亲自张罗午员木婚事,

  人们都说,穷不过七代,富裕不撑三代,我觉得说的一点没错,像家里出个败家后代,就是纵然有富可敌国之势,也难不落下空留一场梦的结局。

  那白猫,至始至终一直都静静的看着姜员木,好似刚才说的那些它全听的懂,跳下炕头,缓缓走到姜员木面前,用那毛茸茸的耳朵在他身上蹭了一会,抬起头看了姜员木一眼,便跳上炕头,钻窗而去,消失在了黑夜里。

  师傅这次来时被一个叫“陈皮老粗”的人叫过来的,听大伯说这个人可是参与过女帝-“武则天”的皇陵盗掘,洗其珍宝无数呢!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金粟山怎么读  金粟山森林公园怎么样  金粟山属于什么山脉  金粟山人  金粟山国家森林公园  金粟山海拔多少  金粟山在哪里  金粟山藏经纸  金粟山的简介  金粟山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达人街Ⅰ未婚少东 命犯桃花 流氓俊娘子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穿越异世武神 广漂的那五年 我穿女装能变强 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神魔因果 超能仙医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