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汉奸小说

汉奸

汉奸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奇迹之城

时间:2021-01-08 02:57:45

敌寇入邦,国难当头,八个从日寇煤场死里逃生的性格迥异的结义异姓兄弟,可以选择了相同的道路,有人从政,有人抗日,有人种地,有人落草为寇,更有数人做了为人所不耻的汉奸.....残酷无情的大时代,并也没堙没所有人的爱恨情仇,都在耐心的等待时间做最后的裁决!这时有人拍了拍王天保的肩头,递过来一颗手卷的老旱烟,天保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准是顺子,转头就看见一张黝黑的脸,顺子笑了露出一排黄牙,小声嘀咕着:“保哥,赶紧抽几口吧,一会又要被日本人狗撵兔似的干活了”天保把烟叼在嘴边,从蓝布内襟里掏出一根洋火杆(火柴),弯腰随意在地上的煤矸石上一蹭火柴就燃起来,把烟点着,回头摸着顺子那脏兮兮满是灰尘的头,顺子咧着嘴只是笑。。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天保一班工友二十多人叽叽喳喳正在商议如何给老孟处理后事,胡三牵着一条大狼狗,满嘴酒气脸红脖子粗,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什么情况他妈的,狗日的是不是要造反,你们这些孙子在嘀咕些什么呢!”胡三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通恶言。有人站出来解释说明,是老孟死了。

  在监狱里天保三个人吃尽了苦头,天天遭受严刑拷打,但每一个都是汉子一声不吭,拒不画押。刘满金的属下胡三,出了一个馊主意,把天保他们三个送到日本人本月初新开冰凌沟的煤矿,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众人又把目光投向了丁小鬼,见他一跺脚:“我老丁拼了,但是这个弄家伙的时机不能和我们逃跑的时间不能间隔太久,太久会被发现,这也真算是个难题,但我保证会在我们跑之前把家伙给你拿到!”

  有天晚上,丁喜全看见天保独自一个人就凑过来,看了看四周把天保拉到一个僻静处,天保按照他平日里的表现,不能不对他怀有戒心,一声没言语绷着个脸一双眸子上下打量着他,丁小鬼没说话先挤出个笑脸,又探头探脑的四下里望了望,终于吞吞吐吐说明了他的意图。“天保兄弟,这冰凌沟可不是人呆的地儿,我最近看见你和银强一直在观察着这矿场的一切,兄弟你是不是想着能从这儿远走高飞”天保拍了拍他的肩头:“老哥,你今晚没喝酒吧,也没发烧吧,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逃跑了.....”话未说完,丁小鬼赶忙脸红脖子粗的解释:“天保兄弟,我也没有别的意思,这鬼日子我也是够了,很多人都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怂,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你看看我这单薄的小身板,狼见了都得掉眼泪嫌弃没有肉,如果再这样煎熬下去,早晚我也得和老孟一样去看山(读kān看山寓意着死亡埋葬)了!我这次冒冒失失找天保兄弟,其实事关生死的事!”

  玉镯被刘三贵撸了去,对外声称,顺子娘偷了他府上的缎子面,被当场抓到,她羞愧难当所以自寻死路,这该死的贼婆子好死不死死在我家的柴房,那对玉镯当做抵偿。明眼人自然会看出其中的猫腻,但乡亲们谁都是敢怒不敢言。这对玉镯子几年后,明晃晃的出现在刘三贵小儿子刘满囤的手腕上,顺子看见刘满囤的那熟悉的白玉镯子,满脑子的念头就是夺回来那本属于自己最后关于母亲的唯一信物。被天保哥一把拽了回来,并向他保证一定帮他拿回来。

  每天晚上天保这班工友都会来看看老孟,数数到了七天头晚上,天保蹲下来看着孟老头惨白的脸,孟老头嘴角动了动,虚弱的说:“小伙子,我这把老骨头......看来是要扔在这里了”

  天保把今晚丁小鬼和大春,透露的情况和银强一谈,银强觉得可以一试,大不了一死。顺子和小郑也凑过来,表示也要拼一把,天保对他们说,一定要想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贸然行动。

  他神神秘秘踮着脚凑到天保耳根边,“前天我和洪大春去给冈田搬东西,听冈田和黄大牙说,一礼拜之后矿上要来一批新的工人而且,还要来一个更大的鬼子官,叫什么上野村良说这个人很喜欢喝酒,那天还是村良的生日冈田会设宴招待他,想那天闹闹哄哄的,能不能设法逃走,我觉得吧,一个人还是难以成事,我和老乡洪大春已经私下商量过,他让我来找你天保兄弟!

  第二天一早,天保睁开眼便跑来看他,他瘦骨嶙峋的手臂挥着,示意他很好,天保和顺子扒拉口饭匆忙上工去了。

  天保他们被选派在煤堆里人工选煤,大家必须一刻不能停歇,稍有歇息,必会招致黄大牙手下的皮鞭,尤其这个叫胡三的人,这小子打人最狠,每次打人都跳起来脚来,一边打骂一边瞪着狗眼。有个四川人郑孝峰来东北走亲戚被黄胖子掳来,小郑生得白白净净十分俊秀,在汉中曾是个教书先生,以前跟本没有干过重体力活,常常因为干得累了停一会,招致胡三一顿毒打。天保体恤他,每次干活都把他夹杂在银强顺子中间,自己在鬼子和狗子明眼能看到的地方,卖力工作着。

  那年代还没有偶像的说辞,用顺子的话讲保哥就是他眼睛里的神。天保是长岭镇有名的好猎手,枪法特准,有着一股子牛劲,曾经赤手空拳遭遇一只土豹,人豹势均力敌,缠斗了一个时辰,豹子见得不到便宜悻悻而去。为人是特别豪爽仗义,顺子吃不上饭的时候天保没少接济他,顺子爹死的早,在顺子七岁的时候就得了一场寒症,撒手人寰。顺子娘为了生计到处给别人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养家糊口,那时候还没有做镇长的地主刘三贵见顺子娘虽然是村野小户人家,但也有几分姿色,诱骗顺子娘给他做针线活,在柴房就把顺子娘糟蹋了,这个刚烈的女子就在柴房里悬梁自尽了。顺子娘手上戴着一对晶莹透亮的白玉镯子,娘常常对顺子说:“这副玉镯虽然成色不好,其中有个还有点破了相,这可是当年你姥姥给我的嫁妆,将来等俺家顺子娶个婆娘,好送给俺儿媳妇儿!”

  趁着躲雨这段时间,天保就对银强几个人说了几点顾虑:“如果遭遇了近身的敌人,我们怎么办,如果出了矿场,到达对面山坡之前遭遇瞭望哨机枪扫射又怎么办?”

  接下来一个月里,又有七八个工友中暑或患病死在了冰凌沟煤矿上,天保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才能逃出这人间地狱,他向银强透露了这个想法,但一直没有好的办法,天保和银强每天都在细心的观察着矿场里的一切,他俩的一举一动却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此人大名丁喜全,绰号丁小鬼,个子瘦小,为人很是圆滑世故,有着三寸不烂之舌,还烧得一手好菜。在日本大厨生病去增城治疗的时候,破例被冈田提拔为大厨,冈田曾经在黄大牙和胡三面前夸赞他,良心大大的好,这才是满洲国好良民。

  这时有人拍了拍王天保的肩头,递过来一颗手卷的老旱烟,天保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准是顺子,转头就看见一张黝黑的脸,顺子笑了露出一排黄牙,小声嘀咕着:“保哥,赶紧抽几口吧,一会又要被日本人狗撵兔似的干活了”天保把烟叼在嘴边,从蓝布内襟里掏出一根洋火杆(火柴),弯腰随意在地上的煤矸石上一蹭火柴就燃起来,把烟点着,回头摸着顺子那脏兮兮满是灰尘的头,顺子咧着嘴只是笑。

  第二天午后,长岭镇炸开了锅,刘镇长公子满囤被俩个强盗用一个栓绳的小兔子引诱到郊外一僻静处,被套上麻袋一顿狠揍,那对镯子也被强盗抢走了。刘三贵大发雷霆,大张旗鼓率领一群虾兵蟹将,在镇子闹了个鸡飞狗跳,也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三伏天的正午太阳贼拉拉的毒,就像地主婆满囤娘的那种恶狠狠的眼睛,王天保身子斜靠着煤堆,捧着清汤寡水的饭,说是饭就是屈指可数几颗玉米粒沉在瓷碗底,望着太阳暗自的咕哝了几句。低头端着碗,一口气喝完,几个没太煮熟的玉米粒嚼得咯嘣作响。

  冰凌沟,山大林密,只有正晌午才有炽烈的阳光照的到这深深的沟膛,日本人自从占领东三省后,就大肆挖掘东北这块宝地的资源,自从日本的勘探队探到冰陵沟有丰富煤层后,以冈田为首的中队长,就率领六个鬼子兵和黄胖子带队的满洲国军驻扎于此。黄胖子这个人一笑就会露出俩颗大门牙,工友们暗地里叫他黄大牙。采煤和选煤的活儿,都是附近几个城里监狱的犯人,或是被黄胖子他们抓来的平民百姓。

  洪大春的为人很是耿直忠义,天保早有耳闻,在本村保长欺压百姓的时候,他挺身而出为乡亲们讨公道,去县里告状,但是和官斗,那就是和熊瞎子摔跤——注定输。洪大春闹来闹去被关进监狱,最后被判决到冰凌沟服刑。大春又把那一天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复述了一遍,天保思索了片刻说,:“今晚回去我和那几个好哥们商量一下,时候也不早了,有什么决定我们再碰头!”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花掉1000000亿 我是女队大佬 刘备的日常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蜀山之玄门正宗 万亿富婆爱上我 天地生吾有意无 神起目 自强人生系统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