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当婴尸复活小说

当婴尸复活

当婴尸复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似瑾

时间:2021-01-02 23:57:30

一对更年轻夫妻要提早结束了他们儿子的生命,手术后失败,当所有人都我以为他死了...几年后很多匪夷所思事件突然发生在这个家庭里,他是人是鬼,他为什么杀这么多人?案件在陈木与搭档的调查下,谜底闪现出在众人面前,却让所有人吃了一惊。生就是死,死就是生。6她起床穿上睡衣后,想去开门但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她的冷汗浸湿了粉红色的睡衣,"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没有鬼,但是谁会在半夜的时候敲自己家的门呢,难道是他的鬼魂…?〃高小美皱着秀眉思考着,越想越害怕,她使劲的推着丈夫的肩膀,但不幸的是他始终没醒,"砰砰砰砰…"敲门声的频率越来越快了,似乎门外的那个?人?似乎已经生气了,门外每传来"砰"的声音,高小美的心就狠狠的揪了起来,高小美还是决定去看门,原因有以下几点:1、来自未知的诱惑,这是每个人天生就有的。2、如果门外的?人?一直不走,那自己今晚绝对睡不好觉了,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3、恐惧、恐惧也算是原因之一,如果半夜的时候有人在你家门口敲门,想象一下你害怕吗?但是我想你会结伴去开门的。可是现在高小美只有一个人,她会遇见什么,门外面的有无数种可能性:一只受伤的灰熊?一个被追杀的人?一个全身邋遢的疯子?一6个即将分娩的孕妇?一个身穿制服的特?jing一个快死了的男人,鬼,也许只是邻居家小孩的又在恶作剧…无数种可能…高小美即将打开了门,她扶着门把手,大口吸着气,她很恐惧,她宁愿自己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她打开了门,门外出现了她从来没有想过的情景,一个死去的男婴,已经近乎腐烂了,有点发臭,幸好现在是秋天要不然…。她大叫了起来…"又做梦了,还是原来那个?"叶峰搂着妻子温柔地问道,"额,呵呵,这么多年了,他还在缠着我…"高小美苦笑着回答着,她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唉,没隔几天就做这个梦,太真了。"高小美半无奈半苦笑的说着,"只是梦而已,老婆,睡吧。"几十分钟后,两人都睡着了…当他们认为一切过去了的时候,可惜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第二天他们家的生活有恢复了正常,只是鬼娃娃那三个字始终在那躺着,就像一个猎人注视着猎物一样…高小美想了很多办法,用开水冲,用刷子刷,结果都没把这三个字给清洗掉,可能是昨天没敢来吧,导致今天的红墨水已经渗到地下了吧。高小美怕别人看见,要是那样就麻烦了,索性她就用报纸盖在上面,一家人又回到了从前,叶峰拼命赚钱,高小美仍旧是家庭主妇。三天时间过去了,今天高小美的妹妹高艳艳过来做客了,高艳艳跟高小美比起来服装气质都是截然不同,高艳艳是浓妆艳抹,一身名牌衣服,还有一个驴包包。姐姐虽然有着成熟女人的温柔迷人的气质,但是妹妹的衣服浓妆都足够吸引大部分男人了,…两个人各自说着完全不同的事情,高艳艳关心的是化妆品名牌衣服时尚杂志以及她那个有钱男朋友,而高小美说的则是老公叶峰儿子瑞瑞的问题,两个不同星球的人…两个人都习惯这种谈话方式了,各说各的,双方都是倾诉者,谁都不打扰谁,中午吃完午饭后,高艳艳逗了一会瑞瑞,便匆匆离开了高小美的家,去找她男朋友了。看着她的背影,高小美不禁冷笑起来。"才刚刚二十岁啊,就这么堕落,呵。"有时候她也会害怕妹妹会勾心叶峰,但是毕竟她宁愿相信妹妹,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拜金女妹妹永远回不来了。B市坤华街,一个女生永远地躺在了这里,她就是高艳艳。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立刻报了案,"俺在这里看见一个一个死人,快点来救她,她现在搁坤华街,你们赶?来。"去现场的是陈木和韩雨沫两位金牌搭档虽然是搭档,但是现在仅仅是搭档而已。十几分钟后一辆jing车赶到了报案人说的地方,陈木刚下了车,就看到了几个农民工兄弟在看什么东西,原来这就是那具尸体,高艳艳的尸体。陈木喝到:"都离开那具尸体,快点。"几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看到陈木的制服后,赶紧往后面退了好几步,韩雨沫也下了车,她承认她真的很想吐,这具尸体太恐怖了,也就只有一群男人在一起才敢看一下,对于一个女生这副场面太震撼了:尸体是躺在一个小巷子里的,粉红上衣,超短裙,黑色丝袜,高跟鞋紫色指甲,尸体后背靠在墙上,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小腿,大腿夹住下巴,低着头像是在沉思,而她的花容真的失了色,嘴巴微张,瞳孔放大,而她的左边胸膛则是开了一个洞,洞里面还有血液滴出来…直接看到如此血腥场面,韩雨沫的确汗颜了,她很想吐,以前和陈木一起破分尸案的时候她也有这种感觉。陈木立刻要求剩下的同事们拉开警戒线,陈木给了他们一人一根"云"烟,态度也是极为客气的问道:"那个,你们谁先发现她的?"他指了指那具尸体,等待他们的回答,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回答:"那个是俺,俺发现的,后来俺就叫了他们那群Bie羔子,他们开始还不敢看,都没胆。"陈木用眼神看着他们,陈木需要他们的肯定回答,剩下的三个人,一个十七八岁,另两个也才三十出头。三个人点点头嗯了几声,陈木便都让他们离开了。陈木语气低低地问道:"你发现她的时候,有没有在这巷子里看见别人?""没有,那时候俺没看见一个人,你Dei相信俺。""嗯,那你发现她的时候是几点,你还记得吗?""俺刚从工地里回来,今天没活,俺记得那时候是两点半看见她的。""你确定?""你是不是看俺想杀人的,俺肯定就是两点半,然后就打电话报警了。""嗯,我信你,现在是两点五十五,你这二十五分钟没有离开这里吧,还有,这具尸体还有没有人看见""我们四个一直在这,连解手都没去,就俺们四个,没有别人看见。"陈木的问话结束了,示意几个同事先把四个人带回局里,然后问韩雨沫:"你调查到什么了?"韩雨沫看了看尸体说:"我觉得,还会有下一个…,就像那次6.2变态取舌案一样。"6.2变态取舌案:顾名思义,在2011年六月二号的韩州市内,出现了一名变态杀手,专门杀死一些说替黑人翻an的律师,并且取下TA们的舌头,弄得人心惶惶,不过大多数人是开心的,后来他自首了,陈木记录下了,和他的谈话记录,不过陈木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一个人看,后来取舌者被判了刑…死……。这里韩雨沫拿他当比喻,是因为他有个特姓,每隔几天就杀一个。,大口的呼吸使她已经逐渐恢复正常了,。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6她起床穿上睡衣后,想去开门但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她的冷汗浸湿了粉红色的睡衣,"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没有鬼,但是谁会在半夜的时候敲自己家的门呢,难道是他的鬼魂…?〃高小美皱着秀眉思考着,越想越害怕,她使劲的推着丈夫的肩膀,但不幸的是他始终没醒,"砰砰砰砰…"敲门声的频率越来越快了,似乎门外的那个?人?似乎已经生气了,门外每传来"砰"的声音,高小美的心就狠狠的揪了起来,高小美还是决定去看门,原因有以下几点:1、来自未知的诱惑,这是每个人天生就有的。2、如果门外的?人?一直不走,那自己今晚绝对睡不好觉了,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3、恐惧、恐惧也算是原因之一,如果半夜的时候有人在你家门口敲门,想象一下你害怕吗?但是我想你会结伴去开门的。可是现在高小美只有一个人,她会遇见什么,门外面的有无数种可能性:一只受伤的灰熊?一个被追杀的人?一个全身邋遢的疯子?一6个即将分娩的孕妇?一个身穿制服的特?jing一个快死了的男人,鬼,也许只是邻居家小孩的又在恶作剧…无数种可能…高小美即将打开了门,她扶着门把手,大口吸着气,她很恐惧,她宁愿自己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她打开了门,门外出现了她从来没有想过的情景,一个死去的男婴,已经近乎腐烂了,有点发臭,幸好现在是秋天要不然…。她大叫了起来…"又做梦了,还是原来那个?"叶峰搂着妻子温柔地问道,"额,呵呵,这么多年了,他还在缠着我…"高小美苦笑着回答着,她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唉,没隔几天就做这个梦,太真了。"高小美半无奈半苦笑的说着,"只是梦而已,老婆,睡吧。"几十分钟后,两人都睡着了…当他们认为一切过去了的时候,可惜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第二天他们家的生活有恢复了正常,只是鬼娃娃那三个字始终在那躺着,就像一个猎人注视着猎物一样…高小美想了很多办法,用开水冲,用刷子刷,结果都没把这三个字给清洗掉,可能是昨天没敢来吧,导致今天的红墨水已经渗到地下了吧。高小美怕别人看见,要是那样就麻烦了,索性她就用报纸盖在上面,一家人又回到了从前,叶峰拼命赚钱,高小美仍旧是家庭主妇。三天时间过去了,今天高小美的妹妹高艳艳过来做客了,高艳艳跟高小美比起来服装气质都是截然不同,高艳艳是浓妆艳抹,一身名牌衣服,还有一个驴包包。姐姐虽然有着成熟女人的温柔迷人的气质,但是妹妹的衣服浓妆都足够吸引大部分男人了,…两个人各自说着完全不同的事情,高艳艳关心的是化妆品名牌衣服时尚杂志以及她那个有钱男朋友,而高小美说的则是老公叶峰儿子瑞瑞的问题,两个不同星球的人…两个人都习惯这种谈话方式了,各说各的,双方都是倾诉者,谁都不打扰谁,中午吃完午饭后,高艳艳逗了一会瑞瑞,便匆匆离开了高小美的家,去找她男朋友了。看着她的背影,高小美不禁冷笑起来。"才刚刚二十岁啊,就这么堕落,呵。"有时候她也会害怕妹妹会勾心叶峰,但是毕竟她宁愿相信妹妹,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拜金女妹妹永远回不来了。B市坤华街,一个女生永远地躺在了这里,她就是高艳艳。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立刻报了案,"俺在这里看见一个一个死人,快点来救她,她现在搁坤华街,你们赶?来。"去现场的是陈木和韩雨沫两位金牌搭档虽然是搭档,但是现在仅仅是搭档而已。十几分钟后一辆jing车赶到了报案人说的地方,陈木刚下了车,就看到了几个农民工兄弟在看什么东西,原来这就是那具尸体,高艳艳的尸体。陈木喝到:"都离开那具尸体,快点。"几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看到陈木的制服后,赶紧往后面退了好几步,韩雨沫也下了车,她承认她真的很想吐,这具尸体太恐怖了,也就只有一群男人在一起才敢看一下,对于一个女生这副场面太震撼了:尸体是躺在一个小巷子里的,粉红上衣,超短裙,黑色丝袜,高跟鞋紫色指甲,尸体后背靠在墙上,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小腿,大腿夹住下巴,低着头像是在沉思,而她的花容真的失了色,嘴巴微张,瞳孔放大,而她的左边胸膛则是开了一个洞,洞里面还有血液滴出来…直接看到如此血腥场面,韩雨沫的确汗颜了,她很想吐,以前和陈木一起破分尸案的时候她也有这种感觉。陈木立刻要求剩下的同事们拉开警戒线,陈木给了他们一人一根"云"烟,态度也是极为客气的问道:"那个,你们谁先发现她的?"他指了指那具尸体,等待他们的回答,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回答:"那个是俺,俺发现的,后来俺就叫了他们那群Bie羔子,他们开始还不敢看,都没胆。"陈木用眼神看着他们,陈木需要他们的肯定回答,剩下的三个人,一个十七八岁,另两个也才三十出头。三个人点点头嗯了几声,陈木便都让他们离开了。陈木语气低低地问道:"你发现她的时候,有没有在这巷子里看见别人?""没有,那时候俺没看见一个人,你Dei相信俺。""嗯,那你发现她的时候是几点,你还记得吗?""俺刚从工地里回来,今天没活,俺记得那时候是两点半看见她的。""你确定?""你是不是看俺想杀人的,俺肯定就是两点半,然后就打电话报警了。""嗯,我信你,现在是两点五十五,你这二十五分钟没有离开这里吧,还有,这具尸体还有没有人看见""我们四个一直在这,连解手都没去,就俺们四个,没有别人看见。"陈木的问话结束了,示意几个同事先把四个人带回局里,然后问韩雨沫:"你调查到什么了?"韩雨沫看了看尸体说:"我觉得,还会有下一个…,就像那次6.2变态取舌案一样。"6.2变态取舌案:顾名思义,在2011年六月二号的韩州市内,出现了一名变态杀手,专门杀死一些说替黑人翻an的律师,并且取下TA们的舌头,弄得人心惶惶,不过大多数人是开心的,后来他自首了,陈木记录下了,和他的谈话记录,不过陈木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一个人看,后来取舌者被判了刑…死……。这里韩雨沫拿他当比喻,是因为他有个特姓,每隔几天就杀一个。,大口的呼吸使她已经逐渐恢复正常了,

  2008年的B市显得很是热闹,人来人往。而在一家医院的门口,一对夫妻却在此停下了脚步,妻子高小美头低着,:〃峰,我们能不能不进去。〃丈夫叶峰一下就听懂了妻子的意思,:〃不行,我们现在的能力养活不了他。〃丈夫的坚定的回复将高小美最后的一丝坚持也给摧垮了。几天前他们也来到这里过,当时高小美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医生淡淡的说:〃只能做手术了,把孩子取出来。〃听到这句话高小美差点没晕倒,一是要做手术会不会失败,二是金钱问题,尤其是金钱。医生看到他们眉间的抉择,便说了一个他们能接受的价格,价格很低,他们仔细想了想,还是同意了。而现在他们即将进去,结束一个生命,叶峰安慰着高小美:“亲爱的,没事的,我以后会让你幸福的,相信我。”“嗯嗯,峰,我信你”他们看看时间,快到做手术的时间了。就在护士刚要把高小美推进手术室的时候,门外的一个医生极度暴躁的叫起来,:〃我不做这个手术,我不做。〃这把叶峰夫妻吓了一跳,最后这个医生的领导过来说:“爱做不做”,医生听完后一声不吭地走进了手术室,虽然叶峰不知道这个医生因为什么原因而不愿意做,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后退的路了。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大意,没有让兴奋压制住了理智,也许就没有现在的场景了吧。几个小时后…手术成功了,成功的取下了婴儿,高小美痴痴看着叶峰没有说话,叶峰呼了一口气,:“对不起,小美,如果...”高小美虽然脸色苍白还是淡淡的说,:"老公,别说这些了,我们回去吧。”然后,叶峰夫妻看都不敢看一眼婴儿便匆匆的下了楼,可是。在他们背后,却有一双极为怨毒的眼睛目送他们下楼,眼神里带着深深的怨恨和不解,令人不寒而栗。回去后他们认为这个婴儿已经死了,虽然他们认为自己去寺庙拜过佛主,烧过香,就可以弥补罪过。但是……事情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五年后,他们经过五年的奋斗,叶峰成为了公司老板眼里的红人,事业一步步地高升着,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还有了三岁的儿子瑞瑞。虽然叶峰经常不在她身边但是,她一直相信着他,这个向她许过一辈子承诺的男人。时间过得很快,不会等任何人,同样时间也可以淡化一切,只是淡化而已。他们以为那个婴儿死了,但是…至少他们一家人现在都过得很幸福,似乎他们重来没有进过那家医院,从也没有进去过那个昏暗的手术室,似乎从来没有过那个孩子,似乎,只是似乎而已。今天,叶峰难得的放了一天假,起床后他看着仍然睡着的妻子,微微的笑着,刷牙洗脸后,叶峰打算先去散散步,刚出门就看到门外有一个黑色塑料袋,叶峰心里认为肯定是邻居家的小孩又恶作剧了吧,真无聊,这个塑料袋里好像有东西。叶峰打开了它,打开了他人生噩梦的开始,里面是一张照片,一张婴儿的照片,一张死了的婴儿的照片…照片上的婴儿全身都快腐烂了,十分恶心,四肢诡异的摆成大字形。叶峰一看,就吓的冒出一身冷汗,瘫软在了地上,他深呼了几口气,又看了看黑色塑料袋,原来除了这张照片,里面好像还有东西是一个婴儿的雕塑,很逼真,婴儿的眼睛微微的睁着,四肢蜷缩着,肌肤很白嫩,看起来太小了,没有让叶峰感到可爱,反而显得有些诡异,这时叶峰的手不自觉的想去抚摸它,触到它的皮肤了很滑,像真人一样,就在触到的一瞬间,婴儿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原本显得像是没睡醒一样的表情变成了狰狞的样子,原本蜷缩的四肢也急剧的撑开,极度诡异和恐怖,眼神里似乎带着无尽的怨恨和怒意。这是雕塑还是?叶峰惊得大叫一声,松开手拔腿就朝着卧室跑去。把正在睡梦中的妻子推醒,坐在床上没有说话,“怎么了,老公?”高小美不解的问道,叶峰大口喘着气,沉默了几分钟后,他说道,:“老婆,它回来了,回来找我们了。”“谁?”“那个孩子”叶峰没有理会妻子的茫然,赶紧拉着高小美的手一起走出去,〃刚刚那个会动的雕塑哪去了?〃叶峰抓着头发,叶峰惊异的叫着:“几分钟的功夫,雕塑竟然不见了?”〃什么会动的雕塑,老公你这几天是不是累了,你看那里是什么?〃高小美指着一块地面问道,就是刚刚放塑料袋的地方,叶峰过去一看只有红色的三个字:鬼娃娃!。两个人同时无力的摔倒在地上,惊恐同时在两个两个成年人脸上浮现,“老公,要不要报警?"高小美看着叶峰说,叶峰低着头不说话,沉默了很久说:〃别了,我相信这只是个恶作剧。没这么巧的没这么巧的〃叶峰与高小美说了照片诡异的雕塑,高小美的脸色惨白,久久无语。夜晚如期而至…可能是因为白天发生了那件事情,所以叶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个小时才睡着,不一会高小美就听见了叶峰的呼噜声,高小美看着这个从高中就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微微的笑着。似乎把白天的事情忘记了,他现在很能挣钱,这是真的,所以他身边从来不缺一些抛媚眼的女人,高小美痴痴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还很年轻才二十七岁,可是叶峰的身边都是年轻美女,虽然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冷落过自己,但是...算了,高小美叹了口气也睡了。她刚刚躺下,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她拍了拍叶峰的肩膀,叶峰则是没有理会她,继续熟睡着。她起身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不跑尸怎么复活  辱尸之后复活了  死婴复活事件  河南死婴复活  复活的死婴多大了  复活的尸婴王刚讲故事  冰尸复活电影  千年老尸复活  尸复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花掉1000000亿 我是女队大佬 刘备的日常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蜀山之玄门正宗 万亿富婆爱上我 天地生吾有意无 神起目 自强人生系统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