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禁小说

神禁

神禁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12-30 17:58:02

《神禁》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肖远山,肖鹏飞,金福来,云哥,明哥,龙五,陈妈,钟楚云,丁若妍,碧瑶,姜皓天之间的故事。神禁约8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点评: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Y医院。

在一个偏僻角落的树荫下,赵子明和钱龙五正耷拉着脑袋被钟楚云厉声训斥着。

忽然,一个青年急匆匆地跑到三人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云……云哥,快……快……快去看……飞哥醒来了!”

钟楚云一听,再也顾不上喝斥二人,撒开脚丫子就向病房跑去。

赵子明、钱龙五也随之尾随而去。

钟楚云一进房间,就看到正与诸位兄弟开心畅谈的肖鹏飞,面上忧虑之色一扫而光。

“飞哥,你没事吧?让我担心死了。都是阿明和小五保护不力,以致令你受伤。”

“没事没事,你就不要责怪明哥和五哥了,是我自己冲出去的,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孩在我眼前被轿车撞,而不去救她吧?!对了,那个女孩现在怎样了?”

“飞哥,你放心吧,那女孩平安无事,是她送你来医院的。为你办理了入院手续后,她就离开了,临走时交待说她很快便会回来看你的。”

“她没事就好。”

得知那女孩的消息,肖鹏飞心中踏实了很多,颇为满足的一笑。

“飞哥,你的身手怎么那么敏捷,速度为何会那么快呢?当时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你的人已经在那辆车与那个女孩之间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是啊!飞哥你当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提起前事,赵子明和钱龙五均不由在心底格登了一下。

二人想起前情,都不由在心中直犯嘀咕。

肖鹏飞闻言,不置可否,正犹豫着该怎么回复之际,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肖鹏飞冲众人微微一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各位说的人已经到了。”

众人疑惑地望着他,目光中尽是不信。

龙五去开了门,门外果然站着一个打扮时尚,穿着颇为讲究的美女,正是那被肖鹏飞救下的女孩。

众人见之,均不由张大了嘴巴。

那个女孩拿着一束鲜花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各位好!我姓丁,名若妍。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这束鲜花送给你!”女孩扫了屋内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坐在病床上的肖鹏飞脸上,冲他微微一笑,接着大大方方地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将手中的鲜花递给肖鹏飞。

“谢谢!丁小姐过奖了。我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举手之劳而已,丁小姐实在太客气了。”第一次同异性近距离接触,肖鹏飞不由面上一片飞红。

“飞哥,丁小姐,你们慢慢聊,我和弟兄们一起去看看小妹现在的情况如何!”钟楚云见状,向赵子明、钱龙王等人使个眼色,二人会意,三人一起带众人离开了房间。

“飞哥?呵呵看不出啊,你还是他们的老大?听口气,好象是混黑 社 会似的?……”丁若妍看到肖鹏飞似笑非笑地望着肖鹏飞,调侃着道。

“丁小姐误会了。那称呼只不过是各位兄弟抬举我罢了,切莫当真。丁小姐没受伤吧?”肖鹏飞怕言多有失,忙转移话题问道。

“托你的福,幸好你及时将我救下,不然现在躺在病床上的那个肯定是我了。你为我而受伤,真是让我过意不去。”丁若妍想到当时惊险的一幕,不由发自内心地感激,眼见肖鹏飞为救他而受伤心中又升起了一丝由衷的歉意。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这一点擦伤不碍事的,医生说静养一下就行了,后天就会好,没事的,多谢你的关心。”肖鹏飞不经意的一笑,令丁若妍不由一呆,心中微微一动,暗道:为何看到他的笑容,我会怦然心动呢?难道我喜欢他么?不可能呀,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帅哥,从小到大,身边优秀的男子多不胜数,眼前这个人既不是什么名人,又长得不怎么出众,我怎么会喜欢他呢?再说,这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我喜欢他?这怎么可能呢?既然不喜欢他,那为何我一见到他的笑容,就犯迷糊呢?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丁若妍心中想着,不由地发起呆来。

“丁小姐……丁小姐!”肖鹏飞招呼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哦……嗯……哦,你叫我?不好意思,看到你,觉得你挺像一个熟悉的人,可想了半天,又想不起你到底像谁,失礼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对了,说了半天,你好象还没介绍过你自己呢?能说说么?”丁若妍面上一红,赶紧转移话题道。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肖鹏飞,你叫我小飞就成了。”肖鹏飞有点不好意思,冲丁若妍歉意的一笑。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阿飞吧。你也不要丁小姐丁小姐的叫我,直接叫我若妍或者阿妍好了。”丁若妍见到肖鹏飞的笑容,心中又是一动。

“这……这……这不好吧?”

“这什么这?有什么不好的?让你叫你就叫,别婆婆妈妈 的不象个男人。”丁若妍蹶起嘴唇斜着眼瞪他道,那凶巴巴的模样中竟带着几分娇俏的可爱,透着一股别样的美,一时间竟把肖鹏飞看呆了。

“咳……咳……咳,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丁若妍见状不由脸一红,虽然口中凶他,但心中却透着一股子得意。

“呃……丁小呃……阿妍,你来找我,不止是看我这么简单吧?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直说好了,如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一定帮你!”

看到丁若妍瞪向自己,肖鹏飞赶紧将已到了嘴边的称呼改了口,同时转移话题问对方。

“嗯,是这样的,最近我老是感觉有人在我身后跟踪我,所以想找个身手敏捷的人来做保镖,看你的身手不错,有意请你来做,不知你愿不愿意?当然,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我愿意支付你月薪三万。”

“不会吧?!月薪三万人民币?你确定?”肖鹏飞听到对方愿出三万元的月薪请自己做她保镖,不由心头疑云丛生。

此前无数次求职的失利,让他深深体会到找到一个工作的艰难,天天在人才市场混迹的他,当然知道一个理想的工作的正常范围的薪资标准是多少?一般而言,从事保安类的工作能拿到月薪三千到五千就已经是很高了,可眼前这个刚刚结识的年轻女子张口就是月薪三万,这怎能不令他吃惊呢?她到底是谁?该不会是骗子吧?……

丁若妍看到惊疑不定的他,似乎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名片,取出一张,递了过去:“不相信我,是吗?那么这个会不会让你相信我呢?”调皮的俏脸上一脸戏谑似的笑意。

肖鹏飞疑惑地接过名片,看了一眼,不由眼睛骤然间睁得老大,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得老大,几乎成了O型。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张名片上印着一行字:丁氏国际亚洲区常务总顾问兼执行总裁丁若妍。

他虽然来到南方不久,但求职之时,收集了许多知名企业和公司的相关资料及信息,他当然知道这丁氏国际的背景。

丁氏国际是丁氏国际集团的简称,是由国际著名财团丁氏家族现任族长丁莫言一手创建的,旗下涉及石油、金融、汽车、房地产、通讯、网络设备等多个领域,业务面积覆盖全球,成绩骄人,位列世界500强企业的前一百名之列,真真正正的实力派集团企业。

许多名牌大学的本科生、硕士生,甚至是博士生、博士后挤爆脑袋想进去,都进不了,自己一个高中肆业生能行吗?想到这里,他心中直打鼓,疑惑的目光再次移向丁若妍。

望着她看了好半天,才迟迟疑疑地道:“贵公司招人不都是要文凭么?你为何不找一些硕士或博士毕业高学历的人呢?我只是一个高中肆业生而已,你找我,不怕找错人了么?”

丁若妍闻言,望着他上上下下、从头到脚将他象看怪物似的看了一遍,最后“嗤”地一声笑了起来。

肖鹏飞被她看得好不自在,不由低头自顾,可他并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不由将探询的目光移向丁若妍。

丁若妍止住了笑,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原本以为你是个很随意的人,没想到你也是如此迂腐。要文凭又有何用?要那些书呆子又有何用?整天就知道抱着书本死读书,读死书,不会活学活用,白糟蹋了他们那么高的学历。相反,在丁氏集团,许多学历并不是很高,却很会钻研,而且脑子活络的人却能创造出许多比他们学历高得多的人更大的贡献,与其养一群高学历的酒囊饭袋,倒不如养一群低学历的各种类型的精英人才。学历算得了什么?最重要的是有什么样的本事!”

丁若妍娓娓道来的一番话,令肖鹏飞感慨颇深。

从她的这短短的几句话就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唯才是举,知人善用的老板,也是一个真正懂得管理的老板,丁氏集团有这样的领军人物,也难怪会成为业绩遍布全球,位列全球500强之列的跨国企业。

“我只是个高中肆业生,一无学历,二无技术,我能有什么本事?你该不会看走眼了吧?”肖鹏飞此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是明白着拒绝人家吗?好象有点太不给人面子了。

心怀忐忑的肖鹏飞并没看到丁若妍脸上出现料想中的难堪的表情,相反,在她面上却是一种得意的眼神,这让他感到颇为迷惑。

“你一定不是一般的人!”丁若妍笑嘻嘻地望着肖鹏飞,目光中透着一股神秘。

肖鹏飞心头不由一震。

“你顺利救下我足以说明你身手之敏捷。当我注意到那辆肇事车辆之际,那辆车离我只有十米的距离,而且是在全速前进的状态,而我四周就是离我最近的人也距我有五六米远,而你更在离我十米之外的地方。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按常理推断,那辆车会在半秒钟之内撞到我身上,可是你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到我身边,并将我带离险境,这说明你的速度已超出了常人所能达到的范围,如果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绝不可能有这样敏捷的身手和超人的速度,除非你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丁若妍一番分析有理有据,让肖鹏飞不能不由衷地佩服。

更让肖鹏飞钦佩的是,在当时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丁若妍竟然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注意四周的情况,并加以衡量和分析,这充分说明了丁若妍具备一个成功商界女强人应有的临危不乱的潜质。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愿不愿意接这个保镖的工作,你自己决定吧!”对于丁若妍来说,她现在对于肖鹏飞是否会接受自己的招揽,丝毫不持怀疑态度,她相信肖鹏飞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好,我做!不过,我得知道做为保镖,我需要做些什么呢?”果然,肖鹏飞同意了。

“嗯,你跟着我就成了,我走到哪儿,你就跟到哪儿,除了睡觉之外,你都得跟着我,以保护我的安全,这就是你的工作。”

“呃……该不会你去上厕所,我也得跟着你去厕所吧?”肖鹏飞听了,不由有些头大。

“你说呢?”丁若妍闻言,不由冲他调皮地一笑,不置可否地又将皮球踢返给他。

肖鹏飞面上一红,颇为尴尬。

“好了,别不好意思了。现在你的伤还没完全好,等你的伤好了,我再来接你正式开始上班吧。”

“我好的差不多了,随时可以出院。”

“这样吧,后天我来找你,你明天再休息一天吧。”

“也好!那我就恭候你的大驾喽!”

“好!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了,拜拜!你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就可以。对了,这个手机送给你,方便联系。”

说完,丁若妍从口袋取出一款小巧玲珑的手机交给肖鹏飞,冲他甜甜一笑,随即开门离去。

次日,肖鹏飞的伤势已完全恢复,正准备去看看钟碧瑶,没想到刚走出门外就碰到在钟楚云的陪伴下一路蹦跳兴高采烈向自己走来的钟碧瑶。

“肖大哥,你也好了!真是太棒了,听大哥说你被车撞了,好担心你啊。昨天就想来看看你,可是又怕打扰你休息,直到现在才过来。你不介意吧?”钟碧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关切地望着肖鹏飞兴奋地道。

“碧瑶,你感觉如何?恢复得还好吧?”肖鹏飞见到她健康活泼的样子颇为开心,但还是忍不住关心之情明知故问。

“我全好了!肖大哥,你看!”说罢,钟碧瑶原地转了一圈,病号服翩然而起,衬着她那刚刚发育的玲珑身段,显得健康而有朝气。

肖鹏飞微笑着点点头道:“不错,不错,看来你真的是好了。”

“谢谢肖大哥!听大哥说,碧瑶能有今日,孤儿院得以保全,全拜肖大哥所赐,如果不是你用自己的血给我换上,兴许碧瑶已经死了,如果不是肖大哥你帮我们将孤儿院留下,我们大伙现在都已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了……是你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肖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大家的恩人,对碧瑶而言,你如同再生父母,能遇到你,是碧瑶几生修来的福气……肖大哥,请受碧瑶一拜!”钟碧瑶诚恳地说完这番话,盈盈下拜,向肖鹏飞跪了下去。

“呀!快起来,快起来!碧瑶,你这是做什么呀?快起来,快起来!千万使不得,你我同龄,岂能如此跪拜?再说我只不过是物尽其用嘛,顺手帮个小忙而已,实在谈不上什么恩不恩的。助人为快乐之本嘛!能帮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岂敢再受你的大礼!”

肖鹏飞见状忙伸手扶着她的双肩,以便阻止其下拜之势。

钟碧瑶水灵灵的眼睛笑意盈盈地望着肖鹏飞,目光中包含的尽是感激。

“嗯,既然碧瑶好了,那么我们回家吧!顺便去街上多买一些东西回去,好好装扮一下我们的家。”肖鹏飞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目光一扫众人说道。

“好喂!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喽~~”钟碧瑶自从入院以后,天天闷在病床上,从未曾外出过,早都憋坏了,听到要回家,马上兴奋地第一个响应。

很快,收拾完东西的钟碧瑶便在兄长钟楚云及赵子明、钱龙五及一干兄弟的陪伴下准备离开医院,肖鹏飞则去办理出院手续。

在众人出院之际,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起因是由于钟碧瑶以不符合常理的不可思议速度复原,院方大奇之下欲留下她,以便继续做进一步的研究。

于是在肖鹏飞的护卫下,众人簇拥着钟碧瑶飘然离去,令院方几个医生不由面面相觑,连叫可惜,扼腕长叹。

金福来肖鹏飞小说名字叫做《神禁》,这里提供金福来肖鹏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禁小说精选:“喂!……喂喂……”伴随着一阵隐隐约约的呼叫声传入耳鼓,一阵诱人食欲的香味也传入了鼻孔,不断地刺激着正昏昏沉沉睡着的肖鹏飞的听觉和味觉神经。最终还是饥饿和好奇战胜了困倦,悠悠地醒转过来,揉了揉醒松迷朦的眼睛,循着空气中香味传来的方向望去。朦胧中,只见一只肥大的鸡腿正在眼前晃动着,散发出阵阵令人馋涎欲滴的诱人香味。肖鹏飞不由地吞了一口唾液,将嘴巴渐渐靠过去,试图将那只鸡腿咬在口中大吃特吃一番。蓦地,鸡腿一闪,消失不见,取…

“喂!……喂喂……”

伴随着一阵隐隐约约的呼叫声传入耳鼓,一阵诱人食欲的香味也传入了鼻孔,不断地刺激着正昏昏沉沉睡着的肖鹏飞的听觉和味觉神经。

最终还是饥饿和好奇战胜了困倦,悠悠地醒转过来,揉了揉醒松迷朦的眼睛,循着空气中香味传来的方向望去。

朦胧中,只见一只肥大的鸡腿正在眼前晃动着,散发出阵阵令人馋涎欲滴的诱人香味。

肖鹏飞不由地吞了一口唾液,将嘴巴渐渐靠过去,试图将那只鸡腿咬在口中大吃特吃一番。

蓦地,鸡腿一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肥头大耳的胖猪脸出现在眼前只有一寸的地方。

“啊!”

两个人都同时吓了一跳。

肖鹏飞一下子就被彻底吓醒了过来。

“你是谁?”

双方同声向对方问道。

肖鹏飞这才看清对面这人的长相。

面前这人实在是胖得可以,那张脸除了油净是肉,一哆嗦之下,满脸的肉如波浪一般来回抖动着,在那张柿饼一般的脸上,偏生长着两个细缝般的眯眯眼和一个原本应该生在美女脸上的小小琼鼻,远远看去,整个人就好象一个肉球,让人看了不由地想笑,实在是滑稽异常。

“我是这鸿运餐馆里的掌刀厨师,姓朱,在家排行老三,大家都叫我猪头三。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别看胖猪脸模样长得怪吓人,待人处世还是蛮热情的,给肖鹏飞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戒心也随之放松下来。

随后将自己的情况大致地说了一下。

猪头三的确不错,听了他的情况,颇为同情,拍拍他的肩膀道:“这样吧,我跟老板说一声,你来餐馆给我打下手,如何?”

肖鹏飞求之不得,如同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心头一热,对猪头三大为感激,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同时感谢道:“多谢朱三哥,我一定会努力干活的。”

“不客气。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嘛!以后我就叫你阿飞好了。你还没吃饭吧,喏,这个鸡腿你把它吃了,先填填肚子再说。呆会再给你的伤口擦点药。”猪头三眼睛一笑起来,又变成了一条缝,缝隙中掠过一丝令人不易觉察的狡狯眼神,一闪即逝。

肖鹏飞早就饿得头晕眼花了,自从清醒之后,就一直在盯着那个肥硕的鸡腿一个劲儿地死看,喉间不自觉的吞着口水,闻言接过鸡腿,放肆地对鸡腿开始了攻击战,那模样好象几辈子没吃过东西的饿狼一样,直令旁人侧目。

“你先在此地稍候片刻!我去跟老板打声招呼。”猪头三友好地拍拍肖鹏飞的肩膀,说罢,转身离去。

在肖鹏飞风卷残云一般刚将鸡腿消灭,就见到猪头三引着一个微型微胖的男人走了出来。

一见之下,肖鹏飞不由愣住了。

你道他为何愣住了?

原来面前这个老板正是此前掉了钱包被自己拾到后归还的那个失主。

见到是他,对方显然也愣了一下。

猪头三正欲介绍,见二人神色,不由一怔。

那男人笑道:“你就是肖鹏飞吧?我是这家饭店的老板金福来。嗯,小伙子品行不错。你的事,阿三已跟我讲了。这样吧,你在我这店里做伙计,给阿三打下手,帮帮忙吧。吃饭免费,住宿的话,你跟阿三挤一挤住一个屋好了。阿三,你没意见吧?”

猪头三拍着胸脯道:“来哥!放心好了,我会待他如亲兄弟一样的,住我那儿,你放一百个心吧。”

金福来拍了拍肖鹏飞的肩膀,鼓励道:“小伙子,好好干,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吧。”

“谢谢金老板!我会努力干活的。”

肖鹏飞十分感激金福来的雪中送炭。

就这样,肖鹏飞就在鸿运餐馆安顿了下来。

每天,肖鹏飞给猪头三帮忙打下手,洗菜、刷碗、上菜、打扫房间、拖地、处理垃圾几乎所有脏的、累的辛苦活都让他揽了下来。

猪头三对肖鹏飞的勤快很高兴,毕竟这些活,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干的,现在有人接了去,他乐得轻闲自在。

金福来同样很开心,毕竟多了一个不用付薪水的义务帮工,将餐馆里外整理得井井有条,想不开心都难,高兴之余,金福来会时不时给肖鹏飞发点零花钱,鼓励一下。

而肖鹏飞则将这些钱节省下来,每到店里的生意冷清下来打烊后,便揣着钱去附近泡网吧。

近来,他迷上了上网,因为上网可以学很多东西。

在校时他成绩不错,可是因为家庭变故停了学业,对于自己喜欢的学习半途中断,肖鹏飞始终耿耿于怀。

来此之后,一次无意间听人说上网上也可以学习,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上了一次网。没想到自打那次上网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三天两头只要有空就会去给网吧业主做贡献,一来二去,网吧的老板也认识他了,有时还到饭店来捧场吃饭。

在网上,他接触到了以前书本上从不曾接触过的东西。在网上,他学到以前在校时没有学到的知识,这让他很开心。

只是自己积攒的零花钱毕竟有限,又不好张口向猪头三借钱,只好跟金福来涎着脸说能否给自己多加点活,同时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零花钱做为报酬,以便到网吧里去学习知识。

金福来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只是目光中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眼神。

那眼神很冷……

此后,金福来经常借故找碴子来挑他的毛病。有的时候明明已经将地面拖得干干净净,却被他故意“不小心”泼上一杯水,称其事情没做好让他重头再来,故意给他使绊子。

而猪头三似乎也不如原来那般对他好了,时不时给他穿小鞋。

肖鹏飞为此受了不少委屈,可是为了学到更多的东西,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一直默默忍受着。

直到发生了一件事,肖鹏飞才彻底死了心,对人世间的冷暖也看淡了。

那是一个夕阳西下暮色西沉的傍晚。

天气闷热。

鸿运餐馆同时来了两拨客人,各据一桌。

肖鹏飞给两桌的客人各自斟上茶后就退到里间等着给客人上菜。

这两拨客人坐下不到三分钟,就各自催着让快点上菜,一边比一边声高,好似在拍卖竞价似的。

好在猪头三做菜功夫了得,很快便置了几个菜让肖鹏飞给双方端了上来。

当肖鹏飞给两桌上完菜转身之际,不知是谁在肖鹏飞脚下伸腿一绊,肖鹏飞的身子登时斜斜栽了出去,“咚”的一下撞到了另一桌的桌脚,桌上的菜汤被溅飞四射,溅得一桌的客人身上都是菜汤。

那一桌的客人勃然大怒,见在脚边的肖鹏飞正要爬起身子,伸脚猛踹过去,一脚将他踢向另一桌。

顿时另一桌也随之步了前一桌的后尘,遭了鱼池之殃。

那桌客人同样大怒而起,一抬脚,将摔在脚边的肖鹏飞再次踢得撞向原来那桌。

就这样,双方互不相让,你一脚,我一脚,可苦了肖鹏飞了,被人当成足球一般,踢过来,踢过去。

待肖鹏飞被踢到桌子底下,双方找不到发泄对象后就干脆直接动上了手。

一时间,喝骂声、桌椅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所幸,肖鹏飞从小干家务活练出了一副好身板,身体蛮结实的,虽被众人当球踢,也只是皮肉之伤,身上多了几处浮肿罢了。

伸手在身上摸了摸,试了试胳膊、腿,感觉无甚大碍,便从桌底下的桌布缝隙中向外望去。

只见外边已打得翻天覆地。四周的桌椅板凳倒了一地,双方互相撕缠纠打着,有的人显然已挂了彩。

金福来和猪头三躲在里间门口,趴在那里往外看,一脸心疼之色,却又不敢出来制止双方,一脸焦急之色。

想到当初自己走投无路被金福来收留的情景,不由打心底“腾”地一下升起一阵冲动,自己好歹欠金老板和朱三哥一份人情,况且今天这事与自己也有关系,自己理应出头。

一念及此,从桌下钻了出来,看准为首闹事的两人,踉跄着奔至二人面前,往二人中间一杵,试图分开二人,同时连声劝道:“二位客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请先停手吧……”

二人哪里正在火气头上,哪里听得进他的劝说,见他插在中间,不由火气更旺,同时骂道:“你这多管闲事的小兔崽子(家伙),敢管老子(大爷)的事,今天不揍扁你,老子就不出这个门!”

二人同时舍了对方,不约而同向肖鹏飞拳腿 交加地招呼过来。

可怜肖鹏飞,好心劝解二人,却被二人当成出气筒,打得他只有挨打的份。

二人打得正过瘾,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出气包软了下来,瘫倒在地,不由同时收手停下,定睛一看,这个被打的小子此时已是面目全非,口角溢血,眼白上翻。

二人伸手探去,只感到这小子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心知这下麻烦大了,不约而同喝止了正在互相扭打的自己一方同来的其他人,互相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餐馆。

待闹事的众人离去,再也听不到声音,躲在里间的金福来和猪头三这才冲了出来。

金福来眼看着自己的桌椅餐具倾倒满地,菜汤四处泼洒,而肇事人却不在现场,不由心疼得跟死了亲娘一般,只气得捶胸顿足,跳脚叫骂。

奈何,人去楼空,当事人早已不在现场,无从得知。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对方真的在现场的话,他也没这胆量冲别人叫骂了。

“来哥!你看,他快不行了,叫救护车吧?”猪头三一声惊呼,登时将正在发泄的金福来拉回了现实中来。

金福来走近肖鹏飞倒卧之处,在他鼻息处一探,果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心中也是一惊,但随即便平静了下来。

“叫什么救护车?去!去!去!快去把装菜的货车开过来,把这家伙运到城外,丢到野狼坡去!没用的东西要来干嘛?吃闲饭吗?人死在店里可不吉利!要死就死在野外吧,别弄脏了这店子,我还要做生意呢。呸!真是晦气!有你这个倒霉的扫把星在店里,老子非赔死不可。”

金福来目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寒光,冲猪头三冷冷地训道,最后还冲着神智渐渐模糊的肖鹏飞吐了一口痰,似是恨他让自己店里损失了东西。

猪头三闻言一呆,似是想不到他会说这种话,呐呐地道:“来哥,他……他还没死呢,这样不好吧……”

金福来瞥了躺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般的肖鹏飞,露出一脸的厌恶,面无表情地道:“如果你还想继续在我这儿干 你的厨师的话,你就照着做,否则就卷铺盖走人!”

猪头三心中一震,望了望躺在地上已昏迷过去的肖鹏飞,皱了皱眉,思量再三,终于一咬牙,走出门去,将装菜的货车开了过来,而后将肖鹏飞弄到车上,上车后猪头三霍然发现金福来已坐在了车里,心中不由格登一下,心中暗叹一声,发动车子向城外奔去。

野狼坡,位于城外十里坡,乃是一处偏僻的荒山野岭。

此处人迹罕至,却是野兽的乐园,尤以野狼居多。常言道:夕阳西下狼下山。而此地却是白天也时有野狼出没,行人途经此处,多结伴搭车而行,凡步行落单之人,总是不知所踪,久而久之,便被人称之为野狼坡,列为众人心目中的“禁地”。

待车行至野狼坡一处平坦之地停下来,天色已晚。

金福来示意猪头三将肖鹏飞扛起行至一隐**,刚挖了个浅坑就听到一声尖吭的狼嚎,继而又传出几声高低不同的狼嚎之声。

“不好!狼群来了。”猪头三惊叫道。

金福来面色一变,瞥了昏迷中的肖鹏飞一眼,吩咐道:“快!将这家伙扔到那坑里,我们走!”

说罢,转身就往回走去。

猪头三将肖鹏飞卸下,放到坑中,匆匆抓了几把荒草枯枝覆盖在其身上,回头一看金福来背着身子已走离很远,遂将怀中一个散发着油香的包裹迅速取出放在他的身旁,深深地看了昏迷中的肖鹏飞一眼,随即匆忙离开。

随着车子消失在渐渐加深的夜色中,一朵朵幽蓝色的星光逐渐接近。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神禁师txt下载  神禁长天  神禁乾坤小说  神禁空间  神禁师全文免费阅读  神禁乾坤  神禁之地魂环  神禁师  神禁领域  神禁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负二代富二代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我师叔是林正英 情人我来当 爱情纪念照 快穿男神的小可爱 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 鉴宝金瞳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从退出娱乐圈开始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