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旧年鬼事小说

旧年鬼事

旧年鬼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和语

时间:2020-11-10 23:57:43

旧年鬼事,一些突然发生在完全解放时期东北乡下的灵异事件!姥爷!从完全解放战争中科比球衣下去的正义战士,机缘凑巧之下经高人点拨,成了了精通阴阳的达人!自此,造福大众乡邻……镇宅辟邪驱鬼,斗智斗勇狐妖,引渡回国亡灵,寻龙点穴法点穴法,拯救他们僵尸,……看阴阳达人如何轻松玩转阴阳,拯救他们众生,风西南方向,三十几里外,有个夏家沟,地处偏僻,屯子建在一处小山坡下。门前不远处便是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河,而屯子里居住的人们,有着为数不少的猎户。农闲的时候和冬天,都会出去打打猎。可打猎,可是一个辛苦的行当!那得具备,缓;长途跋涉,慢;匀速长跑,快;则急奔飞跑。根据他们居住的地理条件,和那善于奔跑的特点,邻村的人们,给他们屯起了个,顺口溜开着玩笑的骂名,叫做:王八上岗!兔子下沟!(夏家沟)简称夏沟。那是因为他们都跑的快,家又都住在山坡的下方,所以,才得了这样一个好听的芳名。而屯里则住着一户,姓井的人家,膝下已有一儿,一女。一栋面朝西的,三间泥草房破烂不堪,足以显露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就这三间破草房!还是土改时,分得地主家的房子,其实就是地主家的几间仓房。经过拾捣和修理后,才有了现在的模样,但此宅不详!经常会发生一些,可怕而又离奇的怪事。房子坐东朝西是座厢房,而地主老财家,其他的房子则在一次,大火的肆虐下,化为了灰烬。偏偏的,就剩下了这么几间厢房。而且还听老人们讲:那座房子里曾经吊死过人,还是个大姑娘呢!她生前是地主家的佣人。有上那么几分的姿色,便被地主那老家伙,惦记上啦!几次的戏水不成后,那老家伙就惨无人性的,霸王硬上了弓。而那个姑娘则含冤蒙羞,吊死在了地主家的仓房里。从那以后,就有人在半夜里听见了,那仓房里传出来,阵阵女人的哭泣声,悲惨而又凄凉。在那,寂静而又空旷的深夜里,真的叫人,毛骨悚然……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这般。而那地主老财,也因此贪了官司,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他害死了姑娘,但这,毕竟是桩人命案子,他自然难逃其究。没过几日,一场大火,又烧了他家的大半家当,接着就是公安部门的,不断调查和造访。一时心虚的地主老财,那可不是一般的智商啊!眼看着情况不妙,大势已去。便套上了俩挂马车,装满了家当,趁着风高夜黑,逃之妖妖了。而这三间草房,则面对着南北贯通的大道,而有另外一条小路通向了小庙,(小庙)则是给那些过世的人(摔丧盆,指冥路,哭丧)的地。因为年代的久远,流传中,把小庙说得很玄乎!也很邪性……话说当年,井家搬到了此处。头些日子还好,这一天,井家的媳妇在睡梦中,被一阵阵的哭声吵醒。但,哭声依旧悲切凄凉,时高时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于是,便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啊!不是在做梦啊!此时的外屋,又传来哽咽之声。这时候的妇人,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双手惊恐的已经麻了爪,慌忙的,叫醒了自己的丈夫。而她的丈夫,睁着没睡醒的双眼,生气地骂道:“这******!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的睡觉!折腾个啥呀!”听了这话的妇人,也不敢大声反驳。只好小声的说道:“你听听;是谁在哭呢……”这一听不要紧!只见她的丈夫,嗖的一声坐了起来,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此时,外屋的哭声依然悲凉而幽亢……这个井家男人,不愧是个猎手的出身。但还是,胆战心惊的举着煤油灯,推开了外屋的房门,随着门轴,嘎吱吱的一声响,哭声立马消失了。此时的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仿佛只能听见咚…。。咚的心跳声。男人的一只手罩着灯,到处看了一眼。灰暗的灯光下,模糊着看见了一缕青烟,打着旋飘向了屋顶,眨眼间不见了,一时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时间不久,一天的晚上,井家的小女孩,突然醒了。小孩,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忽然哇哇……的哭了起来。被哭声吵醒的两口子,急忙抱着孩子哄了起来,可孩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棚顶,小脸惊恐的,几乎痉挛了起来。就是哭个不停,急得妈妈赶紧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哎!也不烧啊,可小孩子,依然,眨都不眨一下眼睛,盯着屋顶,哭个没完没了。妈妈心疼的,也陪着女哭了起来,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外面传来了鸡叫声,说来也怪了,眨眼间,孩子睡着了。坐在孩子旁边的两口子,却没有一点困意,也不作声。一会,看一眼孩子,一会,看一眼窗外,好像心里面,想着什么事情,就这样一直守着孩子,坐到了大天亮。听老人们讲:小孩子天真无邪,童心未染,能看见大人们,看不见的东西。如:鬼魂,狐妖等,乌烟瘴气的东西,所以小孩子才会害怕,自然,就哇哇的大哭起来。其实井家男人,也是个不错的猎手,为了补贴家用,曾经打死过好几只狐狸,和不少的黄皮子。(黄鼠狼)就因为他是个猎人,整天在外面逛游,自然会懂得多一些,什么拜鬼神的世俗。于是就买了不少的纸钱,和祭品到那小庙上做了祭拜,这当然,是为了祈求鬼神们,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果然,一段日子下来相安无事。最近一段时间,井家男人打了点猎物,赶到了集上,卖了些散钱,购上了些家里面,常用的物件,又买上了一桶纯粮小烧,因为他平时就爱喝两口。回来的路上说来也巧,也不知是谁下的药,竟然,药死了一只野鸡,这下可美坏了井家男人。自言自语道:“今天这点子!应该出去耍两把,准能赢!……”到了家后,收拾完了野鸡,便吩咐他媳妇炖到了锅里。心想,这香喷喷的野鸡肉够一家人,美美的解上一顿馋了。再喝上那么几口,嘿嘿!……”时间不长,野鸡肉便炖熟了。男人捏着酒壶去外屋倒酒,伸手一提酒桶,哎!咋这么轻!又摇了摇,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开桶盖一看,傻了眼,酒桶内已空空如也。便大声的,问着他的媳妇:“谁偷喝了俺的烧酒?”媳妇生气的说道:“谁喝你那马尿的东西!”听了这话,男人愣在原地,半天也没缓过神来。这一天,邻居家修房子,井家男人帮忙去了。晚饭的时候喝了些酒,很晚才回到了家里,脱掉了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睡觉去了。天快亮的时候,男人做了个梦,梦中是个冬天,去河边打鱼。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他是废了吃奶的劲才爬上来,冻得浑身正在颤抖。突然,梦醒了,竟然,发现自己睡在外屋的地上,身上凉的发僵,手脚更是有些发麻,只好喊媳妇把他扶上了炕,赶紧的钻进了被窝暖和去了。他媳妇还埋怨的骂道:“自己多大的酒量,你******不知道!喝的要死,这要是大冬天的,还不冻死你!”听了这些话的男人,眨着小眼睛也不吭声,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压根就没有喝大,只是累了些而已。但又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总之他也糊涂了。时间长了,屯子里的人们,都知道他家闹鬼的事儿。有个人,偏偏就不信这个邪,这个人就是屯里的民兵连长。他是名退伍军人,人长得高大魁梧,胆子也壮。便招齐了,屯子里所有的民兵,把井家房子围个水泄不通。房前屋后的,四五米远就有一人站岗,三个小时一换岗,轮流值班。又把井家的四口人,安排在了别处睡觉,自己带着一把手枪,躺在井家的火炕上。把枪掏出来,放在了炕边上,点着了一颗,大前门牌的香烟抽了起来。没过多久,门外的民兵们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鸡鸣时分,民兵连长忽然醒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一通的哈气,觉得浑身一点都不舒服,还有些发冷。定睛一看,顿时,脸上变得毫无了血色。“昨晚,自己明明睡在了南屋的炕上,怎么现在,却睡在了北屋呢?”北屋平时没人住,只是堆放些杂物和粮食,他竟睡在了,装满了粮食的麻袋上。可想而知,他能舒服的了吗?慌了神的连长急忙掏枪,可枪,根本就没在在身上。慌了神的他就去了南屋,找枪去了,还好!枪还在炕沿边上放着呢。此时,一颗狂跳的心,总算稳当了下来,伸手拿起手枪,想检查一下子弹。当他,卸下弹夹的一瞬间,他彻底的惊呆了,瞪着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可心里面一直还打着鼓,看着,空空的弹夹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嗯!子弹都哪去了呢?这个倔犟的连长,可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但是,心里还是犯着嘀咕,推门来到了外面,大声问道:“你们看见,有人进来过吗?”此时的,民兵们困累交加,这时有个人,没精打彩的回道:“没看见!”此时的连长,又是一惊。为了自己的脸面,嘴上虽然没有说啥,可是心里,却早已嘀咕了起来:“他娘的邪了!……真******活见鬼啦!”于是大手一挥喊道:“啥事都没有!啊!都撤了吧!”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可没过多久,有一次,那个民兵连长喝多了,就说出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也许是这个事,压在他心里太久了,一直都解不开心中的谜团,他也想从大家的嘴里,得到点什么线索和答案。一时间,屯子里炸开了锅,茶前饭后都在说着闹鬼的事,一时之间甚嚣尘上。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屯子里的人们,正在起早贪黑的忙着秋收,而井家的媳妇,却突然的精神失常了,疯疯癫癫的,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她,从来不打人,也不骂人,就是漫无目的乱走。嘴里,总是自言自语着,别人也弄不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神经兮兮的。而,有时候她说的高兴了,还旁若无人的,手舞足蹈起来,她好像在表达着什么……总之,她是真的疯了。而,这时的井家男人,摊上了,这档子的到霉事,不但,得看着那个疯婆娘,还得照顾好两个孩子,又得干些农活。忙的他,那是整天愁眉苦脸的,一些日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那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多难之人福中求……。

点评: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俺的姥爷,曾经是名军人。在一次攻打四平的战役中,被国民党部队俘虏了,在后方给人家喂猪,总之,干的都是些又脏又累的杂活。当时国民党的气数已尽,很多的伤病员都没有人管。姥爷就偷偷的采些草药,给他们治疗伤病,还别说,效果还真的不错!那是因为,当时的长白山上,遍地都是珍贵的中草药,就是挖到颗几百年以上的老参,那都不算个什么稀罕的事。这都是老爷的聪明好学派上了用场。原来,姥爷在这几年当兵的期间里,战友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会什么的都有,什么懂草药的,知偏方的,通些医术的……还真不少!俗话说:“高人自是出自民间,而且藏龙卧虎!其言不过”这一切宝贵的财富,都被姥爷那聪明的大脑通通记下!那是因为姥爷不但聪明,而且还拥有超凡的记忆能力,和那过目不忘的本领。何况又都是中国人,自然的,就和那些国民党的大兵们,相处的称兄道弟的!不久国民党的部队败下阵来。准备撤走之前后勤的伺务长老何,假派姥爷出去採猪食菜为由,偷偷的告诉姥爷趁机逃走,还说他们要撤走啦!就这样,姥爷捡了一条小命逃离了虎口。之后,姥爷便经历了千辛万苦,几年以后,终于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当时的姥爷,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还没有成家立业。而那,勤奋好学的姥爷,不但自学了中医还学会了针灸,便做了一名赤脚医生。时间一久,医术自然的就成熟了起来,但姥爷给别人看病从来不要价钱。病人家给多少钱就收下多少,而那些穷的看不起病的,姥爷依旧给他们看病抓药。时间一久,那方圆百八十里的,一时的小有了名气。这一日,姥爷出去购买药材回来的路上,正值烈日炎炎的三伏天。肩上又背着大包小包的草药,真的是路远没轻载呀!一时竟然把姥爷累的湿透了衣襟。那真的是又渴又热,便寻了一处树林旁,放好了大包小包的草药后,一屁股就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而此处,树茂枝繁已形成了诺大的阴棚。那绿油油的树叶在烈日的映照下,不时的泛着青光,阵阵的凉风拂面而过,忽觉,凉爽了许多。突然!小路的对面走过来一个人!当他走近时才看得清楚,是位长者。只见此人红光满面浓眉善目!双目深邃无常。胸前飘着一把,白花花的山羊胡子,手中一把佛尘随风飘逸,一身青灰色的道服干净利落。那副高大挺直硬朗的身板,早已渗透出了那么几分不俗。当姥爷和那老道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突然!老道人就是一惊!深邃的二目里,似乎闪过两道奇光。直愣愣的盯着姥爷看了少许,把那姥爷看的都有点发毛了,竟然不知何故。突然!老道发了话:无量天尊!这位施主!可不是一般的凡人哪!听了这话的姥爷当时就是一惊。诧异的问道:老人家何出此言?片刻!老道没有作声,沉思了一会说道:你原本有通冥之潜能~可自由的,来往于阴阳两界,只是未曾受过法道的点拨,今日你我有缘!如果!你愿意的话?贫道!可以指点你一二。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要恪守!待你学成后,务必要普度生灵医治众生。因天机不可泄露!否则的话,必折你的阳寿……你可否愿意?听了这番话的姥爷,说句心里话!真的有点懵了!亏得姥爷是个身经枪林弹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瞬间,便捋顺了头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俺也是个死过几回的人啦!只要能救天下的众生!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便磕起头来。此时的老道人,微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免礼,免礼,突然,只见老道佛尘一扬往怀里一带,姥爷跪在那里还没有起来,可人却来到了师傅的面前。此时的姥爷又是一惊,只见道人弯下腰去附耳念诀亲口相传。教老爷如何施法,如何冥墨驱鬼降魔符,又怎么撰写那千里聚魂马;等等……都被姥爷此时,超强的大脑全盘收下!刻在了心里。突然!老道人手持佛尘在姥爷的头顶上划了一圈。只见一缕青光飘悠而至,落在了姥爷的头上,飞快的打着旋瞬间消失啦!而此时,姥爷的太阳双穴刺痛发胀如针扎一般。而那双眼睛也如火燎一般疼痛难忍,只好闭目强行支撑。过了好一阵子,疼痛突然消失了,当姥爷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时,已不见了师傅的踪影。身旁放着一本关于阴阳学说的旧书。这时,远处传来了恩师的教诲之声!你!从此以后逢神则师,遇鬼仙非敌即友……你要好自为之……原来,刚才那般疼痛时是那老道人给姥爷,打开了一双冥眼。而此时的姥爷就像刚从梦里醒来一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沉思了片刻后,仿佛明白了什么!赶紧的,又磕起了响头!嘴里叨咕着,谢!恩师的点化和授意之恩!……而此时的姥爷的内心,则受到了更高境界的洗礼而身感任重而道远。这时的姥爷默默地望着远方,因为,那是他的恩师声音传过来的方向……从此以后姥爷便深居简出潜心修炼,春去秋来光阴似箭。此时的姥爷已是学业有成,微微的真气光环散发着淡淡的紫气,笼罩在姥爷的头上。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飘逸着从未有过的灵异之光。黑夜里二目视物如同白昼无异,观那阴间冥事犹如阳世一般明了,此时的阴阳两界一切世事,对于目前的姥爷来说,已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而是赤裸裸的都装在了姥爷的心里。可是,知道的多了操心的事也就来了,可姥爷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为了能救天下的苍生脱离苦海,为了更多的生灵免于涂炭,也是为了恪守恩师的所立下的诺言,而忘我的努力着。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只为苍天一声笑,莫让世态变炎凉。今生愿作千里马,化作靑灰洒人间。

  西南方向,三十几里外,有个夏家沟,地处偏僻,屯子建在一处小山坡下。门前不远处便是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河,而屯子里居住的人们,有着为数不少的猎户。农闲的时候和冬天,都会出去打打猎。可打猎,可是一个辛苦的行当!那得具备,缓;长途跋涉,慢;匀速长跑,快;则急奔飞跑。根据他们居住的地理条件,和那善于奔跑的特点,邻村的人们,给他们屯起了个,顺口溜开着玩笑的骂名,叫做:王八上岗!兔子下沟!(夏家沟)简称夏沟。那是因为他们都跑的快,家又都住在山坡的下方,所以,才得了这样一个好听的芳名。而屯里则住着一户,姓井的人家,膝下已有一儿,一女。一栋面朝西的,三间泥草房破烂不堪,足以显露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就这三间破草房!还是土改时,分得地主家的房子,其实就是地主家的几间仓房。经过拾捣和修理后,才有了现在的模样,但此宅不详!经常会发生一些,可怕而又离奇的怪事。房子坐东朝西是座厢房,而地主老财家,其他的房子则在一次,大火的肆虐下,化为了灰烬。偏偏的,就剩下了这么几间厢房。而且还听老人们讲:那座房子里曾经吊死过人,还是个大姑娘呢!她生前是地主家的佣人。有上那么几分的姿色,便被地主那老家伙,惦记上啦!几次的戏水不成后,那老家伙就惨无人性的,霸王硬上了弓。而那个姑娘则含冤蒙羞,吊死在了地主家的仓房里。从那以后,就有人在半夜里听见了,那仓房里传出来,阵阵女人的哭泣声,悲惨而又凄凉。在那,寂静而又空旷的深夜里,真的叫人,毛骨悚然……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这般。而那地主老财,也因此贪了官司,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他害死了姑娘,但这,毕竟是桩人命案子,他自然难逃其究。没过几日,一场大火,又烧了他家的大半家当,接着就是公安部门的,不断调查和造访。一时心虚的地主老财,那可不是一般的智商啊!眼看着情况不妙,大势已去。便套上了俩挂马车,装满了家当,趁着风高夜黑,逃之妖妖了。而这三间草房,则面对着南北贯通的大道,而有另外一条小路通向了小庙,(小庙)则是给那些过世的人(摔丧盆,指冥路,哭丧)的地。因为年代的久远,流传中,把小庙说得很玄乎!也很邪性……话说当年,井家搬到了此处。头些日子还好,这一天,井家的媳妇在睡梦中,被一阵阵的哭声吵醒。但,哭声依旧悲切凄凉,时高时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于是,便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啊!不是在做梦啊!此时的外屋,又传来哽咽之声。这时候的妇人,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双手惊恐的已经麻了爪,慌忙的,叫醒了自己的丈夫。而她的丈夫,睁着没睡醒的双眼,生气地骂道:“这******!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的睡觉!折腾个啥呀!”听了这话的妇人,也不敢大声反驳。只好小声的说道:“你听听;是谁在哭呢……”这一听不要紧!只见她的丈夫,嗖的一声坐了起来,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此时,外屋的哭声依然悲凉而幽亢……这个井家男人,不愧是个猎手的出身。但还是,胆战心惊的举着煤油灯,推开了外屋的房门,随着门轴,嘎吱吱的一声响,哭声立马消失了。此时的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仿佛只能听见咚…。。咚的心跳声。男人的一只手罩着灯,到处看了一眼。灰暗的灯光下,模糊着看见了一缕青烟,打着旋飘向了屋顶,眨眼间不见了,一时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时间不久,一天的晚上,井家的小女孩,突然醒了。小孩,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忽然哇哇……的哭了起来。被哭声吵醒的两口子,急忙抱着孩子哄了起来,可孩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棚顶,小脸惊恐的,几乎痉挛了起来。就是哭个不停,急得妈妈赶紧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哎!也不烧啊,可小孩子,依然,眨都不眨一下眼睛,盯着屋顶,哭个没完没了。妈妈心疼的,也陪着女哭了起来,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外面传来了鸡叫声,说来也怪了,眨眼间,孩子睡着了。坐在孩子旁边的两口子,却没有一点困意,也不作声。一会,看一眼孩子,一会,看一眼窗外,好像心里面,想着什么事情,就这样一直守着孩子,坐到了大天亮。听老人们讲:小孩子天真无邪,童心未染,能看见大人们,看不见的东西。如:鬼魂,狐妖等,乌烟瘴气的东西,所以小孩子才会害怕,自然,就哇哇的大哭起来。其实井家男人,也是个不错的猎手,为了补贴家用,曾经打死过好几只狐狸,和不少的黄皮子。(黄鼠狼)就因为他是个猎人,整天在外面逛游,自然会懂得多一些,什么拜鬼神的世俗。于是就买了不少的纸钱,和祭品到那小庙上做了祭拜,这当然,是为了祈求鬼神们,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果然,一段日子下来相安无事。最近一段时间,井家男人打了点猎物,赶到了集上,卖了些散钱,购上了些家里面,常用的物件,又买上了一桶纯粮小烧,因为他平时就爱喝两口。回来的路上说来也巧,也不知是谁下的药,竟然,药死了一只野鸡,这下可美坏了井家男人。自言自语道:“今天这点子!应该出去耍两把,准能赢!……”到了家后,收拾完了野鸡,便吩咐他媳妇炖到了锅里。心想,这香喷喷的野鸡肉够一家人,美美的解上一顿馋了。再喝上那么几口,嘿嘿!……”时间不长,野鸡肉便炖熟了。男人捏着酒壶去外屋倒酒,伸手一提酒桶,哎!咋这么轻!又摇了摇,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开桶盖一看,傻了眼,酒桶内已空空如也。便大声的,问着他的媳妇:“谁偷喝了俺的烧酒?”媳妇生气的说道:“谁喝你那马尿的东西!”听了这话,男人愣在原地,半天也没缓过神来。这一天,邻居家修房子,井家男人帮忙去了。晚饭的时候喝了些酒,很晚才回到了家里,脱掉了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睡觉去了。天快亮的时候,男人做了个梦,梦中是个冬天,去河边打鱼。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他是废了吃奶的劲才爬上来,冻得浑身正在颤抖。突然,梦醒了,竟然,发现自己睡在外屋的地上,身上凉的发僵,手脚更是有些发麻,只好喊媳妇把他扶上了炕,赶紧的钻进了被窝暖和去了。他媳妇还埋怨的骂道:“自己多大的酒量,你******不知道!喝的要死,这要是大冬天的,还不冻死你!”听了这些话的男人,眨着小眼睛也不吭声,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压根就没有喝大,只是累了些而已。但又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总之他也糊涂了。时间长了,屯子里的人们,都知道他家闹鬼的事儿。有个人,偏偏就不信这个邪,这个人就是屯里的民兵连长。他是名退伍军人,人长得高大魁梧,胆子也壮。便招齐了,屯子里所有的民兵,把井家房子围个水泄不通。房前屋后的,四五米远就有一人站岗,三个小时一换岗,轮流值班。又把井家的四口人,安排在了别处睡觉,自己带着一把手枪,躺在井家的火炕上。把枪掏出来,放在了炕边上,点着了一颗,大前门牌的香烟抽了起来。没过多久,门外的民兵们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鸡鸣时分,民兵连长忽然醒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一通的哈气,觉得浑身一点都不舒服,还有些发冷。定睛一看,顿时,脸上变得毫无了血色。“昨晚,自己明明睡在了南屋的炕上,怎么现在,却睡在了北屋呢?”北屋平时没人住,只是堆放些杂物和粮食,他竟睡在了,装满了粮食的麻袋上。可想而知,他能舒服的了吗?慌了神的连长急忙掏枪,可枪,根本就没在在身上。慌了神的他就去了南屋,找枪去了,还好!枪还在炕沿边上放着呢。此时,一颗狂跳的心,总算稳当了下来,伸手拿起手枪,想检查一下子弹。当他,卸下弹夹的一瞬间,他彻底的惊呆了,瞪着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可心里面一直还打着鼓,看着,空空的弹夹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嗯!子弹都哪去了呢?这个倔犟的连长,可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但是,心里还是犯着嘀咕,推门来到了外面,大声问道:“你们看见,有人进来过吗?”此时的,民兵们困累交加,这时有个人,没精打彩的回道:“没看见!”此时的连长,又是一惊。为了自己的脸面,嘴上虽然没有说啥,可是心里,却早已嘀咕了起来:“他娘的邪了!……真******活见鬼啦!”于是大手一挥喊道:“啥事都没有!啊!都撤了吧!”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可没过多久,有一次,那个民兵连长喝多了,就说出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也许是这个事,压在他心里太久了,一直都解不开心中的谜团,他也想从大家的嘴里,得到点什么线索和答案。一时间,屯子里炸开了锅,茶前饭后都在说着闹鬼的事,一时之间甚嚣尘上。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屯子里的人们,正在起早贪黑的忙着秋收,而井家的媳妇,却突然的精神失常了,疯疯癫癫的,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她,从来不打人,也不骂人,就是漫无目的乱走。嘴里,总是自言自语着,别人也弄不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神经兮兮的。而,有时候她说的高兴了,还旁若无人的,手舞足蹈起来,她好像在表达着什么……总之,她是真的疯了。而,这时的井家男人,摊上了,这档子的到霉事,不但,得看着那个疯婆娘,还得照顾好两个孩子,又得干些农活。忙的他,那是整天愁眉苦脸的,一些日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那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多难之人福中求……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旧年暑假搞咩鬼  旧年风月事  旧年鬼事作者和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异世无冕邪皇 都天传 香火炼神道 重生之网络争霸 超神大掌教 崩坏边际 钢铁燃魂 精灵入侵全世界 狼啸游龙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