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无限之秦月始皇小说

无限之秦月始皇

无限之秦月始皇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南国陌

时间:2020-10-18 07:28:57

那是一个中午,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尽,月华无光暗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骨旁的一根枯萎木下找到了了她,我终归但是没能变化她那渴望生命却注定一生杀戳的命运。—— 无尽之秦月始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那是一个傍晚,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去,月华无光黯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骸旁的一根枯死木下找到了她,我终究还是未能改变她那渴求生命却注定杀戮的命运。。

点评: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是啊,我现在是如此的,如此的,嗯,年幼。可她不知道,我来到此世此地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她啊。

  晨曦初露,温暖了我的身子,可胸腔里跳动的心如往日一般寒冷。我决定帮她,从今日始。她醒了,弯弯长长的柳叶眉扑闪扑闪,仍有些苍白的脸颊逐渐浮现一抹红润。桌子上的黑玉碗中冒出几丝氤氲的热气,燕地的清晨,不变的冷冽。“嗯…”,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丝毫没有吃惊自己昨夜受的重伤竟然在一夜之间完好如初,只是衣裳破碎了些罢了。因为她知道,无论她受再大的伤,我都能在短时间内治好,而且她也已经试验了许多次了,早已见怪不怪了。我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盆清水,装清水的木盆边缘还挂着由上等丝绸制成的面巾。

  山不是很高,但有足够的树,有足够的花和足够的野草。现在正值金秋,满山黄叶。道路两旁有大片大片的麦田,依稀可见几只麻雀在几个呆若木鸡的稻草人上盘旋,还有几只停滞在稻草人头上,诡异的乱叫。

  那是一个傍晚,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去,月华无光黯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骸旁的一根枯死木下找到了她,我终究还是未能改变她那渴求生命却注定杀戮的命运。

  这是她的剑,不过只是一把由精铁打造成的凡剑,唯一特别的是剑柄是由一小块成色普通的玉石雕刻琢磨的,剑柄的底部还铭刻着一个小小地[温]字。

  时间过的很快,夜尽天明,新的一天即将到来。我走到窗前,推开黄木雕刻成的窗子,一股凉爽的晨风迎面而来,打消了我一夜的倦意,她快要睡醒了,或许她对我依旧冷漠,但我不会去理会,因为我欠她实在太多,多到我无法对她说清。

  手指轻轻触动,我站在她的一侧,握住她紧绷的右手,触感冰凉。

  那是一个傍晚,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去,月华无光黯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骸旁的一根枯死木下找到了她,我终究还是未能改变她那渴求生命却注定杀戮的命运。她安静像一具血衣包裹着的女尸,蒙脸的黑纱早已脱落,露出她苍白的脸庞,本该倾倒世人的素颜,此刻也呈现了些许西子的病态美。朱唇一侧残留着血液,我知道她已无力去擦,如一条如蜿蜒的红蛇缓缓地爬下她的颈项。我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的歉言,她曾答应我不再杀戮,可惜一次次地欺骗,但我仍是耐心地等着她改变的时候,虽然需要很久很久。月光照在她坚毅的脸上,虚弱不堪的她无声**,可她还是没有对我说些什么。每次都是这样,耍着她仅有的小性子,或许此刻她才像一个刚及笄的女子。我的心莫名一痛,无奈地将她横抱而起,任凭她身上沾染的鲜血盖在我干净的衣袖上。目光所及她的伤痕,往日我也只会默默叹息,但此刻我竟然多了一丝愤怒,或许是厌倦了吧,厌倦了自己的冷眼旁观,就从今夜开始,既然免不了杀戮,那么我就替其杀戮吧,毕竟我也是从尸山尸海里攀爬出来的!月斜如弓,我穿过这一片荒野,暗碧色的鬼火在前头冒出,我似乎记得现在我所踩踏的地方,正是一片古时的战场。耳边传来幽幽的声音,彷彿亡灵在哀叹。我将她带回了家,属于我和她的家。挑掉青铜长灯里已燃尽的灯芯,手上略微古旧的竹简书映着昏黄的灯光,青色的书桌一角倚靠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这是她的剑,不过只是一把由精铁打造成的凡剑,唯一特别的是剑柄是由一小块成色普通的玉石雕刻琢磨的,剑柄的底部还铭刻着一个小小地[温]字。她说,这把剑是她在这片天空下,仅存的寄托。我说,你啊,你是我这辈子的债主,上辈子也是。她说,你并不欠我什么。可她不知道的是,除了这把剑,我欠了她这一辈子的所有。她还没有睡醒,因为命运压迫得她太累。嘴里满口呓语,却都只是喊着两个字”妈妈”。我不得不承认她很坚强,但往往坚强的女人总会过的很苦,那个女人或者说她的母亲,也是一样。她其实非常喜欢笑的,有时候她安睡的时候,嘴角都是挂着笑容的,她笑的很甜很美。她梦到的是,那个女人和与那个女人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早已随风而去,不过却始终停留在她的梦中。时间过的很快,夜尽天明,新的一天即将到来。我走到窗前,推开黄木雕刻成的窗子,一股凉爽的晨风迎面而来,打消了我一夜的倦意,她快要睡醒了,或许她对我依旧冷漠,但我不会去理会,因为我欠她实在太多,多到我无法对她说清。晨曦初露,温暖了我的身子,可胸腔里跳动的心如往日一般寒冷。我决定帮她,从今日始。她醒了,弯弯长长的柳叶眉扑闪扑闪,仍有些苍白的脸颊逐渐浮现一抹红润。桌子上的黑玉碗中冒出几丝氤氲的热气,燕地的清晨,不变的冷冽。“嗯…”,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丝毫没有吃惊自己昨夜受的重伤竟然在一夜之间完好如初,只是衣裳破碎了些罢了。因为她知道,无论她受再大的伤,我都能在短时间内治好,而且她也已经试验了许多次了,早已见怪不怪了。我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盆清水,装清水的木盆边缘还挂着由上等丝绸制成的面巾。“你醒了,”我看着她微笑道,“刚自睡醒过来洗把脸吧,洗完脸我带去城里的酒楼吃早饭。”她拿过我手上的面巾放在清水里浸湿,然后慢慢擦拭自己的脸。我盯着她俏丽却又带着冰冷的面容,心里总是别样的心酸,她没有对我说任何话,事实上她对我说过的话还没有超过百句。我是在三日前与她初识的,那时的她刚完成了[幻月]交给她刺杀现任县令的任务,原本一个小小的县令以她的身手来讲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正当她用剑刺穿那个县令胸膛时,阴阳家的人突然袭击了她的后背,即使一个杀手天生的谨慎使她没有立刻死亡,但阴阳家的秘术还是使她身受重伤。幸运的是,她终究逃了出来,虽然是一面逃跑一面吐血,但那时她还留着一口气。她跑得很快,因为她身后的追兵跑得也不慢。受了重伤的她,再加上高强度的剧烈运动导致的大出血,致使的的反应力迅速下降,在连续躲避数十名行人后,在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转角将身高低她半个头的我撞飞了出去。随即又整个昏倒在我身上,我坦白讲我并不是一个好修养的人,当谁无冤无故把我撞倒又压在我身上时,第一感觉就是想要逆推回去,无论是谁,但她除外。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便愣住了。恍若隔世,我又见到了她的音容,哪怕相见不如不见……“你不该救我,”那是我救醒时她说的话,明明是那样用力的奔跑去逃避死亡渴望生存,但还是那样对生命的脆弱感到厌恶。她擦净了脸,静静地看着门外,任凭我静静地看着她。过了许久,她觉得不该再浪费时间等待我的动作,径直向门口走去。她走不急不缓,从容地走到门口,淡淡道”走不走?”“走,当然走,”我停止了发愣,陈旧的记忆依然沉淀在脑海深处,但时间的风不会停留,始终朝着未来奔袭而去。我快步追上了她的脚步,门外朝晖映照在深碧色的苔藓青石路上。记忆是一张挂满风铃的卷帘,藏匿不了回味里一丝缱绻的痕迹。“我以后会帮你,直至你死亡的前一刻我都会帮你,”我面对着有些冰冷颜色的她许下了一生的承诺。她嘴角闪过一丝轻蔑,望着我还未及过她下颔高的身体道“你还小,你不行…”“我还小,但我会长大…”面容稚气的我在她眼里,严肃的如同万年的寒冰,淡金色的眼眸里似乎望穿了世界的苍桑。呵呵,好吧,这似乎只是我个人的幻觉。呵呵。虽然我是认真的说,但是,但是她不信。是啊,我现在是如此的,如此的,嗯,年幼。可她不知道,我来到此世此地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她啊。这个世界,唯一不会骗她欺她的人,就是我啊。山不是很高,但有足够的树,有足够的花和足够的野草。现在正值金秋,满山黄叶。道路两旁有大片大片的麦田,依稀可见几只麻雀在几个呆若木鸡的稻草人上盘旋,还有几只停滞在稻草人头上,诡异的乱叫。莨菪紫黄色的花瓣由遥远处黑色山巅凋萎散落在道路上,一抹青色的身影便伫立于那里,如同天地间一道孤鸿。我似乎可以听见风从那边那抹身影,所带来的那抹身影吞吐间的雷霆之声。顾首回见,我可以看到她额眉深凹的弧线。她微微上前一步,明显是感受到青色身影所散发在空气之中的浓浓杀气。来者不善,而且是一个不弱的杀手。虽然我已经把她全身的伤势尽数治愈,但她原本的武功也不是那种超凡入圣的境界,只能算是一般的江湖高手罢了。如果说那青色身影不是徒有虚表,一个不懂隐藏的杀手虽然不是个好杀手,但能活到现在的,就一定是个高手。在人吃人的时代,就算一个老迈农夫,也有属于他的生存之道。这是人间的,也是人的悲哀。青色身影的体型并不强壮,看起来也不算什么,可也没有人说杀人一定需要一副强壮的身形。荒野里的瘦骨嶙峋般的豺狼分食那些野牛时可不管这些,它们只是想要生存,就算比它们大五倍大的生物也只是多吃几口的食物。他有一头恍如白霜的头发,但你不会认为他就是个老人,很英俊的男人虽然额头左侧留了一道浅浅的伤痕,饱经风霜,但他的确年轻。“你们来了……”他在我和她面前十步的地方叹息道,似乎与我们相熟的样子。十月的天,萧凉亦萧瑟,令人情不自以黯然。笃笃笃,笃笃。手指轻轻触动,我站在她的一侧,握住她紧绷的右手,触感冰凉。

  过了许久,她觉得不该再浪费时间等待我的动作,径直向门口走去。她走不急不缓,从容地走到门口,淡淡道”走不走?”

  这个世界,唯一不会骗她欺她的人,就是我啊。

  可她不知道的是,除了这把剑,我欠了她这一辈子的所有。她还没有睡醒,因为命运压迫得她太累。嘴里满口呓语,却都只是喊着两个字”妈妈”。我不得不承认她很坚强,但往往坚强的女人总会过的很苦,那个女人或者说她的母亲,也是一样。

  她说,你并不欠我什么。

  虽然我已经把她全身的伤势尽数治愈,但她原本的武功也不是那种超凡入圣的境界,只能算是一般的江湖高手罢了。如果说那青色身影不是徒有虚表,一个不懂隐藏的杀手虽然不是个好杀手,但能活到现在的,就一定是个高手。在人吃人的时代,就算一个老迈农夫,也有属于他的生存之道。这是人间的,也是人的悲哀。

  她嘴角闪过一丝轻蔑,望着我还未及过她下颔高的身体道“你还小,你不行…”

  她说,这把剑是她在这片天空下,仅存的寄托。

  但正当她用剑刺穿那个县令胸膛时,阴阳家的人突然袭击了她的后背,即使一个杀手天生的谨慎使她没有立刻死亡,但阴阳家的秘术还是使她身受重伤。幸运的是,她终究逃了出来,虽然是一面逃跑一面吐血,但那时她还留着一口气。她跑得很快,因为她身后的追兵跑得也不慢。受了重伤的她,再加上高强度的剧烈运动导致的大出血,致使的的反应力迅速下降,在连续躲避数十名行人后,在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转角将身高低她半个头的我撞飞了出去。随即又整个昏倒在我身上,我坦白讲我并不是一个好修养的人,当谁无冤无故把我撞倒又压在我身上时,第一感觉就是想要逆推回去,无论是谁,但她除外。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便愣住了。

  “你醒了,”我看着她微笑道,“刚自睡醒过来洗把脸吧,洗完脸我带去城里的酒楼吃早饭。”她拿过我手上的面巾放在清水里浸湿,然后慢慢擦拭自己的脸。

  我的心莫名一痛,无奈地将她横抱而起,任凭她身上沾染的鲜血盖在我干净的衣袖上。目光所及她的伤痕,往日我也只会默默叹息,但此刻我竟然多了一丝愤怒,或许是厌倦了吧,厌倦了自己的冷眼旁观,就从今夜开始,既然免不了杀戮,那么我就替其杀戮吧,毕竟我也是从尸山尸海里攀爬出来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空明之主 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之路 我给DNF指条明路 重修升级之路 无敌正德 精灵之隐藏的大师 苦茗酒馆 玄坛史迹 网游之高级玩家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