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川东异事小说

川东异事

川东异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10-01 04:28:32

《川东异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冯医生,胡大雨,方丈,老爷爷,方丈说之间的故事。川东异事约2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据老人讲,蛟是我们川东地区山里修炼千年,已经成气候的大蛇,当地也称山龙。这山龙修炼到一定的火候就要流归大海,所以每次走蛟都是在山洪暴发、河水陡涨的时候。只要一走蛟,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鸡犬不留。此时父亲叫了声,不好,就带着众人使劲推,可是人力再大,也扛不过洪水,何况水里还有这么一个虎视眈眈的大家伙。父亲看那两只眼睛越来越近,对老人说了句,记住找到我儿子胡大雨,锣鼓村的。他就把电筒打开,对着那条山龙使劲闪光。山龙见有人挑衅,突然窜出头来,那头足足有一张大桌面那样大,在头上长着两根粗壮的犄角。那山龙张开嘴,伸出一根长长的信子,直冲灯光而来。父亲一把推开木板,自己朝水里深处流去,山龙见父亲身上的灯光在闪,突然改变了方向,向父亲追去。

那晚,我的父亲向医生借了电筒出门,就向家的方向跑去,他心里惦记着家里那两头母猪和几只鸡,然而齐腰深的水里任凭他怎么跑也很慢。刚跑到镇政府广场时候,山洪就赶了过来。老人说,当时他和家人就躲在广场边自己家的屋顶上,他看到父亲打着电筒就使劲喊,可是山洪声音太大,他只好拿了瓦片扔向父亲,瓦片将水溅到父亲身上,父亲才注意到他们。父亲卸了一张门板,朝他们推过去,由于门板太小,父亲和他的家人,只能将老人和孩子放上了门板,几个人合着往医院的方向抬。抬了不多远,就听到一声奇怪的吼声,山上的洪水顷刻而至,将他们冲出很远,突然从洪水中冒出两只灯笼一样大的眼睛,那眼睛射出两道绿光,顺着洪水向他们靠近。走蛟了,走蛟了!父亲意识到真的走蛟了。

我爬在方丈的肩膀上,一点也不敢动弹。我能感觉方丈的体力逐渐不支,有几次他想放我下来休息,我都赖皮不干。这时,我们渐渐听不到耳边的风声了,我知道风肯定是停了,不知道那团向我们压来的黑云还在不在。我们不知道在林子里转了多久,这林子终于稀疏起来,树木越来越少,而且似乎还有人为砍伐的痕迹。我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淡淡的灯光。方丈也似乎看到了,他开始兴奋起来。他说,好孩子,我们终于有救了。我也高兴起来。你想,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里,有什么东西能比上这淡淡的灯光更让人安心和踏实。

我被她的笑着实吓了一跳,她估计有七八十岁,或者更老了吧,脸上除了两只眼睛的地方外,别的地方都是下垂的皱纹,更让人害怕的是,她笑的时候空洞洞的嘴巴里,没有一颗牙齿。老太婆倒是非常客气,让我们坐下。方丈轻轻地拂了板凳上厚厚的灰尘,把我放在凳子上,说大雨先烤会儿火吧。我伸出小手去烤火,却怎么也感觉不到那火的温暖。老爷爷又出门去了,他摘了几根鲜嫩的黄瓜,说这么晚,也没有准备饭,先吃两根黄瓜解解饿吧。方丈跟他客套,我却没有客气,抓过来就啃了一口,真脆!我说方丈,你知道吗,这黄瓜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了。方丈心疼地捏着我小脸蛋,说你饿坏了,当然觉得什么都是最好吃的了。说完他出自己吃了起来。我们对两人老人家的热情感动得不得了。

方丈抱着我起了床,我这才看清楚,整个屋里除了一架床外,基本上只有四面墙壁。这架床有点古老,少说也有好几十年,床沿光滑,床里只铺了一些稻草。我说方丈,这家人怎么这么穷啊?方丈正色看着我,说出家人怎么能嫌贫爱富呢?要懂得感激人家。我吐了吐**,不敢多说了。方丈抱我出屋子的时候,火坑里的火早已熄灭了,那老爷爷和老太婆已不知什么时候出了门。我和方丈在水缸里舀了点水倒在木盆里,胡乱地洗了把脸,就出门看了看。这山里雾真大,除了周围十来米的东西能看到外,其它什么也看不见。我问方丈,老爷爷和老婆婆去哪儿了?

胡大雨小说名字叫做《川东异事》,这里提供胡大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川东异事小说精选:飞机沿着沙湾河一路飞出去,后来在另一个小镇停下,他们把母亲和我安顿在一个学校里。在学校,母亲找到了大伯和大妈,大伯问起父亲的下落,母亲就哭了,几个人伤心至极抱头痛哭了一阵。大伯说安慰母亲说,再等等吧,说不定他会好好地到这儿和我们会合的。母亲和大伯大妈在学校等了好几天,天天听喇叭传出来的广播,一会儿是死亡人数已达几千人,一会儿是终于又救出了一个生还者,可是一直没有父亲的消息,母亲更加伤心了,泪水都快哭干了,整天抱着…

说这话的时候,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没事,孩子饿了就让他摘两根吃吧。说完门就嘎吱一下开了,一个老爷爷驼着背,眯着眼出来了。他恐怕是眼神不好,拿那种很旧很烂的油灯在我们面前晃了一下,说原来是个出家师傅啊,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哟。他看着我们不停地笑,虽然他长相让人觉得很慈祥,可是我怎么也觉得他的笑给人冷冷的感觉。

方丈抱着我进了屋,这屋里真简单,靠门处是一个火坑,火坑前坐着一个老太婆,老太婆一只手抬着一根用竹筒做的硕大的烟枪,另一只手用火钳火堆里加柴禾,那柴火燃得很旺,老太婆就夹了一块红红的炭点烟,他使劲吸了一口,将烟喷出,然后冲我们咧嘴,笑了笑。

方丈艰难地背起我,开始在林子里乱窜。他希望我们能找到一条出去的路。我们在林子里转了很久,可是始终没有找到出口。他娘的,这个谷就是一个天然的口袋,进来了就出不去,天快黑了,我们还在林子里像两只无头苍蝇乱窜。我们的可视距离只有三米了,我们面临的形式越来越严峻。

方丈说,要不这样吧,你们睡屋里,我和小徒儿睡外面火坑旁边就行了。老人家说,那怎么行呢?你们是客人,哪有怠慢客人的道理。还有告诉你,我和老太婆上年纪了,睡不着就喜欢夜里聊天,聊着聊着就天亮了。他慈祥地笑着,说完就走了,替我们拉上了门。

老爷爷说,这么晚,你们从哪里来啊?方丈说,我们是莲花寺里的和尚,迷了路,深夜打扰,请施主多多包涵。老爷爷就笑,包涵,包涵!里面有人在问,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她说老头子,是谁啊?老爷爷说,是莲花寺里的两位师傅,迷了路,到咱们家来了。那快请客人进来啊?里面的人说。好好好,老头子让开了路,说外面冷得很,两位,快屋里坐吧。

我早困得不行了,**后就很快进入了梦乡,我不知道方丈睡没有。反正我在梦里只梦见方丈仍然背着我,在林子里乱窜,然后一个白衣老太婆跟着我们,不紧不慢,我们无法摆脱她,她也没有靠近我们,我好害怕,好害怕,方丈叫我要勇敢……

说着说着,我们就到了。这是一户川东北常见的山里人家。两间茅草房,一个篱笆院,院前搭着黄瓜架,黄瓜已经长得又白又胖,所以方丈去敲门的时候,我就顺手去摘那黄瓜。方丈连忙制止说大雨乖,别摘,主人家看到了会不高兴的,拿人家的东西要经过允许才行的。

大伯和大妈走后,母亲就一直和我住在这里。后来据说是县上跟省上汇报,省上领导出面跟七一一厂里协商,把这批灾民安顿在了厂里,我母亲成了七一一厂的一名正式员工。她先跟着师傅学了两个月的车床工作,主要任务是将一个铁柱在车床上切磨成一个钉型的东西。那个时候,我每天爬在母亲的背上,看母亲忙里忙外,我不知道他们做这个到底是干什么的。直到我醒事后,才知道,这七一一厂是大有来头的。当年新中国成立,国民党反动派在台湾虎视眈眈,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伟大领袖毛主席一声令下,就在川东北一带的深山大沟里开建军事工程。当时的川东地区,一大批军工企业的入驻可以说是浩浩荡荡、蔚为壮观,每个兵工厂都以编号命名,除了我熟悉的七一一厂之外,还有一二五兵工厂,三七九兵工厂,都在附近的几个县里的偏远乡镇。为了保密,多年后我试突在当年的全国地图上找这几个地方,居然全都被抹去了。

方丈背着我大步向前——当一个人绝望很久,突然看到前面有点曙光,哪怕是一丁点的曙光的时候,你就会表现出难以形容的亢奋和焦躁。所以方丈想都没想,背着我就朝那灯光跑去。跑了十来分钟,那灯光似乎还是那么遥远。我有点着急,问方丈,怎么还没到啊?方丈说,傻孩子,夜里的灯光就是这样,远看近在眼前,要是想走近那不得累死几头牛?方丈说,你一定饿得很厉害吧。别急,有灯光就有人家,有人家肯定就有吃的。为了鼓励我,方丈问我想要吃什么?我说我想吃地瓜。好,待会儿让主人给你弄一大堆地瓜。

大伯二话没说,跑过去就拉住老头子,说你找胡大雨?老头子说,对呀,我找胡大雨。那你找的胡大雨多大、多高?男的还是女的?老头子说,既然儿子,应该是男的吧,多大多高我还真不知道。大伯说,我侄儿就叫胡大雨,锣鼓村的。那老头子突然说,恩人啊!他扑通一声跪下,然后把身边的男孩子也摁下跪着,说跟恩人的亲人瞌个头。大伯吓了一跳,赶紧将他们拉起来,你先起来说说怎么回事吧。

这时,要命的是我感觉有点饿了。我听见我肚子在咕咕叫。方丈看到我样子,说大雨乖,坚持一下,我们找地方出去,就去给你弄吃的。我点点头。说实话,我不得不点头,这个地方,除了树林外,还是荆棘。而且我看方丈那狼狈的样子,根本不忍心给他添乱。要知道,他因为担心觉明和慧明,连午饭都没有吃。我不知道他这把老骨头能熬到什么时候。

老人讲到这里,他突然呜呜地哭了。他说后来,只看见电筒光闪了几下,就不见人影了,他和小孙子使劲爬在门板上,家人在下面使劲撑着他们,可是发觉后来,撑着他们的人都不见了,他们最终飘到镇外十里远的一个山坡小平地上。他们在那儿等了两天,后来解放军发现了他们,把他们背出了大山,安顿在学校。老人和那孩子情绪好转后,就想起了恩人临走的吩嘱。他想,如果胡大雨还活着的话,肯定会被安置在学校周围,所以就一路询问过来,不想真的在学校找到了我们。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封神问道行 穿越成皇储 彩妆包女孩 星象江湖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弟是唐三 我能修炼一亿次 龙神斗尊 神魔因果 长宁帝军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