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赝明小说

赝明

赝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门下郎中

时间:2020-09-24 02:58:31

洪武三十二年,一代作赝大师回到明朝初年江北,成了寿州府商贾之家长房嫡孙。  风吹皱了一江春水,暗潮已现。太祖已近迟暮之年,懿文太子薨,皇长孙年方十七,晋王秦王尚在,燕王朱棣傲居北方。  距离祸起萧墙之争的靖难之役突然爆发尚余三年。是闲云野鹤顺应着潮流,亦或功赚到钱后,自己变得贪心了起来,老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开个大公司,但是按照自己现在的薪水,十几年都攒不够开公司的钱,他将目标放在了炒股上面,并且沉入其中无法自拔,但是他越陷越深,最后赔的倾家荡产都还不上债,自己的女友也弃他而去,心灰意冷的张寅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自己好像没死,回想了一会后,张寅作出了一个判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子不死了!”他这一喊,将旁边一个人惊醒了,此人就是郑福松的玩伴、也是他的仆役郑淳,郑淳一看郑福松醒了,高兴的大喊大叫,张寅这才发现郑淳,同时也发现自己一身古装,这下张寅也蒙了,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穿越了?刹那间无数想法涌入了张寅的脑海,忽然间脑袋像炸裂般疼痛。

  郑福松不知道郑淳的想法,此时他正在感叹没有污染的空气是多么清新,景色是多么的美丽,以及当少爷的感觉真是太爽了,一路上倒是轻松自在,不知不觉间到了目的地—福州城。

  “哎呦,疼死老子了,跳个楼也这么不容易?”张寅从昏睡中醒来,自己原本生活的好好的,名牌大学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外企,经过自己的努力,也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赚了不少钱,还在京城最贵的地段买了一套房子,而且很快交上了女朋友,看似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一个意外让他的生活坠入了万丈深渊。

  “小小年纪竟口出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郑芝龙刚刚平息的怒火又烧了起来,“大哥,福松还不是为你好,打下台湾,我们就又有一个基地,万一那天有什么意外,还有个退路,再说从台湾北部出海到日本更近啊!”关键时刻,郑鸿逵又站了出来替自己大侄子解释,“你就护着他,要是好打还用的着他!”

  “父亲,夷之长技有三,一战舰,二火器,三养兵练兵之法,我们可以师夷长技以制夷。”张寅套用了后世名人之言,丝毫不觉得脸红,但是郑芝龙却被自己儿子的言谈惊到了,“大侄子说的并不无道理,以往与弗朗几人交手,我们都得动用数倍于他们的战船才能取胜,如果我们也模仿弗朗几人,练出一支与他们相同的队伍,攻打台湾指日可待啊!”郑鸿逵有些兴奋,自己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郑成功,父亲是海上大海盗头子,后来成为大海商,可谓富可敌国,现在受了朝廷招安,成为了福建总兵官,现在是大明崇祯十一年(1638),自己刚刚中了秀才,谁知道出了意外,自己的灵魂窃据了这具身体,再有六年,大明就要玩完了,自己一定要用这六年准备,逆转乾坤,说什么也不能让野猪皮的后代一统天下,将中华民族带入了万丈深渊。

  张寅痛的大叫,一会又昏过去了,郑淳吓坏了,自己家少爷刚刚中了秀才,原本没事,但是少爷一高兴就跟自己赛起马来,一不小心落马了,自己赶紧将少爷运进城中,并找了大夫,大夫诊了诊脉,说并无大碍,吃点药就好了,摇头晃脑的开了一大堆药,还收了自己不少诊金,本来自己松了一口气,少爷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也活不成了。

  喝了一些酒后,张寅来到了一栋高楼的顶层,寒冷的晚风将他的酒意吹散了不少,望着底下车水马龙,思索再三,张寅还是跳了下去,临死前张寅做出了他人生最后一次呐喊∶“这楼太他妈高了,吓死宝宝了!”

  郑家的宅子是福州城最大的宅子,自己的老爹原本是个大海盗,现在洗白做了官,郑家用富可敌国形容也不为过,但是见到了自己家以及家里的一切,郑福松不由得在心里呐喊,老子终于成了富二代,自己也可以坑爹了!

  一想到自己就要改写历史,张寅就将刚才无耻抄袭人家的事忘在了脑后,此时大洋之上,西班牙、葡萄牙、荷兰、以及新近崛起的英国,都有无数条船奔波在这大海上,将世界各地的财富搬到了自己的国家,中国已然落后,但是自己来了,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休息好了以后,郑淳立马启程,并且不准郑福松骑马,整的这位少爷老大不高兴,郑淳心想,再出点意外,自己的心脏病就好犯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吧!几天相处下来,郑淳十分奇怪,自己的这位少爷好像变了,完全没有了架子,以前虽然不跋扈,但多少还是有些脾气,对于尊卑也很在意,但是这几天不光是对自己出奇的好,而且与此行的卫士、佣人打成了一片,但是明明还是那个人啊?

  一听自己便宜老爹松口了,张寅赶紧跑回了书房,准备写自己的要求,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寅提笔一挥而就,因为实在太兴奋,一不小心就借用了一首词,正是太祖的《沁园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送报告时一下子拿错了,将这首词拿给了郑芝龙,郑芝龙虽然不是什么当世大家,但也深深被这首词里的气势折服了,再三逼问之下,张寅只好将忽悠进行到底,大言不惭的说就是自己写的。

  回到后堂见过了自己的母亲,已经重生的郑福松开始打量起自己家的豪宅,郑家的宅院相当于一个王府了,还有独立的花园,逛了一会,郑福松过了兴奋劲,开始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李自成再有六年就会打入北京,满清鞑子随后就会进关,然后满屏都是辫子戏。

  “还是逵叔疼我!”郑鸿逵话音刚落,郑福松不知从哪窜了进来,“你小子,才中了个秀才就翘尾巴了,不知道肚子里存几滴墨水!”郑芝龙打击道,“大哥,大侄子今年才十四岁,难道你还要求他给你吟诗作对啊!”郑鸿逵向来护着郑福松,“父亲,我想从军。”郑福松开门见山,一听这话,郑芝龙蹭的站了起来,“好好读你的书,小小年纪到了军营能干什么!”郑芝龙板着脸呵斥道,当时当兵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有句话就叫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就在他思考如何骗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时,郑芝龙回来了,一身戎装倒也显得十分精神,郑芝龙长得还像一个儒将,而跟在郑芝龙后头的郑鸿逵却长得和李逵有一拼,“福松呢?”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郑芝龙还是很在乎的,“刚回来不久!”田川氏笑呵呵的回到,“这小子,回来不赶紧来见他老子,又跑那去了!”郑芝龙笑骂道,“大侄子中了秀才,应该奖励的吗!”

  “可是,弗朗几人的大炮我们好弄,火铳也好弄,只是这弗朗几人的大舰我们弄不到啊?”郑芝龙明显动心了,一见自己老爹活心了,张寅又添了一把火,“父亲,您不要忘了台湾北面的西班牙人啊!”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自己到时候许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肯定会帮忙。作为一个在海上漂泊多年的大海盗头子,郑芝龙瞬间明白了儿子的话。

  张寅(后文就用郑福松代替)原来就是个愤青,喜欢在论坛上与别人打口水仗,曾经也想起如果给自己机会,自己怎么做才能改变历史,这一下美梦成真,自己心里暗爽了一把,既然自己来了,满洲鞑子还想入关,在关外老老实实喝风吃雪吧!

  赚到钱后,自己变得贪心了起来,老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开个大公司,但是按照自己现在的薪水,十几年都攒不够开公司的钱,他将目标放在了炒股上面,并且沉入其中无法自拔,但是他越陷越深,最后赔的倾家荡产都还不上债,自己的女友也弃他而去,心灰意冷的张寅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但是郑福松醒了又昏过去可把他吓坏了,心里大骂那个大夫是庸医,在心里默默的诅咒他生孩子没屁眼儿,再次诊脉后,吕圣手淡定的笑了笑,“没事,只是急火攻心而已,再服几服药就好了,郑淳松了口气,再信他一回,而在昏迷中的张寅,却弄明白了自己此时所处的时代。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封神问道行 穿越成皇储 彩妆包女孩 星象江湖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弟是唐三 我能修炼一亿次 龙神斗尊 神魔因果 长宁帝军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