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寻梦之旅小说

寻梦之旅

寻梦之旅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三道劫数

时间:2020-09-15 03:04:11

陈柯是一个农民家庭出身贫寒的小知识分子,他也没受了非正规的文化教育,断断续续只读了几年“私塾”,对于一个渴求文化知识的少年来说,就像一株幼苗,在肥沃的土地的土壤里茁长成长……一点遗憾的是封建传统包办婚姻,硬生生地将这株幼苗差点被扼杀;一个虚龄才十七岁的少年,在生身这是1959年5月上旬的一天。新疆边城毛纺织厂特派员杨献忠同志专程在南京招收的三百名男女“支边”青年,满怀人生憧憬,跟随这趟列车向东方行进。这三百名“支青”成立一个总队,下分四个小队。他们在总领队、特派员杨献忠的率领下,前往上海接受一场特殊的、快速的毛纺织工业技术培训。学成后将要开赴新疆边城毛纺织厂,参加建厂任务。。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算你说的对,但孬好还有一夜的时间,万一今晚有谁出了问题……”张扬看看身边的几个男生,他怕有人传话会招惹是非,便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嘟囔着:“眼下只剩下我们几个真正的‘无产阶级’了,又能到什么个好玩的地方去玩?”其中有个小男生,自告奋勇拉着张扬高兴地一蹦三跳走下楼梯,过了天井出了大门,叽叽喳喳地说什么:“从南京来的男子汉,见的世面也不少,上海虽大,路就在嘴边上,只要牢记梵皇支路1号宿舍地址,难道还怕走丢了不成……”

  最初,我想从一个平头百姓、苦种庄稼的新青年,一心想跳出“农门”,走上从政道路。一九五五年的五月,我从乡共青团支部书记的职位上,被提调到一个大区里,脱产搞行政工作,成了一名吃国家商品粮的人民干部。在这期间,尽管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由于包办婚姻的束缚,我始终挣脱不了这个无形的“枷锁”,终于因思想上的不坚定,生活上的不检点而酿成大祸,被取消了党员的“预备期”、留团察看一年,并且行政上记大过处分。我不得不像汉末的关老爷一样,被迫走了一回“麦城”,一家三口侨居南京。

  大伙儿这才勉强答应了,决定先吃晚饭再说。办事处早就和附近的一家饭店临时约定,三百人按十人一桌、三十桌分前后两批来就餐。各小队长都忙到最后一桌才吃,等吃完晚饭再看,各队的人都已走散了一大半。剩下的仅是一些家庭经济情况较差的人。

  黄丽,是个刚满二十周岁的妙龄女孩子,鸭蛋形的粉脸,非常恰当地配上微高的鼻梁,弯月似的眉毛,小小的嘴唇,皮肤生的又白又细腻,一米六三的身材,真像小说书上形容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加上她性情又文静、典雅,活脱脱一个古典美人胚子。她可是个高中毕业生,去年没有考取大学,成了她的终身遗憾!

  “那你是什么意思?”黄丽她故意紧着追问一句,逼得我一时无言以对,总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好在是夜晚的灯光之下,试想黄丽绝不会发觉我这尴尬的神情。她见我一时窘住了,忍不住“扑哧”一笑,打趣说:“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说句话脸也红,真是没见过大世面。”我一时扭不过弯来,只是嗫嚅地说:“谁脸红啦……只是……”

  徐放很有趣,他热情活泼,长于言谈,善于交际,更爱才貌双全的女孩子。闲谈中,我知道他在家庭中,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上有一哥一姐,父母是工人,他是家中最宝贵的一个。他一心要报名支边,父母也拗不过他,只好同意。徐放打算在这次上海之行中,先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到了新疆后,也好正儿八经地安一个家,让南京的父母免去担心。用他的话说,在这次支边征途中,力争成家、立业两不误。他一上火车,就与黄丽、孔荻她们打得火热,从家中带来的休闲食品,以及总队发的午餐糕点,还没等火车过镇江,就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吃了个精光!

  我和张扬在车厢有节奏的颠簸中,渐渐地有了睡意。这时,总领队老杨同志和副总领队郝刚同志来我们车厢巡视,我和张扬急忙站起身来迎接,被老杨同志一摆手制止。他轻声对我说:“这会全都安静下来了,很好,让他们休息一会儿,等到了上海时,可能还有一阵子兴奋呢!”

  突然,一个婉约而美丽的女孩子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是方凝玉!她那严肃中的温柔和机警中的宽容,曾使我醉心如梦。我害得她未婚先孕、无颜见家乡父老,只身流浪他乡。现在她在哪里?在上海她大伯家吗?不会的!她是个决不走回头路的倔强的女子,她能忍受伯父的呵斥而苟且偷生吗?两年过去了,这两年她到底在哪里生活、工作,她的身体还好吗?也许,生活使她过早的憔悴,那花样的年华、花样的娇容……他在家乡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业余文艺宣传员、基层团组织骨干和乡、区两级知名的先进人物,她的业绩和她的花容月貌,深受同龄人的推崇和上级的重视。然而,她被我害苦了,她现在有家难回,我成了千古罪人……想着,想着,我的心都碎了!这次到了上海,我一定要先找到她的大伯,打听个究竟。

  “不讲什么?”徐放毫不客气的打断我的话,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告诉你队长同志,她小孔是个什么也不讲究的女中豪杰,外号‘小辣椒’,你们对她都得要敬而远之,弄不好她就要辣人的!”

  另外,有个小伙子叫张扬,人常说人如其名,可是他的为人习性一点儿也不“张扬”,倒像个没嘴的葫芦。他经常以旁观者的身份,察看着周边喧嚣的人群,用自己的心态,制造一层无形的隔膜,把自己与人群隔开!可是他却特别黏我,一有机会,总是想方设法接近我,什么原因,我说不上来。我想,也许是我的年龄大一些、又是小队长的缘故吧!常言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他张扬把我看成是远离家乡后可以倚靠的大哥哥和“领导”吧?好在我也是个远离家庭、远离亲人的游子,也想找个相互援手的伙伴,双方也好有个照应。

  那位叫周隽的姑娘笑笑说:“这位陈队长我们认识,昨日编队会上,在区政府大礼堂作重点发言的时候,整个总队的人都认识他,何用你大小姐精心介绍?”说罢,两个姑娘你戳她一指,她抹你一掌,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连她们对面的两个姑娘,也卷入了少女们欢愉逗乐的群体之中。我不便过于干扰她们,也就笑笑抽身退出。当我正要转身往回走时,却见徐放急步走来,边走边说:“你们这边有什么好笑的啊?分一点给老徐共享。”说着,紧挨着黄丽的身边,用屁股将黄丽往里面挤一挤,侧着身子勉强坐下,并且不客气的抓过茶几上的零食大嚼起来,开心地说:“你们这儿如此有趣,也不事先招呼我过来,原来只是想拍我们陈队长的马屁啊?”

  “呜……”汽笛长鸣。南京开往上海的一列火车,早晨八点准时发出。

  我一看,正要飞步奔过去将小孔抱下来,哪知被张扬一把推开,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双手抱住孔荻的两条不停抖动得腿,要往下拽,却被悬吊着的孔荻飞起一脚,把张扬踢开!这一脚偏偏踢在张扬那圆乎乎的面颊上,只见小张捂着脸向后退了两步,由于车厢的运动,使他一个踉跄,退倒在我的怀里,才不至于跌倒。这时,恰见孔荻顺溜地跳了下来,丝毫没有妨碍,而且面不改色、气不喘。见我皱着眉头朝她看,也感到自己有些过分,便随手打开了刚从行囊中取出的那把镂空檀香扇,遮住了鼻子以下的半个脸,回到她的位置上坐下,嘟囔着说:“真会多事!本姑娘的腿,是哪个男人都能随便抱得的吗?”

  我用手指一指这个毫无拘束的徐放,无可奈何的笑一笑,转身走了。身后传来黄丽姑娘佯嗔地说:“谁拍谁的马屁啦?我们只看见你拍了那么多女孩子的马屁,这会怕是和那位孔大小姐谈腻了,赶来这儿换换口味是不是?”接着是徐放嬉皮笑脸地说:“哪能呢,不信你问问身旁的好友周隽,我老徐是那号人吗?”我会心地笑笑,正好信步走到孔荻座位旁边,孔荻似乎全不在意我的到来,气森森地睁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睛,朝着徐放去的车厢那一头瞪着。看得出,她恨这个多情的徐放有“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坏毛病。

  突然,我的肩头被人轻轻一拍!我吃惊的回头一看,璀璨的五彩灯光下,却见黄丽身穿一领洁白的连衣裙,白色的短袜,白色的皮凉鞋,就连头上的蝴蝶结也是白色的,光灿灿像一朵白菊,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映下,显衬得更加绚丽夺目!我惊诧地问:“你不是与周隽她们早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身边的张扬低声说:“队长!你看那个姓徐的,要多讨嫌有多讨嫌!他把自己当成贾宝玉式的人物,专往女娃儿堆里拱,照我说她比薛蟠还像薛蟠,是蚊子、是苍蝇、是牛虻,就是会追腥逐血、欺负人家女娃儿……”

  这时,副领队郝刚和他的未婚妻秦玉琴,以及费小曼几个都过来了。郝刚说:“刚才我已狠狠地批评了小孔,这女娃真是个野姑娘!我要她等一会向这位小张同志当面道歉,莫说她是以怨报德、踢人不对,就说她不遵守旅途安全规则,就该批评!”说罢,他也摸摸张扬的脸,安慰一番。秦玉琴和费小曼也像大姐姐似的,轮换着安慰小张。这倒把小张安慰得满脸通红,一时间混淆了那被踢红了的部位。他连连说:“不要紧,不要紧,挨她这一蹶子算得了什么?我常被家里那只小羊羔子踢过、拐过,这一点儿算不了什么……”

  由于张扬少言寡语,又不太合群,无法了解他太多的身世,仅在言谈中偶尔透露一点。他是初中毕业生,因无正式工作,才决定报名支边;他家庭经济不宽裕,不能永远倚靠父母生活,必须找个挣饭吃的“饭碗”才行。被编入“东进”大军,向上海进发,倒也遂了这个小伙子找上“饭碗”的心愿。

  我的故乡,是在江苏省宝应县东北乡,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里。十二岁时,我随伯母、也就是养母在南京龙江镇长大,一九四九年的九月,故乡的父母寄来一封“火烧三角”的信,将我骗回故乡结了婚……去年秋天,我苦苦奋斗了近十年,终于与“妻子”达成调解离婚的协议,将一切家产留给“妻子”与唯一的幼女作为生活费用,自己与两位老母被扫地出门,一家三口再次迁来南京。想起十年来的往事,由于自己当初的懦弱、幼稚和少不更事,历经了种种错误和挫折。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修真管理局 王爷,妾身很忙的! 顾得红颜醉 奋斗在美漫世界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江山聘风华 这就是套路巨星 重生之低调大亨 大国风华 近身狂婿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