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别了楼兰故城小说

穿越之别了楼兰故城

穿越之别了楼兰故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不及回眸

时间:2020-09-07 02:57:59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不停的摸索着,寻找着黑暗里的一点光明。那光明离我越来越近,我仿佛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轻轻的嘀咕着:“啊蒙呜吧嗦…嗒尼啦”.饥渴难耐让我没有张开眼的力气,只是不停的嘀咕着:“水…水…水..”。过了一会,一缕缕甘甜如春风般抚摸着我干裂的嘴唇,滋润我饥渴的喉咙。我舒服极了,又感到乏力,接着就昏睡了过去。在梦中,我悬浮在空中,不停的飘呀飘,这感觉真的很奇妙。这时,一声雷鸣,可把我吓坏了,感觉自己从高空中急速坠落。我呼的一下,挣开了双眼,坐直了身体。就呆呆的坐着,还没从梦中回过神来。过了一会,我开始环顾四周,不停的思索着,“我怎么会在这,这是哪?我明明在前往楼兰的小巴车上,怎么醒来就到了这简陋的木房子里?”我有太多的疑惑和太多的惊讶了。我越想越不对劲了,以为我被那老头绑架到了这荒郊野外的,我立刻下床,找到鞋子穿上后,急忙朝门外奔去。走过偏堂,刚到门外,眼前的景象,让我惊讶万分。我竟然身处一个如此原始的小部落,在门外的广场上聚集着许多身着麻布,脚踏草鞋,长相奇异的异族人。他们跪拜式的高举着木盆,嘴里念叨着。在蒙蒙的细雨中,一动也不动。我突然想到,“他们难道是原始的食人族部落?但是,也不对呀,要是食人族部落,也不会救我了。”就在这时,老天像发怒了一般,电闪雷鸣,刹那间就下起来瓢盆大雨。顿时人群的欣喜声不可抑制般爆发出来,他们疯狂的在大雨中来回跳动丶欢呼,享受这场大雨。“我终于明白了,他们这是在求雨,楼兰这一带天气一向炎热不堪,降雨量微小,连接着沙漠和火焰山”。没过多久,雨就渐渐小了,人们的情绪也随着渐静下来。都拿着盆,各自抬回木屋。我也准备回屋找找自己的旅行包,看看自己的东西还在不,也准备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转身进了屋子,就在偏堂的木桌上,发现了我的旅行包和我的帽子。我赶紧打开了我的包,除开一套换洗衣服,还有钱包、手机、电池、小刀、指南针、地图、电筒、本子和笔、火机、烟、一堆零食、和我在乌鲁木齐买的几串精致的玻璃珠手链以及一些小的工艺品。我检查了下,都没少什么东西,主要是我钱包里的钱和证件都还在,我打开手机,便发现手机没信号,只能仅限紧急呼叫状态,时间却显示在,2012年6月5日上午10点30分。我感到很惊讶,“当时我到达城北客运站的那天,就是10点零五分,怎么现在也才10点30分。难道手机出问题了?”就在我疑惑万分的时候,我听见了门外发出了响动声,我顿时变得紧张万分,我知道屋子的主人回来了。我立刻放下手机,规矩的站在偏堂,等着那未曾谋面的屋主。这时,一个俏丽的身姿出现在我的面前,身高大概1.55米,棕色的长发,大眼,瓜子脸,她托着一个木盆,穿着一件连体的麻裙,皮肤有点稍黑,大约十五六岁。我的审视使她感到不自在,她轻声的嘀咕:“啊呜,哦呀兮兮发噶”。然后就转身进了里屋,我顿时便觉得“我失礼了,这样去审视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孩。但是他们的地方话,我真心没听懂,估计是叫我先等等吧”。听见里屋发出轻微的叠放声,我就朝里面喊着:“那个,妹妹,需要我帮忙吗?”我静静的等待着屋内的回答,可是,没听见她的答复。我搓搓手,便坐在偏堂貌似板凳的一块石头上等待着。这时,一位大叔走进了房间,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是外国人吗?高个、蓝眼、金发、高鼻梁,除开他那黝黑的皮肤以外,真是像极了老外呀”。他朝我憨厚的一笑,拍拍我的肩头,浑厚的声音说道:“嘿呀,挖呜唧唧可西里呀。”我不好意思的对他笑着说:“大叔,你们的地方话,我听不明白,你会说普通话吗?”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立刻转身向门外跑去。他这一跑,我直接给愣住了。我在屋内呆呆的想着,我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可是总想不明白。过了一会,大叔带着一个老和尚进了房间,指着我叽里咕噜对老和尚说了一通,老和尚,对他也说了几句话。接着,老和尚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你是来自大汉的吗?但是你这奇异的打扮也不像汉人。”我顿时就傻眼了,“大汉?大汉是哪?难道是新疆的一个市?”我解释的说道:“我是来自XX省XX市的,我是来新疆这旅游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到这了?”老和尚疑惑的思索了一会,便接着说:“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他们是在沙漠里遇见你的,看见你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只是昏迷过去了,便将你救回来了。”我更加迷惑了,我已经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了,旅游,坐车,沙漠?大汉?我就只好说道:“大师,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对大叔的救命之恩的感激,顺便问问,今天是几号?我手机日期好像不对。”老和尚听后,仿佛也被我搅糊涂了,只好转身对大叔说了几句话,说罢,大叔朝我摆了摆手,然后微笑着看着我,我也回以感激的微笑。老和尚又疑惑的问着我:“孩子,几号是什么意思?手机又是什么?”我无奈了,心里估摸着,这部落估计是非常非常非常边缘的地方吧,手机都不知道是什么。我只好对他说:“手机是我们那的一种通讯工具,就好像写信一般,日期就是,用来记录时间的一种方式。”他听后好像豁然明白了,微笑的对我说:“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我曾经有幸去大汉取经,也并未听过这东西。”他思索了一会又说:“现在是楼兰纪元四三年,也就是你们大汉的建元六年。”我听老僧说完后,我顿时就懵了,“大汉建元六年,不是汉武帝刘彻的当政时期吗?不会这么狗血吧,我难道穿越了?”

  出了宾馆后,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城北客运站。不一会,便来到了城北客运站门口,看着门口聚集了大量来赶车的人,我惆怅死了,心里想着:“啊啊啊,又要排长队买票了。”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在车站的对面的大树下,停了一辆八座的小巴车,上面挂着楼兰的牌子。看着前面人山人海的队伍,我选择前去小巴车那里问问价,再做决定。当我走到马路对面的树下时,看见有位年近六旬的老者低着头在车旁坐着。我走上前询问他:“老师傅,您是到楼兰古城的吗?”他缓缓抬起头,和我对视着。这和蔼的目光,让我感到熟悉,也让我有点彷徨,有点迷茫。他轻轻的说着:“还是来了,还是忘不了楼兰。”他的自言自语让我感到很疑惑。接着他又说:“你决定要去楼兰了吗?”我愣了一下,就笑着和他说着:“是的呢,楼兰古城是一个神秘而又美好的地方,我一直向往着,老师傅多少钱能送我过去呢?”老者淡淡的笑着,“孩子,缘分这东西出奇的玄妙,只要缘分来了,可能就会是一辈子,你我有缘,反正也不远,我免费送你过去。”不知为何,我对他产生不了一点的警惕,好像有千丝万缕的细线牵绊着我,牵引着我,召唤着我。我静静的坐在车上,他坐上驾驶座,打开音响,慢慢传出阵阵悠扬的笛声。他发动小车,缓缓的行驶上路。音响里的笛声,是那样的柔美,尤如轻烟般把我缠绕,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却又感觉越发疲倦。他从后视镜里,看见我逐渐下榻的眼皮,轻轻的对我说:“孩子,睡睡吧,她就在那,不会等太久的”。我仿佛听见了,风沙的呼啸声,虫鸣鸟叫声,旅人的驼蹄声,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守候,在悠扬的笛声中,慢慢的沉睡过去。车还在公路上缓缓的行驶。悠扬的笛声彷佛在静静的述说着已过千年的咒语。老人回头望着已熟睡的我,依旧还是那慈祥的目光,略带沙哑的声音自语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她已等待了你千年,沉睡了千年,去做你该做的事吧。”说罢,顿时便加快速度,带着你,也带着我,驾车穿越时光,跨过时空,回到楼兰。

  楼兰,西域古国名,楼兰名称最早见于《史记》,曾经为丝绸之路必经之地,现只剩遗迹,地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道南岸的7公里处..”看了眼在讲台上如痴如醉讲解的教授,我换了个姿势,又慢慢的见周公去了.“啊啊,大宝,快起来啦,~”.那如同山谷里的鞭炮声将我惊醒,我不满的看着王小颖,擦着口水不满的说道:”新疆妹,不带你这样叫人的,我知道你是吃牛羊肉长大的,但也要省点力气,免得以后嫁不出去!”王小颖大大咧咧的说:”切.本小姐能叫你都不错了,还这还那的.”这时她突然大声朝前喊道:”小茹等等我呀!”便拿着已经收拾好的书包朝门口跑去.我叹了一口气,便起身慢慢收拾书包.走在通往食堂的小道上,我心里不禁的感慨着:”什么时候才能过英语四级呀!老爹已经发话,不过四级,不批准去新疆!”已经在大学里混迹了快2年的我,每天重复着千篇一律的生活方式.望着如同潮水般流动的人群,无奈的摇着头混入了人群.几个月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我知道,我的梦,也快了!我呆呆的望着四级成绩单.沈凡突然从身后搂着我嬉笑道:“周宝!你小子不错呢,四级过了.不打算请哥几个整一顿?”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对他说:”行呀,就今晚,老地方烧烤摊,不醉不归!”沈凡说:”行呀,还是你小子够义气,哥们今晚肯定捧你场.你先忙着,我先去看看小茹考得如何,回见呀“。”呃…那行,你小子就知道泡妞,那晚上见!”我无奈的说着.从教学楼出来,我便拿出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四级过了的事情.又告诉她,我暑假不回去了,直接去新疆,老妈满心欢喜的答应了,说过几天就汇钱过来.l接着又聊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这时,我真想大声的呼喊:“小爷我,马上要去新疆旅游了。新疆!你等着俺!”。“女士先生们,您好!欢迎您光临本次航班,本次航班的目的地是新疆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坐在飞机上的我,满心欢喜,看着美丽的空姐介绍着飞机上的注意事项。“啦啦啦啦啦呼,你有短信啦!“我拿出手机,打开简讯,是新疆妹发来的,“大宝,到了机场给我来电!”我极快的回复短信后,便将手机关闭。我可不愿招来美丽空姐姐的问候。飞机平稳的在空中飞行,我靠在座椅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我梦见,我遥望火焰山的骄阳如火,奔跑在碧水蓝天的拉提大草原,以及游览那水怪之谜的喀纳斯湖,和我那充满神秘色彩的楼兰古城遗址。下飞机后,我感受这里的一切,是如此奇妙与美好。在机场门口,王小颖顺利的与我碰头。之后,她便带我去了已定好的宾馆落脚。下午我们在乌鲁木齐吃了许多当地的小吃,也逛了市内的一些景点。到了傍晚,和她告别后,我便回宾馆休息,舟车疲惫怕影响明天的行程,所以我早早的便睡下。第二天,一早便接到了王小颖的电话,“大宝,我爸爸高血压住院了,妈妈也病了要挂吊针,要不你今天就在市内转一天,不好意思呀,明天再带你出去玩吧。”听着她疲惫且带有歉意的声音,我轻声的对她说:“傻瓜,没事,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他们会好起来的,需要我去帮你照顾他们么?”“嗯嗯,不用呢,我和妈妈可以照顾老爸的,你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打电话问我哟,可别乱跑呀。”她俏皮的声音让我放心了。便又对她说:“放心啦,哥哥这么大的人了,不会走丢的,等你爸爸病情稳定些了,我再去看望他呀”。之后,又随便聊了会,便挂断了电话。我心里嘀咕着:“还怕我会走丢,哼,哥哥我今天就独闯楼兰故城遗址。”我立马打开宾馆的电脑,在网上订了飞往库尔勒市的机票。订好后,我就把需要带的东西,都装进了旅行包里。之后,就匆匆赶往机场。

  我到达机场时,我那班飞机还有一个半小时才起飞,我便坐在候机室里等待。顺便用手机查询了下,各种旅行资料,当我整理好一切后,便去换了登机牌,再一次登上飞机。“先生,醒醒,您好,我们已经到目的地库尔勒市了,欢迎您的下次乘坐!”我抹了一把口水后,红着脸下了飞机。来到机场门口,迷惘的望着前往各地的车。我拿出地图,找着了我的下一个目的地若羌县。这时,一个50多岁的大叔上前询问我:“小伙子一个人呀?要去哪呢?我的车可好了,保证安全快捷,送你到目的地。”我看他面容慈祥,衣着洁净不像奸商,就开口对他说:“大叔,我要到若羌县”他思索了后说:“到若羌要5个小时左右,收你500块钱,如何?”我故意疑惑的说道:“不是400就可以到的吗?”他立刻说:“那是前几年的价钱了,这样450块,已经够低了,可以的话,马上就起程。”我无奈的说:“好吧,就这样,但是,你得送我到我住的宾馆。”大叔憨笑着说了句:“没问题,走吧,上车!”我坐上小车后,低头看了下表,现在时下午2点,估计晚上7点过能到若羌县吧。汽车飞快的在国道上开着,我和大叔有又一茬没一茬的聊着。他感叹道:“楼兰国以前是多么的繁荣,到现在也只剩下一堆废墟,现在设立的保护站,以前那里盗墓贼非常猖獗,破坏了很多古墓。”我点头表示赞同,笑着问他:“大叔,你知道楼兰女尸吗?听说以现在科技复原她面貌后的图片,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大叔听后,便从容不迫的慢慢说着:“当年专家挖掘出古墓后,发现在一船形木棺中,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打开棺木,严密的裹尸布一碰就风化成粉末了。揭开覆盖在面部的朽布,就看见了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双目紧闭,嘴角微翘,就像着了魔法刚刚睡去,脸上浮现着神秘会心的微笑。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传说中的“楼兰公主”或“罗布女王”。她已在沙漠之下沉睡了3800多年。她长发披肩,身材娇小,在10×16平方米的山顶,有彩绘的巨大木柱,精美的木栅栏,真人一样大的木雕人像,醒目的享堂,别提有多亮眼了。”我吃惊的望着大叔,缓缓说道:“那肯定有多震撼人心呀。”大叔自豪的说道:“是的呢,那绝不是为普通楼兰人修建的,而是一处重要陵墓。”和大叔一路聊着,感觉5个小时也不是那么的难熬。当我来到已经预定好的宾馆时,已经晚上八点,和大叔告别后,就进入宾馆登记入住,又叫了一份宾馆晚餐,之后就回到了房间了,收拾洗漱。不一会,服务生就把晚餐给我送来了。我匆匆的吃完后,就给新疆妹发了一条简讯,内容是:哥哥目前在若羌县,明天启程去楼兰遗址,哈哈,后天就回来,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发完后,将手机冲上电后,便睡下。第二天醒来,看见小颖回的短信,她说:“你个白痴,怎么自己跑去了呀,不是说好明天带你去的呀,啊啊啊,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电话联系。”给新疆妹回复了简讯,匆匆洗漱了,就向我的目的地楼兰故城遗址出发。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数风流人物 唐朝小卒 金口小娘子(上) 巧舌酒娘 老婆不买帐 魔女仙踪 湖人有个孙大圣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异能重生:种田养夫样样行 韩娱之光阳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