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苗疆蛊事小说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9-05 04:28:35

《苗疆蛊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杨警官,马警官,马海波,金蚕蛊之间的故事。苗疆蛊事约43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常年待在一个地方、一个小圈子的人是无故事的,只有**。但是一个长期在异乡辗转漂泊,见识过人生百态的人,却会有很多的故事。比如群众们喜闻乐见的艳遇、比如社会的阴暗面,比如各种各样的奇人轶事,比如……性都东官(《一路向西》现在貌似很火,其实那里面很多东西,应该是编剧亲自去采风得来的,好多地方都很真实。)

我哪里会让她跑脱,一边沟通体内的金蚕蛊,一边低声猛喝一声:“镖!”

“她是哪里人?”

老汉点着烟,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开了菊花,眼睛里有狡黠的光。他说:“有是有,不过……”我知道他在拿乔,于是说:“十块钱一个鸡蛋,拿两个吧。”好嘞,他满口子答应,笑得裂开一嘴的黄牙,然后跑到院子里的鸡窝去找鸡蛋。

虫毒喜腥,喜新,用新生鸡蛋煮制半熟,然后滚于胸腹之间,这样子很容易将蛊毒吸入蛋黄之中。但是这也不是绝对,仅仅只能结部分蛊毒,如果用不对方法,反受其害……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很恐惧地看着西边的方向。

不知为何,我对这个本来非常恐怖的东西,生不出什么恶感来,一是因为她外表粉雕玉琢,十分可爱,二来她能力并不大,刚刚成形,应该做不了什么恶事。想一想,一个小女孩惨遭横死,却又被人炼了尸体,把灵魂给控制住,然后来害人,本身其实还是蛮可怜的。

苗疆巫术里面结合了很多魔术、中医学、巫医学的内容,有可取的地方,也有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喝符水——在一种特制黄纸上用鸡血、朱砂、米汤和其他什么东西混合的墨水胡乱涂写,最后烧掉,用余下的灰冲水来喝。

到了晚上,天色变暗,马海波告诉我,那家人确实有问题。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是个萝莉控,舍不得。

再比如说蛊毒,有人说这是封建迷信,好吧,就算是封建迷信吧,因为在我二十二岁之前,我和许多饱受党国教育的同志们一样,是个唯物主义者,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鬼魂、有僵尸、有乱七八糟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存在。

我放松了心情,于是好奇心就浓烈了起来。我并没有见过如此的灵体,所以越发的好奇,于是问了她许多事情,比如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啊,家人在哪里,有多大了之类的,不过对于自己的前尘往事,这鬼娃娃一概不知,懵懵懂懂地只是摇头;而当我问到罗二妹的时候,她又恐惧得不行,小小的身子吓得直打哆嗦。

我母亲有两个妹妹、一个小弟,她是大姐。我外公死得早,破四旧那会儿就去了。我外婆并不太擅长料理家务,所以大一些的母亲总是要劳累一些。后来两个姨相继嫁了人,小舅也长大成人,这才和我父亲搬到了镇子上,做点小生意。

过了一会儿,这鬼娃娃不动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好不容易睡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觉脖子后面有一股嗖嗖的冷风。这种风跟电风扇吹出来的风有很大的不同,就像在脖子上抹了一点风油精花露水,然后被山风一吹,阴渗渗的,吓人得紧,我本就没睡熟,所以一下子就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前些年小舅淘金发了财,搬到了市里。

蛊的含义泛指由虫毒结聚,络脉瘀滞而致胀满、积块的疾患。

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私家车,是一辆蓝色帕萨特。但是因为并不熟悉路况,于是我转乘了直达我们县城的长途卧铺,但是我当时并没有想到,我会走上跟以前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然后一股腥臭的味道在食道里翻腾起来,我一下子觉得呼吸变得尤为的困难,仿佛肺叶被蚕食了,心里面似乎少了一块,而身体里又多了一个器官。随着这腥臭味道的翻腾,铺天盖地的恶心感将我所有的思维扯住,莫名的我感到头皮一麻,我就昏迷了过去。

中国有四个鬼节,分别是三月三、清明节、七月十五、十月初一。清明节、十月初一,都是扫墓祭祖,表达对祖先、对亲人的“思时之敬”,祭祀,表达哀思的节日。三月三流行于江淮、江南一带,传说这一天会有鬼魂出没。但是七月十五(有的地方是七月十四),六道出,鬼门开,孤魂野鬼游走,是阴气最盛的一天。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 无敌混沌钟 隔壁房的太子爷 清穿咸鱼攻略 以契为证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好气哦,农门首富好难当 无敌从氪金开始 叶辰萧初然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了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