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俗人投机者小说

俗人投机者

俗人投机者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老生常谈54

时间:2020-09-01 01:30:34

年届三十岁生过娃离过婚的中年人油腻腻大叔一梦回三十下一年前,回那个陌生的高中时代,那时候阳光从大玻璃窗这是在哪马肃伸手寻找手机,但是在碰到床头柜之前,首先碰上了一道冰冷的钢铁,马肃的身体随着这一次撞击颤抖,然后他很快意识到,不是他在颤抖,是床在颤抖。。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记得不错的话,高中时代,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大概300元左右,每个月回家一趟,其他时候住在学校。平均下来,每天的生活费是十块钱,这顿早饭一块五,包子一块,豆浆五毛。包子是梅菜干烧肉,只有酱油和梅菜,少有肉味。豆浆寡淡如水,只有一层淡淡的白糖甜味。

    海岩一中校址靠近海岩市市政府,因此影响力高于其他三所高中,尽管大学升学率相差不大,中考录取分数却比其他三所中学高了十分左右。03年全国高校开始自主招生,作为高考大省江东省的高考大市海岩市,自主招生的潮流迅速红火起来,表现之一就是海岩市最好的两所中学秀安高级中学和海岩市第一高级中学同一时间进行了一次全市五区范围内优秀中学生的自主招生选拔考试。

    对于秀安高中来说,实验班的意义绝不是单纯地应付高考,他们有更艰巨的任务,参加各科奥林匹克竞赛,赢取省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赢得参加全国乃至世界奥林匹克竞赛的名次和奖牌。根据规定,高中生高二的时候才能参加各种奥林匹克竞赛,但是实验班的学生常常高一就能进行比赛,相当于一次练兵,高二是他们向各种奖牌和名次发起进攻的时刻。因此他们在繁重的高中课程之中,每个礼拜都要抽出五六节课进行高中数学、物理、化学竞赛的训练。

    高二暑假大概7月10日左右开始,也就是从7月2日到7月10日之间,有一期号码和葛含赟按照公式退出来的号码非常相似。这事就很可以做做文章的,马肃虽然不知道具体中奖号码,但是葛含赟向来是个用数学方法分析彩票中奖号码的,所以只要马肃不来人为干涉葛含赟,大概这个世界他的公式仍然会导出那个幸运的数字,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到底事什么手掌穿过棉质睡衣,感受着胸口不断跳动的感觉。温热鲜活,胸口和肚子上的赘肉还没丛生到摸不到肋骨的程度,膀胱微微地鼓胀,肚脐还没有完全被淹没。睡衣算得上一个比较鲜活的坐标,实验班之前,马肃从来没有经历过寄宿生活,所以对寄宿生活充满期盼,特意买了睡衣睡裤,但是像马肃这种从前基本不穿睡衣睡裤睡觉的人,既没法领会睡衣睡裤带来的舒适和整洁,频繁的更换、换洗反而加重了生活的琐碎,所以实验班结束,高一报到的时候,他就巨大行李箱里就再也没有睡衣睡裤这种东西了。

    如果马肃没记错的话,困扰他很久的自卑情节就是从那个时候生根发芽,让他面红耳赤,让他习惯角落的位置,让他习惯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让他落落寡欢,也让他爱上了在随笔本上流泻心情,让他爱上川端康成的凄美孤寂,爱上海明威的冷漠坚硬,爱上托尔斯泰的敏感和渊博,余华的肆意与阴暗,苏童的病态和坚强。

    他已经在这个梦里消磨了两天功夫,如果这真的是梦的话。校园卡的余额显示还有九十三元两角,藏在衣柜深处的一卷破袋子里的塑料皮夹里还藏着一张红票子,一张绿票子,以及若干零钱。这是他所有财产,不多,却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这不属于现在的马肃,而是来自十六岁的那个马肃留下的淡淡痕迹。

    充满竞争和压力的高中生活,直到大学毕业很久,马肃还时常能够梦到自己作业来不及做,考试做不出题的生活,毫无意外,老师都是来自秀安中学。噩梦归噩梦,像这样躺在狭窄的床铺上回忆高中生活的梦境,从来还没有过。

    而且钱陆仁的各科成绩都是实验班马肃少有几个能够找到优越感的人之一。钱陆仁的物理和化学经常不及格,数学徘徊在及格线周围,英语的分数跟马肃差不多,却时常在英语课上侃侃而谈,语文,尤其是作文,经常比马肃差一大截,那却是他各科成绩中最拿得出手的。

    十六岁的时候,马肃有一个五十五岁的父亲,一个下岗的母亲,有一个大他七岁,因为他放弃大学梦的姐姐,有一个比他小半个小时,还在青禾中学读初三的妹妹。就目前来看,马肃还算不错,他考上了秀安高中的自主招生,在别人还在为中考奋斗的时候,已经在向高考和高中生奥林匹克竞赛发起进攻,是父母拿得出手的骄傲,也是姐姐在人前炫耀的资本。

    这是梦吗马肃睁大眼睛,感受着黑暗中的静谧,就梦境而言,节奏太慢,情节单调,他在床上躺了有好几分钟了,然而什么事都没发生。没有吵闹声,没有突然变换的场景,没有突兀但是拥挤的情节,像是躺在静室沉思,安静,思维清楚,触觉清晰。

    几声没有实际意义,但是明白无误表明意图的哼哼声飘了过来,这是什么声音,马肃脑袋发涨,感到有几分荒谬,他应该是睡在自己的公寓里,两个房间,一张床,一个人,除了自己,没别的东西可以发出这种生动而富有情感的哼哼声。难道是客厅电视没关

    而眼前的包子和豆浆显然没有经过大脑的加工。马肃伸手擦掉在眉骨上微微发抖的汗水,却没法赶走快将他蒸熟的暑气。一个讲究的梦,连这种从头发和面孔渗进来的炽热气息都雕刻得这么惟妙惟肖。马肃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三两口吞下热气腾腾的包子。

    海岩市是地级市,总共五区一县,西南的阳池县中考向来单独命题,阳池一中也是江东省省内有名的高考名校,历年高考成绩比秀安高中稍差,与海岩一中相若。除却阳池县,其余五区中考由海岩市统一出卷,统一招生。海岩市重点高中不少,五星级高中一所,四星级高中有四所,平均正好一个区一所,但是每一所学校之间差距还是较为明显的。秀安高中是唯一一所五星级高中,是整个海岩市最好的高中,只是最好,不是最好的之一,安阳有市一中和天河中学,延州有省延中、一中,海岩则只有秀安,其他四所四星高中算是第二档次的,其中海岩一中比其他三所中学稍占优势,但是比秀安高中差距明显,反映到中考录取分数线,就是差了将近二十分。

    马肃出生的时候,马文年近四十,已经有一个八岁大的女儿,同马肃一道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一个小女孩,马泓,马肃出生之前,马文已经是一家机械厂的供销科长,算是中层干部,随着马肃兄妹两个降生,计划生育那根绷紧的弦让他立刻失去工作,不得不在一家私人企业里重新在一线奋战。

    没错,这该是个星期六的早晨,散漫和凌乱从前一天夜晚就已经来临,两场老电影似乎还不足以毁掉一整个上午,马肃转动眼睛,灰色如巨兽缓缓穿行,一面略带光亮的布帘贴在墙上,深色蚊帐将他裹在一方小小的天地之内,柔软但是坚决地挡住了他探索的手指。没有床头柜,上铺的狭窄床板,厚实的棉被,嗡嗡的空调响声,以及在黑暗中来回徘徊的温暖气息,像是一场毫不相干的梦,没有情节和人物,只有真实的设定。

    也几乎是他看到日历的一刹那,马肃立刻想到一件大事,一件两年后的差不多时候,一件他需要感谢上帝的大事。高三暑假开始之前,高二一班学霸葛含赟身上发生了一件奇葩事。这家伙从实验班进入秀安中学,理科基本碾压所有人,以后自主招生进了清华大学实验班数学系的天才。因为他对数字有着招呼寻常的敏锐感,所系这货非常精明的将他的这个特长用在了别的地方分析彩票中奖号码的规律。

    实验班的生活,熟悉而又遥远。对如今这个已经踏上工作岗位十来年的马肃来说,高中时代的所有味道都带着一丝苦涩。他来自海岩市最远的桃陵区最远的青禾镇,桃陵区曾经是海岩市工业产值重要的支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化工业最蓬勃发展的时候,桃陵区的化工厂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是时代的变迁让化工产业日已凋零,大量工厂减产、搬迁、倒闭,而十来年的过度发展让桃陵区陷入环境污染的深渊。到本世纪初,桃陵区年工业产值已经大大落后海岩市其他三区一县。而马肃在青禾镇中学读书的时候,就是贫困家庭。

    马肃翻动身体,然后身体立刻陷入一阵颤抖,和上一次一样,床在颤抖,哼哼声再次传来,饱含不满,连音调和声响都显著加强,马肃浑身僵硬,仿佛船舱中随波逐流的尸体,颤抖一点一点减弱,最后消失。

    马肃既是杜文曦的后座,又是同寝,所以跟他交情不赖。当然这个不赖跟好朋友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两人都喜欢看书,但是杜文曦只看网络81小说,从唐家三少到血红,从狂神到邪风曲网上出什么他就看什么,平时抱着手机看,偶尔就到书店里买个五六本回来抱着书看。马肃没有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脑,接触不到这些,平时就抱着图书馆里借来的战争与和平罪与罚一个地主的早餐这些书看。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次元法典 侍寝国师 花掉1000000亿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最后一代邪帝 嫡女重生:王爷求结不求解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午夜探险直播 民国之远东巨商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