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星火燎园小说

星火燎园

星火燎园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墨旌谣

时间:2020-08-31 02:58:09

因社会时局动荡不安,家道历史变迁,国家受外敌侵入,精神感召心底的呐喊,投身于军旅!他从一个顽固不化子弟化身为抗日将领!上马治军严谨,上马做学问!群星闪亮,战将如云!十万青年,十万军! 星火燎园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或许是到了最后的最后,子弹在眼前飞过,炮弹在耳边呼啸,裤裆里跑手榴弹,我的兄弟一个个的负伤倒下!集团军已经挡住了日军好几十次的反冲锋!战斗后期,弹尽粮绝,任何高精尖武器都失去了作用,拼的就是白刃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拼的就是血肉之躯,拼的就是两国交战之兵的军魂!“砰!”一颗炮弹落在身边,使我猝死性的昏厥了过去,忍者剧痛想要站起来,日军的另一发迫击炮炮弹也随之降临,落在眼前,我被炸飞了出去,挣扎着睁开眼睛,突然,看到魏大保狰狞的对我喊着什么,可我什么也听不到!我觉的意识正在慢慢的逝去,最后一眼,我看到日军借着猛烈的炮火,做着最有力的冲锋,杀红了眼,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意外扎眼......。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哈哈哈,傻子!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条件嘛先留着。以后再说!现在你的任务就是陪我看这日落的荷花淀!”宗明说道。

  或许是到了最后的最后,子弹在眼前飞过,炮弹在耳边呼啸,裤裆里跑手榴弹,我的兄弟一个个的负伤倒下!集团军已经挡住了日军好几十次的反冲锋!战斗后期,弹尽粮绝,任何高精尖武器都失去了作用,拼的就是白刃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拼的就是血肉之躯,拼的就是两国交战之兵的军魂!“砰!”一颗炮弹落在身边,使我猝死性的昏厥了过去,忍者剧痛想要站起来,日军的另一发迫击炮炮弹也随之降临,落在眼前,我被炸飞了出去,挣扎着睁开眼睛,突然,看到魏大保狰狞的对我喊着什么,可我什么也听不到!我觉的意识正在慢慢的逝去,最后一眼,我看到日军借着猛烈的炮火,做着最有力的冲锋,杀红了眼,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意外扎眼......

  “宗明,我们来比谁游的快!不过,输的那个要答应赢家一个要求,你敢不敢?”剃着板寸头,脸黝黑胖乎乎的魏大保笑嘻嘻的说着。

  浙江甬城

  乡亲们虽然这样说着,但眉宇神色间口气中并没有多责怪孩子的意思。似乎孩子的嬉闹为枯燥的工作增加了乐趣!一篇安逸,劳作,欢乐图就这展现在眼前!

  大保一听,来了精神,连说:“好,好。”笑呵呵的来到宗明身旁,栖身靠岸,一起望着远处绝美的荷花淀!两个人就那么勾肩搭背着,宗明时不时的作弄一下大保,嘻嘻哈哈的声音,传遍巅里!

  大保无辜的看着他说:“我们不是好哥们嘛,平时你让我干什么,我二话不说,不就去了嘛。嘿嘿嘿。这次一言为定!”

  “三、二、一!走!”

  日落了,农户们也收拾回家做饭了,烟囱里炊烟袅袅。村里鸡犬声相交闻。两个人就这么眺望着,眼神平淡的看着火烧云下的荷花淀,似乎又给荷花增添了一份成熟的美,本是出水芙蓉亮,现在是夕阳黄昏后!似是少女的活泼可爱,在那一刻都掩藏在那份害羞红晕中,令人遐想,思绪万千!紧张激动的心,也特别的放松,平静,似乎这一刻就是永恒!而宗明想不到的是,这会是他最后看到荷花淀如此美丽的场景!如果没有那场侵略战争!遭受战火的侵袭!就不会投身军旅穿上戎装!离开这美丽的故乡,离开挚爱的人,转战他乡抵抗侵略!这该死的侵略者!这该死的法西斯!

  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的爱人,我的国家。永别了!

  淀里,两个男孩脱的光溜溜的,像鱼一样游来游去,像泥鳅样滑,似乎一抓就会脱手!穿梭在荷叶杆子中间,嬉笑打闹着。不时还捉弄着在河水里,穿肚兜的女孩!被惹的姑娘们又气又急,叫着“讨打”红着脸追着两个男孩不放,似乎是要把吃的亏给赚回来!连声叫闹里,男孩们嘻嘻哈哈没个正行!

  宗明不屑的说:“谁怕谁,哪次不是你说比赛,然后每每输给我!输了还不认账,就怕你愿赌不服输而已!”

  或许是到了最后的最后,子弹在眼前飞过,炮弹在耳边呼啸,裤裆里跑手榴弹,我的兄弟一个个的负伤倒下!集团军已经挡住了日军好几十次的反冲锋!战斗后期,弹尽粮绝,任何高精尖武器都失去了作用,拼的就是白刃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拼的就是血肉之躯,拼的就是两国交战之兵的军魂!“砰!”一颗炮弹落在身边,使我猝死性的昏厥了过去,忍者剧痛想要站起来,日军的另一发迫击炮炮弹也随之降临,落在眼前,我被炸飞了出去,挣扎着睁开眼睛,突然,看到魏大保狰狞的对我喊着什么,可我什么也听不到!我觉的意识正在慢慢的逝去,最后一眼,我看到日军借着猛烈的炮火,做着最有力的冲锋,杀红了眼,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意外扎眼......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的爱人,我的国家。永别了!1925年浙江甬城姚县,位于宁绍平原,地处长江三角洲南翼,东与宁波相邻,南枕四明山,与奉化、嵊州接壤,西接绍兴上虞,北毗慈溪,西北与钱塘江、杭州湾中心线与海盐县交界。自古人杰地灵,是姚江学派的发祥地。城南,荷花淀。八月,这个季节正值荷花绽放,莲藕丛生!尤其是淀里的鲫鱼,灵动自然,四处游荡。农户们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在淀里挖藕了,等到九月一过,藕的质量口感就没那么好了,也就不能卖个好价钱。家里的孩子也少了平时的约束,像脱了缰的马,在淀里嬉闹!大人们也随他们玩的爽快,平时也管的太严了,反正在自己身边,也不出了事。淀里,两个男孩脱的光溜溜的,像鱼一样游来游去,像泥鳅样滑,似乎一抓就会脱手!穿梭在荷叶杆子中间,嬉笑打闹着。不时还捉弄着在河水里,穿肚兜的女孩!被惹的姑娘们又气又急,叫着“讨打”红着脸追着两个男孩不放,似乎是要把吃的亏给赚回来!连声叫闹里,男孩们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两个男孩,一个叫冯宗明,另一个叫魏大保。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虽说不是亲兄弟,但整天玩在一起不学好,县城里总有他们闹腾的身影!是先生师傅们眼里最头疼的小子!冯宗明家里是前清的举人,父亲曾留过洋,在日本的士官学校留学,回国后时任省厅长,现退役在家。宗明在家老三,上还有一个大哥宗仁,一个二姐宗华。大哥在县城里当教书先生,远近闻名。姐姐在广州念书,不常回家。老三玩世不恭,老大成熟稳重,二姐创新独立!家庭里总是有说不出的气氛。大保和宗明正在跟一个师傅在学画图的手艺,师傅曾经在日本人手下当过差,画省里的交通要图,日本人走了留了绘图的器械给师傅。今天两个人承师傅不注意溜了出来,来到淀里潇洒来了!“宗明,我们来比谁游的快!不过,输的那个要答应赢家一个要求,你敢不敢?”剃着板寸头,脸黝黑胖乎乎的魏大保笑嘻嘻的说着。宗明不屑的说:“谁怕谁,哪次不是你说比赛,然后每每输给我!输了还不认账,就怕你愿赌不服输而已!”大保无辜的看着他说:“我们不是好哥们嘛,平时你让我干什么,我二话不说,不就去了嘛。嘿嘿嘿。这次一言为定!”“算了,反正也无聊。比比不妨!那我来喊开始,就到游淀口。看谁先到!”“好!”“三、二、一!走!”两个人“噌”的一下钻进了水里,像卯足了劲的炮弹,借力冲了出去!然后靠着身体轻微的摆动,向前游着,两个人的游法路径不一样!大保是低头铆劲往前冲,凭借身体的体积不管前路的杆子,硬挤过去,这大大的加强了水里的阻力!而宗明则时不时的看着路径,利用身体微微摆动,从杆子的缝隙中游过,不费多大气力,而且身体也匀称,要是像大保那样,估计也会挤住。两人就这么的攀比着,从远处看似乎就像是两条人鱼在遨游!两个人就这么游着,冲冲撞撞的自然闹得水花四溅,被打扰了工作的农户们喳喳唧唧的喊了起来:“哪家的孩子啊!也不管管!”“肯定是宗明,大保几个,不然,谁还有那么活泛啊!”得!这都已经排上号了!乡亲们虽然这样说着,但眉宇神色间口气中并没有多责怪孩子的意思。似乎孩子的嬉闹为枯燥的工作增加了乐趣!一篇安逸,劳作,欢乐图就这展现在眼前!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宗明背靠岸边休息。等着远处噗噗着水花的大保,喊道:“别拼了大保,看这!”宗明挥挥手。大保沮丧着表情,挺了挺身子缓缓的划了过去。说道:“你赢了,宗明。说吧,让我干什么?”“哈哈哈,傻子!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条件嘛先留着。以后再说!现在你的任务就是陪我看这日落的荷花淀!”宗明说道。大保一听,来了精神,连说:“好,好。”笑呵呵的来到宗明身旁,栖身靠岸,一起望着远处绝美的荷花淀!两个人就那么勾肩搭背着,宗明时不时的作弄一下大保,嘻嘻哈哈的声音,传遍巅里!日落了,农户们也收拾回家做饭了,烟囱里炊烟袅袅。村里鸡犬声相交闻。两个人就这么眺望着,眼神平淡的看着火烧云下的荷花淀,似乎又给荷花增添了一份成熟的美,本是出水芙蓉亮,现在是夕阳黄昏后!似是少女的活泼可爱,在那一刻都掩藏在那份害羞红晕中,令人遐想,思绪万千!紧张激动的心,也特别的放松,平静,似乎这一刻就是永恒!而宗明想不到的是,这会是他最后看到荷花淀如此美丽的场景!如果没有那场侵略战争!遭受战火的侵袭!就不会投身军旅穿上戎装!离开这美丽的故乡,离开挚爱的人,转战他乡抵抗侵略!这该死的侵略者!这该死的法西斯!

  得!这都已经排上号了!

  两个人“噌”的一下钻进了水里,像卯足了劲的炮弹,借力冲了出去!然后靠着身体轻微的摆动,向前游着,两个人的游法路径不一样!大保是低头铆劲往前冲,凭借身体的体积不管前路的杆子,硬挤过去,这大大的加强了水里的阻力!而宗明则时不时的看着路径,利用身体微微摆动,从杆子的缝隙中游过,不费多大气力,而且身体也匀称,要是像大保那样,估计也会挤住。两人就这么的攀比着,从远处看似乎就像是两条人鱼在遨游!两个人就这么游着,冲冲撞撞的自然闹得水花四溅,被打扰了工作的农户们喳喳唧唧的喊了起来:“哪家的孩子啊!也不管管!”

  姚县,位于宁绍平原,地处长江三角洲南翼,东与宁波相邻,南枕四明山,与奉化、嵊州接壤,西接绍兴上虞,北毗慈溪,西北与钱塘江、杭州湾中心线与海盐县交界。自古人杰地灵,是姚江学派的发祥地。

  “算了,反正也无聊。比比不妨!那我来喊开始,就到游淀口。看谁先到!”

  城南,荷花淀。八月,这个季节正值荷花绽放,莲藕丛生!尤其是淀里的鲫鱼,灵动自然,四处游荡。农户们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在淀里挖藕了,等到九月一过,藕的质量口感就没那么好了,也就不能卖个好价钱。家里的孩子也少了平时的约束,像脱了缰的马,在淀里嬉闹!大人们也随他们玩的爽快,平时也管的太严了,反正在自己身边,也不出了事。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帝要回家 贤妻威武 药神赘婿 蔚蓝星途 魔界神女来袭 秀才无双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第一重装 我的人偶钢铁侠 瓷界无痕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