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逆转国运小说

逆转国运

逆转国运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大黑脸

时间:2020-08-01 02:57:35

故事的就 ,很俗套 , 是再次穿越到元朝, 成了万历帝 。后就各种做为,变化我中华民族的原有轨迹。笔者我也没能力把就写好,所以再次穿越本身就很鬼扯,不好写。但,后我会努力写好的。 虽然是架空历史但 我写的内容肯定也可以经得住仔细推敲(除了再次穿越本午饭过后,陆柄就带着几个侍卫和相关印信,每人配两匹快马朝着京城方向急驰。这边进京的队伍在有条不紊的朝着京城前进,各地方官员,面对准皇帝也是挺尴尬的,既想溜须拍马一番,混个脸熟,将来升官有所便利,又怕传出去,被其他官员耻笑,真是扭扭捏捏啊。王仁看在眼里,回想到自己穿越前在办公室的所见所闻,古往今来,概莫能外啊。之后,随口说了一些抚慰的话语,便深居内宅,不与地方官有过多的接触。半月之后,陆柄等人风餐露宿,快马加鞭紧赶慢赶终于到了京城,问路找到了首辅大人杨廷和的府邸,凭借着印信进了首辅的宅里。陆柄顾不得休息,径直去大堂,正巧见到当今内阁首辅,一个瘦弱的老头,头上有些许白发,但却有一股坚毅的气质,令人从内心中尊敬。陆柄连忙抱拳请安,杨廷和微微点头示意。接着问陆柄,有什么事。这时,陆柄回到,“事密”。杨廷和精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接着摒退左右。陆柄向杨廷和说,“殿下让我和首辅大人说一句话,专心为国为民做实事,勿做其他,则利国利民,得以善终”,陆柄没有看到杨廷和的神色有什么变化,杨廷和挥手示意陆柄退下。之后,从屏风后走出一个儒生装扮的中年男子,这个儒生自己找个离杨廷和近的位子坐下,品了一口茶之后,慢悠悠的说到,东翁,小兴献王背后有人兴风作浪啊,大明朝以后恐不得安宁了。杨廷和回道,“这些读书人,不走科举正道,趁机而上,妄图兴风作浪,以谋私利,全然不顾天下安定,着实该杀。吾历经弘治,正德两朝,受先帝所托,任何人想要兴风作浪,危害大明,老夫绝不答应。况且如今老夫位居首辅之位,朝中一呼百应,又得到太后的支持,这个浪不是这么好掀的,即使掀起浪来了,老夫也能把浪拍下去。”“东翁”,儒生急促的说道,“现如今依东翁靠首辅之位或可以暂时震慑一些宵小,但巨利诱惑之下,难免有人铤而走险,况且这难免会得罪小兴献王,他日,小兴献王总归会有长大的一天。那时,东翁将何以自处,为臣者为君所恨,难以善终啊”。“你说的这些,老夫何尝不知,然,老夫已经这个年纪了,正德朝面对刘瑾之辈,已经忍让过多了,老夫不想再委曲求全了,子学啊!你现要离开我,入朝为官,施展一身才学。但,你祖上诚意伯(刘基,字伯温)或受天家不公,你可千万不要有所怨恨啊”。。

点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王仁露出少年特别的憨笑,微笑着说道“孤要要走大明门,进奉天殿!”

  王仁住进了金碧辉煌但略显冷清的宫殿,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有太监前来禀告,司礼监掌印太监张永求见。张永?从此人在历史上留下的记录来看,此人能当着武宗的面出手殴打刘瑾,可若你以为他是一个粗人,那你就对了一半了(会为我写那你就错了吗,嘿嘿),张永是太监中为数不多的号称“知兵”的,曾多次领兵作战,表现不俗。这也是武宗宠信他的原因之一,同时也够忠心,甚至在扳倒刘瑾后,既任司礼监掌印太监,又任过提督团营,一时风光无比。但,与此同时他在对扳倒同是八虎之一的刘瑾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刘瑾的府里放入龙袍,武器栽赃。准确把握正德皇帝的心思,一击即中。由此可见,张永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并且,他不像刘瑾那样做了许多祸国殃民的事,所以王仁打算信任并任用张永。王仁微微点了下头,示意宣见张永。一会儿后,张永就进来了,接着跪地说,内臣(顶级太监可以自称内臣或厂臣)见过殿下,接着微微抬头望向王仁。此时,王仁也在望向张永。张永身体略显强壮,并不像普通太监一样柔弱,两眼精明有神,身着御赐蟒袍和玉带。加上长期位居高位,养出了王八之气,而我们的主角前世就是一个小科员,今世还没当上皇帝呢,居然被张永震了下,“唉!气质不是一天能养成的啊”。张永望着王仁,心态就没这么复杂了,就只是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你个小屁孩到是叫我起来啊,咱家可好久没跪过人了。“张大伴,从先帝为太子时就开始侍奉了,参与平定刘瑾,安化王,宁王的叛乱,历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提督团营。想来是对大明,对先帝忠心耿耿了”。张永不知道王仁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习惯性的的答道“内臣有幸受先帝宠信,定当忠心耿耿。”“那对孤呢!是否也这么忠心耿耿呢?”王仁问道。这下张永可更迷糊了,但还是又回答说,“殿下,受先帝遗命,继承大统,内臣自当忠心耿耿”。王仁想,接下来是重点了,能否用张永,就看接下来,他的表现了。“好,很好。张大伴,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话啊。孤打算继续用你。不过司礼监掌印太监你就不能再做了,你就掌管御用监,提督团营吧!孤知道你和三边总制官杨一清有所联系,你写信告诉他,警告他不要参与朝廷中的争斗,专心做事,守卫我大明的疆域。孤将会重用他,还有,叫他向孤推荐几个三边总制官的人选”。这几句话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张永也着实吓了一跳。首先,他保住了提督团营的位置,虽然丢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但他更喜欢军旅之事,一朝天子一朝臣,原本他就做好了失势丢官的准备,今天来求见就是来探探口风的,没想到还能继续提督团营。其次杨一清已贵为三边总制官,再重用就是要做内阁辅政大学士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接下来朝廷中可能会有场大的争斗,就是连高居内阁辅政大学士都有可能被落败致仕啊!张永还在跪在地上,嘴上连称,“是!是!”。“嗯,起来回话吧”接着王仁又问了些军队的情况,从张永的回答来看,还好,不像明末时那么糟糕,还有一定的战斗力。这次询问,询问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初步了解些具体情况。张永在回去的路上,回想以前锦衣卫和东厂监视兴献王府的报告(明成祖朱棣夺位后,每个藩王都被限制活动范围和被大名鼎鼎的锦衣卫,东厂和地方官的三重监视。现在小兴献王要继承大统了,肯定没有监视了,以前监视的档案也会被销毁)没说兴献王府没有高人啊,倒是杨廷和府上有个刘伯温的后代刘浩文。就是提及小兴献王聪慧,可这也太聪慧了吧。唉!这就是天家的命吧!

  “请殿下(此时尚未登基)从东安门进宫,到文华殿暂住(根据明代规定,这条路线是专门为皇太子设计的,做皇帝不走这条路。笔者再解释一下,这件事和接下来的该认谁当爹的事,表面上是名分的争夺,深层是礼法(类似于现代的宪法)的争夺,究其根源就是对政治权力的争夺,本来礼法这件事官僚们是可以和皇帝所争夺一番,奈何官僚们内部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有个别官员的倒戈变节,就会导致官僚队伍全面溃败)。该来的还是会来既然不可避免,那就是有一战了。

  午饭过后,陆柄就带着几个侍卫和相关印信,每人配两匹快马朝着京城方向急驰。这边进京的队伍在有条不紊的朝着京城前进,各地方官员,面对准皇帝也是挺尴尬的,既想溜须拍马一番,混个脸熟,将来升官有所便利,又怕传出去,被其他官员耻笑,真是扭扭捏捏啊。王仁看在眼里,回想到自己穿越前在办公室的所见所闻,古往今来,概莫能外啊。之后,随口说了一些抚慰的话语,便深居内宅,不与地方官有过多的接触。半月之后,陆柄等人风餐露宿,快马加鞭紧赶慢赶终于到了京城,问路找到了首辅大人杨廷和的府邸,凭借着印信进了首辅的宅里。陆柄顾不得休息,径直去大堂,正巧见到当今内阁首辅,一个瘦弱的老头,头上有些许白发,但却有一股坚毅的气质,令人从内心中尊敬。陆柄连忙抱拳请安,杨廷和微微点头示意。接着问陆柄,有什么事。这时,陆柄回到,“事密”。杨廷和精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接着摒退左右。陆柄向杨廷和说,“殿下让我和首辅大人说一句话,专心为国为民做实事,勿做其他,则利国利民,得以善终”,陆柄没有看到杨廷和的神色有什么变化,杨廷和挥手示意陆柄退下。之后,从屏风后走出一个儒生装扮的中年男子,这个儒生自己找个离杨廷和近的位子坐下,品了一口茶之后,慢悠悠的说到,东翁,小兴献王背后有人兴风作浪啊,大明朝以后恐不得安宁了。杨廷和回道,“这些读书人,不走科举正道,趁机而上,妄图兴风作浪,以谋私利,全然不顾天下安定,着实该杀。吾历经弘治,正德两朝,受先帝所托,任何人想要兴风作浪,危害大明,老夫绝不答应。况且如今老夫位居首辅之位,朝中一呼百应,又得到太后的支持,这个浪不是这么好掀的,即使掀起浪来了,老夫也能把浪拍下去。”“东翁”,儒生急促的说道,“现如今依东翁靠首辅之位或可以暂时震慑一些宵小,但巨利诱惑之下,难免有人铤而走险,况且这难免会得罪小兴献王,他日,小兴献王总归会有长大的一天。那时,东翁将何以自处,为臣者为君所恨,难以善终啊”。“你说的这些,老夫何尝不知,然,老夫已经这个年纪了,正德朝面对刘瑾之辈,已经忍让过多了,老夫不想再委曲求全了,子学啊!你现要离开我,入朝为官,施展一身才学。但,你祖上诚意伯(刘基,字伯温)或受天家不公,你可千万不要有所怨恨啊”。

  可惜王仁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或者说正主嘉靖皇帝就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这些官员在打一场必输无疑的战争。明对着这僵持的局面,看来只有放大招了,“来人啦,准备一下,孤要回安陆”。王仁学着历史上的嘉靖皇帝,露出的皇帝特有的獠牙,最终,官员们妥协了。

  数月之后,队伍终于快要抵达京师了,前世的王仁也到过北京,但现代的北京城墙已全然被拆。如今虽离京城还有十几里地,但却能看见那巍峨的城墙,着实令人震撼。但是,这这么巍峨的城墙又有什么用呢,不说能抵挡威力巨大的火炮,可连李自成的农民军也抵挡不了,更不用说,守护我中华民族了。为了这个目标,杨廷和,我只有委屈你了。虽然,心中坚定了信念,但还是希望这一刻不要到来,或是自欺欺人的觉得杨廷和会听了我的话后有所改变。然而历史终究还是不会改变的,或是杨廷和没有改变。厚厚的城墙门口外,京营的军士列在两旁,各色行人都被驱赶,被要求走别的城门入城,再加威风凛凛的锦衣卫骑着骏马,穿着特有的飞鱼服,配着绣春刀在来回的巡视。王仁到达城门口后,一群官员就迎了上来但最终得到的答案是,这帮人其实并不只是来迎接他的。

  大明正德十五年(1520)九月已巳,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照于平定宁王的叛乱后,返京的途中,在清江浦钓鱼时落水(原因众说纷纭,这个案子,俺就不断了)。大病,终在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乙丑,驾崩了,大明武宗皇帝朱厚照结束了他传奇而短暂的一生。他这一走没啥大关系,大明朝有完善的官僚系统,还可以正常运作,可麻烦的是,你后宫佳丽三千,好歹留个种(带把的)啊,可是他偏偏没有子嗣,这可忙坏大明朝的暂时当家人当朝太后和一众阁臣。最终在首辅杨廷和的提议下,本着皇帝继位的规矩,兄终弟及的原则下,选出了和正德皇帝血缘关系较近的“兴献王之子,宪宗皇帝之孙,孝宗皇帝之从子,大行皇帝之从弟。“请注意,以上说的不是四个人,而是一人,毕竟人家是皇族呀,血统纯正为第一位的,祖宗三代是都要说清楚的,要知道,当年为了查实刘备先生的中山靖王之后的地位,找出来的族谱长度堪与大学论文相比(详见三国演义)。除了血缘近的关系外,还有他的年龄比较小,15岁而已。咦,别骗我哟,年龄小也成优势啦!一个小屁孩懂得治理国家吗?要的就是年龄小啊,小孩子不懂治国,我懂啊,内阁首辅,正德皇帝的老师杨廷和(此时,大明朝的实际决策者)。随着旨意和迎接官员的到来,兴献王府上上下下笼罩着兴奋的氛围。因为一人当皇帝,鸡犬好像也升不了天啊,但终究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啊。而此时此刻,正主小兴献王在沉思呢,导致来迎接的官员和旁边伺候的小太监们,心中想到这逼装的,满分。没过多久,皇帝接班人是一个仁德的好皇帝的评论开始渐渐流行起来。而我们的小兴献王并不是在演戏,因为他还在从一个历史专业的研究生,政府的一个小科员王仁,穿越到小兴献王的震惊中久久不能自拔。最终,一个刹那间,小兴献王的眼眸好像闪亮了一下。决定接受这个无奈的现实。穿越这么狗血的事情,我都能遇到,而且还是一位在位四十几年的皇帝,有这么好的条件,可以做一番前世想做而做不了的事。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因为熟悉历史的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这时,一个身影安静而迅速的移动到了面前,沉默了一会儿后,红着脸坚定地说,“殿下,俺一定会帮你的,你叫俺做甚,俺就作甚”。王仁看着这个自己的便宜大兄弟,奶妈的儿子,未来威风凛凛的锦衣卫指挥使陆柄。此时的他虽然年纪轻轻,但因是世袭的军户,从小锻炼,身体显得格外强壮,他将于明嘉靖十一年(1532)武进士,从而开启自己的官宦身崖。王仁微微一笑说,“你和孤是从小的玩伴,孤肯定会信任你的。现在就有一件事,交由你去办。你稍后带上几个侍卫,快马加鞭赶到京师首辅杨先生家里,单独对杨先生说一句话,专心为国为民做实事,勿做其他,则利国利民,得以善终,之后你就留在京师休息,不用在回来了”。陆柄心中却感到十分的震惊,这个首辅可是力挺主子及位的啊,除去这些,杨廷和位居内阁首辅,现如今当着大明的家啊。虽然心中存有疑虑,但不能表现出来。嘴上连称,是,是。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无畏真君 首富挑艳 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三界最强保险员 白云殿内长生人 癫神路 春风似我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