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星海封神小说

星海封神

星海封神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隔山隔海

作者:梦会楚狂

时间:2020-07-01 07:29:07

人类的因为未来,疯狂发展中后的隐忧。  内部分裂的前兆,古老的历史势力的再度强势崛起。  时空的禁制,人类重新开启一扇覆亡的大门。  生存下来但是彻底毁灭? 星海封神之战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立正~!”“解散!”教官的一声令下新兵们大都直接躺倒在地上如死狗一般。许久后才陆陆续续地起身拖着沉重的行军包爬回宿舍。训练已经三天了,沉重的作战服加上行军包里将近三十五公斤的装备已经让这些长期只穿囚服的“士兵”们很是吃不消了,偏偏在军训一天后又被告知必须再穿上一身“重力服”因为我们要去进行登陆战的星球重力加速度是地球的1.25倍,说是为了适应贝尔多的重力。这让那些被牢狱之灾消磨掉体力的人们股不堪言,当然这些人中并不包括陈峰。对他来说这些训练并没有多大难度,他曾查找过新兵的标准训练内容,而对于他们这只“部队”来说军部那些人明显降低了训练强度。可能是因为别有他用,也可能是因为“别有用心”从交管明显带着轻蔑的脸上不难看出作为炮灰的命运。把枪械从新放回军械库,略显疲惫的陈峰把自己跑到了床上,硬邦邦的创办让他有种久违的亲切感,躺在上面就像又回到了老家那座老宅。双手枕着头颅用着会时间陈峰陷入了他生活的另一种状态—“冥思”。这种状态他“老爹”称之为“调息”据说之在那个人类的故土时“老爹”的祖上就已经从生活中中总结了一套快速恢复体力的方法—“调息”。到“老爹”这里已经是第三百六十代。感觉着这体内那股熟悉的气流缓缓流过全身,浑身的细胞都跟着那股气流的一急一缓有节律地律动着,天地万物好像都离他而去,只剩下一个“人”!这种感觉很奇妙,还记得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时陈峰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拖出了那种奇妙的境界,为此“老爹”很是兴奋,因为这中现象被称为“气感”,“老爹”自己从开始打坐到产生气感整整用去了两年时间,儿陈峰只用去了两个月,是那群孤儿中最快的一个。以为安宁日子不远的“老爹”原本还为陈峰他们“惋惜”,惋惜他们不能和他一样叱咤风云,可现在陈峰却凭着它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哐!”寝室的门被一个重物砸中的声音传来,虽然声音很大但陈峰并没有因此睁开双眼,他只是从那种玄奥的境界中缓缓脱出。“第三天了!这鬼日子还要多少天?!”一个粗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还有力气扔背包,说明你还有余力么~!”一个略显油滑的声音道。“后悔了?”“现在可是有后悔药可吃的哦。”“只要打个报告,”“保准你还可以回到以前你那个温暖的小窝儿”,“嘿嘿嘿嘿”。这是两个声音,却像一个声音那般协调,而且每句话几乎没有间隔而且声线一摸一样的猥琐,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然后一起发出了嘿嘿的诡笑。随着笑声一行四人走进寝室的大门。。

点评: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立正~!”“解散!”教官的一声令下新兵们大都直接躺倒在地上如死狗一般。许久后才陆陆续续地起身拖着沉重的行军包爬回宿舍。训练已经三天了,沉重的作战服加上行军包里将近三十五公斤的装备已经让这些长期只穿囚服的“士兵”们很是吃不消了,偏偏在军训一天后又被告知必须再穿上一身“重力服”因为我们要去进行登陆战的星球重力加速度是地球的1.25倍,说是为了适应贝尔多的重力。这让那些被牢狱之灾消磨掉体力的人们股不堪言,当然这些人中并不包括陈峰。对他来说这些训练并没有多大难度,他曾查找过新兵的标准训练内容,而对于他们这只“部队”来说军部那些人明显降低了训练强度。可能是因为别有他用,也可能是因为“别有用心”从交管明显带着轻蔑的脸上不难看出作为炮灰的命运。把枪械从新放回军械库,略显疲惫的陈峰把自己跑到了床上,硬邦邦的创办让他有种久违的亲切感,躺在上面就像又回到了老家那座老宅。双手枕着头颅用着会时间陈峰陷入了他生活的另一种状态—“冥思”。这种状态他“老爹”称之为“调息”据说之在那个人类的故土时“老爹”的祖上就已经从生活中中总结了一套快速恢复体力的方法—“调息”。到“老爹”这里已经是第三百六十代。感觉着这体内那股熟悉的气流缓缓流过全身,浑身的细胞都跟着那股气流的一急一缓有节律地律动着,天地万物好像都离他而去,只剩下一个“人”!这种感觉很奇妙,还记得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时陈峰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拖出了那种奇妙的境界,为此“老爹”很是兴奋,因为这中现象被称为“气感”,“老爹”自己从开始打坐到产生气感整整用去了两年时间,儿陈峰只用去了两个月,是那群孤儿中最快的一个。以为安宁日子不远的“老爹”原本还为陈峰他们“惋惜”,惋惜他们不能和他一样叱咤风云,可现在陈峰却凭着它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哐!”寝室的门被一个重物砸中的声音传来,虽然声音很大但陈峰并没有因此睁开双眼,他只是从那种玄奥的境界中缓缓脱出。“第三天了!这鬼日子还要多少天?!”一个粗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还有力气扔背包,说明你还有余力么~!”一个略显油滑的声音道。“后悔了?”“现在可是有后悔药可吃的哦。”“只要打个报告,”“保准你还可以回到以前你那个温暖的小窝儿”,“嘿嘿嘿嘿”。这是两个声音,却像一个声音那般协调,而且每句话几乎没有间隔而且声线一摸一样的猥琐,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然后一起发出了嘿嘿的诡笑。随着笑声一行四人走进寝室的大门。

  张成是名囚犯,一名“隶属”于联邦第一高级监狱的高级囚犯。联邦第一高级监狱是一所只接待“高级”囚犯的全封闭式监狱,没有百年以上刑期的罪犯根本没有“资格”入住。而作为一位策划并实施了23起联邦各大银行抢劫案的“罪魁”,被判300年有期徒刑的他绝对有资格进驻第一监狱的“VIP”包房。而就在张成进去5年后“降临之日”让“外星生物”占据了太阳系边缘的两颗行星。联邦对此非常紧张,随后准备扩军。但由于预备役的数量实在太少所以就打起了囚犯的主意。从降临之日起每三个月都会从一号监狱特赦50人参加军队成为士兵并轩昂有所有待遇,本来以为大规模出现在伊克苏克星球的外星人有多么强大、多么凶残的囚犯都不愿意参军去当炮灰可在观看了军方用军事卫星从伊克苏克星传回来的影像后,发现所谓的外星生物其实只是一些外貌凶恶的野蛮人罢了姑且称为绿皮兽人,于是面对“轻松战场”本来对参军非常抵触的囚犯们变得非常积极,可就在张成第一次准备报名之时“魁星之乱”爆发,一群在魁星上移民的民众突然自称“大和民族”,他们一手拿着“膏药”一样的小旗另一只手握着良莠不齐武器在魁星各大城市杀人放火,*掳掠。由于事发突然而且乱民人数众多武器先进一时间竟然在魁星站稳了脚跟!这使得当地驻军和警察部队没什么很好的办法,连正准备开赴伊克苏克前线的部队不得也又转回头平叛,这也让原本准备去参军度假的张成延后了“自由”的日程,还好“自由”并没内有让他久等,1年后叛乱突然平息,“参军”活动又红火了起来,张成非常幸运的成为“魁星之乱”后的第一批兵源。此时他已经搭上了前往联邦第三兵团位于伊克苏克星新兵训练营的运输机。坐在急速飞行的运输机里感觉并不好。而张成的心情却正好相反,他出狱了,即将重获自由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自己的心脏仿佛已经飞出整个飞机飞到了家乡的田野,飞到了女儿的面前。不仅是他,与他同一架飞机的另外48名囚犯大都怀着相同喜悦的心情。好半天张成收回了飞翔的心。而让他的注意力诚信回到飞机的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寒意,在这样一个恒温的环境下可以令张成着这种银行劫匪毛骨悚然的冰冷杀气没有一丝征兆地出现在他的右方。“啪”!“啊~”!张成右前方有人发出一声惨叫,“杀人啦!杀人啦~~!”附近的囚犯们不顾飞机上的颠簸纷纷站起想出事地点望去。就在他前方第四排一个浑身横肉的胖子倒在血泊之中而“血泊”也在迅速扩大,胖子左边坐着一个略显瘦弱的背影,背影的主人并没有像旁边的囚犯们一样站起,而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的鲜血流过自己的鞋子。情况很明显,行凶者就是这个年轻人,虽然张成只能看到侧脸但从皮肤的光泽和来看,其主人的年龄并不会多大相反相对于地上的胖子白嫩的有些过分的皮肤证明了它的所有者的稚嫩,此时张成也忍不住凑近了看地上的大汉,他没看到伤口但就出血情况而言,应该是颈动脉开了个口子而且他也清楚的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旁边的一名囚犯走上前去探了探胖自己颈动脉摇了摇头道:“没救了,他竟然杀了黑大!”,“黑大!”对于联邦高等监狱呆了十年的人来说张成虽然没见过但也能“如数家珍”了。其欺压新人,殴打同室囚犯的劣迹可以不提,此人还是个同性恋!在监狱里稍有“姿色”的没几个能逃得出他的魔爪。如此一来事情的始末就一目了然了,“活该!”张成是这样想的。“坐回去!都坐回去!”几名狱警“及时”地赶到了事发现场,其中一名领头的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是你干的?!”顺着周围囚犯的目光,狱警找到了肇事者。“囚犯陈峰,编号10547.是我干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平静地回答。“陈峰!他就是陈峰!”“假的吧!”“编号没错!想不到真麽年轻!”“……”。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来是他!”张成的大睁着上演仿佛要把那个有些瘦弱的青年印在自己眼里。同时心中默默地回忆这位在第一监狱“显赫一时”的超级重犯。陈峰是在张成入狱3年后进来的,罪名是诈骗,而且一进来就住进了最高规格的“黄金VIP”单人间。要知道这种单人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整个监狱只此一间!与联邦储备银行里的金库是在同一级别,一般都是关押可以被判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特技罪犯。因此当时几乎所有知道这条消息的人都认为那个检察官肯定TMD的疯了。可陈峰的“光辉事迹”被曝光后,囚犯们所有的情绪就只剩下震惊!是的,震惊!陈峰这个名字可以说无人知晓,可如果提起他的绰号“罗睺”则在佣兵界中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罗睺,杀神的名字,修罗的另一个称谓,遮蔽群星光芒的黑暗之神。这个代号曾经让整个佣兵界为之颤抖、疯狂!最骄人的战绩,最迅捷的杀戮,最残忍的刑讯……,罗睺出道的十年里在他手下号哭的亡魂早已不可计数,可这并不是他被投入监狱的原因,在短短3年里将联邦显赫一时的菲尔家族硬生生从历史上抹去!从家族的实际掌权者哥特·菲尔,到只有两个月大的曾孙乔巴特菲尔全族一百三十五号人无一幸免,不过哥特·菲尔却是最后死的,他再三年的时光中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亲人们的死亡早就在他自己被杀之前把他—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张成不知道为什么罗睺会对菲尔家族如此残忍,现实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答案,但十分清楚的是,菲尔家族完了,这个在三十年动乱中都坚挺过来的大家族却在风平浪静之后的短短三年间土崩瓦解,直至现在仍然是联邦历史中一个不解之谜。“陈峰!”显然那名狱警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而且之前也对“魔鬼”事迹如雷贯耳!“你为,为什么杀他?”面对这个突然显现的“高山”狱警显然有些紧张。“他手脚不干净。”平静的语调配上其主人略显低沉的声线让周围的人都有一种被紧紧盯上的奇怪感觉,虽然陈峰的双眼依然半闭着瞅着地面。狱警的喉结上下滑动着,这绝不是因为干渴。“我,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不知不觉间狱警的腰半弯了下去就像是面对着上级领导的质询,他恭敬地说道,“你们,把这个蠢货抬下去!”狱警转身朝两边的下属喊道。说完他倒退着离开了现场,脸上甚至带上了有些谄媚的笑容。尸体被抬了出去飞行间“的小插曲”就这样完结了,囚犯们的心情又轻松了起来,话语声渐渐响起,只是大家自觉地没有把音量提高。运输机上有回到了不久前的“欢声笑语”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少了一个人,多了一滩血。陈峰,原本是个一个平凡的名字。被赋予这个名字的人原本也因该是一个平凡的人。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他和无数不幸生在那个年代的人一样经历了太多生命的消逝,也想很多因为战乱失去双亲的孩童一样,他被一些佣兵组织看中并收养起来。不过幸运的是他遇到了“老爹”。“老爹”是一个代号,一个在佣兵界中象征着“善良”的代号,虽然善良在那个年代里多数时间意味着愚蠢意味着短命,可“老爹”就是这么一位“善良”的佣兵。“老爹”收养过很多孤儿,陈峰只是其中之一,不过确实唯一一位让“老爹”感到欣慰的。老爹收养孤儿,因为在他年少时制造了太多的孤儿寡妇,远远超过他收养的,他这么做是出于内疚。在政府军和叛军焦灼的年代老爹和他的佣兵团游走于政府军和叛军之间,今天可能替政府军传递机密文件,明天就可能是为叛军刺探军情,老爹的枪口下有数以千计的政府军尸体,罗睺的狙击镜里也曾不止一次锁定过叛军的高级将领……。生存,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似乎只有一结束他人生命来获得,不知是陈峰还是老爹又或是佣兵团中的其他成员也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的枪口始终温暖,军刺始终锋锐……。不过混乱终将结束,人类噩梦般的三十年后,就在哈克·巴顿将军和他的舰队横空出世在短短的两年中将叛军的主力蚕食殆尽,联邦的战舰将要扫平了最后一丝叛乱战火的时候。可就在这位联邦英准备以雷霆手段将联邦的危险彻底毁灭时,那些坐在后方的政客们却再也无法忍受来自军队的光辉,再也无法容忍一个军人所带来的安宁,政治的妥协与黑暗在责人性的扭曲中凸现出来,那些昨天还叫嚣着“独立”“平等”的大家族们在见到大势已去后纷纷换上了另一副嘴脸,他们和那些急于“建功”的政客们一起将原本可以通过战场全部夺取的成果瓜分后摆上了谈判桌,然而却还是在谈判桌上,他们却将联邦舰队付出巨大牺牲换去的成果拱手让人,以至于战事结束后巴顿将军面对着那份“和平条约”如是感叹“我的主力舰炮能粉碎一切!可这张纸却将它轻轻挡下就如同档下一滴雨水……”不过被出卖的并不仅仅是巴顿将军,世族集团和联邦“妥协”后急于“悔过自新”的他们便将目光投向了曾经为他们出生入死的“雇佣军”们,一时间曾经辉煌一时的雇佣军团体被冠以“破坏的源头”“战争贩子”等等名头被全世界通缉,出卖成了漂洗自己的最好方式,背叛也成为在那段血雨腥风中生存的唯一法则,“老爹”的佣兵团也成为众多替罪羔羊中的一员,但和其他羊羔们不同的是所经历的更加残忍更加疯狂……陈峰清晰地记得原本应该是风和日丽的早晨却瞬间被炮火覆盖,准备送上早安吻的杰尼被单片扯掉了半个头颅,花白的脑浆溅射在陈峰的头发上和眼睛里……,噩梦持续了两个小时,屠杀也持续了两个小时,在这座被称为动乱分子基地的孤儿院中除了陈峰没人知道倒地死去了多少人,如果不是老爹的拼命现在陈峰也会和那整整220人一起化作灰烬,那是的陈峰差两天十五岁……五年后,陈峰让世人都知道了一个“魔鬼”的诞生,五年后的一天,那天是老爹的忌日,就那个那时起菲尔家族的命运就已经注定悲惨……现在的他并不十分在意这次行程,周围仿佛度假似的人群和他格格不入,虽然联邦一遍又一遍重申参军的“好处”,可那些滔滔不绝的政客们只能让陈峰心中涌起无限的鄙夷,天知道他还有多少刑期,反正他自己从未计算过,相信周围那些面目狰狞的罪犯们也不会数着日子过活。“生活啊,当我有一次拥抱你的时候,你还会躲开么?”当舱门缓缓打开时陈峰心头突然涌起《命运》中的一句……

  最前头的大汉肤色黝黑,说是黝黑有点不大准确,如果这厮晚上黑灯瞎火裸露这身体在野外晃荡,他要不张嘴不露出那一口白牙来你根本不会发现前方还有个人!黑大汉身高两米一,一头被编成麦穗儿一绺一绺的长发,混身肌肉横生,高碳纤维制作的功能作战服都被撑起一块块的疙瘩。“哎呦~!”大汉一把拎起地上的大黑包,接着有一把扔向门口一旁的储物柜。“接着点儿,也帮我扔上去,靠!我的柜子怎么那么高!”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大汉身后闪出对大汉说道,其实平心而论这个人并不算太瘦弱,一米七左右的个头一般不算矮,但在大汉身边就显得太“苗条”了。一张秀气的娃娃脸儿,仔细看还有一些雀斑!整个面容有些阴柔,特别是一双桃花眼,如果是长在女子身上“盼顾之间”定然风情万种,就是长在这位身上眼珠乱转时依然可以让周围不知情人士头皮发麻!这厮也就全靠一张略微有点宽的下巴和两条扫把眉把些许的阴气尽数镇住不会让人第一印象旧的他是个“雌的”。“还有我的”,“我的。”两位一摸一样的“败类”从门外一起窜出双手提着老大的背包“声嘶力竭”地叫唤着。“败类”正是三天前郑峰第一次见到这俩双胞胎的第一印象,两张笑脸一摸一样的奸诈,同样的刺猬头,同样的小麦色皮肤,同样的贼眉和鼠目,还有同样的塌鼻梁和俩大门牙,更有同样“号称”一米七的身高,还都喜欢弓腰驼背这两人近乎完美地诠释着“猥琐”的真正含义!大汉看了看陈峰不知什么原因意思难以言喻的失落顿时爬满漆黑的脸庞。“你们……算我倒霉!”“哐!哐!哐!”三个平均重达三十公斤的背包带着风声飞进了各自主人的储物箱!“又开赌了?”陈峰早在听到脚步声就知道了战友的到来,一斜眼就看到了黑大汉脸上还没有消退的不甘所以开口问道。黑大个叫汉斯,39岁曾在联邦特战旅服役,力大无穷精通各种摔跤擒拿!曾经在一号监狱的“普通区”内横行无忌!罪行是杀人,曾在地球第二大城市“尚元”一夜就宰了十三人,而且是赤手空拳,他自己只被能量枪打成轻伤。原因是十三个混混喝醉酒调戏他的女友,才开始只是互拼拳脚,可那群杂碎那里是当时联邦特战旅现役老兵的对手,直到有个不开眼的掏出一把手枪打伤了他的女友这才让原本只是想教训一下“地痞”的汉斯起了杀心,终究把十三个大活人编成十三陀肉泥!但好死不死的是那十三“陀”里其中有一坨是市长家的公子,于是事情变得大条,汉斯被投入第一监狱当了“狱霸”。看似凶恶其实人很好相处,在寝室里代号“黑子”。“小赌,小赌,最近出来了突然变得很无聊。”汉斯身边的“美男”一边搓着手一边向床铺走去。这个“美男”有个很不美的名字—高定陶,像一搞定就得逃跑,一听就不是干好事的,而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位“高”人说起来是陈峰的“同行”—骗子是陈峰入狱半年后“进来”的,与尘封所不同的是这位高人用的是“花言巧语”外带“出卖色相”其“下手”的人群也多为渴望“又一春”的“富婆”,这位高人最辉煌的时刻是同时和39位“受害人”保持联系,同时可以和六个肥羊约会又不会穿帮的光荣战绩,但他也是有原则地,据他所说是“卖艺不卖身”,只出卖感情不出卖肉体!凭着不错的相貌和一张有着颠倒黑白捣乱乾坤之能的三寸不烂之舌,他让将近100位大妈级的人物魂牵梦绕,把大把大把的钞票硬“塞”进他的腰包。仅仅半年的“职业生涯”里他共骗得赃款1亿元联邦币!最初虽然有人感到被骗但却没有一个人报案,直到有一位议员发现其老婆的网络日志才忍无可忍地把这个“惊天大案”大白于天下!成为那一年最有“特色”的诈骗案!而据这位无耻的人士供述当案发后还有很多被骗的富婆找上门来,不是要求赔偿而是要求其“回心转意”“重续旧好”云云!在配上当时高定陶供述时的“邪恶”嘴脸简直就是极端无赖,人送绰号“淫荡”!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从蝙蝠侠开始被附身 超级女婿 财迷花魁(上) 偷夫 遮天之大帝饶命 儒道诸天 小店奇谈 重回二零零五 蛇术士 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