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基因与自由意志小说

基因与自由意志

基因与自由意志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琥珀之旅

时间:2020-05-13 07:28:10

这是短篇的科幻小说,是关于物种起源的奇思妙想,基因跟人也不是大家想像的那么合谐,基因跟自由的意志实际上是天敌。 基因与自由的意志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伊丽莎白-伊娃是一个让全世界男人都趋之若鹜的女人,上帝偏偏又赋予了她超凡的智慧,并且未婚,你可以叫她伊娃。胡鸣傲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医学家,出生于中国西部一个贫困农村,从小就跟着不识字的奶奶长大,他的父母一直在非洲工作,伊娃喜欢叫她Lake,因为中国名字在她嘴里又难念又好笑。至于那个德国小伙格雷,天赋异禀,憨态可掬,是实验室里的开心果。他们共同的导师是个犹太人--现代新医学之父摩根-霍尔姆教授,是个纠结的老人,他人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做了那么多的医学发明,他说过度发达的医学让人类停止了自然进化。摩根教授的死对头是亚瑟教授,荷兰人,一直认为人类可以通过生物医学技术实现完美的不老之身,或者是更多,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这是一个科技爆发的时代,这是人类的春天。24世纪的中国已经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虽然人们一直都感受不到这点;美国依然是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这个时候的世界人口只比一个世纪前多了三亿,其实多的三亿人口是新兴地球居民,是拥有相对人身自由的机器人,但他们讨厌被称为机器人,喜欢自称纽约客,并且都有自己的名字。科技的进步,使得最初没有感情只能干些重复劳动的机器人变得富有感情,技术熟练,并且可以自己创造自己;通过高效的学习不断改进自己及下一代,自称纽约客的他们似乎不再需要人类。但大多数机器人依然遵循最初的三大安全法则:1.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不得在人类受伤害的时候袖手旁观;2.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在不抵触第一条的前提下;3.机器人必须自卫,在不抵触第1或第2的前提下。随着“纽约客”们不断的自我升级,人类似乎已无法有效控制他们,大三安全法则屡招冲击,这时人们突然发现人类自身不仅仅是停滞不前。由于仅占世界人口不到5%的机器人完成了世界上百分之90%以上的工作,人类变得懒散而无能。当时的人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人类已经不可能通过自然进化来实现自身提高,更不能应对这些自称“纽约客”的机器怪物的挑战,自然进化太慢了。这个时候一批科学家开始秘密谋划消灭这批高度智能的机器人,然而阻力不仅仅来自机器人,以亚瑟教授为首的科学家反对说“你不会因为你的孩子比你优秀你就杀了他吧,我们人类要找到快速提高自己的办法”。更何况,部分国家已经开始承认机器人的“合法公民”身份。纽约客们依然高效能干,任劳任怨,谦虚礼貌;但在摩根教授看来,机器人有自己的秘密,并且越来越多。纽约,这个世界上机器人密度最大的城市,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工会主席。人类,在这个城市显得势单力薄。这是一个下雨天,人们(包括机器人)纷纷挤上807路公交。很多人只能站着,包括一个老人。老人边上坐着一个年轻小伙,小伙前面坐着一个机器人。小伙拍拍前面的机器人说“嘿,机器人,你没看见有老人吗,还不让座。”机器人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人,没有动静。小伙推了一下机器人,发怒道“你只是一台机器,你会累吗?我命令你让座。”机器人依旧没有理会。“三大法则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再次命令你站起来”,小伙说着并踢了他一脚。这时机器人站起来了,小伙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机器人扇了一巴掌。这时整个车厢都乱了,其他人加入了乱战,机器人被肢解。次日,纽约工会主席宣布机器人大罢工,纽约瘫痪;接下来的一周还发生多起机器人攻击人类的事件。工会主席的观点是“年轻人向老人让座,是人类应有的品德;机器人没必要听从道德缺失的人。”此后,在纽约再没人叫机器人让座。摩根教授为首的科学家再次感受到空前的危机,他们一边秘密计划“机器人去智能化”行动,另一方面开始寻找快速提高人类能力的方法。基因工程,早在20世纪就已提出,但一直以来都没得到推广应用,因为人们始终没有找到可靠地媒介。DNA,也就是人类的遗传物质,就像一条珍珠项链,而基因就像是上面的珍珠,这些珍珠里面有些是导致疾病的珍珠,我们需要拿掉,同时我们有需要补充我们所没有外来珍珠。但这是一个完整的链条,我们需要像魔术师一样拿走或是增加一个却不照成伤害。当时的科学界一直苦于寻找这个“魔术师”,直到被命名为“Angelos”的病毒的出现。Angelos的意外发现,掀开了人类新医学的序幕。。

点评: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2312年10月8日,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名科学家,他们解决了生物学的一个重大问题:如何利用其他物种的基因片段修复或者改良人类的基因谱。这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已经找到有效办法,该解决办法得益于一种被他们命名为“Angelos”的病毒,Angelos就像携带橡皮的铅笔,擦去人类基因谱里错误部分,然后恰当的填入人类期望的基因片段。人类,比任何时候更接近完美。这三位科学家是,美国的伊丽莎白-伊娃教授,中国的胡鸣傲教授,以及德国的卡罗尔-格雷教授。”这三个人看起来视乎相隔遥远,事实上他们都毕业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且都服务于22世纪最伟大的生物研发企业-LEGEND.

  伊丽莎白-伊娃是一个让全世界男人都趋之若鹜的女人,上帝偏偏又赋予了她超凡的智慧,并且未婚,你可以叫她伊娃。胡鸣傲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医学家,出生于中国西部一个贫困农村,从小就跟着不识字的奶奶长大,他的父母一直在非洲工作,伊娃喜欢叫她Lake,因为中国名字在她嘴里又难念又好笑。至于那个德国小伙格雷,天赋异禀,憨态可掬,是实验室里的开心果。他们共同的导师是个犹太人--现代新医学之父摩根-霍尔姆教授,是个纠结的老人,他人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做了那么多的医学发明,他说过度发达的医学让人类停止了自然进化。摩根教授的死对头是亚瑟教授,荷兰人,一直认为人类可以通过生物医学技术实现完美的不老之身,或者是更多,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这是一个科技爆发的时代,这是人类的春天。24世纪的中国已经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虽然人们一直都感受不到这点;美国依然是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这个时候的世界人口只比一个世纪前多了三亿,其实多的三亿人口是新兴地球居民,是拥有相对人身自由的机器人,但他们讨厌被称为机器人,喜欢自称纽约客,并且都有自己的名字。科技的进步,使得最初没有感情只能干些重复劳动的机器人变得富有感情,技术熟练,并且可以自己创造自己;通过高效的学习不断改进自己及下一代,自称纽约客的他们似乎不再需要人类。但大多数机器人依然遵循最初的三大安全法则:1.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不得在人类受伤害的时候袖手旁观;2.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在不抵触第一条的前提下;3.机器人必须自卫,在不抵触第1或第2的前提下。随着“纽约客”们不断的自我升级,人类似乎已无法有效控制他们,大三安全法则屡招冲击,这时人们突然发现人类自身不仅仅是停滞不前。由于仅占世界人口不到5%的机器人完成了世界上百分之90%以上的工作,人类变得懒散而无能。当时的人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人类已经不可能通过自然进化来实现自身提高,更不能应对这些自称“纽约客”的机器怪物的挑战,自然进化太慢了。这个时候一批科学家开始秘密谋划消灭这批高度智能的机器人,然而阻力不仅仅来自机器人,以亚瑟教授为首的科学家反对说“你不会因为你的孩子比你优秀你就杀了他吧,我们人类要找到快速提高自己的办法”。更何况,部分国家已经开始承认机器人的“合法公民”身份。纽约客们依然高效能干,任劳任怨,谦虚礼貌;但在摩根教授看来,机器人有自己的秘密,并且越来越多。纽约,这个世界上机器人密度最大的城市,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工会主席。人类,在这个城市显得势单力薄。这是一个下雨天,人们(包括机器人)纷纷挤上807路公交。很多人只能站着,包括一个老人。老人边上坐着一个年轻小伙,小伙前面坐着一个机器人。小伙拍拍前面的机器人说“嘿,机器人,你没看见有老人吗,还不让座。”机器人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人,没有动静。小伙推了一下机器人,发怒道“你只是一台机器,你会累吗?我命令你让座。”机器人依旧没有理会。“三大法则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再次命令你站起来”,小伙说着并踢了他一脚。这时机器人站起来了,小伙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机器人扇了一巴掌。这时整个车厢都乱了,其他人加入了乱战,机器人被肢解。次日,纽约工会主席宣布机器人大罢工,纽约瘫痪;接下来的一周还发生多起机器人攻击人类的事件。工会主席的观点是“年轻人向老人让座,是人类应有的品德;机器人没必要听从道德缺失的人。”此后,在纽约再没人叫机器人让座。摩根教授为首的科学家再次感受到空前的危机,他们一边秘密计划“机器人去智能化”行动,另一方面开始寻找快速提高人类能力的方法。基因工程,早在20世纪就已提出,但一直以来都没得到推广应用,因为人们始终没有找到可靠地媒介。DNA,也就是人类的遗传物质,就像一条珍珠项链,而基因就像是上面的珍珠,这些珍珠里面有些是导致疾病的珍珠,我们需要拿掉,同时我们有需要补充我们所没有外来珍珠。但这是一个完整的链条,我们需要像魔术师一样拿走或是增加一个却不照成伤害。当时的科学界一直苦于寻找这个“魔术师”,直到被命名为“Angelos”的病毒的出现。Angelos的意外发现,掀开了人类新医学的序幕。

  2299年,德雷克海峡。“我们到了。德雷克海峡,长300公里,宽900~950公里,平均水深3400米,最深4750米。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也是最深的海峡”摩根教授兴奋的讲解到。与其同行的正是他的三个得意门生:伊娃、格雷以及Lake。他们之所以来这里,是被一篇名为“奔跑的食人鱼”的报道吸引。以下是报道的大致内容:一月前,三名来自以色列的年轻学者来这里采集生物标本。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据气象预报说下午四点将会有大暴雨,所以他们得抓紧时间完成任务。“你们快看,前面躺着的是条鱼吗?”其中一个名为艾比的年轻科学家叫道。“我去看看”阿诺德边说边跑过去。“小心点,亲爱的”艾米丽赶紧叫道。艾米丽跟阿诺德是情侣,这次野外采集是为了完成毕业课题,毕业后他们约好去冰岛旅行婚礼。“噢...”阿诺德想大叫却又本能的捂住了嘴巴,蹑手蹑脚的跑了回去。“天啊,我从没见过长着四条腿的鱼....或者说是长着尾巴的怪兽...”阿诺德被那怪物惊呆了。“你这家伙,慢慢说,到底是什么?”艾比问道。“别急,亲爱的”艾米丽焦急的说道。“准确说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但很可能是新的物种,我们一起轻轻的过去看看”阿诺德答道。这时艾米丽拿出特制的麻醉枪,据说可以让一只成年鲸鱼在半小时内麻醉。当他们三人靠近细看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它的外形有点像鳄鱼,但比鳄鱼明显大,长约12米,重约10余吨,眼很小,但有四条“大象腿”,似乎是在陆地休息,根本不像是搁浅的大鱼。艾比夺过艾米丽的麻醉枪准备射击,但被艾米丽跟阿诺德制止了。“不能轻举妄动”阿诺德轻声吼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啦,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我们发现新物种啦,我要把它抓住带回去”艾比争辩道。“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它,我们在这里观察观察,同时去寻求帮助,这么大一怪物我们难以制服”艾米丽因为焦急,最后一句有点大声。怪物被吵醒了。“快走....快走....”阿诺德边退边轻声催到。似乎有点来不及了,怪物舒展了一下四肢,可能要站起来。艾比再也等不住了,“嘭...”麻醉枪射向了怪物的臀部。怪物彻底被激怒了,站了起来,转身,张开布满锋利牙齿的血盆大口,咆哮着,开始攻击他们三人。“啊...”,这是艾米丽听到艾比最后的声音。阿诺德拉着艾米丽连滚带爬的逃命,怪物似乎越来越近。“哎呦...”艾米丽被绊倒了。当阿诺德扶起艾米丽时,庞然大物已到跟前。它似乎视力不大好,在耐心的寻找他俩。这时已将近下午四点,暴雨即将来临,一阵风吹动了一旁的树干,怪物猛地扑过去。“它只对活动的物体敏感,我们不要动”阿诺德轻声道。“我们必须得在暴雨来之前逃离这里,暴雨会将这里的泥路变成沼泽的”艾米丽很害怕很着急。“记住,遇到你是我一生的荣幸,我爱你”阿诺德说道,亲了一下艾米丽。艾米丽还没反应过来,阿诺德拿起麻醉枪往悬崖跑去。这样似乎没引起怪物注意,阿诺德急了,朝怪物再次射击并喊道“亲爱的,你快跑,快跑...”。这时的怪物转向阿诺德,阿诺德步步后退,在怪物扑向他的一刻,他与怪物一起落入海中。那篇“奔跑的食人鱼”只写到这里,大家都说艾米丽疯了,可摩根教授不这么认为。“孩子们,我们得抓紧了,这里的天气可是说变就变的”摩根教授叫道。他们的工作计划是这样的:计划A-找到艾米丽所说的怪物,但至少现在陆地上没发现,或是在海里发现怪兽尸体(他们不愿去假定这怪兽是两栖生物);计划B-既然这里可以出现如此奇怪的生物,那么是否可以在这里发现其他类似的怪物;计划C-如果前两者都没发生,那么就取些常规的标本。这次标本采集需要潜入海底,摩根教授跟伊娃负责在船上协助格雷跟Lake深潜。海底世界是美妙的,她跟浩淼的天空一样充满了未知,海天之间是混沌的人类,显得那么肤浅渺小。正当格雷流连于多彩绚烂的鱼群时,Lake推了推他,指向前方“那是一艘沉船吗?”当他们靠近时,Lake说道“刚才远处看时好像有灯光”“别逗了,哥么,你看外面锈迹斑斑的,肯定是遗失多年的沉船”格雷笑道。于是他们沿着船体向前游去,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船体的温度似乎更高。这时一条通体发光的小鱼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赶紧跟上去,他俩一前一后把小鱼围在中间。“这是海底精灵吗”格雷惊喜的问道,“至少不是一条鱼”Lake很纳闷。它像是在天空翱翔而不是在海里游泳,因为它分明长着一对翅膀,油亮发光的羽毛连在一起,类似海豚的脑袋,但只有麻雀般大小。格雷利索的用网兜抓住了可爱的“精灵”,看来至少他们可以完成计划B了。上岸后,摩根教授跟伊娃都被这奇怪的生物惊呆了。“这很难用生物进化的理论解释,这跟之前报道中“奔跑的食人鱼”很类似,像是短期内拼接出来的”摩根喃喃自语道。“我们快点回基地吧,看似要下雨了”伊娃催道。回到了基地,伊娃把怪鱼养在了实验室的鱼缸里。次日,大家都还在睡觉,实验室里传来了Lake的惊呼声。大家跑过去一看,那条抓来的怪鱼不知何时蹦出了鱼缸,但那鱼没死,一夜了还没死。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首富挑艳 | 型男飘飘然 |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 改造童颜夫 | 临演未婚妻 | 末世重生:不做沉默的羔羊 | 绝世球王攻略 | 冥王追妻:这个小妞有点甜 | 一拳歼星 | 终极逐仙 |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